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我能进入蜀山游戏> 第157章 功德之树!无解?

第157章 功德之树!无解?

第157章 功德之树!无解?

郭霖显然被孙县的话吸引了。

因为榆树是道门7贤植物之一。

加上他大概也知道孙县说的是那一棵榆树,应该是县老广场的那一棵。

传闻那一棵老榆树的年龄也是非常久远,而且,榆树树干比较粗大,整体上的直径比清风观的那棵银杏树都大。

只是这种老树,一般都会被保护起来。

现在尤城想要把它推了,只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这棵树真的枯的快死了,已经救不活,一种就是这树真的立在了城市改建的关键之处,不得不推。

这种事也不少见,很多大城市改建出现过这种情况,还有一些地方甚至会出现一些爱树的人阻碍。

可这些人想以个人意志阻挡一座城市的发展,就有些螳臂当车了。

只是尤城是小县城,看孙县的样子,情况也有些糟糕。

不过,他倒是起了一些心思。

他活了这么久也没有见过这种情景,而且,这根本就是不正常,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因为清风观了。

关键就是清风山上来只有那么一条山道,根本不具备运输条件。

看看眼前的情景,现代社会下都会如此了,那在封建的古代自然不用说。

所以,要移植这棵树,那势必要斩断很多树根。

“我们只是老了,不是死了,他们想推它,有本事从我们身上踏过去,不然他们敢推它,我就敢烧了他们的**!”

影视中不是经常有一种情节:

一道人到了一个地方,那里的人桀骜不驯,可当道人报出自己的名号,那里的人就变的恭恭敬敬了。

这一幕在郭霖的意料之中。

“哪里来的小道士?”一个人老人问。

他购买来的那些苗树、成树并不被系统承认。

“小道士,你这么年轻出家,不娶媳妇么?”又有老人调侃。

羊胡子老人这时道:“郭道长,我叫王超,大伙都叫我老王,在陈总的工厂远远看见过道长。”

那些老人也一样。

这时,一个留着羊胡子的老人急匆匆的朝这些老人喊道:“你们不能这么无礼,这位是清风观的郭道长!”

“郭道长,我这边过去处理状况,你自己看看。”孙县下车说了一句,就急匆匆朝一处走去。

这大概也是县里要改建城市交通,要推倒这树的文件能通过的原因。

如果有路的话倒是很简单,以现在的运输手段,多大的东西也能运的上来。

现在这种情况必须要好好想想怎么搞了。

本来还想着用移植的办法稳住这些人,可他刚才也得到汇报了,移植根本行不通,因为这棵树的根系太大太广了,蔓延到了这一片区域的地底。

郭霖对于这些老人调侃他倒是不觉的奇怪,毕竟老人年纪到了,喜欢调侃年轻后生也没什么奇怪,特别是老人成群聚集在一起的时候。

所以,县里不可能拖,更不可能因为一些认知有些不足的老人提出的要求就妥协。

“啊?”老王听到这话愣了。

想来县里也是循循善诱什么大道理和大义的一套,而这些老人们并不接受,才会出了这滚地上撒赖的情况。

郭霖下山,在山脚处也看到了那一辆辆豪车前面立着的收购清风观道牌的广告牌。

现在郭道长来这里,难道是为了这棵榆树来的吗?

郭霖大概也知道这些人为何有这样的态度了。

郭霖和孙县很快就到了旧广场那边,有司机开车到清风山山脚的,其他的富豪则是只能打车了。

郭霖见此,道:“孙县,可是为了那棵榆树?不知我是否能去看看?”

看孙县那边应该是交涉失败。

如此情况,就算没有清风观的热度,明天这清风观道牌在网上也会上热搜的。

也有一些富豪同样跟上,想看看热闹,这也起了连锁反应,让其他的富豪也都跟上了,生怕错过什么。

听到他的话,老王就忍住开始抱怨了起来:“郭道长,你是不知道我们对这棵树的感情,我们从小就是在这棵树下玩耍长大的,几乎一辈子都在这树下渡过,县里说推就要推,根本没有问过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意见。”

此时,孙县看着地上撒赖的两个老人非常无奈。

“我们家也是,不仅是树皮,还有榆树的果实,就是这个酷似钱币的东西,那个时候天气非常干旱,地里都不长庄稼,我们家还采摘这种果实拿来食用,填饱了肚子。。”

郭霖也趁机朝那老王询问:“县里要处理这棵榆树也是为了建造街道,改善大家的生活环境,加上这树也快枯了,为什么大家抵触情绪这么大?”

