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408章 我会活生生打死齐渊王

第408章 我会活生生打死齐渊王

第408章 我会活生生打死齐渊王

大荒山上的火堆依然亮着。

虞七襄偷眼瞧着二三十丈以外一处断崖前,父王与陆景先生的背影。

无论是凤阳公主、南诏女官,还是黄珑道姑、宁严冬都已经不敢坐着了。

即便虞乾一下马之后,也朝他们笑,朝他们伸手颤声说道:“你们且坐,我来寻陆景。”

可虞乾一不坐,这里也就没有人再敢坐着。

就连在大雷音寺见惯了大人物,本身也是一国皇族的凤阳公主,也只敢安然站在原地,甚至不敢去看虞乾一的背影。

其中夹杂着怎样的心绪?

凤阳公主其实自己也想不清楚,虞乾一已经并非是昔日那位武道魁首,并非是一人压得天下武夫抬不起头来的盖世强者。

他已经老朽,也许命不久矣,可凤阳公主始终还记得,自己那位称得上英明的父亲曾与他说过……

天下若有一人值得不死,那便只有重安王虞乾一。

不死……何其难也?

便是天上的仙人免不了一死,如今这位值得不死的重安王也要死了,可凤阳公主却依然不敢怠慢。

她垂手站在原地,心中还有些感叹。

这也许是自天官降世以来十余年时日,重安王第一次走出重安三州。

他前来大荒山,是来见陆景先生的。

……

虞乾一并未背负双手,他一只手随意垂落,看着山下昏黄一片。

突兀间抬手,却从空中捉下一只虫子来。

那是一只硕大的蝗虫,虫足修长,绒毛细密,足有半个巴掌大小。

陆景看到这只蝗虫不由皱了皱眉。

虞乾一摇了摇头,将手中的蝗虫随手一扔,这虫子就变为了灰烬消散在空中。

“看来今年不是个丰收的年份。”

不知虞乾一在这夜色下,在这浓雾笼罩的山崖中看到了什么。

他的眼神有细微的变化,脸上好像又带出些疲乏来。

“五根天柱断了,哪怕被魏玄君扶正了其中一根,人间也已不再是天柱断裂之前的人间。”

虞乾一语气里带着沧桑:“只可惜天下广大,人念不可一统。

有人想要让天地联通,有人又想要倒反天地,以地为天。

又有人只想要苟延残喘,在天还是在地俱都无妨。

陆景,你觉得这广大人间好,还是十二楼五城四百八十座仙境更好?”

陆景抖了抖袖子,那山崖中的云雾顿时消散了。

露出一条蜿蜒小江,又露出极远处云海苍茫。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大荒山下也有美景。

陆景想了想,道:“我去过阆风城,那里的凡人只能活三十余岁。”

虞乾一挑了挑眉,他声音显得有些虚弱,可当他说话时,周遭的元气却好像在嗡嗡作响:“可你并非是凡人。”

“再过些年岁,哪怕是在这人间伱都可寿三百,若是上了天也许可以寿一千二百年。

凡人总会感叹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可若是能活一千二百年,看尽一千二百个秋,想来也已足够了。”

陆景眼神不为所动,反而询问虞乾一:“王爷,你曾是这人间武道魁首,理当寿三百载甚至八百秋。

可王爷如今为何垂垂老矣?为何头发苍白?为何气血枯竭?”

虞乾一不曾想过陆景会这般问他,略有些怔然,旋即脸上露出笑容来:“光景不待人,须臾发成丝。

而且身在天地……不待人的可并非只有光景。

倘若俯瞰天下的仙人不愿让你多活,又或者你成了人间棋局上的大龙,难免得少活些年岁。”

陆景低头看着蜿蜒流淌的江水,这条江并未路过重山城,反而蜿蜒流淌,直去神关。

“世人都有言,盛年不重来。

可陆景重来了一遭,修了人间的剑术,承了刚硬的剑骨,又写了一手锋锐的好字,更是有人间的先生护我……所以就不想再上天去,看那些挣扎在三十余年中的凡人了。”

“人间虽然称不上多好,而且年年破败、日贫凄,可若是能治好一些顽疾,大多数人都可活六十岁,这岂不比天上更好?”

