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GAMERS电玩咖!> 番外 DLC2 雾夜步与物质幽灵

番外 DLC2 雾夜步与物质幽灵

在闲散的冬季校园里的长椅上坐下,打开甜酒的拉环。

……已经有多久没在这所大学里买过不含咖啡因的热饮了呢。不是在正月, 而是一月下旬的现在,才喝了今年第一口的甜酒。——说很有我雾夜步的风格也似乎是的。

我喝了一小口甜酒,那种与「学习」和「劳动」完全无缘的温柔味道,不禁让我微微一笑。

「今天喝这个真是大正解呢」

虽然我平时总是把饮料的重点放在「让头脑清醒」上,但偶尔给身体一点点能量补充也不错。

「…… ……」

特别是在有着让人越想越心情低落的事情……的日子。

「…… ……」

从外套的口袋里掏出智能手机,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重温了……那几天前从朋友那发来的信息。

<雨野景太:今后的一段时间,请暂时允许我不去雾夜小姐家打扰了>

「…… ……」

在这前后,当然有很有他风格的谢罪文和理由的说明,甚至还有一些插科打诨的玩笑,但无论怎样藻饰,中心都是明确的。

——希望和我暂时保持距离

「…… 呼」

向着阴沉的天空吐出白气。景太再三强调说「这完全是因为自己的任性」,尽管事实上这句话并不像是在说谎,但是……我没有天真到能照单全收。

「…… ……搞砸了啊……」

像是在向什么东西求助似的,我用力握住了温热的甜酒罐。

……说实话,能让我想到的事情太很多。都多到让人头疼了。

亚玖璃酱,上原祐,音吹高中游戏部,还有——他的前女友,天道花怜。

我不知何时开始……虽说一切都像是意外,闯入他的高中生活太多了。

——也不管自己的性别和立场。

「对那家伙的青春来说,也太碍事了……雾夜步这种异物」

说起来也是,我们的关系本来就完全因为我的自私开始的。

想变成人气实况主。为了这个,我想骗他参与到实况里。为了让这种状况持续下去,我还想隐瞒性别。……如果他还是有女朋友的人的话,那就更恶劣了。

而与相对的,他获得的好处是一点也没有。是因为他心地太善良了,才会对我说「我只要能和别人一起玩游戏就很幸福了」……现在回想起来,和这样一个满是阴谋诡计的肤浅大学生一起玩,他真的能从心底享受游戏,这要打上问号吧。特别是最近。

于是,越想越觉得现在这样不过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本来的结局就应该是连后悔的余地都没有的一本道。

所以,没有必要过于沮丧,而且,我也没有可以做的事情了。一切都结束了。而且,让这一切结束的权利本来就属于他。

现在的我能做的,只有坦然接受他那堪称「成长」和「毕业」的诀别宣言,然后,不留遗憾地笑着送走他。

实际上,从他发给我的消息来看,我作为长辈的任务已经平安无事地完成了。

我欣然接受了他的决定,反正我也正好要忙着大学和打工的事情,我用这样温柔的谎言麻痹自己,然后,最后也用夹杂着笑话的语句明快地做出诀别。

……是的,所以,现在关于这件事,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可叹的、可做的了。

我们只是作为「稍微产生了距离的朋友」,各自走各自的路,快乐地生活下去。我和雨野景太的故事,带着多少有些戛然而止的感觉结束了。

……这样就够了。什么问题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做错。什么后悔也没有。

…… ……。…… …… …… …… 本应该如此才对。

「步小姐,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 …… 是碧啊」

突然抬头一看,不知何时,大小姐般的女大学生站在长椅旁,俯视着我。

我马上还以苦笑,对她问道。

「碧,在你看来,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什么样子吗……说的是呢」

碧稍微想了想,还是一如既往的说出了有着大小姐风格的古怪印象。

「像是因为家人被当成人质,尽管有严重的酒精过敏,还被要求喝完一罐甜酒的大学生的样子?」

「这什么鬼剧情」

「你的表情惨烈到让我这么想」

碧边说边坐到我旁边。相互轻触的肩膀微微传来她的体温。……不知为何,它比甜酒更能温暖我的心。

碧一边可爱地重新戴好白色毛线帽,一边在旁眺望着密云遍布的天空。

「……雨野君,从那以后,完全没有……?」

「啊啊。完全没有联络了」

「是吗?那……关于他的事,步小姐还有什么后悔的吗? 」

「……没有了。无论是我还是景太,现在这样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最好的了。在周围这样的实际状况下,我们的实况生活也终于已经到极限了。也该退潮了。」

