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靖安侯> 第1401章 除夕夜(兄弟们除夕快乐!!)

第1401章 除夕夜(兄弟们除夕快乐!!)

第1401章 除夕夜(兄弟们除夕快乐!!)

沈毅与赵昌平两个人,在早年的时候,算是比较单纯的长辈与晚辈之间的关系,等到后来沈毅进入朝堂上之后,在某一段时间里,赵昌平是把沈毅当成政治继承人来看待的。

当然了,即便是那个时候,沈毅也不是赵昌平唯一的一个继承人。

后来,随着沈毅的政治地位飞速攀升,一直到沈毅领兵打下徐州之后,二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第二次变化。

沈毅不再是赵昌平的政治继承人,而是政治上的盟友,朝堂里同进同退的“同路人”。

而到现在,两个人连盟友也算不上了。

如果非要给一个定义的话,赵相公可以说是沈毅在朝堂上的一位老师,如今,又变成了沈毅的一个长辈。

因此,这会儿不管是谁,问沈毅这种敏感的问题,沈老爷都会随便应付两句搪塞过去,但是赵昌平问起来,沈毅就一五一十的说了。

如今的大陈朝廷,承担不起易帅的风险,甚至承担不起易帅带来的经济压力,再加上这么做会伤感情,只要洪德帝没有突然昏聩,这件事就不会发生。

在赵家书房里待了大半个时辰之后,沈毅起身告辞,临走之前,他对着赵相公拱手,微笑道:“师伯,二哥的去处,您还是认真考虑考虑为好,年前,小侄的奏书就要递上去了,如果您这里不说话,那小侄就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办了。”

赵相公送沈毅到门口,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说道:“子恒给他举荐到工部去当差罢,工部是做实事的衙门,去了之后能够锻炼人。”

赵昌平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样一来,也不至于离家太远,让他母亲伤心。”

沈老爷自然不会拆穿赵师伯的小心思,闻言只是笑了笑,开口道:“那好,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叹气道:“师伯,二哥这几年办差,已经很努力了,有些时候,他只是需要您老人家的一句肯定。”

赵相公点了点头,嘴里开口说道:“子恒的话,老夫记下了。”

沈毅无奈摇头:“二哥这不说软话的脾气,真是像极了您。”

说罢,他低头拱手:“师伯慢送,小侄这就回家去了。”

赵相公点了点头,叮嘱道:“现在外面情况复杂,你没有事情的话,就在家好好歇息几天。”

“知道。”

沈老爷微笑道:“也就是您这里,还有鸡笼山甘泉书院那里我要去一去,其他的地方,请我去我也不会去。”

说罢,沈毅跟赵相公拱手作别。

离开了赵家之后,沈毅便回家里休息了,之后的几天时间里,他除了向朝廷递交了几份文书之外,又去了一趟甘泉书院探望教书的老岳父,其他时间,都没有怎么出门。

一转眼,时间到了洪德十八年的除夕,距离洪德十九年,只剩下了一天时间。

这天,朝廷正式开始休沐,沈家也终于一家团聚,老九沈恒带着侄儿侄女还有自己的儿女,临时充当起了西席先生,教他们写字。

小沈老爷一手字写的非常漂亮,人称洪德朝第一妙手,现在在外面,一幅字能卖到几百两甚至上千两银子,这其中虽然有吹捧讨好之嫌,但是也足见沈恒一手书法是极漂亮的。

而陆夫子,也被接到了侯府过年,翁婿二人这会儿难得得了空,一起坐在暖阁里下棋,蒋胜的儿子田崇在一旁伺候,替两个人摆棋收子。

几局棋之后,沈老爷投子认负,无奈道:“恩师这棋力,胜过学生太多,恐怕要让学生两子,咱们这棋才有的下。”

陆夫子闻言,捋着胡须哈哈一笑,满面红光。

“子恒你这些年在外面东奔西走,哪里有闲心落在棋盘上,凭借着少年时候的棋艺,能下到这种程度,已经极其不容易了。”

沈老爷低头整理棋盘,看了看在一旁等着的童儿田崇,挥手道:“去换一壶茶来。”

田崇连忙低头,应了声是。

他离开之后,沈毅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恩师,那日在鸡笼山,没有跟您问清楚,恩师觉得,渊儿禀赋如何?”

