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96章 仙人恐被我斩去 鬼神不敢直视于我!

第396章 仙人恐被我斩去 鬼神不敢直视于我!

第396章 仙人恐被我斩去 鬼神不敢直视于我!

姜先时与陆景同行数十日。

只觉得杀出了太玄京的陆景先生与之前有了颇多变化。

之前的陆景先生温文尔雅,脸上大多数时候都带着温和笑意,身上自有一种温润如玉的气性。

如今再看,陆景先生腰佩刀剑。

斩草刀、杀西楼俱都是天下名器,往日里这两把刀剑平平无奇,可自从映照帝星荧惑之后,便是这两柄刀剑时常带出一缕缕若有似无的寒气。

姜先时知道,这寒气中就来源于昔日的景国公陆景。

狂风卷动修身塔,二人一路前行。

遇到荒山野岭,陆景往往操弄风雨,直去平川。

遇到人烟之处,陆景却又总会落地,与姜先时一同看一看大伏天下的光景。

大伏天下自然有繁华之处,但朝去西北,离开角神山,度过西川道、华清道、安宁道,到了西北道,光景就已经与繁华无关了。

西北道一片破败,就连官道也被毁坏,行路上的驿站有些已经被重建了,有些却成了废墟。

姜先时偶尔也能感知到一些妖鬼出没,只是那些妖鬼往往也畏惧人烟,隐藏在高山流水中并不曾现身。

“二三年以前,西北道十一位各地主官,包括西北道御使俱都被斩去头颅。

后来朝廷任命安槐知命钟于柏前来西北道任主官,查清杀人者乃是……萤火。”

姜先时娓娓道来。

陆景远望着一片凋敝,还在休养生息的西北道颔首。

他也知萤火二字代表着什么。

重安王率领八万骑虎军,手持一杆天戟连灭周边七座大国、十三座小国,造就了如今疆域辽阔的大伏天下。

而这些被灭去的国祚里,有些人归降大伏成了顺民,有些人出海,有些人去了齐国、西域,极少数人去了大秦,亦有人登天或是去了百鬼地山。

可其中尚且有气血坚韧之辈,便如同黎夏国的伏无道,始终潜伏在大伏疆域,不服大伏崇天帝统领天下。

这些人中有人自称为萤火,想要以羸弱的火光,烧遍大伏天下。

只是在西北道大变之前,这些萤火被朝廷追索,无法聚拢起来,始终都是一片散沙,不成什么气候。

可西北道之事却震惊天下,钟于柏与楚神愁入西北道查清此事之后,却也只是抓到了几只萤火,真正动手的几只大萤火却早已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钟大家来了西北道之后,先是连斩十六只称乱为祸天下的妖孽,又整顿西北道世家、商贾,惩处他们囤货居奇。

最重要的是他颇有识人之明,起用了十余位在西北道政局倾轧中落败被贬的官员,不再一味任用世家子,迅速填补了实职空缺,不过仅仅一年有余,就已经将西北道治理的井井有条。”

姜先时似乎颇为敬佩钟于柏,称赞道:“如今西北道看似破败,但是多地的良田都已经被治理出来,决堤的黄滔河也被钟大家强令世家出资、招募良工良匠以及大批青壮劳力救灾补上。

如今西北道已经趋于正轨,只要不是新来的主官太过昏庸,想来西北道很快就能恢复过来。”

陆景若有所思,他一路走到一处断崖前张目看去。

却见满目所及,俱都是一片黄土。

铺天盖地的苍茫感、壮阔感令人心生战栗。

黄滔河自远处的漫天黄土荒山中望蜿蜒流淌而来,远处西北道屹立在黄滔河河畔。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那里便是甘州城,是西北道的主府。

陆景抬眼看去,即便是甘州城周遭也是一片荒凉景象。

“哪怕是重归正轨,西北道与苏南苏北、河东河中、水川北川这些富饶之地相比,依然太过贫瘠。”

姜先时说到这里,忽然舔了舔嘴唇,有些感慨的说道:“途经甘州府,再过鸣沙山才是远山道。

远山道比起西北道还要更荒凉一些,先生……远山道没有不知几时休的歌舞,没有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没有夜市千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

姜先时脸上还带着些不好意思:“太华山上太华城同样如此,倒是要让先生失望了。”

