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403章 天戟混去一轮大日,将军气吞万里如

第403章 天戟混去一轮大日,将军气吞万里如

第403章 天戟混去一轮大日,将军气吞万里如虎

大吉之象?

公子将栖似有恍惚。

他偏着脑袋凝视着陆景,确实不解决陆景为何带着一人一马就敢来这大荒山。

公孙素衣面具上发着微光,他转而抬头。

却将这昏暗的白日里有几点星光洒落。

银河星光照,云雾却更厚重了。

在那厚重的云雾里,好像猛然动开了一道大门,那昏暗的门中走出几道人影,就站在云中凝视着大荒山。

大荒山上越发乱了。

“大秦、陆景、地藏佛子……还有这不知来历的云端七人。”

无忌公子、百里视也看到云上的人物。

那几人气魄浑然,身上元气葱郁,又有些极为隐秘的气息若隐若现。

无忌公子看了百里视一眼,道:“这些人又是什么来历?”

百里视眯着眼睛仔细瞧了许久,道:“陆景说大公子无法杀他,实在张狂了些。

可是陆景张狂一些也就罢了,毕竟是这天底下有数的天骄。

可偏偏天上这些人低头看你我,却自有一股倨傲,可真是奇也怪哉。

天下何人敢这般看你我?”

无忌公子忽有所觉。

而不远处的公子将栖忽然笑了。

“天上有客人来了。”

公子将栖这句话仍是对陆景所言:“可我实在不知你敢来大荒山是因为猜到天上会来人,还是另有底蕴?”

“伱说我不敢杀你……可你就近在我眼前,且不看这碧落云高星烂烂,我吞食一道星光之气,化为剑光也可杀你。

那些天上来客对你亦有杀意,他们可不会拦我。”

北秦大公子并未出手,反而有些喋喋不休。

陆景站在原处感叹了一句:“看来这大荒山上的道果确实是天大的机缘,否则我这般言语,似大公子这等人物又如何会忍耐?”

公子将栖叹了口气:“天资固然重要,可若天下机缘不归我,两国征战我该如何灭大伏元神修士?灵潮爆发我该如何杀仙人?北秦战车燎天下之时,我又该如何统管人间?”

“陆景,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愿意以星光照道果,你仍然会得到第二颗道果,你仍然是这天下天资绝盛的强者……”

陆景低头说道:“道不同不相与谋,我屡屡听闻那些秦人杂记上面记载,我大公子想要吞尽天下之气,我却还想分得第二颗道果,岂不等同于与虎谋皮?”

“若我真就铤而走险,谋了这虎皮,才算是真正的大凶之祸,死到临头。”

公子将栖忽然皱眉:“你不信我?”

陆景看了公子将栖好一阵,忽然间笑得前仰后合:“天下人皆说秦人向来直爽,一言值九鼎。

可我却觉得,倘若我一旦答应大公子,一旦荧惑计都罗喉照道果树,果树开花结果的那一日便是我的死期。”

公子将栖脸上坦然的神色终于消失不见了。

他看了一眼云中的地藏佛子,又看了一眼云中的七人。

旋即叹了一口气:“我实在不知你有何依仗。

此处十余人,除了公孙将军想要带你回北秦之外所有人都想要杀你。

可你偏偏不惊不惧,就好像你已经登临真君之境不惧于我。

这反倒令我有些迟疑了。”

公子将栖说到这里,瞳孔忽然收缩,一道锋锐的目光直落在陆景身上,陆景元神顿时光芒黯淡,就好像落入了万古的熔岩中。

陆景感知到公子将栖的目光,脑海中骤然间记起那一日,这一位北秦大公子送来青铜请帖,邀请他前来大荒山饮酒。

当他看到请帖,脑海中驱吉避凶命格金光四射,一道道讯息落入陆景脑海中。

【去则大吉,得[大机缘],得一枚[元种],得[问心书]。】

【不承北秦大公子之情,则为吉象,无灾无祸,可得[三千命格元气]。】

于是陆景来了这大荒山,便是为了看一看这大荒山上究竟有何等大机缘……

至于为何他真就敢来,趋吉避凶命格下那大吉之象究竟应在何处……

陆景突然间望向远处的重安三州,感叹道:“这里多的是无畏之人。”

高耸的城墙已然苍老了,斑驳无比。

可这老迈的重安三州却如同一座天关,阻拦了大秦战车太久。

北秦大公子察觉到陆景的眼神,也望向重安三州。

刹那间,一道银滔自南而至,大荒山直至重安三州渺渺百里之地,照出银芒!

