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410章 三星高照,阆风城主落人间

第410章 三星高照,阆风城主落人间

第410章 三星高照,阆风城主落人间

重安王虞乾一就如一位耄耋老人,他并未昂首,也无睥睨天下的霸势。

曾经陪他征战天下的白虎不曾出重安三州,与他为伴的反而是一匹老马。

老朽配老马,倒是颇为契合。

他骑马出重安三州,眉目微阖,走过一阵便下马来,牵着缰绳步行,似乎是惧怕这匹老马太累。

重安三州,不知有多少人目送这位老人。

隐约有号角响起,呜呜咽咽,并无大气磅礴,反而如辞亲的少年。

也许对于这位老人而言,整座重安三州,重安三州中数千万百姓、数十万将士俱都是曾经在他膝下承欢的少年!

今日重安王出重安三州,天下震动!

沿途不知有多少道府主官胆战心惊,道府军伍整装待发,守卫军也四处巡逻,惧怕会引起动乱。

也有不知多少军中人物气血澎湃,心神往之。

即便虞乾一这一名讳已经沉寂太久,可他仍然是大伏军中魁首,是天下第一将军,也是天下第一武夫!

一时之间,重安三州前往太玄京沿途路上,气血如虹,武道精神如同汹涌潮水,滚滚气血狼烟直冲天地,即便是夜晚也亮如白昼。

若非各道府主官下令,严禁这些军中人物前去拜谒重安王,只怕沿途道路上尽是兵甲。

陆景与慕容垂也起身前去太昊阙。

他们俱都称得上是名震天下的强者。

陆景御剑而行,司命宝剑化作一道金光,剑气夹杂在这流光中,飞过群山大河。

慕容垂行走在空中也如履平地。

他气血中蕴藏雷劫之气,却又被他压在方寸之间,隐没在云雾之内。

他仍然是那一身农家打扮,眼神一如既往的平静。

时不时还会在天上远望太玄京。

太玄京中还有一位老人,那老人也如重安王一般命不久矣,却也如重安王一般值得敬重。

二人便如此赶去太昊阙。

天下却已经风起云涌。

陆景帝星太微垣神通之下,隐约可以感知到浩瀚的元气、气血滚滚,流淌于群山大川间。

他不知这数道元气、气血来自何等人物,可他却知道这些久不出世的人物出世,究竟是为了什么。

敬佩重安王者数不胜数。

想杀重安王者也不知其数。

群峰之间,自封于棺苟活许多年的昔日王者劈开棺木,她身穿一身金色皇袍,面色苍白无比,眼中泛着金光望向重安王处。

海上一处百鬼之地,有浩大鬼气洞开百鬼通道,从中隐隐传来阎罗低语——百鬼地山也需要一位大帝统御十殿阎罗。

海上妖国

有人持一把桃花扇,笑得眉眼如弯弯月直去洞山湖。

齐国国都,那辉煌却又恐怖的白骨宫阙中,原本坐于宝座上的齐渊王站起身来,他迈步走下高台,拔出齐国剑圣留在白骨宫阙中的天下第六名剑天一。

当他拔出天一剑,森森鬼气顿时显现,在这白骨宫阙的正中央,隐隐约约多出一座阴暗的府阁。

齐渊王古元极看着手中的天一名剑咧嘴而笑,露出鲜红的舌头,竟然与其子古辰嚣一般无二。

……

风云齐聚,太多人、鬼的目光都落在牵着老马,行走于山间小路上的老人身上。

天上的仙人亦是如此。

这一个夜晚,天上的星光尤其璀璨。

天上三星竟然如同月亮一般高照于空。

始终隐藏在数万丈高空之上的天上三星距离大地这般近,属实是一件极为罕见的事。

百里清风站在道宗三山之一的常在山上,他身旁还站着一位少女,那少女身着五彩衣,也看着天上的云彩与星光发呆。

“师尊,那位……曾经名震天下的重安王出重安三州,我看到天下风云突变,也看到无数隐世的强者现世,其中也有也有八境强者。”

那少女约莫只有十五六岁,她眼珠漆黑,眼中却好像又流出几分愁绪,她语气中大为不解:“这般多强者,偏偏要去杀一位人间的至强者,天上尚且有仙人虎视,压得天下将要分崩离析,也让人间修士、百姓各有其难。

人间活一位至强者难道不好?”

