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山河志异> 第265章 丙卷 舍得,执着

第265章 丙卷 舍得,执着

第264章 丙卷 巧舌如簧,蓼县陈淮生!

被唤作田先生的老者忍不住仰天大笑:“闵余荪,你可真的是会讲笑话,你若是说闵青郁入门重华,我勉强能相信,你却和我说拜入商九龄门下?你是在侮辱商九龄还是重华派?”

“商九龄乃一派宗主,紫府仙卿,你可知道重华派掌门收亲传弟子必须是门中弟子,且须经过多轮资质禀赋和人品条件的考察,极为苛刻,并且还必须要得到重华派中两个以上的长老或者执事保荐才行?他会收你一个名不见经传,而且还是没入门的弟子当掌门亲传弟子?!”

“再说了,重华派又怎么样?真以为可以在燕州就横行无忌了?它一个外来户,强龙还不压地头蛇了,很多人都看不惯他们了,等着吧,要不了多久,他们就得要栽筋斗!”

陈淮生听得这姓田的这般一说,也忍不住对这个姓田的刮目相看。

重华派掌门亲传弟子资格的确相当严苛。

也正如那姓田的所言,必须要入门一年以上,而且资质禀赋极佳者方有可能。

但最关键的是,即便是商九龄本人有意要收徒,也需要得到两人以上的长老、执事保荐才行。

因为这掌门亲传弟子不仅仅是掌门一人的事情,更代表着宗门身份,意义重大。

那一轮李煜代商九龄收亲传弟子,也是形势紧迫之下的一种稳定人心之举。

陈淮生是得到了李煜和吴天恩的保荐。

而袁文博是得到了李煜和尤少游的保荐。

佟童则是得到了佟百川和欧庆春的保荐。

三人才得以成为上门亲传弟子。

这些条件一般人是不清楚的,即便是宗门里的寻常弟子也未必知晓,但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都能了如指掌。

看样子重华派的到来还是引起了燕州这边这些宗门世家和散修们的高度关注,对重华派的各类消息也是不遗余力的刺探了解才能做得到这个地步。

闵余荪脸色微变,他没想到对方对重华派的情况如此熟知,自己这杜撰的一说,一下子就被戳破了牛皮。

陈淮生已经知道眼前这个老者是什么人了,闵家楼的第二代闵余荪,闵仁言之子。

当初他去联络了一大圈,像大土围子和大王镇都是亲自走到了,这两地的村寨主事人他都基本见过。

但闵家楼那边他却没有去,是陈松去的,再后来自己就开始闭关修行,没有再管这些庶务,所以并不认识闵家楼这边的人,只是听说过。

第三批的弟子中就有闵家楼那边的人,但是他们嘴里说的这个闵青郁应该还不是重华弟子,而且可能还是这个闵余荪的嫡女。

似乎是被这个姓田的给盯上了,非要强娶,不,还不是娶,而是要给自己徒弟强纳为道侣的意思,不过却遭到了闵家的反对了。

见闵余荪被自己的质问给问住了,田姓道师更是得意:“再说了,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一年闵青郁一直在躲着我们么?你让她躲到汤水道那边去,一直未曾回滏阳这边,就算是重华派来伱们闵家楼招收弟子也没露面,这一次若非你老爹一百一十岁大寿,只怕她也还要躲着不回来吧?”

闵余荪脸色更变。

连这些都知道,不用问,这闵家内部也还是有和灵官庙那边私通消息的人,明显是不愿意自己这一支主导闵家的闵姓人。

“田先生,何必如此咄咄逼人?青郁不愿意与令徒成为道侣,那我们做长辈怎么能强扭瓜成对?”

闵余荪还是试图用道理来说服对方,虽然他也知道可能性不大。

“父亲,何必在向他苦苦哀求?”终于,一直在一旁带着斗笠和帷帽遮脸的女子脆声道:“他今日怕是有意要来折辱我们父女,我便是一死,也绝不从命!……”

“呵呵,小丫头倒也是明白,我告诉你们,今日你二人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小丫头不跟着我回去,那我就扛着她回去,……”田姓修士恶狠狠地道:“不给我面子,那我就谁的面子也不卖!”

“意思是我们重华派的面子也不卖?这么狂?”陈淮生终于插话了。

本不想插手这种事情,但这家伙对重华派了解颇深,而且言语中也对重华派不甚恭敬,一个小小的炼气八重,他那个师尊好像也就是一个筑基三重,居然也敢出言不逊?

