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大贤者的爱徒~防御魔法推广记~> 第一卷 第二十一话 决斗之后──是「攻城槌」

第一卷 第二十一话 决斗之后──是「攻城槌」

在没有特别需要提及的情况下,从开学典礼过了两天。

在决斗仍然余韵犹存的时候,我造访校长办公室,因为我有件事绝对要向校长确认。

「所以校长,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指什么事?」

「别装傻了,你也在决斗的擂台上吧?别说你没看到那对充满特别感的『奶子』喔。」

我对校长忘了用尊敬语气并逼近他。

如果说卡缇娜的巨乳是弩炮,那蓝发拉托斯就是攻城槌。同为战略级武器却有不同风格──不对,现在这不是重点。

我回想起今天早上拉托斯在餐厅曾经出现的反应。

当我不经意地说出「奶子」这个字眼,拉托斯展现出甚至有点过度的反应,我原本以为蓝发只是个纯洁的单纯青少年……结果看来是我误会了。

那是带有害臊心态「少女」的普通正常反应。

拉托斯的声音与表情都是较为中性,也能解释成看起来像男性或女性。而且因为穿着男学生制服,因此一直被固定在「男性」的观点。

然而,现在我脑中已经无法将拉托斯视为男性了。

拉托斯──毫无疑问是个「女孩子」。

校长正面接下我的视线并开始说着:

「……我先声明,拉托斯目前是以葛诺亚克家嫡子的身分在吉尼斯魔法学校就读。」

「啊?可是那对奶子绝对是……」

「先不论你见到的景象──」

校长盖过我的说话声继续说着:

「──拉托斯是葛诺亚克家『嫡子』,同时也是『下任当家』的身分。至少只要没有明确证据,葛诺亚克家就不会改变此种主张吧。」

我总算理解校长兜圈子想表达的意思。

我闭起眼睛做了个深呼吸,让激动的脑袋冷却。

……等到自己觉得充分冷静下来后,我缓缓睁开眼睛。

「……拉托斯有其他兄弟姊妹吗?」

「你观察力这么敏锐真是帮了大忙。」

校长先浮现出笑容,然后随即恢复认真神情。

「虽然有一位优秀的兄长,但因为不幸的意外,已经身故了。」

校长还补充说明「另外下面还有一个妹妹。」此一事。

我忍不住仰望着天花板。

「这种事我只有在婆婆家的娱乐小说看过啊。」

──至少在这间学校就读的拉托斯•葛诺亚克是「男性」。

虽然能够理解,但不代表能接受这一切。

「先不说平时那副模样,利斯真是个聪明的孩子,真不愧是老师的徒弟。」

「这根本不算称赞吧。」

「这当然是称赞喔。」

这让我搔了搔头。

「目前有谁知道拉托斯的性别?」

「只有我和你而已。包括班导师修莉雅在内,其他教师都不知道这件事。」

我再度做个深呼吸让心情恢复平静。

「……现在这个时代,限男孩子继承家业是古老陋习了吧。」

「就算是这样,拘泥这件事的贵族出乎意料地多,尤其是从古老时代传承至今的名门贵族。」

我本身是完全不清楚,葛诺亚克家是传承已久的水属性魔法师名门,越是古老的家系越难脱离旧俗也是时有耳闻。

「葛诺亚克家的内情没有那么单纯就是了。」

「……不要过问太多比较好的意思吗?」

「建议别过问。」

校长兜圈子的回答反而引人遐想,我决定不再继续追究下去。

取而代之地,我朝他抛出问题。

「为什么会允许拉托斯以『男性』的身分入学?这在法律层面也会有很多问题吧?」

「至少在入学手续需要的文件类没有任何问题,差别只有拉托斯本身的性别。」

「我觉得那是最不能错的地方吧。」

奶子是从这个世界开天辟地以来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但校长似乎没能理解我的想法。

「不论葛诺亚克家有什么想法,身为教育学者让我非常犹豫是否该舍弃拉托斯的年轻优秀才华。」

不管有什么内情,我的身分还没有高到能对校长的判断指指点点,所以只能闭口不谈。

因此,我将脑中浮现出的另一个疑问说出口。

「那为什么要准许拉托斯和我决斗?要是出现像刚才那种意外,拉托斯的性别很容易就会穿帮吧?」

在吉尼斯魔法学校中,只有我和校长知道拉托斯的真实性别。而我原本也是不知道,是刚才的「决斗」成为得知的契机。

「关于这点不会有任何漏洞。在拉托斯的轻便铠甲脱落的时间点,我就已经对覆盖擂台的结界动了点手脚。」

「动了点手脚是指──」

「我好歹是被称为国家首屈一指的魔法师。连这点程度都做不到,没资格担任魔法学校的校长吧。」

我突然想到,校长的魔法契合属性是哪种?记得在入学测验的时候是使用地属性魔法,不过现在那不是重点。

「在结界外面的人眼中,拉托斯的胸前看起来应该是与男性无异。」

……也就是说,在那里盯着拉托斯奶子猛看的人,除了我以外没有别人。随着只有我占尽便宜的感觉,又有种能保护拉托斯身为「女性」的尊严真是太好了。

「而且如果是你,就算知道拉托斯的真实性别,我也能确定你不会随便到处宣传。不是吗?」

如同校长所说,我从决斗结束后还没有对任何人提到拉托斯的性别,之后也没有说出去的意思。

只是感觉一切都被校长看透,让我不是很舒服。

「别看我这样,身为教育学者也有满长一段时间了。只要稍微说几句话,就能大概知道对方的本性。」

校长看起来似乎很年轻,但这种时候便能知道是活了很长一段岁月的人,这就是所谓的「识途老马」吧。

「你差不多该回自己的房间了吧。毕竟从开学典礼就引人注目到现在,像这样频繁造访校长室也会有不必要的流言蜚语。」

我看向窗外,天空已经染上黄昏色,快要是能见到星空的时间了。

「……那我就先离开了。」

「嗯,辛苦你了。」

我带着无法释怀的心情走向校长室门口。

「啊,利斯。」

当我用手握着门把时,背后传来校长的搭话声。

「我忘记说了,今天让我见到那么有意义的魔法,真的很感谢你。」

最后收下这句话,我开门离开校长室。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