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从龙族开始的次元之旅> 第1211章 1204幻想

第1211章 1204幻想

第1211章 幻想

但这样也不坏——摸了摸自己意外获得的新肉体,英雄王感到非常满足。

“天意让我再次君临这个时代一统天下吗……哼,之前的考验也够无聊的。不过也好,不满归不满,还是接受现实吧。”

尽管觉得非常麻烦,但既然这是众神向自己发出的挑战那就没有不迎战之理。对于身为英雄王的自己,吉尔伽美什再次苦笑了起来。

穿过深深黑暗,言峰绮礼恢复了意识。

最初感觉到的是热气,接着闻到的是燃烧着人类脂肪的气味。睁开眼睛环顾四周,眼前的熊熊烈焰仿佛在炙烤着天空。

“这里是……”

他原本以为自己是再次接触了那个泥土之后,又进入了圣杯的心象世界。但在看到身边那个裸体男子的时候,他当即否定了这个可能性。

“吉尔伽美什……发生什么事了?”

“你真是个麻烦的男人。把你从瓦砾下面挖出来可费了我不少劲啊。”

绮礼努力运转茫然的大脑思索起来,企图把握整个事件的经过。最后的记忆是市民会馆的大道具仓库,自己跪在地上,被切嗣从背后射杀。——不管怎么想也应该是当即毙命才对。

他撕开胸口的法衣检察应该已经被击穿的地方。

忽然,眼前浮现出了黑泥的印象。

“……?”

是错觉。胸口没有伤痕。将手按在心脏上方试试。

“……你为我进行了治疗吗?吉尔伽美什。”

“这个嘛。你看起来确实是死了,但你与我有契约相连。我因为那泥获得了肉体,或许你也是因为什么理由又活过来了吧。”

最终没能完全侵蚀吉尔伽美什的黑泥,沿着曾经Archer与其Master相连的魔力供给线路到达了言峰绮礼的肉体,并成为了能代替心脏的生命力供给源。所以,绮礼才会复活。

也就是说,现在绮礼等于是依靠“世界上所有的恶”提供的魔力存活着的。

“所有的Servant都已消灭,剩下的只有我。你明白这意思吗?绮礼。”

“……”

头脑还未完全清醒过来的绮礼注视着吉尔伽美什红色的双眸。

“得到圣杯的是我们,所以你只要睁大眼睛看着就够了。如果圣杯真的能够实现胜者的愿望,那么眼前的景象——言峰绮礼,正是你所渴求的。”

红莲的地狱。随风传入耳中的惨叫声。舞动的火舌。绮礼呆呆地凝视着这幅景象。

“这就是……我的,愿望?”

正是。如果此刻这份能够填补内心空虚的东西可以被称作“满足感”的话。

“破灭和叹息……能令我愉快吗?”

正是。如果此刻内心涌动的感情能被称作“欢喜”的话。

这时,言峰绮礼终于明白了自身灵魂的正体。

万物崩坏如此之美。

痛苦的人们如此可爱。

耳边的惨叫声如此大快人心。

烧焦的遗骸如此可笑。

“……哈哈。”

无法克制到达沸点的感情,绮礼绝望地笑了起来。

这是什么样的罪恶。自己是多么残酷的魔鬼。

这一种被神唾弃的世界,居然充满了鲜艳的喜悦。

“我算什么?哈哈哈,我算什么!?”

就连揪心的绝望感也是那样的甘美。绮礼的身体因为狂笑而颤抖。他从指尖到头顶的触感都异常清晰而鲜明。

啊啊,我现在活着——

我真实存在,就在这里——

第一次意识到,第一次真正体会到,自己与世界的羁绊。

“为什么这样扭曲?为什么这样污秽?我真的是言峰璃正的后代?哈哈哈哈,不可能!这不可能!这算什么!?难道说我的父亲居然能生出一条狗吗!?”

绮礼从一个与自身信念完全相反的地方找到了真理。这一讽刺的结果竟然很痛快。

自己绕了多少弯路。难道都是在做梦吗?