虞乾一随意垂落的双手捏了捏拳,笑道:“人间已经病入膏肓,内里染了剧毒,两个大医开出两种药方,两种药在这人间肆虐碰撞。

又有不知多少江湖郎中开出了无数偏方。

既想要暗中偷换流年,又想要明里引来西风,更妄图救世。

而在这之外,又有天高地厚,想要凿穿这天引来光明只怕并不容易。”

“是不容易。”陆景点头:“所以陆景至今还不曾成过什么大事,但与其同流合污,不如修身养气,且等另一番光阴。”

“等另一番光阴……”虞乾一感叹道:“只可惜我已等不起了。”

听到虞乾一这番话,又轮到陆景好奇起来,他道:“王爷,太玄京并非是一个好去处。”

虞乾一眉头舒展,道:“确实不是一个好去处,所以我打算去去就回。”

陆景越发不解,问道:“王爷此去之后,还要归返?”

太玄京乃是当世第一大城,其中不知有多少强者。

陆景之所以能安然走出太玄京,除了当世剑甲商旻,以及神通魁首楚狂人相助,靠的还有天时地利人和。

正巧真武山发生了变动,太玄京中有真正的强者去了真武山。

正巧天上斩龙台上,陈霸先的残魂正跃跃欲试,想要复生于今日。

正巧他与虞东神之前杀了太冲龙君,斩龙士命格之下,足以引陈霸先伟力。

其中更有不知其数的臣、将坐视。

虞乾一若想要多活几年,去太玄京也未尝不是一种选择。

可正如陆景所言,崇天帝妄图掌控一切,天官降世一战、虞七襄杀北阙海龙王、虞东神入玄都讨世袭罔替……等等许多事都可以证明,崇天帝与重安王并非传闻中那般亲密无间。

重安王让太子之位于崇天帝的情分,也许早就消弥了。

只是就算如此,陆景也一直以为崇天帝之所以要启程去太玄京,是为了趁着如今尚有几分气力直入太玄京,躲避那一场必定的大杀伐。

却不曾想今日重安王与他说……他去一趟太玄京之后,竟还要回来。

“自然要回来。”虞乾一道:“天下第一大城?狗屁之地,看似礼仪兼备,实际上自诩为贵人的腌臜之辈终日听曲观舞,吟诗作对,早已忘了大伏不只有一座太玄京。

边境上还有敌国陈兵数十万,天上还有仙人虎视眈眈,百姓田地里蝗虫过境,天上太阳日日高照,世间江河决堤带起洪流……我打下来的江山他们不曾守好,我不愿与他们为伍。”

“还有那些沽名钓誉之辈,我此番去太玄京,难免要仔细看一看他们。”

虞乾一说这番话时,语气十分平和,眼神更称不上尖锐。

就好像是一位邻家老农在说自家料理庄稼之事。

重安王壮年时开疆扩土,后来又在灵潮之战中护持人间,后来又死守国门,以免秦火燃来。

陆景对于重安王自有敬重之意。

如今听到虞乾一这番话,心中的敬重就更深了几分。

“只是去太玄京的路并不好走,即便有重安三州将士护送,这一路只怕也并不太平。”

他说话时,天上似乎有一缕星光照落,三颗若隐若现的眼眸高高挂在空中,凡人不可见。

正是太微垣三公神通。

三公神通下,陆景似乎看到了什么。

有人正伺机而动,也有人已经来到重安三州的边界。

重安三州通往太玄京的道路上不知藏了多少杀机。

虞乾一佝偻着身子,忽然发笑:“我重安三州的将士还要打仗,还要守国门,可无暇护送我这一把老骨头。

重安三州清点将士,可不是为了送我。”

陆景沉默下来。

便真如虞东神所言,虞乾一想要独自走这条通往太玄京的路。

他是想要死在这条路上?

这位曾经的武道魁首,如今的暮年老人不想要死在床榻上,也不想要因为自己连累重安三州?

陆景思绪纷飞,心中对于这老人的敬佩又更深了几分。

“又或者……重安王真就可以走到太玄京去?”

陆景尚且还忘不了虞乾一乃是参悟九重帝相的人物。

曾经他与虞东神截杀太冲龙君时,天戟中的重安王精血化身又是何等强悍?

凭借一道精血化身,甚至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