「是的呢,在我看来,也确实如此。」

「也是呢」

「确实呢」

两人就那样仰望天空,沉默不语。……突然看向碧的侧脸。结果……。

「(什么嘛。到头来,你的表情也不比我好多少)」

明明一直是「把雨野景太带进家里的反对派」,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 …… 不对。

温柔,的家伙。…… ……。

「……好啦!」

我突然猛地从长椅上站起来,碧则歪着头看向我。

「?步小姐?」

「看到碧之后,我好像不知怎的有点打起精神了」

「什,什么嘛……」

碧红着脸,移开视线。但我可不放过她,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从正面用认真的眼神对她说。

「趁现在,碧,我……有话想对你说」

「诶,诶诶!?怎,怎么这么,突然……!不,这是不行的,我们……」

「碧。……你,做我的……」

「…… …… 步……」

我的瞳里映出了碧的身姿。我对那样的她……终于,鼓起勇气做出了一生一世的告白!

「做我的实况搭档好——」

「不好」

嘛,在我的告白说完之前就被理所当然地「秒」拒。

*

到头来还是只能暂时一个人做游戏实况了。

不过也没什么问题。我本来就是单人役实况主。而且在做景太的实况收录的时,一直以来的单人实况系列也在继续投稿。所以和景太的组合解散=实况生涯结束,这样的等式完全不存在的。……应该不存在吧。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完全没有动力……」

录制完单独实况视频投稿的一次份后,我把椅背放倒,躺着仰望天花板。然后……。

「…… ……啊——……」

我发现小虫子的尸体在灯罩里留下了影子。……因为不是很严重,所以当然不想特意准备踮脚台来打扫。

我咚地翻了个身,当作没看到,缓缓闭上眼睛。……这样的话,下半身在被炉里暖烘烘的,睡意就无法抑制了……。……就这样睡个午觉吧……。…… ……。

「──不对不对不对!」

被强烈的“堕落感”袭击的我,猛地坐起了上半身。

然后乘着势头从壁橱里拿出垫脚台,麻利地打扫了灯罩,重新安装好后,长长地舒了口气。

「不行,一旦“堕落”了就要重新爬起来才对,雾夜步!你明白吗,快振作起来!」

还站在垫脚台上的我,啪的一声拍了拍脸。不仅仅是视频投稿,网络创作最重要的是保持创作者的积极性。只是投稿频率和制作能力稍微开始下降,就已经是黄灯了。而且是非常接近红灯的黄灯。

有名了之后飘了,然后忙着实况以外的活动,导致视频的投稿数和质量下降……结果就是「寄……」。那些最后连一句道别都没有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实况转播者,我见得多了。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顽固地作为「中坚」视频创作者,以孜孜不倦又不会太肝的速度上传视频。

然而……和景太搭档之后,不知不觉间……也许就把「重心」放在了那样为了博取人气的实况上。

也正因为这样,已经无法再进行那样的实况的现在,才出现这样的「丧失感」吧。

……原因我倒是明白了。然而,明白了之后,我又该怎么办呢?

在以往的个人实况系列上再加把劲?不对,有做「加把劲骑士」的想法本来就不行。这正是动力下降的证明啊。实况对我来说本来就不是工作。说到底只是兴趣。不能从中获得快乐的话,它的价值就会骤降,已经能看到最后变成破灭的结局了。

那,到底怎样才能暂时挺过这种「丧失感」呢……。……至少……如果能再和景太拍一次作为「结束」的实况就好了……。

仍站在垫脚台上的我,如此般茫然地想着。

在房间一角……我视野的尽头,捕获到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