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95章 鹏北海 凤朝阳,又携书剑两茫茫

第395章 鹏北海 凤朝阳,又携书剑两茫茫

第395章 鹏北海 凤朝阳,又携书剑两茫茫

一根天柱!

北秦大烛王于黑平台上张目,泛着铜锈的青铜剑被他随意靠在王座上。

他站起身来,直望向一览无余的天下。

他也看到了一根天柱!

太玄京中,当太华之脉在地底涌动,那迷雾中的崇天帝有一道神念腾飞,直冲虚空。

那神念横飞间,带起一抹血光。

商旻声音传来。

“你那棋盘可曾算到,太华残骇有朝一日会来这太玄京?”

轰隆……

剑光冷,太玄风云际会。

而东城执剑山风雨渐熄。

申不疑、玄衣都尉、李观龙……乃至东城街道上的大司徒抬首。

就看到惊人的一幕。

他们看到一股浓郁的元气自地面勃发,升上天空,继而化为彩霞阵阵。

彩霞下方,隐约有什么东西在支撑。

可任凭申不疑指点符文,任凭玄衣都尉武道气机横溢四方,任凭李观龙率领着十六万大伏舞龙军,都看不清那究竟是什么。

于是……

太玄京中的人们便看到,有人自山上踏足登天,站在了山上的彩霞上。

彩霞映晚日,忽有白衣执剑来。

少柱国李观龙抬眼,心中骤然涌起一股念头。

拦不下陆景!

十六万大伏舞龙军早已集结在东城之下。

浩大气血连天,远远看去,就如同一轮大日坠地。

东城中寻常修行者元神根本不得而知,强大的军阵气息就如若火种,可以轻易点燃他们的元神……

所以哪怕李观龙看到陆景星宫执剑山屹立于东城,哪怕其中绽放血光,哪怕有名士登山却忘于其中,骑在白马上李观龙都只是在静静等待陆景。

十六万大伏锐士连天气血之下,莫说是玉阙人仙、纯阳天人,便是真有颠倒乾坤的强者,真有如日中天的大龙象,都要忙于其中。

换言之,少柱国今日前来便早已做好了陆景要死在舞龙军阵中的准备。

不仅李观龙!

任何一位修行者只要感知到了大军威势,感知到那拔地而起的可怕气魄,他们只觉得……只要有人能够将陆景逼出东城,陆景总会死在东城以外宽阔的平原上。

可执剑山上登山者众,更是有八境在其中,却不曾想这白衣的少年屹立在山巅,只有剑气横飞,却不见他退去半步。

直至上百位登山者死成一片,血色蔓延于风雨,尸体坠落于东城城墙下,当源源不断的大伏将臣终于深觉畏惧时。

那陆景似乎是杀够了,他登上彩霞左右四顾。

他看到死在他手上的人物,上达各部侍郎、宫中禁卫将军、朝中大夫、天下名士。

下则有想要一举成名的草莽,终日不鸣,妄图一鸣惊人的元神修士。

执剑山屹立的东城城墙上泼溅着鲜血,红成一片。

陆景因其天资、因其气性、因其河中道功绩、因其才名早已名满天下。

可今日之后,陆景将要再度名动人间。

为何名动?

只因太玄京中盖世的杀伐。

荧惑高悬,陆景手中的长剑越发锋锐,仿佛陆景每杀一人,陆景的修为便会增长几分,他手中的长剑每沾染一滴鲜血,就会更加锋利。

而此间伏尸百余人,陆景这才看了太玄京一眼,踏足彩霞。

彩霞下方,陆景能够清楚的看到一根天柱残骸若隐若现。

太华之脉裹挟天柱而来陆景早已察觉。

正因如此,他才会自东城去横山府,去杀齐国太子、去杀禹玄楼。

“陆景!”

