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401章 帝相?天下就真有无缺的天才?

第401章 帝相?天下就真有无缺的天才?

第401章 帝相?天下就真有无缺的天才?

鹿肉,美酒。

北秦大公子颇有饕餮之欲。

那头白鹿不知是什么异种,以明火烤制,空旷的山野之间都布满了香味。

陆景也坐在一块山石上,看着眼前跳跃的火焰。

那火焰中,有一缕缕气机扭转,每一道跳动的火焰里自有一种武道精神。

“我准备去看一看重安王。

重安王成名于天下之际,我尚且未曾成就大龙象,又居于黑龙台上,无法亲眼看一看重安王的威势。

现在我修行有成,重安王却英雄迟暮,甚至要去太玄京中寻求庇护。

所以我打算送他一程。”

北秦大公子一边说话,一边当先为陆景递来一串鹿肉。

陆景接过鹿肉,气机不由捕捉到距离大荒山不远的斑驳城墙。

那里是重安三州抵御北秦战车的所在。

那里也许正有一位老人正在收拾车马,气息斑驳间,将要去到十几年甚至数十年未曾踏足的故地。

可陆景忽然想起虞东神,他想到虞东神紧握那杆神枪,气魄登天而上,无畏无惧,直入人仙的那一日。

于是陆景有些不信,能教出虞东神这般人物,能够压得天下武夫无法喘气的重安王,会真就前去太玄京,寻求崇天帝庇护。

天关降世时,不知为何太玄京中并无真正的强者前去相助。

重安三州孤军奋战,抗衡北秦燃火战车、悬阳武夫时也同样如是。

甚至只是因为一条恶孽龙王,崇天帝便大为震怒,想要斩了重安王亲生女儿虞七襄。

后来虞东神冒着难以想象的危险踏足于太玄京,想要求一个世袭罔替,结果无功而返之余,甚至死在洞山湖畔。

如此种种……天下第一武夫想来是有些傲气的,又为何执意入太玄京,只为多活二三载?

“也许真如传言,重安王卧榻十余年,已然消磨了他的傲气。”

陆景心中这般想着,可旋即又想起观棋先生、楚狂人话语中对于重安王虞乾一的敬佩,又忽然摇了摇头。

有些人的傲气,是无法消磨的。

尤其是武道滔天之辈,自有一颗雷动满城不惊不怒的武道精神,倘若这般轻易就被磨灭傲气,又怎能够踏足天下第一武道魁首的道路?

陆景若有所思。

那位无忌公子却紧紧盯着陆景腰间的刀剑。

“这把剑与我有些渊源。”

无忌公子长发束在背后,他低头坐在山石上,也抚摸着腰间的长剑。

“我将名剑三十六郡遗落在重安三州,可它终究是我项无忌的佩剑。”

名剑三十六郡被虞东神送给陆景,后来天工匠人安弱鹿为陆景铸剑,熔了三十六郡,最终打造出了这把司命宝剑。

“陆景先生,还请给我一个交代。”

无忌公子声音平缓,却透露着一股阴郁。

百里视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又双手接过北秦大公子递来的一块鹿肉大快朵颐。

公孙素衣似乎不想吃肉,也不想喝酒。

她始终沉默,也不曾与陆景行礼,宛若一位旁观者,旁观着这山巅上的事。

一旁的宁严冬不知这几人身份,在十余步开外的所在牵着照夜等待。

“我是大秦江东项家家主项无忌,世人皆称我为无忌公子。

那三十六郡乃是家父留下的宝剑。”

无忌公子也接过一块肉,他将那块肉轻轻一抛,弹指之间剑气横飞。

那块鹿肉瞬间被斩成数十小块漂浮在空中。

宁严冬咋舌,斩一块肉并不算什么,可其中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剑气,却令宁严冬寒毛直立。

他不看天空,只以武道精神感知那道剑气,竟给他一种天雷临头之感。

无忌公子凝视着陆景腰间的司命宝剑。

陆景却朝那北秦大公子点了点头,又指了指烤在火上的另外一块肉。

北秦大公子倒也爽快,将那块肉抛给宁严冬。

宁严冬受宠若惊。

无忌公子却皱了皱眉。

陆景慢条斯理的吃肉,直至手上的鹿肉被他吃完,又毫不客气的吮吸了两根手指。

“白鹿与我向来有些渊源。

只是我还从来不曾吃过这的美味的肉食。”

陆景深吸一口气,道:“大公子,你邀我饮酒,就是饮这青蚁酒?”

