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谍影:命令与征服> 第1043章 ,又有钨砂

第1043章 ,又有钨砂

第1043章 ,又有钨砂

张庸迅速让林菀滚蛋。

战斗呢!女人只会拖累出枪的速度。

一个日寇的狙击手,多少有些危险。

但也不是很危险。

既然目标已经提前暴露,当然有办法对付。

唯一的问题就是,老曹不在。

老曹也不是铁打的。不可能连轴转。眼下在休息。

其他人……

“余立成。”

“到。”

“拿狙击步枪跟我来。”

“是。”

余立成立刻换了一把狙击步枪。

就是春田M1903。

这里是金陵。空筹部就在这边。春田M1903步枪是编制武器。

张庸手里有瞄准镜。装上。就是狙击步枪。

余立成的枪法不错。眯眯眼。有先天优势。

他的眯眯眼,不是余则成的近视眼。而是有点远视。所以,枪法很准。

在当时,远视也是一种优势。很容易成为神枪手。

日寇那边,也有很多远视的。大部分人枪法极准。

出发。

静悄悄的靠近。

很担心又有日寇狙击手出现,然后夹击。

幸好没有。

依然是只有一个。

从侧后方靠近。一点一点的。

终于,看到目标了。

举枪瞄准。

距离大约220米。

目标非常清晰。应该能一枪击毙。

“有把握吗?”

“有。”

“自己决定……”

“啪!”

枪响了。

张庸:……

好吧。是个急性子。

眯眯眼。急性子。真是绝配啊!

低头。

担心日寇反击。

幸好没有。

五秒以后,红点消失。

搞定。

日寇狙击手被打死了。

“击毙了。”

“是吗?”

“跟我来。”

张庸带着余立成来到日寇尸体的旁边。

确实,一枪毙命。子弹从侧肋打进去。应该是穿透了心脏。天照大神来了都没用。

仔细检查尸体。发现不是日寇老兵。

相反的,有点细皮嫩肉的。似乎是哪个家族的少爷?

疑惑……

摸尸。

什么都没有。

死者身上并没有什么信物。

失望。

就一把破枪。还有十发子弹。

郁闷……

刚才的晚餐还没有人报销。

将林菀撵的太快了。没有叫她买单。同时也是有点不好意思。

毕竟,自己和林主任抬头不见低头见。敲诈她的妹妹不太好。

“带走吧!”

张庸将九七式狙击步枪拿起来。

严格来说,不是破枪。它的最大优势,就是枪口火焰非常小。

如果是在黑暗中射击,你根本看不到枪口火光。只能是依靠声音,大概判断发射位置。误差会非常大。

如果是白天发射,更加隐秘。单纯靠声音判断距离是非常困难的。

离开。走出几步。忽然折返。

还是有点心有不甘。始终觉得这个日寇有点特殊。

细皮嫩肉……

白白净净……

想了想,将死者脸上清理一下。然后拿出照相机。

咔嚓!

咔嚓!

连续拍照。

再将尸体拖到隐蔽处。

一会儿抓几个日谍来辨认一下。说不定能认出来。

“走!”

张庸带着余立成回到队伍中间。

正好,附近就有照相馆。虽然是晚上。已经打烊。但是张庸不管。

嘭嘭嘭!

嘭嘭嘭!

直接将老板叫起来。让他帮忙晒相。

老板又是紧张,又是疑惑的看着张庸。小心翼翼的说道:“胶卷是新的,没用完……”

“晒!”张庸拿出五个大洋。作为酬劳。

有钱。任性。

帮我办事,绝对亏不了你!

新胶卷?没事。

要是找到正主的话,能换回无数的胶卷。

“好,好。”

老板答应着。拿着胶卷进入暗房。

张庸在外面坐下来。等相片出来。

一会儿以后,一个有标注的红点出现。查看。发现是温振平。

咦?

居然是他?

他怎么也跑到金陵来了?

话说,这个家伙原来的日本名字叫什么来着?

拿出备忘录小本本。翻到第二页。哦。是叫山口多石。海昌船运的。公司总部在上海。

怀疑这个家伙和日寇海军将领山口多闻有点关系。但是没有证据。

眼珠子一转,正好想到一些事情,需要和这个日谍单独商量商量。

于是,吩咐一声,静悄悄单独行动。

很快,张庸就在黑暗中将温振平给拦截住了。

温振平没有开车,走的也是小路。结果被张庸堵个正着。

“是你?”

温振平发现是虚惊一场。

原来是张庸啊!

那没事了。他有按时上贡的。

其他的日谍,被张庸抓到,铁定没有好结果。但是他……

每个月4000大洋买平安。非常值得。

“过来。”

“什么?”

“过来,我有事和你说。”

“呃……”

温振平小心翼翼的靠近。

心念电转。想着如何哭穷。如果婉拒张庸提价。

能维持每个月4000大洋自然是最好的。提高一点,每个月5000,勉强能接受。但是,每个月6000就压力比较大。不过,如果张庸威胁,好汉不吃眼前亏,也只能答应……

“和歌山的浪荡子,认识吗?”

“什么?”

“和歌山的浪荡子。就是大阪附近的那个和歌山。知道不?”

“大熊庄三?”

“对。”

“不认识。但是听说过。”

“好。从现在开始,你就去投靠大熊庄三吧。”

“为什么?”

“因为是我假扮的……”

“纳尼?”

温振平情不自禁的爆出了日语。

什么?

是你假扮的?

晕!

难怪浪荡子忽然冒出来了。

原来根本不是真的。

但是,等等!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需要你的配合啊!我第一次伪装其他人,不太熟练。”

张庸实话实说。

温振平顿时就被噎住了。

这……

伱说得有道理!

但是……

这是机密啊!

你居然告诉我?不怕我去告密?

看张庸的样子,似乎真的不怕。

事实上……

张庸确实无所谓。

对方想去告密就告密好了。

他最多损失一个伪装身份而已。没关系。

“不是……”

温振平欲言又止。

张庸点点头。示意对方有话直说。他不介意。

“浪荡子不合适……”

“什么?”

“你伪装谁也不能伪装浪荡子啊……”

“为什么?”

“因为浪荡子欠了那么多钱,你怎么还?”

“他到底欠了多少钱?”

“可能有好几百万日元。甚至上千万。”

“钱都到哪里去了?”

“花销了呗!”

“花销到什么地方去了?”

“京都、大阪等地的歌舞町,浪荡子是常客。”

“那也花销不了这么多啊!”

“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总之,你假冒他,首先就得还钱。尤其是熊野家的。”

“浪荡子欠熊野家多少钱?”

“三百万日元。”

“啊……”

轮到张庸悄悄冒冷汗。

铅笔小说 23qb.net

<=16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