彩霞悠然已远。

李观龙依然骑在白马上,站在原地。

十六万舞龙军阵酿出的气机竟然无法捕捉彩霞之上的陆景。

陆景在太玄京中杀人过百,却要在满城无数人目送下,踏足晚霞离去。

李观龙皱着眉头,眼神中起波澜。

陆景看了李观龙一眼,又看了李观龙身后一望无际的大军。

他徐徐摇头,道:“且守神关,有朝一日我会亲自前去神关走上一遭。”

李观龙魁武的身躯一震。

就在不久之前,他看陆景不过是在看一位晚辈,是在看一颗将升未升,又极有可能陨落的新星。

他总是站在高处俯视陆景,总觉得陆景有些成就也无妨,有朝一日一旦寻到陆景的破绽,他便可以夺回鹿鱼。

可是后来,李观龙却发现陆景这颗星辰越发明亮,鹿鱼也从不曾跟在陆景身旁,而是始终在书楼芍暮院中操持花卉。

李观龙不知多少次站在芍暮院前那巨大的杨树下望着院中的鹿鱼。

这位赫赫有名的大伏少柱国深以为,只需要陆景身死、元神顿灭,鹿鱼总能记起那山涧中的许多事。

可今日,李观龙却觉得……即便自己身后有十余万大军,陆景就蹲在那晚霞上,他似乎也无法留下陆景。

“神关……”

李观龙深吸一口气,他闭起眼睛,二三息时间又猛然睁开,继而策马转身,穿过十余万大军,朝着神关方向而去。

“好,既如此,我就在神关中等你。”

李观龙轻声低语。

陆景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他也仔细看了李观龙一眼,旋即抬头,就看到十六万大军往后数里之地。

姜先时正背着行囊,站在诸泰河畔远望着天空。

他眼中似有唏嘘,又有惊喜。

奎奎如玉的身姿就如若一颗青松。

太玄宫中惊雷阵阵。

偶有剑光涌起飞入高空中,便斩去几份落日余晖。

仔细看去,那里还倒映着一座瀑布。

瀑布中有人放声大歌。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圣贤!

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

神通起光辉。

陆景隐约看到那太玄宫中,一位盖世的剑客挥洒剑光、一位持万千神通的豪客操持长河、楼阁、高台、蜀山以送自己,也送观棋先生。

“今日若无有两位前辈,我便是元神颠倒乾坤、便是气血直登大龙象,也无法走出太玄京。”

陆景想了想,朝那太玄宫中行礼。

一道冰寒的目光刺破云雾落在他身上。

陆景直起身来,竟又开口道:“圣君,我会去神关、会去北秦、会去齐国、会去重安三州,也会去那虞渊炀谷。

还请圣君待我,我也会再入玄都。”

彩霞上陆景默默低语,却不知那宫中圣君是否曾听到。

他头顶,荧惑星高高悬空、太微垣酝酿的星光通透而璀璨。

两颗帝星照耀前路,无数目光依然落在陆景身上。

南禾雨看到陆景站在彩霞上远去,清丽面容上多了些惆怅,却也只能多些惆怅。

心中所想,岂能够事事得圆满……

洛明月终究未曾出手,她手中蟾魄名剑上,五颗大蟾之灵隐于其中,她望着自家爱徒眉宇间的惆怅,不由叹了口气。

洛明月正要说话,柳大家却忽然笑了。

她抱着流泉古琴,道:“你们尚且年少,往后还会有诸多交集,倒也不必伤怀。”

南禾雨略有怔然,这般简单的话却令她心中多出些希望来。

“陆景先生修为越盛,我却不过堪堪照星,往后便是再遇到他,只怕也说不上三两句话。”

“还是要仔细修为,总要看到陆景先生的背影。”

南禾雨思绪及此,忽然觉得陆景先生脚下那一抹晚霞实在太好看了些。

昔人已乘晚霞而去,下次再见不知是何时,可他总没有死在这玄都。

……

次辅大人府上。

甚至从一旁的花圃中挖出了一枚如若白玉一般的丹药。

那丹药哪怕落在泥泞之中也片尘不染,透亮的仿佛能照见人的心绪。

当盛姿拿到这枚丹药,不知为何,她眼里忽然满含泪水。

她仿佛在这枚丹药照出的光中看到陆景含着歉意的一笑。

“一枚天丹就想让我知难而退。”

盛姿撇了撇嘴:“伱尚未与青玥成亲,我盛姿可不会这般轻易放弃。”

“景三哥逃得越远越好……”陆漪紧紧握着手中的长剑,她年岁见长,两条马尾也已变成一条。

陆漪看不到彩霞上的陆景,直至苏照时与他说话。

宁蔷咳嗽之余也松了一口气。

“那众多杂技绘本上都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