称赞善良的珍贵,歌颂神圣的美丽。正因为这样的真理深信不疑,绮礼才会浪费了二十余年的人生。他根本没有察觉,自己的本性完全与这样的真理背道而驰。

“——满意了吗?绮礼。”

神父笑到精疲力竭呼吸急促却依然捂着肚子,吉尔伽美什用平静的语气发问。

“不,不够,光这样还不够。”

绮礼拭干因为狂笑流出的泪水,摇头道。

“确实——我终于在充满了问号的人生中得到了答案。这是个很大的进展。不过,这却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我只是跳过了解答问题的过程和方法,直接得到了答案而已。光是这样,你让我去怎么承认,又能承认些什么呢?”

如果神是万物的造物主,那么对于所有灵魂而言“快乐”才是真理。

但现在,一个违背了道德却得到快乐的灵魂真实存在。绮礼也才刚刚相信,这个灵魂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这样的话善恶的定义,以及真理的所在就产生了矛盾。这一矛盾令人无法忽视。

“推导出这一怪异答案的方程式中应该存在着浅显易懂的理由。不,肯定有。那到底是什么呢……我必须问个清楚,必须把它找到。哪怕用尽一生,我也要去理解。”

疯狂地笑了个够之后,微笑仿佛之前狂笑的残渣一般留在了凄厉的脸上。或许今后他会一直保持这样的表情吧。只有接纳了自己与世界的真实,并能坦然面对一切的从容微笑。面对言峰绮礼耳目一新的风貌,吉尔伽美什点头道。

“你这家伙还真不觉得厌……也好,我吉尔伽美什就看着你怎样贯彻你无畏的求道信念吧。”

绮礼再次环顾四周,品味圣杯为他带来的绝美风景。

使整个街区燃起熊熊烈火的黑色污泥的量,应该根本不足以和大圣杯中剩余的量相比。当那些泥土被全部释放的时候,眼前又究竟会展现出一副怎样的地狱图呢。

是的——它的存在和绮礼一样,都是有悖伦理的东西。现在想来,在看到那个幻境的时候,绮礼心中就有了期待。如果那样的“东西”真的诞生,并证明它的存在的话,说不定还能推导出与伦理道德无关的其他解释。

??????55.??????

“世上所有的,恶——”

有些急躁地思考着,绮礼吐出了这个名字。

必须再次找到它,必须再次亲眼见证,它的诞生,以及它的存在价值。

——忽然,绮礼发现从跃动的火舌的另一面出现了一个人影。

他身上被热气煽动的风衣破了数处。沾满了黑色的污迹。那人走起路来就像梦游症患者一样步履不稳,彷徨在燃烧的街道上。

他是卫宫切嗣。虽然不清楚事情经过,但照现在的样子看来,他失去了Saber,在大火中幸存了下来。

与毫无霸气的脚步不相符的,是他四下审视时那可怕的气势,仿佛徘徊在灼热地狱中哀号的亡灵。很明显,他在寻找着什么,为了找那东西甚至不怕葬身火海。

难道他发现自己没能杀死绮礼,所以追过来了吗——

正这样想的当口,二人的目光交错在了一起。绮礼毫不畏缩地承接了他那空洞的目光。

“那就迎战吧——”

虽然右手和左腿的伤还是老样子,但此刻绮礼并不认为自己会输。他再次回忆起之前战斗分出胜负时的不甘。不还以颜色他是不会罢休的。

但事情并没有如同绮礼意料中的那样发展。仿佛在切嗣眼中,绮礼就像是透明的一般,他若无其事地移开了视线继续四下打量,漫无目的地离开了。

“……”

满怀斗志被浇上了一盆冷水,回过神来,绮礼才发现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苦闷。

“嗯?怎么了绮礼。”

看来吉尔伽美什根本没注意到之前切嗣的人影。绮礼默默摇摇头,算是对英雄王的回答。

卫宫切嗣的神情明显很奇怪,他曾经犀利的目光消失了,刚才的双眼如同空空的洞穴般没有神采。他那种心不在焉的样子,一定连近在眼前的东西也认不清。所以,或许他根本没注意到绮礼注视他的目光吧。

那男人已经成了一具行尸走肉,不值得再将他当作敌人了。为了拯救他人却招来灾难的切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失败者。他一定是在寻找能给自己以些许安慰的幸存者吧。简直愚蠢透顶。就凭他现在的状态,很快就会消失在这片火海中。不用再去想了,这个人对自己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绮礼在心中对自己这样解释道,同时,他将心中的苦闷撇到了一边。

铅笔小说 23qb.net

<=16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