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大贤者的爱徒~防御魔法推广记~> 第一卷 第一话 似乎有人来挖角了──对象是朋友

第一卷 第一话 似乎有人来挖角了──对象是朋友

我家是村里的普通家庭。家庭成员有四个人,老爸是在村内酒厂工作的酒鬼。虽然是个不会家暴的普通好老爸,但只要喝了酒,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会直接把老妈直接带上床。而老妈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但被老爸带上床的隔天,总是会变得容光焕发,反而是老爸会精气尽失。毕竟我是个懂事的儿子,所以我不会深入追究。

其结果而出生的妹妹很可爱。不知道最近是不是叛逆期,只要跟她四目相对就会立刻别开脸,让我这个老哥很难过。即使如此,还是我亲爱的妹妹。将来如果能成为艾尔菲那种人的妻子就很让人高兴了,不过那家伙的竞争很激烈,老哥会替你加油的。

那么,我的日常生活不是帮忙老爸的工作,就是涉足村子附近的高山,正确说来是造访盖在深山里面的某个房子。顺带一提,用平常大人走路的速度也要足足花上三个小时,但我只要花五分钟就能抵达,原因我后面再说明吧。

我这天也是一如往常造访「她」的家,顺便在路上也准备好了「伴手礼」。

「喂~~我今天也来玩啰~~」

眼前有棵树龄感觉轻松超过百年的大树,我敲了敲孤零零设置于根部的门扉,然后拉开约十步的距离。

「喝哈!」

门扉突然咚磅地向外敞开,从内侧有个「小女孩」朝着我使出飞踢。

「喔啦!」

早就料想到「她」会使出这招,我算准时机使出回旋踢。她的脚与我的脚互相交错,身体传来冲击让彼此飞往正好相反的方向。小女孩和我刻意不抵销冲击继续飞行,几乎相同时间在空中旋转,用双脚踩着地面着地。

