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牧者密续> 第224章 你炸鱼我炸鱼

第224章 你炸鱼我炸鱼

第224章 你炸鱼我炸鱼

在短暂的沉默过后,艾华斯首先开口、夹着那款带有华丽感的少年声线自我介绍道:“那就从我开始吧。我是‘狐狸’,奉献道途……希望能与大家合作。”

听到他这声音,伊莎贝尔顿时低下了头。

不然的话她可能会笑出声来。

“我是纯白,威权道途。”

全身上下一身白的女孩轻声说道。

随后高大的精灵青年便紧接着说道:“我是托帕,爱之道途……”

等诸位一个个给夏洛克和伊莎贝尔自我介绍完……伊莎贝尔才突然感觉到了些许不对。

因为原本就空了一个位置,再加上梅林说过这次是缺位仪式、她下意识就直接默认缺的那个位置,应该就是这次被所有人讨厌的适应道途超凡者了。

但现在重新自我介绍一遍过后,她突然感觉到了不对。

他们原本就是三人小队,再加上纯白、蓝花楹、托帕、活银这四个人。

——这不是才七个人吗?

为什么梅林大人说人已经齐了?而且……

伊莎贝尔快速扫视一圈,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这里一共只有八个位置,梅林大人?”

夏洛克闻言,心中也是微微一动、抬起头来看向梅林。

他其实落地之后就意识到了不对。这种瞬间点清所有人的观察力问题,对他来说就如同吃饭喝水般简单。

但是他很谨慎的没有开口询问——因为其他人也都没有问。

他相信狐狸一定也看出来了。但是他没有问。

那四个人看起来应该也是在一起的……并且他们大概率也猜到他和伊莎贝尔也是一边的。狐狸和他们不在同一个地方出现,或许能够隐藏起来……

但除了托帕看起来有点莽撞,其他人看上去也都是颇有经验。但他们也都没有开口——在这种诡异的范围下,夏洛克自己也不敢询问。

他总感觉在这个时候开口询问,就容易陷入被动、或者就会暴露一些情报。

如果对面其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那么这个时候自己开口询问就等于是暴露了自己的底细;可假如他们也不知道目前是什么情况,那就算问清楚也只不过是情报共享。不光是漏了底,还会让对方白白获利。

所以他们不问,夏洛克就不问。

——好在伊莎贝尔不是很会看气氛。

她完全无视了这看起来有些沉闷而紧张的氛围,直接问出了所有人都好奇的话:“就算‘适应者’被排斥在外,可是不应该还有一个超越者吗?这第八个空座位,应该就是属于他的吧?

“……我们要再等他一会吗?”

“不必。”

一个有些轻佻的声音传来。

只见空气如水波般微微颤抖,伊莎贝尔右侧、狐狸左侧的那个空位上,便突然浮现出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有着凌乱黑发,戴着单片眼镜的青年。

他穿着深蓝色的法师长袍,笑眯眯的翘着腿坐在椅子上。右手握持着的法杖驻在虚空之中,末端有一个蓝色的法阵、撑着法杖悬浮在半空中。

他左臂靠在扶手上,左手撑在脸上。

“我不是早就到了吗?”

青年笑眯眯的说道:“事实上,我才是第一个到的——璐璐小姐,你所坐的、才是第八个位置。”

看着突然出现的青年,伊莎贝尔被吓了一跳。

夏洛克微微皱起眉头、蓝花楹抿紧嘴唇、托帕如临大敌。也幸好等候大厅内的面容与表情都会被模糊化,因此倒是不会暴露太多情报。

而纯白与活银倒是没有任何反应,艾华斯则是暗自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

伊莎贝尔一进来,梅林就张罗着要开开开。多半是打算隐藏什么东西……现在看来,应该就是为了隐藏这个。

晋升仪式原本就是九个座位。这里环境昏黑,再加上一个个自我介绍、很容易点漏人。

所以大多数人是反着来算的,也就是从还空几个座位来判断人数。这就很容易忽略掉这个细节——哪怕少算一个适应者,人也依然没有到齐。如果伊莎贝尔不问,那么他就要这么混进去了。

“在座的各位中,经历过缺位仪式的只有纯白和活银。”

青年笑眯眯的说着:“所以其他人可能不明白一件事……一旦出现缺位仪式,那么就需要引入惩罚机制。

“假如有人缺位,那就意味着其他人基本上都互相组队了。这与晋升仪式的本质背道而驰——本质上晋升仪式就是给九柱神欣赏的戏剧,而各位便是代表各自道途出演的演员。如果为了胜利而将其中一位柱神的代表剔除在外,这就违反了仪式的初衷。

“我不妨直接说出来——此时此刻,就有【至少一位】柱神正在注视着各位。”

听到这话,就连艾华斯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九柱神在看?

怪不得梅林刚刚和他说话说了一半,突然就结束了话题、然后把人拉了进来。原来是摸着摸着鱼老板突然摸到背后了。

直接一个老板键,呼出工作页面。装作自己正在工作。

这仅仅只是二进三的进阶仪式啊,这有什么好看的?

不会是……

他心中一动,往右侧看去。发现纯白仍是安安静静坐在原地,低着头没有任何反应。

一定要说的话,这可能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是她的问题。

说起来,那四个人在出现时,第一反应也都是惊异于纯白居然不是第一位。虽然只有一瞬间,但那惊讶也都被艾华斯捕捉到了。

也正因如此,他们才对“狐狸”有如此之高的热情,拉着他聊天。而当侦探和璐璐出现之后,他们却都表现的很冷淡。

因为他们不清楚狐狸的底细——尽管并不绝对,但仪式的进场顺序与个人强度和总等级是有关系的。

……那么,如果他们四个都是教国人的话,那么纯白是谁?

不会是永恒教国的圣女吧?

但在艾华斯的印象里,圣女似乎不是个小女孩……是他记错了吗?还是说圣女有什么伪装用的能力?

……好家伙。

你炸鱼我炸鱼,白银变成王者局是吧?

“正因如此……当出现缺位仪式时,就要引入惩罚机制。”

青年笑眯眯的自我介绍道:“由仪式的主持人加入你们的仪式中——是的,我就是梅林。”

梅林说着,将法杖举起、对着各位遥遥施了一个法师礼。

随后,他立刻又安抚道:“当然,也不用太怕。这次的缺位仪式仅仅只缺了一位。我还不至于太认真……只要稍微抹平伱们组队带来的优势,以及缺了一个人进而减少的晋升压力就行了。

“况且,这次仪式可是由伟哲亲自构建的场地——”

梅林说着,高高举起法杖。

一阵光芒闪过,周围漆黑一片的环境骤然被颜色填充。

但是填充了,却没有完全填充——周围的环境仍旧相当昏暗。

被凝滞的时间中,外面是一片黑夜。细细望去,能看到窗外凝滞的雨滴、以及雨水打碎在窗户上的定格画面。

而他们围坐在没有开灯的旅店餐桌上。

这似乎就是一会的场地了。

而梅林还在一旁滔滔不绝的拍着彩虹屁:“伟哲创意式的使用了极少的场地、最少的模拟灵魂,制造出了层迭式的结构。而砂时计公平公正的评分细则也是锦上添花。

“这对各位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这次晋升仪式由伟哲主持,而伟哲向来讨厌暴力。他老人家喜欢聪明人……因此这次仪式中,智力成分占比很大。而砂时计的加分,更是公平公正——

“这就是,你们七个人来对抗我的底气。”

铅笔小说 23qb.net

<=16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