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大贤者的爱徒~防御魔法推广记~> 第一卷 第十二话 擅长收纳──话说好像有点吵

第一卷 第十二话 擅长收纳──话说好像有点吵

在没有特别需要提及的情况下,从开学典礼过了两天。

──铿铿!

将午餐全部吃下肚后,艾尔菲再度开口说着:

「把狂暴野熊带到猎人公会应该会造成轰动吧,不过我没听说过这件事。你是怎么换钱的?」

「听说在村子的猎人公会没办法支付这笔费用,所以我带到王都的猎人公会了。」

「我有听过狂暴野熊的成熟个体会超过四公尺,你该不会是直接扛到王都吧?」

「因为不只是带一只,再怎么说都不可能用扛的啦。」

「……言下之意是只有一只就会扛过来吗?」

我把藏在制服内侧的首饰掏了出来。原本这不是能随便拿出来献宝的物品,但对艾尔菲应该没有问题,毕竟他不是会到处宣扬的人。

──铿、铿!

「艾尔菲,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是某种魔法器具(带有魔法的器具)吗?」

「是朋友给我的稀有魔法器具。」

这个魔法器具具有蓝色金属部分搭配绿色宝石的朴素设计。我轻轻地敲了敲宝石部分,结果桌面上绽放出小小光芒,光芒消失后取而代之地出现了一个「木盒」。

打开木盒盖子,只见里面放了饼干。

艾尔菲便理解地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是『收纳箱(Item Box)』啊。」

「……没想到你这么冷静,这个算是满稀有的魔法器具耶。」

「是满稀有,但也不到几乎没见过的程度。啊,我要拿一个来吃。」

艾尔菲从木盒里摘起一块饼干放进口中。虽然对他的反应感到有点扫兴,但我也吃了一块饼干,真好吃。

──铿铿铿!

这个项炼是大贤者婆婆当成饯别送给我的魔法器具。这似乎是以前由高超工匠制作的物品,明明小到可以用手掌握住,实际上却能储存超越大型仓库容量的物品。收纳在里面的物品随时能取出,而且因为收纳在内会暂停时间,所以食物能够永远保持新鲜度。

这当然不是能收纳所有东西,使用上有几项限制。

第一──不能收纳仍维持生命迹象的生物。

第二──不能收纳其他人身着的物品。

第三──不能收纳固定于地面的物体。

第四──收纳箱只有持有人能够使用。

──铿、铿、铿铿铿铿!

「简直是商人与猎人垂涎欲滴的珍品啊。」

「多亏这个才能把猎物轻松带到王都的猎人公会。好啦,『收纳』。」

我盖起饼干盒,直接将手放在盖子上并喃喃念出「言灵(Keyword)」。盒子被光芒包覆后,就像是被吸进胸前项炼般当场消失。

──铿铿铿铿铿!铿铿铿铿!

「……我说利斯。」

「嗯,这些声音也越来越烦了。」

我们一起朝某个方向转过头,只见隔着我展开的半透明护盾,有个气喘吁吁且面红耳赤的蓝发学生站在外头。

「应该是你刚才说想『咬』的那个人吧?」

「……喔喔,的确是那个一直莫名其妙想插队的帅哥。」

我「啪」地拍了一下手。

「────!!」

蓝发男不知是否对我的动作看不顺眼而发出吼叫声,但由于我的护盾有防音加工,所以完全听不见他的声音。接着,明明是在餐厅内,他居然开始在空中投影魔法。

他施展出「水弹(Aqua Bullet)」。不论是什么属性,将属性压缩在子弹上发射都是初级攻击魔法。

通常一个魔法阵只能放出一发子弹,但蓝发男的魔法阵大量连续射出水弹。

──叩铿铿铿铿铿铿铿铿铿铿!