我们随即摆出架式。经过几秒后,小女孩解开架式并发出呵呵笑声。

「嗯,还是很漂亮的一脚啊。」

「……可以别再用这种打招呼的方式了吗?」

「这是咱少数的乐趣哩,不想的话别来不就好了。」

经过不知道是第几次的同样对话后,现场气氛总算恢复稳定。

「来得正好,利斯。总之先进来喝个茶吧。」

「啊,我今天有带伴手礼过来,之后再拿去煮。」

「喔,你今天又猎了啥过来啊?」

我用拇指指着背后,小女孩将视线转向该处。我的背后有只身长近五公尺的大熊躺在地面。

「……是狂暴野熊啊,今天要吃熊肉锅吗?」

「喂喂,现在应该是要称赞我猎到这么大的猎物吧?」

「对你来说,这点程度与狩猎哥布林没什么差别吧。」

「再怎么说都没有哥布林那么简单吧。」

「难说喔,至少这不是能当成『伴手礼』的猎物。」

「没差啦,别挑这些小毛病。总之快点让我吃熊肉锅,把这么大的猎物带回去会把家人吓个半死的。」

「对咱来说,你的存在才是会吓死人吧?」

「别说傻话,我可是个到处都能见到的健康优良宝宝。」

「随处可见的健康优良宝宝有可能会来这种危险地带的中心区域吗?」

「喜欢住在危险地带的小女孩没资格说我。」

「谁是小女孩!咱可是活了你十倍以上的岁数啊!」

「那至少变成满脸皱纹的老太婆,或是前凸后翘的美女,这样我就不会叫你小女孩了。」

「……前者还听得懂,后者是为啥来着?」

「这样我会比较高兴。」

「是咱不该问这个蠢问题。」

顺带一提,这种对话也是稀松平常的景象。

「话说,今天来有啥事?」

「总之,其中一个原因是来处理那个大块头。」

「把咱这里说得跟垃圾场一样。」

「反正之后会好好吃掉没差吧,再来还有一件想商量的事。」

「真少见到你来找咱商量事情,你是几乎都会自己想出结论解决的那种人吧。」

「虽然差不多有答案了,不过应该说还想找人推最后一把吧。」

「……嗯,所以是啥事?对咱来说虽然只是短短一刹那,但对你来说,咱认为还算陪了满长一段时间,就尽量听你说吧。」

「那总之先进回想啰。」

「……你是在对谁说话啊?」

答案就在各位心中了。

从王都来了个人邀请朋友去学校就读。

「大概就是这样。」

「太简洁了吧!说得更详细一点!」

老太婆准备着熊肉锅,当我一边帮忙一边如此简洁说明,老太婆便气得如此吼道。

「真是个贪心的家伙。」

「咦?咱这样说很奇怪吗!?」

「奇怪的是你的外表。」

「啰嗦!」

汤勺朝我飞了过来。

对于婆婆(萝莉)的「这种注释会不会很奇怪啊」任性要求如此回答后,我决定在熊肉锅煮好前的这段时间更详细说明。

不过,在那之前必须先提另一件事。

在我家爷爷更前面的世代,「学校」是只有极少数贵族阶层才能就读的场所。但当时国家的显贵宣布「人民是国力,人民是国宝」,听说是那时候翻新学校制度直到现在。多亏如此,这个国家的少年少女到十二岁以前是由国家提供费用,国民实质上能免费到学校就读。就结果而言,国民整体的知识获得提升,据说对挖掘埋没在市井的人才也提供了很显著的助益。

然而,十二岁以后花费的学费不会再受到国家援助,只有宽裕家庭才能让小孩到学校就读。因此高等教育变成与爷爷更早以前那个时代同样,成为贵族子弟限定的场所。

或许因为优秀的关系,艾尔菲那家伙就连现在也还在镇上免除学费的贵族学校就读,而且是身为所谓的「资优保送生」。虽然据说周遭对平民出身的同学颇为排挤,但他靠着展现出天生的超强才能,目前好像甚至爬到贵族学校学生会长的地位,正顺利地步上出人头地之路。

另一方面,我一边帮忙老爸的家业,一边有空就像这样到深山找过着与世无争日子的婆婆学习很多事。由于教学费用是以帮忙家业时做的酒与这次带来的「猎物」代替,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那么,说完前提之后就是重点了。

事情的起源要追溯到昨天。

「利斯听我说!王都有人想挖我过去念书!」

「──喔,这样啊。」

「咦!?怎么感觉很敷衍!?」

朋友艾尔菲把我家的门推开,展现出像是某个外表萝莉的反应。虽然他的脸还是一样帅气,但或许是因为急着跑过来,凌乱头发让帅气度稍微减少。

「应该说如果我没有在客厅休息,你要怎么办啊?要是我不在家,叫着不在家的人又不敲门直接把门推开,你可是会丢脸到不行喔。」

「你还是一样我行我素到会惹人厌的程度啊。」

「唉,总之进来吧。如果你不介意变淡的茶,我是可以泡给你喝。」

「这是暗示要我『快滚』的意思吗?」

「这是最后一壶茶叶了,没有其他意思。」

片刻后,就座的艾尔菲面前递来了一杯「有茶色的水」。

「……真的只是普通开水,没味道。」

「毕竟茶叶都淡到不行了。」

即使如此,或许是因为口渴,艾尔菲将水喝进口中,我则是啜饮着自己用的「有香醇茶味的水」。

我没有说谎。给客人的便宜茶叶已经没了,只是我自己专用的喜爱茶叶还有存货。这是连对家人都很少拿出来的秘藏珍品。

「……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感觉只有你的茶飘散出很浓郁的香味啊?」

「是隔壁在煮美味的茶吧?」

「这样啊……」

真好骗。

「所以找我有什么事?不是单纯来喝变淡的茶吧?」

我的话语让艾尔菲将茶杯放在嘴边的姿势停住不动,他好像忘了说明过来这里的用意。他红着脸缓缓地将茶杯放在桌上,然后稍微清了清喉咙。

「嗯、嗯嗯……其实今天从王都来了某个人,挖角我去贵族学校就学。」

「这我刚才听过了,请你用更具体、热情、充满脉动与临场感的气氛说明。」

「别强人所难啦!?」

「好啦,快点说啦。」

「和你说话会打乱节奏耶!真是的,对方是王都某间学校的老师。你应该也有听说过『吉尼斯魔法学校』吧?」

「呃……记得是用我们国民的血汗纳税钱,替贵族千金少爷打造的没用豪华菁英学校吧?」

「……是没有说错,不过那种充满恶意的说明是怎么回事?」

「别在意。」

我喝了一口香醇的茶。嗯,真好喝。

「总之就是那样吧。听到你的超级优秀才能,菁英学校的人肯定会想着『才能埋没在这种穷乡僻壤实在太可惜了!请务必来我们学校!毕业后还能顺便大幅推广学校名称,之后会有很多人报名入学赚到盆满钵满!』然后陆续来找你吧。」

「……应该也是有你说的盘算,不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