强龙不压地头蛇不假,但是还有一句话,不是猛龙不过江,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

重华派既然敢来河北,那就没有考虑过其他。

其实闵余荪父女早就注意到一直在一旁伫立的陈淮生了,看得出来陈淮生的修行境界,心里有些失望,但也有些期盼。

失望的是和田明贵比,逊色不少,和闵余荪自己境界相若,就算是联手也不可能斗得过炼气八重的田明贵。

而且闵余荪也清楚自己这个炼气六重是虚的,实际上这么些年一直在退化,恐怕连炼气五重的战斗力都够呛。

期盼的是万一这一位是哪个散修或者世家的大人物,背后有什么靠山,能把这田明贵吓住呢。

毕竟这里已经是靠近翟谷道了,虽然不认识,但没准儿是翟谷道哪个散修弟子呢?

当然这得建立在对方是真的愿意帮忙的前提下。

没想到陈淮生一出口语气就是这么霸气,直接就要和对方杠上,而且这话里意思他竟然是重华派的人?

想到这里又念及自己方才谎言说青郁已经入门成为商掌门的弟子,也被此人听了个明明白白,闵余荪是又喜又忧。

陈淮生的一插话,让田姓修士也是大吃一惊,下意识地提升灵力:“尊驾是重华派弟子?”

“当然。”陈淮生慢条斯理地道:“重华派来燕州来滏阳,似乎从未得罪过本地同道,无论是漳池道那边的天鹤宗,还是幽州的宁家,亦或是翟谷道的凤翼宗,我印象中似乎都和睦相处,本宗也派人去几家拜会过,都是客客气气,相谈甚欢,怎么从尊驾嘴里钻出来的居然都是种种阴谋诡计?”

“我不知道这是尊驾随意栽诬,构陷于人,还是其他,若是前者,传到天鹤宗和宁家这些宗门耳中,我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接过,灵官庙的米真人的弟子难道就真的这般百无禁忌么?……”

一番话说得田姓修士面如土色,大汗淋漓,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天鹤宗和幽州宁家这些对重华派再是不满,再是有所图谋,那也是暗中行事,怎么可能公之于明面?

这不是要引发双方立即爆发战争么?

若是闵家人或者其他什么人听了去,无关紧要,可以不承认,但是眼前这个家伙居然是重华派弟子,这就麻烦了。

或者只有杀人灭口?一时间田姓修士眼中凶光顿现。

“田前辈,我可以向你保证,我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要想杀了我,可能很难,我有一百种方法逃遁,甚至也有无数种方法将凶手是谁传递给宗门,我想你和你的师尊都不会愿意见到这种情形,那会给你和你的师尊乃至与你们有关的所有人带来灭顶之灾,我若是没有把握,你觉得我会愚蠢到这个时候来质问你么?”

陈淮生依然是慢条斯理地看着对方,然后不动声色地将手中的贪狼木妖亮了出来。

虽然很确定对方不敢对自己出手,也确定就算是对自己出手,自己也有把握逃遁掉,但他还是不想为此而与对方发生冲突。

没有太大必要的打斗,智者不为,浪费精力体力。

注意到对方手中灵力明灭的法器,田姓修士稍微冷静了一些。

对方所言不错,或许自己可以斩杀对方,但是这得在对方愿意和自己相斗的情形下。

可这家伙显然是个相当棘手的角色,一上来就表明态度要跑路和传递消息,这就不好办了。

如此有恃无恐,而且还是炼气六重,另外旁边还有闵余荪父女俩,任谁逃脱掉,对自己来说都是不可承受之重,重华派的报复必定尾随而来。

田姓修士清楚到那个时候重华派是不会听任何解释的,在强权面前,弱者没有解释余地。

脸色变幻不定,田姓修士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个时候他都没有考虑闵家父女的事儿了,他得考虑自己先前大放厥词带来的麻烦,该如何应对。

“行了,田前辈,你走吧,你先前说的事儿,我权当没听过。其实你说的那些情形,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心照不宣罢了,不算是什么新鲜事儿,只是不宜在大庭广众之下提起,尤其是像你这种无关之人,何必来为了一时口舌之快,来搅这塘浑水招惹不必要的是非呢?另外,闵青郁是我师尊弟子,算是我师妹,虽然我和她还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却听我师尊提起过,……”

田姓修士微微色变:“尊驾是……”

铅笔小说 23qb.net

<=05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