百里清风思绪被就此打断,他转过头朝那少女一笑,柔声道:“难为你看得清楚,你那兄长因为重安王世子虞东神而死,你却还能看清这些,已经算是难得。”

那少女低下头来,身上的五彩华光暗淡了许多。

她头插孔雀钗,一缕青丝垂落胸前,显得清丽可人,却又偏偏满是愁绪。

“哥哥是死在大伏地官与元九郎手中,他奉命去杀虞东神,自然不会是这重安王世子的过错。”

“更何况,虞东神还是七襄师妹的兄长。”

少女徐徐低语。

百里清风却摇了摇头:“七襄还不曾拜我为师,只称我为宗主,算不得伱的师妹。”

少女却道:“师尊不是曾经说过,早在数百年之前,虞七襄便已经是师尊的弟子了。”

百里清风随意一笑:“这样说来,你称呼她为师妹倒也不对,你应当称她为师姐才是。”

“孔凡愿意做师妹。”

名为孔凡的少女峨眉敛黛,还要说些什么,一旁的百里清风却忽然再度抬头看上天空。

天上的星光越发璀璨了。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

水天相接,雾气朦胧间,天上似乎星移斗转。

“孔凡,你去寻白云渺,你们二人走一遭太昊阙。”

百里清风目不转睛,话语中却吩咐孔凡:“到了太昊阙,太昊阙自然会有人接待你们。”

孔凡不知百里清风为何会忽然让她与白云渺前去太昊阙,却也并不曾询问,只是朝百里清风行礼之后,转身离开了这一处山崖。

山崖上,只留下百里清风一人。

百里清风看了好久的星光,目光又落在自己的左肩。

他那左肩头,云气弥漫,竟然自成一番天地。

那一片天地中,乌鹊倦栖,鱼龙惊起,星斗挂垂杨。

有人坐在一张古琴前,眼神显得有些慌张。

百里清风白发飞扬,他摸了摸自己腰间的红葫芦,又摸了摸那块能够封妖敕魔的令牌,对自己肩头的云气道:“看来你办事不力,他们要抓你回去了。”

云气中的仙子沉默。

常在山上,星光逐渐变为实质,继而化为两道星光人影。

百里清风看着崖间虚无处的两道人影倒也并不是你,拂袖之间山崖上一棵粗壮的松树似乎有了灵,树冠竟然长得越发茂盛葱郁,松树枝干也迎向那两道人影。

星光化作的两道人影并不客气,踏足着迎客松的树冠。

树下,百里清风解下腰间的酒壶,好饮了几大口酒,喝的眼神朦胧,喝的醉意上眉梢。

他盘膝而坐,望着朝他走来的二人。

“天上地下最为强横的大人物来了我常在山,倒是令我这陋室生辉。”

二人中,那位身躯极为巍峨只怕有一丈高大的人物见百里清风就这般随意盘膝坐在松树下,不由眉头微皱。

他正要说话,另外一位头戴高冠,眼神清冷的男子却轻轻摆了摆手,也盘膝与百里清风相对而坐,坐下时还看了看百里清风的肩头。

百里清风接连点了点地上两块石头,那石头中间凹陷下去,又生出双腿,撒腿朝着二人跑来。

那身躯高大的人物眉头皱的更深了。

反而那看似颇为贵气的男子却信手拿起这石头造化的酒杯,又百里清风那红葫芦里倒了一杯酒。

百里清风痛饮几口,擦去了嘴角的酒渍,对那高大男子道:“猿魁将军,你家城主原本出身于草莽,乃是太梧朝押送粮草的粮草官,草莽之事他见得多了,席地而坐、以石为杯不算是什么大事?”

高大男子正是阆风城中,曾经想要拦陆景见帝星的猿魁将军。

猿魁将军借助天上的星星星光,投影化身至常在山,那这位地位比他更高的男子,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百里宗主,许久不见。”

天上五城之一阆风城城主也喝光了杯中的酒,他左右四顾常在山,点头道:“大伏百景,常在山排名第四,号称能与仙境并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百里宗主洒然一笑:“确实要比阆风城更好些,阆风城太杂太乱,比不得我这常在山。”

“其实我道宗三山,论其景色最美的还是烛星山,烛星山上有一种奇花,名为烛星花,似烛如星,既能够常在水里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