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一虐到底> 第16章 威胁

第16章 威胁

说实话,韩景宇是不敢和乔越对上的,乔越是个招惹不起的角色,在一起胡闹的时候,韩景宇就是避着,退着,实在是忍让不住了才会伸出爪子去挠乔越一下,但那也只是被逼急了才敢做的,并且就像是好玩儿似的,给乔越造不成半点儿伤害。现在也是,乔越往前走一步,韩景宇就往后退一步。

乔越把门拉上,走进了包厢里。

徐瑶喝醉了,瘫在一边,白遇刚扶着桌子站起来。

“去哪儿呢?”乔越表面上就是个吊儿郎当的样子。

韩景宇看到现在连乔越都在这儿,就知道今儿的事绝不是偶然了,徐瑶那娘们是故意的!

“瞪着我干嘛,我做什么了吗?”邪邪坏坏的一挑眉,乔越就是连神态间都带着一股子纨绔子弟的味儿。

韩景宇往旁边看了一眼,白遇已经走到面前了,两个人跟逼一只兔子似的,把韩景宇硬生生的逼到了包厢的角落里。

“乔越,我是哪里惹了你了,今个这么堵我?”韩景宇的背已经抵在墙壁上了。

“没啊,你怎么会惹我呢。”乔越还在往韩景宇面前走,“我就听白遇说你找了个女朋友,约出来见见而已。”

韩景宇一眼都没往徐瑶那里看。

乔越已经逼到韩景宇面前了,伸手去摸韩景宇的脸。

韩景宇的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

乔越却是见不惯他这种表情的,捏着他的下巴将他的脸抬起来,韩景宇抿着薄唇,头都因为乔越的动作仰了起来。

“韩景宇,你说你什么都好,怎么眼光偏偏那么差呢?”乔越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笑,仿佛兄弟间亲密的玩笑一般。但是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乔越这话就是讥讽。

韩景宇同样扯开薄唇,“又没看上你,你管我?”

这句话仿佛逗乐了乔越,乔越松开了他下巴上的手,冰凉凉的指尖顺着韩景宇的下颌一路滑到他泛红的眼尾,“也就你敢这么对我说话。韩景宇啊韩景宇,你现在能这么狂,可是要感谢我。”乔越哼笑一声,“要不是我保着你,圈子里那些个畜生早把你给办了。哪轮得到你,和一群不成器的纨绔子称兄道弟。”

乔越这话说的没错,韩景宇的身家背景摆在那里,要不是乔越这个贵人,韩景宇是绝对混不进他们那个圈子的。

“那你现在是要怎样?”

“这句话可别问我,要去问白遇。”乔越的五指从韩景宇的鬓发里斜插进去,揉弄着温热的发根,“要不是他求着我来,你以为我愿意?”

“宇哥……”旁边的白遇叫了一声。

只是这一声,乔越收了手,韩景宇不自觉的皱了眉。

“接下来的事,看你自己了。”乔越说。

白遇走到乔越面前,黑漆漆的眼睛盯着韩景宇。韩景宇只觉得他那眼神不善,让他总有些不舒服。

“宇哥。”白遇的声音黏糊的紧,就跟他的动作似的,恨不得都要黏到韩景宇身上。韩景宇推拒了几次,也是不耐烦了,直接一把将他推的摔到了地上。

刚才白遇就被撞伤了胳膊,现在还痛着,又撞的那一下竟然叫他痛叫了一声。

乔越就跟看戏似的,看的得趣儿了,还笑了两声。

白遇脸皮都红了,坐在地上看着韩景宇。

韩景宇那酒劲儿是一阵一阵的,刚才推白遇的动作太大,竟让他跟着也踉跄了一下。

“酒喝多了?全身没力气?”乔越这话就跟暗示一样,原本只是眼巴巴看着的白遇又得了神力似的,看着韩景宇扶着额,一下子竟然从地上跃起来,跟个饿虎一样的将韩景宇扑到了墙上抵着。

白遇什么话也不说,就一边喘着气一边贴着韩景宇的脖子亲。那嘴巴刚亲了几口,韩景宇就捏着他的脖子将他拽开了。

这次韩景宇是真动了怒,捏着白遇的脖子,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那一巴掌打的极重,和着刚才的那一下,竟然将白遇的半张脸都扇肿了。白遇嘴巴里都是黏糊糊的血腥味。

唯独乔越还跟看戏似的,不紧不慢,不急不缓,却偏偏捏着人的七寸,“韩景宇。”

只一声,韩景宇住手了。

“你今儿就可以把白遇废了,但是这一次我可是不会保你的。白家虽然算不上什么,但是整死你一家还是绰绰有余的。”乔越就跟规劝韩景宇似的,说的那个贴己,“你自己掂量着下手吧。”

韩景宇把手上的白遇往旁边一推,“滚!”

