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我能进入蜀山游戏> 第40章 这是危房,开玩笑呢?

第40章 这是危房,开玩笑呢?

第40章 这是危房,开玩笑呢?

郭霖思索了2秒,就决定将那石碑的真实情况彻底埋在心里。

“郭道长,这石板上的故事是真的吗?”陈立满脸好奇的询问:“真有仙人夜临下榻清风观,留下了灵泉缸?”

很多古建筑都会有自己的故事,哪怕没有,为了各种目的可能也会给按上一个不相关的故事,或者干脆编一个。

这是最基本的操作。

可这清风观的故事着实有些惊人、玄奇,就算是编,也只有古人能编出这种故事,现代人都编不出这种故事。

毕竟现代人就算是编,最多用个高人、奇人的修饰,而不是用仙人。

太夸张了就不会有人信了。

不过,网上有那么多视频把灵泉缸说的那么神奇,好像那故事就是真的一样。

郭霖不知道陈立心里所想,只能瞎编道:“陈先生,这个故事无从考证,不过,这灵泉缸的确是有他的神奇之处。”

说着,他也拿起竹漂开始往灵泉缸外打水。

郭霖见此,下意识的离陈立远了一点距离。

“大叔,我们可以合个照吗?”

不过,他并没有觉的王庆的事给他造成了麻烦,如果不是因为赵默欣她们的视频在网上火了,也不可能引来王庆,也不可能让清风观在网上爆火,更不可能把陈立吸引来。

“我检查半天,根本不知道水这么消失的。”

后来这富豪生意失败,直接在那祈福寺上吊了,当时的住持还感慨一句功德不到,当有一劫。

“清风观果然很火,已经有游客专门坐几个小时车过来。”陈立都不得不再次感慨。

所以,看到赵默欣三个女孩子要捐献这批价值不菲的花植,他自然受之有愧。

他可不想一起入境,对方那一身真的太不顾人死活了。

他只能说三个女孩子有心了。

“郭道长。”赵默欣见到郭霖,带着两个闺蜜到了近前:“你看看这些花植怎么样?”

“好的,陈局。”林师傅听这个一说,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也不敢怠慢,马上带人工作起来。

“真的水都消失了,不枉费我们坐几个小时车,爬这么久的山。”

现在清风观显然出现了转机,准确的来说,是他和清风观要承三个女孩子的情。

林师傅满脸怪异的说:“陈局,这清风观各处都这么牢固,说是危房就开玩笑了,县里那些高楼的墙体都没这清风观的墙壁坚固,如果这是危房,那县里的房子就要全部拆了。”

陈立上完香走出道观,就见有好几个游客上来,已经围着灵泉缸兴奋的拍摄了。

这让他多少有些敬畏了。

那几个游客也注意到了两人:

陈立显然知道郭霖的目的,网上的视频就可以知道灵泉缸的效果。

眼前这清风观评估为破败不堪和危房,显然是哪个部门的人出了问题了。

至于道观,其他地方他不知道,可老道士经常教导存乎于心,上香施主捐献越大,心中越是有所求,你接受人家所求,人家所求不可得,却也是他们修道和道家之人的业障。

老道士就拒绝了,并对那富豪进行了劝解,后来听说那富豪去给林祁山的祈福寺修缮了,花了100多万。

听声音,显然是赵默欣三女。

郭霖并没有得到愿力值的提示,这位显然并没有什么虔诚之心。

亲眼见到灵泉缸那缓慢涨水,水流仿佛消失的情景,他也是忍不住惊奇,在灵泉缸上检查了起来,可惜,根本查不出什么,更研究不明白。

陈立见到林师傅的样子,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马上解释说:“林师傅,是有人把这清风观评估为了破败不堪,是危房,我需要具体的检测状况。”

他虽然不是花艺行业的,但是学的是旅游专业,也看的出来,这些花植不便宜,加起来应该价值10万往上,对三个女孩子绝对不是小数目了。

“是啊,这灵泉缸太神奇了。”

检测的人也很快到了,为首的一人到了,小跑到了陈立面前:“陈局,什么情况?”

不是有位大人物说过:当官办事,飘起来的是灰尘,落下的才是土地!

“该死。”陈立只是看了那几个检测数值,便和郭霖打了个招呼,然后满脸愤怒的带人离开。

不过想想对方的身份,又第一次上清风观,想让这位成为虔诚信徒,倒也是更不可能。

之后,他又让郭霖带他去上了香。

“是郭道长,旁边那位大叔还真是……”

怎么看也不像啊。

毕竟,身为一个局长,做这些对他没有好处,他可以不选择不做,最后却去做了。

陈立也不恼,反而笑着说:“几位,如果要发视频,请加上清风观的视频,也尽量加上我们尤城的名字,欢迎大家来尤城。”

可一个局长,为了宣传旅游,这么拼也算是值得敬佩了。

没过多久,郭霖拿起水桶正要给菜地浇水,便听到有一阵脚步声和交谈声传来。

“不是的。”赵默欣马上摇头说:“之前我们给郭道长招惹来了王庆的麻烦,所以,打算捐一些花植给清风观当做道歉,郭道长,这些花要种在哪里,我让他们种下去。”

林师傅他们是专业人士,借助仪器在清风观各处检测了起来,很快也得出了结论。

这道观是危房?

片刻,果然是三个女孩子出现了,她们身后竟然还有一群拿着锄头等工具村民,他们手中还抬着花植幼苗,已经长花骨朵了,应该很快可以开花。

所以,寺庙接受巨额捐赠的时候,心安理得。

不过,现在尤城也没有那祈福寺了,好像是山体滑坡,压了祈福寺,成了危房,县里就拆了。

陈立马上指着清风观道:“林师傅,麻烦你帮我检测一下这清风观,看看这清风观是不是危房。”

“啥?”林师傅看着那古色古香的清风观,满脸愕然。

可陈立听到这话,立马就没了严肃,来者不拒,竟然对着镜头比起了YES,甚至还抽出道具长剑舞动了起来。

就是那舞剑的姿势,依然是有些不顾人死活了,惹得几个游客都忍不住笑了。

在那些寺庙是有不能拒绝捐赠的说法,说是捐赠功德主功德无量有9大功业,如果不接受就是破坏捐赠者的9大功业,是造孽。

“林师傅,怎么样?”陈立询问。

而且,这位陈局显然想过问了,说不定有人要倒霉了。

说着,他还把检测仪器上的几个检测数值递给了陈立查看。

“……”

“三位施主,这些花需要不少钱吧?”郭霖忍不住询问了一句:“伱们自己的花艺园应该更需要。”

现在看到这位局长大人,他似有所感。

郭霖点了点头:“嗯,三位施主的花艺园要开始种植了?”

“对啊,大叔,你这一身还真是回头率百分百!”

在他小时候,也有富豪大力捐赠要修缮清风观,大概有100多万,那个时候100多万很多。

郭霖有些佩服陈立了,这几个游客怕是不知道陈立旅游局局长的身份,不然应该笑不出口。

赵默欣听得懂了郭霖话里拒绝的意思,还以为自己的小心思被郭道长发现了。

她急忙尴尬的说:“郭道长,我们捐这些花植的确是带有给自己花艺园打广告的意思,毕竟现在清风观游客多,在网上很火,可我们也绝对是诚心捐献的,请你相信我们。”

“????”郭霖听到这话一愣。

打广告?

感情是他格局小了啊!

铅笔小说 23qb.net

<=22目录+书签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