陆安世想了想,问道:“子恒是问哪一方面?”

“各种方面。”

沈毅轻声道:“这些年我没有空带他,恩师给他蒙学,有没有在这孩子身上看见些什么?”

陆夫子认真思考了一番,然后开口道:“这孩子在读书上是不太聪明的,但是平日里机变却也不差,不是蠢人,可能只是禀赋不在读书上,但是具体在哪里…”

他摇头道:“老夫一辈子,只会读书注书,瞧不出来。”

见沈毅若有所思,陆夫子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子恒不要想太多,像你跟子常这样的读书种子,万人中都难出一个,沈家一门两个翰林,渊儿读书平庸一些,也不奇怪。”

沈毅摇头笑了笑:“我那兄弟的确是读书种子,但我却未必算得上,我顶多…”

沈毅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田崇就端着茶水走了过来,低头道:“侯爷,我爹说,三公子来了,已经到了前院,九公子说让您去见一见。”

沈毅闻言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

他站了起来,看了一眼陆安世,无奈摇头:“前几天承诺了家里一些事情,让父亲寄信回江都去了,这才几天时间,竟…”

沈侯爷无奈道:“竟一个年关都等不了了。”

陆夫子捋着胡须,微笑道:“过了年关,谁知道你沈侯爷还在不在建康?那个时候,你说过的话,又找谁去兑现?”

沈毅哑然一笑,开口道:“恩师您稍坐一会儿,学生去见一见三哥。”

“你自去就是。”

沈老爷跟在田崇身后,很快到了前院。

前院之中,三哥沈陵身后跟了个十三四岁模样的少年,正站在前院,跟沈恒说话。

父子二人左近,摆了不少东西,显然是他们从江都带来的。

沈老爷上前,拱手见礼:“三哥,许久未见了。”

沈陵闻言,手都颤了颤,不过还是看向沈毅,他拱了拱手,张口却不知道该称呼什么。

“侯…”

沈老爷哑然一笑:“侯什么侯,三哥还像以前一样,叫我七郎就是。”

沈陵松了口气,扭头看向身后的少年人,沉声道:“愣着干什么,还不给你七叔磕头?”

少年人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结结实实的磕了个头,开口道:“侄儿沈瑛,给七叔磕头了。”

“七叔过年好。”

沈毅上前把他扶了起来,笑着说道:“记得那个时候,三哥跟三嫂到建康来才怀的你,伱生下来之后,我还抱过你,一转眼,你都已经这么大了。”

说到这里,他扭头看了看沈陵,笑着问道:“这么大点的娃娃,三哥就舍得扔在我身边?”

沈陵挠了挠头,叹气道:“我是有些舍不得,但是你嫂子看了你的信之后,一天恨不能在我面前说道七八遍,没奈何之下,我只能带着这小子投奔七郎来了。”

说到这里,他微微低下了头,叹了口气:“让七郎你跟老九看笑话了。”

“不奇怪,父母之爱子女,则为之计深远。”

沈毅微笑道:“今天除夕,三哥既然来了,就在家里住下,今天咱们家人多,正好也热闹热闹。”

“走走走,我带三哥认识认识你那些侄儿侄女们。”

沈陵应了一声,笑着说道:“孩子们长的太快,两三年不见就认不出来了,是要认一认。”

兄弟二人正准备朝着沈家内院走去,有沈家的下人匆匆跑来,在沈毅耳边说了两句。

沈老爷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只见两个太监从前院走了进来,远远的看到了沈毅,一路小跑跑了过来,来到沈老爷身边,毕恭毕敬的低头道:“侯爷,陛下请您进宫面圣。”

沈毅抬头看了看天色,面色古怪:“不是还没有到晚上么?”

除夕夜晚上,皇帝要在宫中设宴,宴请百官。

这太监摇头:“奴婢不知道。”

沈毅点了点头,说了句知道了,然后扭头看了看沈恒,开口道:“子常,你带三兄在府上转一转。”

沈恒连忙点头。

“兄长放心,小弟来招待三哥。”

沈毅对沈陵解释了两句,这才回头看着两个小太监,淡淡的说道。

“二位公公先回罢,我换身衣服,马上就进宫去。”

两个小太监低着头,毕恭毕敬。

“奴婢遵命。”

(本章完)

铅笔小说 23qb.net

<=05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