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93章 陆景要活,天下就没有不得不死的道

第393章 陆景要活,天下就没有不得不死的道

第393章 陆景要活,天下就没有不得不死的道理

苍龙陨,龙血洒落天际,融于风雨。

陆景眉心的风雨印记逐渐清晰,原本的狂风暴雨变成淅淅沥沥的小雨,只是那小雨中夹杂了几点血色,落在地上平白消失不见,落在诸泰河中,却将诸泰河水染得微红。

斩龙台依旧高悬。

陈霸先那一丝残魄眼神通红,嘴角夹杂着几分笑意,笑意盈盈间这位原本蹲坐着的人间人王忽然间站起身来。

他双臂大张,宽阔的臂膀仿佛能够撑起一座天穹。

“陆景,斩龙台星光助你斩苍龙,你何时以苍龙血、苍龙骨、苍龙残魄祭祀于我?”

苍龙头颅被斩断,云雾间却又有一条真龙盘踞,他飞出云端、破开云雾,便如一条黑色的惊雷劈在半空中。

旁人的苍龙尸体对着惊雷劈中,竟然也在刹那间消失不见了。

东城内外,乃至太玄京……乃至平日里深邃无比的太玄宫中都变得寂静。

褚国公握着知山锤眼神中带着唏嘘。

他知道……今日这场大战只怕难以善终。

苍龙已死。

东城以外十六万大伏舞龙军在此,东城以内,此间有一位八境天人申不疑,又有一位自宫中前来的八境人仙。

除此之外七境强者数不胜数,而他早已立起神阙,早在上次灵潮就已经锤杀诸多天上仙人。

原本褚国公深以为陆景必死,如今再看……

“照帝星荧惑,风雨飘摇下又是一场大杀伐。”

“陆景确实要死,只是……这东城以内不知有几人能活。”

他们距离陆景太近,一旦陆景再度拔剑,他这位自灵潮时代活到如今的国公只怕要死在太玄京中了。

“计都罗睺两颗元星,又有帝星荧惑。

陆景尚未登临第八境,尚未度过雷劫成就纯阳,就已经映照七颗元星、两颗帝星!”

大司徒来不及转身,他站在宽阔的东城街道上,风雨肃杀,街道上早已空无一人。

他就站在街道正中央,扭头看着站在城墙上的陆景。

闲看花开花落养出的寂静气性,今日却无法按耐他狂跳的心脏。

“后两颗元星、一颗帝星俱都是盖世杀伐之星。

陆景为了活命,竟然不顾元神清明。

他那元神若被这三颗凶戮星辰所慑,在此间大开杀戒。

太玄京中……岂不是又有一场大浩劫?”

大司徒活了很久,他见过真武山下那魔头发狂,见过百鬼地山阎罗殿主祭祀生灵,也见过齐国齐渊王铸造的那一方血海。

他深知当世天骄坠入魔道,于人间而言自然是一场劫难!

大司徒心绪不宁。

他不由转过头去看向太玄宫。

那太玄宫中。

楚狂人驾驭着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长河屹立在空中。

有宫中老人入那长河中,欲破楚狂人神通。

剑甲商旻不知何时落了地,神术、白鹿俱都悬浮在这位生于太玄京的天下剑道魁首左肩。

他望着站在太先殿废墟中的崇天帝一语不发。

崇天帝五根手指不断耸动,似乎是在揉搓着什么。

剑甲商旻如若万年寒冰般的面孔暮然而笑,道:“你想让陆景映照计都罗睺,今日这少年比伱预想的还要更天才一些,又照了那荧惑帝星。

圣君,苍龙死于陆景剑下,岂不正合你意?”

崇天帝抬头望天,九万丈虚空中,三颗天阙守星极为闪亮。

血色、黑色、暗红色……

三颗截然不同的星辰直直落下星光,照在陆景身上。

玄衣剑甲紧紧注视着崇天帝,希望自崇天帝面容上看出些颓然来。

可崇天帝却只是收回目光,轻轻颔首。

“一条苍龙,换一位无情无性的剑,值得。”商旻不语,也看向陆景。

而斩落苍龙的陆景已经再度握住剑柄。

他低头看着饮了苍龙血的杀西楼,自顾自轻声低语:“饮过仙人血、饮过皇子血、更饮过苍龙血。

帝星荧惑照你剑身,没想到你竟成了一柄凶戮之剑。”

陆景话语至此,他眼中忽然闪过一抹猩红色。

他原本漆黑的瞳孔中,残留下一抹若隐若现的血影。

大司徒刚刚将目光从太玄宫中收回,又落在陆景身上。

他顿时便看到陆景眼中的血光,一时之间,大司徒打了一个寒颤,连忙转过头去快步走向自家府邸。

“要发狂了!又发狂了!”