刚才听到的声音,就是他放出的水弹撞击护盾的声响。从艾尔菲喷出汤水的时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来水弹,我直接扩大护盾就放着不管了。

「他能不能放弃了啊?」

「应该是牵扯到贵族自尊之类不能退让吧。利斯,你看看周围。」

这么一说让我环视四周,坐在附近座位的人只剩下我和艾尔菲。为了避免被蓝发男的魔法波及,其他学生已经躲到远处避难观望情况。

「这还真是坏事传千里了。喂,艾尔菲,你不用陪我做这种事吧?」

「和你同乡的时候就已经放弃挣扎了。」

再怎么说,这家伙果然是个好人。

「比起这个,你差不多该理他了吧。他感觉快要哭出来了。」

蓝发学生面红耳赤地施展魔法,但确实如同艾尔菲所说,从气氛来看已经是泫然欲泣。

迫于无奈,我算准水弹停止的时间点解除护盾。

「所以呢?找我有什么事?」

「唔嘎啊啊啊啊啊!!」

当我这么一问,对方便随着叫声一起投影出魔法,看来已经完全冲昏头不听别人说话了。

「艾尔菲。」

「真是的──『风弹(Air Bullet)』。」

即使混着叹息声,察觉到我意图的艾尔菲立刻投影出魔法。明明比蓝发男晚了许多开始投影,但艾尔菲早了一步投影完成,真不愧是天才。

「『水连──』(咚!)呃啊!?」

调整过威力的风弹打在即将施放魔法的蓝发男额头上,让他发出奇特惨叫声强制打断投影。蓝发男用手扶着额头,痛得发出呻吟声并蹲下身体。

「……太不耐打了吧?」

「我才想对这种『惨状』抱头烦恼。」

被护盾弹开的水弹成为解开压缩的水四处飞散。虽然我和艾尔菲坐的位置被护盾保护平安无事,但附近完全被喷得一片湿答答的。

「……好,我们快逃吧。」

「放弃吧,来不及了。」

从挚友指着的方向,能够看到多位教师赶了过来。

真是令人怀念的景象,以前在村里学校也是很常被老师追着跑。

后来被教师们包围,我、艾尔菲和蓝发学生一起被带到辅导处。

在房间等了一阵子后,有个秃头大叔教师走了进来,以状况来说应该是负责辅导的教师吧。但怎么看都是个凶悍的顽固老爹,体格也是壮硕结实,风格实在不像是魔法学校的教师。

秃头教师皱起眉头,瞪视般紧盯着我们这里。蓝发男吓得抖了一下肩膀,艾尔菲微微叹了一口气,我则是对教师光滑头部发出的亮光眯起眼睛。

接着,教师语带沉重地开口说道:

「所以你们有什么借口要说吗?」

「我、我──」

「「我们是被害人,加害人是这个蓝发男。」」

彷佛盖过蓝发男支支吾吾的声音般,我和艾尔菲毫不迷惘地明确回答。对于我们默契十足的话语,蓝发男显得相当惊讶,也许是对我们完全没有事先协调而异口同声的举动很吃惊。

「嗯……那么,也来听听蓝发同学的说词吧。」

……这个教师大叔感觉不像外表那样,该不会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吧?

在辅导教师的催促下,对方如鱼得水般指着我。

但我已经往旁边移动半步,他指着空无一人的位置──

「这样只会让情况更麻烦,别闹了。」

「好啦。」

被身旁的艾尔菲骂了一句,我只好乖乖被对方指着。

「这、这家伙!我和朋友正要排队的时候对我们施暴!然后隔壁那家伙还用魔法打中我!我、我们才是受害者!!」

「────他是这么说的。你们觉得呢?」

感觉教师询问时的表情混有些许傻眼,应该是在来到这里前,就已经听其他教师说明部分过程了。

我用眼角余光看向艾尔菲,他只是耸了耸肩,看来是要我好自为之。

教师环视我们后,便再度开口说着:

「可以先说明你们引起骚动的开端吗?我已经听说过状况了,不过我想听听你们身为当事者的说词。」

没想到像是个很明理的教师,于是我老实地开口回答:

「一开始是我们饿着肚子在学生餐厅排队的时候,有人一副理所当然地想要插队,所以我就把他们摔出去了。」

「是怎么摔的?」

「大概是这样摔。」

我用肢体动作表现出把最初插队的人摔出去的模样。

「然后,有个家伙不知为何怒气冲冲地挤过来,所以把那家伙摔出去了。」

接着,我又用肢体动作表现出把第二个想插队的人摔出去的模样。

「这样啊,原来把对方这样摔了出去。」

这个老师真的是好说话。

「最后那个蓝发气得破口大骂,当我骂回去就被吓得软脚了,我完全没有出手。」

「我、我才没有软脚!」

蓝发男对我的话语随即出现反应,一口气快嘴地继续说着:

「应该说你是平民吧!把排队位置让给身为贵族的我才合乎礼仪吧!?」

「谁在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平民了?」

「…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