恰在此时……

一道平静的声音忽然自北秦大公子耳畔响起。

“重安三州自然有无畏之人,这大荒山陆景先生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此乃我虞东神之诺!”

公孙素衣、百里视、项无忌猛然朝着大荒山山麓看去。

却见山岚之间,有二十骑破雾而出。

为首的却是一位风裘高冠,背负银枪的少年郎。

那少年郎身躯笔直坐在一匹银马上,身躯之后的银枪上银色浪涛滚滚而至,恰如仙翁初度,手握银河。

仅仅刹那之间,大荒山山巅上竟然满是闪烁的银光!

此人正是重安王世子虞东神。

而虞东神身后十九轻骑个个不凡。

这些人物每一人都如孤峰擎天,又有如高木蔽星空。

走在最中的二人一男一女,俱都已经苍老,身上却有铁骨铮铮的将军气派。

他们自山脚下走来,悄然无声,不露丝毫锋芒,此时现身,却仍然有惊起真龙的威势!

“陈鱼龙,苏女江……”

公孙素衣乃是军中将军,百里视、项无忌也是北秦最为显赫的人物。

他们只一眼便认出了那十九轻骑究竟是何等人物,而最中央的二位老人又是谁。

“世子马前十九卒,其中以陈鱼龙、苏女将为最。

此二人追随重安王已久,早在重安王还是太子之时,他们就已经垂垂老矣,却更是重安王麾下最强者。

时光悠悠,逝去数十载,他们跟随重安王横扫天下,也跟随重安王迎击仙人。

时至如今,他们依然苍老,却也依然强悍。”

公孙素衣心中喃喃自语。

公子将栖看到虞东神,又看到虞东神身后十九马前卒,却无丝毫不悦。

他反而大大方方抚掌而笑,道:“久闻不如一见,重安王世子、十九马前卒,陈玉龙、苏女江……确实不凡。”

“只是……重安王世子前来大荒山,难道就不怕再也回不去了?”

公子将栖话音刚落……

大荒山上忽然变得一片寂静。

风声雨声、山峦呜咽之声、山石卷积之声……等等诸多声响竟然在刹那间消失不见。

大荒山似乎陷入真空,一切之气都被公子将栖抽干了。

而恰在此时,大荒山以北,忽有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传来。

轰隆隆!

这恐怖的声响之后,有如星斗坠落一般的风暴自北而至,转瞬间便冲散了公子将栖的神枪银涛。

“世子,我大秦陈兵数十万于大荒山以北,你敢来大荒山,岂不是找死?”

无忌公子拔出腰间长剑。

就连公孙素衣也踏前一步,她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枚令牌,那令牌上篆刻着一条黑龙,那黑龙却有九爪,眼中正散发出慑人的凶光。

令牌动,大军出。

若是数十万北秦悬阳武夫翻越大荒山,公子将栖、公孙素衣几人拦住陆景、虞东神、十九马前卒的去路。

便是有陈鱼龙、苏女江这般的人物在此,他们也难逃一个死字。

“大秦、重安三州交战数十年,重安三州却鲜少出城迎战,今日重安王士子将死,重安三州的将士们出还是不出?”

公子将栖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与陆景、虞东神说话。

公孙素衣已经蠢蠢欲动……

她早在许久之前就已经设局杀虞东神,大公孙甚至派出孔梵行前去大伏送死,也要杀掉这一位重安王世子。

只可惜因为陆景的缘故功亏一篑。

却不曾想虞东神竟然这般莽撞,竟然敢来这大荒山!

烂陀寺地藏佛子双手合十,口诵佛号。

那七位天上来客巍然不动,居高临下俯视大荒山。

大变动,将要一触即发。

也正是在这时,陆景好像看到了什么,他站直身躯眺望远处……

然后,又朝着重安三州行礼。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