“幸好楚狂人、商旻都不是什么漠视天下苍生之辈。

他们见陆景发狂,想必不会再护着陆景……”

“照了帝星荧惑、元星计都罗睺,杀伐气冲天,这三颗星辰中不知有多少杀伐大术。

他一旦发起狂来,这东城周遭围杀陆景之辈只怕都要遭殃了!”

大司徒原本始终带着红润之色的脸颊上失去了血色:“保密要紧!保命要紧!”

他在心中喃喃自语,急步走向通往中城的长街……

这苟活了许久的老人只顾低头走路,却忽然被一道温和的声音唤住。

“大司徒,陆景可是照了帝星荧惑?”

大司徒抬头,就看到背负着蟾魄名剑的洛明月就站在不远处的街口上。

柳大家也抱着一张流泉古琴,眼神中略带着些惶恐,凝望着天空中佩剑而立的陆景。

大师父连忙摆手,又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嘘了一声:“莫要说话,快走快走!否则这杀星杀将起来,我们三个只怕都逃不掉了。”

“如何能逃?”洛明月拔出蟾魄名剑,深吸一口气。

“照了帝星荧惑,便是又一位真武山下镇压这个魔头。

他若不死,莫说人间、便是天上也无有安乐之地。

天上六百座仙境,被那魔头屠杀百二之数,陆景……何至于要映照荧惑?

他照了荧惑,便等同于身死。

陆景元神必然会被帝星荧惑窃而居之,陆景魂魄会长出双角、酝酿魔气,自此成为一尊盖世大魔。

他在神关以内成魔,一旦神关有缺,与那未知之地生出感应,人间天上之厄未曾解脱,又要多出一方大劫难!”

洛明月蟾魄名剑已然出鞘。

柳大家有些犹豫,他抬眼看着陆景,看到陆景右手就落在那天下第七的名剑上,一语不发。

眼神中亮出一缕血光,就连额头的风雨印记也有些血色。

柳大家望见陆景的眼眸,只觉得其中有一阵阵杀伐气在澎湃流转。

可是……

当柳大家看上陆景,陆景也感知到了柳大家的目光,他缓缓转过头来,隔着极远距离朝着柳大家颔首。

眼中的凶戮气略有收敛。

便只是这一刹那,柳大家似有所觉。

她刚要开口说话,却见远处又有一道剑光闪过。

柳大家感应到那剑光出自千秀水,不由一阵头痛。

反而平日里极为疼爱南禾雨的洛明月却一脸肃然。

只见她轻弹蟾魄,剑气就此开枝散叶,直升虚空,拦在千秀水之前。

铿锵!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

千秀水直落而下,刺入几人眼前的青石街上,南禾雨面色苍白落在地上。

洛明月深深看了南禾雨一眼。

南禾雨侧过头去,看向陆景。

“我只是靠近看一看他。”她抿着嘴唇:“陆景先生心有所持,看似随和实际上气性高傲,心所行所为皆有良善二字作为丈量天下事的尺度。

他怎会以自身性命、以自身所持换荧惑之星映照,换那一条苍龙性命?”

洛明月目光冷然,她的目光始终落在云中陆景身上,只是声音却越发冰寒。

“映照荧惑,他就已经不再是陆景了。

他已无情无性、无思无想,荧惑帝星托生于他元神、肉身中,生灵在他眼中不过草芥,乃至人间存亡于他而言也算不得什么。

这样的人物活下去,对这人间不过是一场灾祸。”

“禾雨,你应当拔剑斩他,斩去荧惑,为已死的陆景先生元神、肉体求一个安乐!”

洛明月指向陆景。

南禾雨抬眼看去。

却见刹那间,整座太玄京中不知有多少元神、多少武道气机猛然迸发。

东城内外,狂暴的元气凝聚成为实质,令人看不真切。

洛明月再不犹豫,她手持蟾魄刚刚踏前一步。

柳大家却言语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