他指了指山石上早已温好的酒。

北秦大公子站起身来,将一坛酒扔给陆景。

陆景闻了闻酒香,确实是上好的青蚁酒。

“酒是好酒。”

陆景颔首:“只是这南国美酒并非是这么个喝法。

青蚁酒就如同烧酒一般,配上几碟好菜,与友人共坐,对饮谈天才算惬意。

这般牛饮,青蚁酒并不合适。”

陆景身穿白衣,手中拿着酒壶,十分认真的说着。

无忌公子鼻息中喷出一道浊气,那浊气就如同火海一般,顿时弥漫了这一处山巅。

“陆景,你可知你面前的是谁?”

无忌公子按着腰间的剑,道:“自伱炼化三十六郡开始,我就曾与大公子承诺过,要斩你人头,祭祀宝剑。

今日你敢孤身一人前来大荒山,我对你倒是有些敬佩。

只是孤身冒险,死的却也更快些。”

北秦大公子黑袍罩身,棱角分明的俊美面容上露出些饶有兴趣之来,他看似沉默寡言,自陆景来此就并没有说过几句话。

公孙素衣、百里视也不说话,并不缓和此间气氛,山巅上的氛围瞬间冰冷了起来。

宁严冬站在原地,很想说一声陆景先生并非孤身一人前来。

还有他与两匹马。

只可惜话到嘴前,心中却苦笑一声。

也许在这些神秘的贵人眼中,他来与否无关紧要。

只是既然陪先生来自,总不能眼看陆景先生受辱。

于是宁严冬咳嗽一声,他并不与那话语中傲气凌天的无忌公子说话,而是拔出腰间的短刀,横放在双手中。

“先生,我这把短刀也有些来历,刀条产自于天柱废墟,我修为弱小,尚且无法发挥这把短刀的威能。

倘若这位贵人公子愿意,我这把短刀可以赔给贵人公子。”

顿时,此间所有人的目光俱都落在宁严冬身上,也落在他手中的短刀。

宁严冬猎户出生,身材高大,身上还穿着一袭皮衣,面容憨厚,眼神却十分坚毅。

可短暂的沉默之后。

百里视、无忌公子却忽然大笑起来,二人笑的前仰后合,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直至笑了十几息时间。

无忌公子脸上的笑容才逐渐敛去,他依然盘坐在山石上,略微咬着牙:“你麾下这马夫倒是有些意思。”

“三十六郡乃是天下第十六名剑,曾经染过重安王虞乾一之血。”

项无忌语出惊人:“你这把自废墟中得来的废铁,值得提一个赔字?”

“让你登山而来,你只顾牵你的马,莫要随意插话。”百里视神色轻挑,指着宁严冬大笑。

宁严冬被这番折辱,神色却丝毫不变,他轻轻点头,道:“既然这位贵人公子不愿,那便算了。”

他自顾自的收起短刀,还要为陆景说话。

陆景却忽然朝他一笑,摇头道:“壮士有心了。”

宁严冬朝他咧嘴一笑。

无忌公子正欲说话。

陆景却伸出手指,指了指无忌公子和百里视,对宁严冬说道:“这两位,一位是北秦大门阀项家家主。

一位是大门阀百里家的嫡长子。

此二位看似年轻,实际上年龄已长,也许与你同岁,俱都四十往上。”

宁严冬深吸一口气……

北秦大门阀……

“北秦法家变法之后,关东、关西,河东、河西大门阀主俱都被韩辛台屠杀殆尽。

时至如今,尚存于北秦的门阀大族,俱都是一等一的豪门。”

陆景娓娓道来:“再加上这两位公子俱都有盖世之姿,也都有门阀气运傍身,又未曾经历过灵潮之战后的破败,所以他们俱都有八境修为,这于广大天下,都可称道。”

“八境修士,寿三百!

四十岁,于他们的寿命来说,他们其实只如少年一般,还有大把的年岁可活,可以探寻天地之真。”

陆景语气中还有些敬佩。

无忌公子不知陆景为何提起此事。

百里视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