白遇一嘴巴都是血,脸却昂的高高的,盯着韩景宇看,眼眶里蕴着雾气。

“今儿个,你乔越到底是想干什么。”

乔越双臂抱着胸,“我能干什么啊,是这白遇,都恨不得跪下来求我了,要我把你弄到手,你也知道,过段时间我就要上京了,要我不在这里,白遇就更别想沾你一根手指头了。”

“那你是打算帮他治我了?“韩景宇脖子上还有被白遇啃出来的牙齿印。

“说治多不好听,我看白遇也是挺喜欢你的,干脆你跟他算了,你看人白遇,再怎么着,也是比那种货色的女人好个几十倍。”乔越说这话,暗着不知道奚落了白遇多少下,平时里白遇是听得出来的,但现在他全副心神都在韩景宇身上,乔越说什么,他就连连附和着点头。

“老子不草男人。”韩景宇说话难听。

白遇听到韩景宇的话,脸色有点不好看了,他是有点喜欢韩景宇,但那点喜欢绝对让他做不到做下面的那一个。乔越也是知道他心思的,马上就把那话驳回去了,“也没让你草啊。”

韩景宇知道他们是想干什么了,连跟他们瞎扯都不愿意了,阴着脸就要走,还是被那乔越拦了下来。

“韩景宇,你也挺识相的,在一起玩了这么久,别在最后的时候闹的不开心。”乔越说白了就是想看戏。看临走前的最后一出戏。他乔越在这个地方,见得最有意思的人就是韩景宇,现在他要走了,那么这个最有意思的就肯定要毁掉了。

这句话是威胁,韩景宇听得出来。

“乔越,我今天要是一定要走,你要怎么样?”

“我只劝你识相一点,乖乖的,我走的时候留句话保你,白遇看着今天的面子也不会怎么样,你要是偏偏跟我对着犟,那恐怕你以后的生活不会太好过。”

这才是乔越,非要把你最后的一点娱乐价值榨光的乔越。他这话威胁的狠了,让韩景宇的脸色又沉了几分。

“你从我们这里也拿了不少钱,以前在圈子里,玩得好,这些钱我二话不说,现在你要退?可以,把钱全部再吐出来,以后要是有人在我不在的时候耍什么阴招子对付你,你也别怪我不帮你了。”乔越说。

韩景宇低着头。

“你自己想清楚了。”

韩景宇猛然抬起头,“乔越,你真要做那么绝?”

乔越的嘴唇划开一道笑弧,“你以为我说这些话,是闹着玩?”

韩景宇不说话了。

乔越看了一眼地上的白遇,“还愣着干什么?”

白遇仰起头看了韩景宇一眼,发现韩景宇没看他,韩景宇低着头,拳头捏着杵在那里。

白遇捏着韩景宇的衣角,韩景宇只是极其冷淡的扫了他一眼,却没有再推开。这一下让他喜不自禁,站起来就去搂韩景宇的腰。韩景宇的腰身意外的细,很单薄,白遇只觉得搂住的那具身体,就跟嵌在自己怀里一样。让他说不出的愉悦。

“宇哥宇哥,乔少走了之后,还有我,我会好好对你的。”白遇脑子都发了懵,嘴巴贴在韩景宇的脖子根乱亲一气。

韩景宇实在是厌烦的紧了,别过头不愿意看。

白遇抓着他的两只手,将他的胳膊拽起来,然后去亲韩景宇的嘴巴。

韩景宇嘴巴抿的紧紧的,白遇就亲了一口,伸出舌尖还小心翼翼的舔了一下韩景宇的上嘴唇。

“你不觉得恶心吗?”韩景宇说这话纯粹是为了恶心白遇,“还是你天生欠草?”

白遇在谁的面前都比在韩景宇面前伶牙俐齿,他只觉得自己被韩景宇那双眼睛看着,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但是又觉得委屈,脸发红。

韩景宇昂着头,眼角的余光看起来轻蔑极了,“白遇,我就是草只猪都比你有感觉。”

白遇的脸红红白白的转换了一会儿,才终于发了狠儿劲,把韩景宇往墙上一撞,然后按着他的手去咬他的耳朵,“那让我草你试试。看看你有没有感觉。”

乔越脸上带着薄薄的笑意,跟带着一层笑面具似的,看不清他是在想什么。

韩景宇的目光透过白遇的肩膀和他对视着,乔越黑压压的睫毛垂下来,遮住他眼底那一片阴影。

刺啦——

衣服被扯开,透明的扣子崩落在地上。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