陆景始终握着斩草刀,脸上并不在意。

他正要说话,姜先时却忽然皱起眉头,看向断崖下的风沙。

那风沙涌动间,数十铁骑急奔而来。

壮硕的甘州马上,一位位背负着斩马刀的披甲汉子簇拥着一位身穿朝服、头戴高冠的中年男子朝着断崖而来。

陆景神色不变,姜先时摇了摇头,正想要骂几句这些人不长眼,不怕死。

却忽然又想起眼前这位背对着他的少年,乃是名动天下的陆景。

无论西北道新任的主官是谁,都不应当认不出陆景先生才是。

既然认出了陆景先生,若想要揽一揽捉拿朝廷通缉要犯的功劳,来的不应当是这么几十位的披甲儿郎,起码要来一支军伍才是。

“这些人是来做什么?”姜先时心中暗想。

陆景却好似没有看到他们,皱眉看着远处的一座荒山。

那荒山上,亦有人辛勤劳作。

时值秋日,许多人头上蒙布,弯腰翻土,从其中翻出细碎、稀少的甘暑。

西北道少雨水,除了黄滔河流经之地,其余大多数土地不适合耕种。

身在荒山中的百姓们开垦出田地,也只能够种一种甘薯,种一种苞米。

这两种作物成活率极高,即便是在荒山中种植也能有所收获。

可若想要获得产量,却又要耗费大量的水。

漫天黄土的西北道大山里,靠人力又哪里有足够的水?

于是这些百姓勤恳一年,也只能获得极少的产量,交去了税粮之后也就所剩无几,家中有青壮劳力还可去做工赚些钱粮,没有青壮劳力就只能等死。

只可惜近些年来,朝廷的粮税连年上涨,富庶之地倒也罢了,如西北到这样的贫瘠之地,再交去了税粮,百姓确实过得太艰难了些。

陆景摇了摇头,再看天上烈日高照,热浪滚滚,在漫天的黄土中无一处阴影,周遭甚至一丝风都没有。

这里就像是一座熔炉,火辣辣的太阳撕开了大地的皮。

姜先时还在望着那裹挟着滚滚尘土而来的几十铁甲。

忽然间,他似有所觉抬头望向天空。

不知何时天上飘来了一大片云雾,云雾遮住烈日,周遭也刮起风来。

可却并非是西北的大风,而是一阵怡人的微风,既送来清凉,也不曾卷起风沙。

姜先时反应过来。

此时那几十甲士已经连夜几座黄土山川,来到近前。

陆景转过头来看向他们。

姜先时就看到陆景眉头那一道风雨印记正闪出微弱的光。

“天时权柄。”

姜先时脸上不由露出笑容来。

而那数十位铁甲中有人下马。

“西北道御使黄奇安参见景国公。”

那身穿朝服的带头主官下了马,鞠躬到地向陆景行礼。

姜先时咪了咪眼睛,眼中闪过些兴趣来。

“黄奇安?”

陆景转过头去,平白直述道:“我已不是大伏景国公。”

黄奇安依然行礼,语气里却有些惊讶:“景国公何出此言?”

陆景并不开口解释。

姜先时也笑眯眯地看着黄奇安。

黄奇安直起身来,他三角眼、八字胡,看起来精瘦却又有些精明。

“令不达,在西北道中景国公依然是景国公。

不远处便是甘州府,还请景国公下榻甘州府,品一品甘州祁地酒,尝一尝沙枣、贡羊。”

听到此言,姜先时越发诧异了,他笑问道:“御使大人,你就不怕掉脑袋?”

黄奇安呵呵一笑:“西北道已经不是以前的西北道,钟大家手持松柏、岁寒两把宝剑,自上而下洗净了西北道污秽,无人会告密。”

“而且……甘州府中尚且还有一位客人正在等待国公。”

姜先时询问道:“什么身份?”

黄奇安摇头:“不知身份,但却有一身八境修为,身后插着一杆大旗,旗帜上写着平等二字,手里还有一根金铁禅杖。”

“金铁禅杖,平等大旗?你不知此人是谁?”姜先时不由一笑,点头认同道:“御使大人是真不怕掉脑袋,竟然敢在甘州府中接待平等乡补天大将军这等人物。”

黄奇安正色,道:“国公、姜城主,平等乡作恶不在少数,可并非是什么人间良药。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