他对这棵老榆树是有印象的,记得以前读初中的时候,去学校需要路过这边,远远就可以看到它那枝繁叶茂覆盖大半个老广场的样子。

这些老人的态度完全就变了个样一般,甚至脸上都带着一丝惶恐。

郭霖见此倒是疑惑了。

郭霖看了看那榆树的四周,的确是有救治施肥的痕迹。

就算老人是比较容易信这些,可他也没在这些老人面前显圣过,这些人的态度就有点奇怪。

这好不容易批下来的资金,项目更不能拖,拖久了对县评,对县负责人都有影响,这关乎到全县利益。

如果有哪个官方天师或者皇帝闲的蛋疼,给它封神享受四周民众祭拜也是有资格的。

毕竟这种得道高人做事总是让人琢磨不透。

后面似乎火气大了,越说越离谱,越说越带着情绪了,甚至根本不把官方放在眼里了。

这样不同的认知碰撞一下,矛盾就出来了。

没想到他现在也可以像电视剧里的那些道门高人一样,靠名声吃饭了。

当他们知道这道牌和祈福米的来源一样的时候,想必清风观又会迎来一波游客潮。

“就是,他们现在想推了它,以为和年轻人们商量过就可以了?有经过我们同意吗?”

郭霖了解的一切,也表露自己的目的,问:“老王,如果县里并没有想推了它,而是要把它移植到其他地方,就比如清风观,那你们那同意吗?”

他是见识过这清风观玄奇的,也见过这位郭道长的能耐了,这种高人突然对一棵树感兴趣,显然是有深意吧?

陈鑫夫妻、林广南也跟着郭霖和孙县出了道观。

只是那么大的榆树要怎么移植到清风山上是一个问题。

在古代道门的说法,这棵树是天然带着民愿,还有救民性命的功德。

所以,富豪和富豪聚在一起时,他们也就没了高人一等的心态,和一群普通人聚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可惜这只是他们的想法,县里要弄一个改建扩建项目,一旦项目定下来,那时间上不可能更改的,更不可能一直拖着。

现在县里要推了这榆树,甚至可能还要移植,这应该是一个机会。

“各位善信,贫道有礼了!”郭霖见到这些老人,态度和善的行了个道礼。

郭霖也看向了那棵那棵老榆树。

而且,听到这个老人道出他的身份,其他老人明显脸色都变了变,看着他眼中都露出了一丝恭敬。

孙县那边显然交涉失败了。

说话间,他看着郭霖也是满脸敬重。

大概这些老人最单纯的想法就是这个。

这时,孙县那边似乎有怒骂声响起,接着,就看到那两个代表的老人就躺在地上撒赖了起来。

只是这些年,这棵老榆树就急剧枯败了,枝叶稀疏,明显看的出枯态。

“……”郭霖愕然。

郭霖想着,也朝那榆树底下走了过去,他的靠近吸引了那些老人的注意。

那里聚集了一些人正在述说什么,看样子应该就是县里的人。

“是的,郭道长,能救活它,一切花费我们都愿意供养承担。”

能认出他只有两种状况,要么上网看短视频,要么就是去过清风观见过他真人。

都这时代了还有人玩这一套?

可想想那两个老人的年纪,似乎也没什么奇怪。

“这么年轻倒还真是少见!”另外一个老人也问。

那个时候有很多孩子在树下奔走,也有更多老人在树下活动。

陈总女儿的事,只是听陈总说的,虽然惊讶,但是却少了亲身经历的震撼。

“郭道长,不仅是如此,这树还对我们这些人有救命扶家之恩,我还小的时候闹过饥荒,我还记得当时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那种煎熬不是现在的人能明

铅笔小说 23qb.net

<=22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