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一虐到底> 第25章 获胜与混乱

第25章 获胜与混乱

半决赛。外语学院VS经管学院。

这一次比赛的通知下的太仓促,又时逢星期五,已经有不少下午没有课的学生跑出了校园。外语学院这边,四个参加比赛的女生中有两个不在场,而经管那边却是全员到齐。比赛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半,沈琛没办法给那两个女生一个一个打电话,一个走的晚些的女生在往学校赶,另一个女生则是联系不上。

沈琛在这边正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韩景宇走了进来,比赛设在比较正式的一号报告厅,场地比前两次的比赛都大上许多,来了很多学院的领导和学生,后门为了防止学生观赛的时候离席已经关上了,韩景宇从前门进来的。

沈琛也注意到了他,刚想开口叫韩景宇一声,韩景宇已经擦着他的肩膀走过去了。

莫名的心里有种失落感。沈琛把这种感觉抛开,给那个正在往回赶的女生打电话叮嘱,让她路上小心,毕竟这只是一场比赛,错过了也没什么。

那女生在电话里急得直哭。

比赛开始的前两分钟,背着书包的女生直直的从前门闯了进来,脸涨的通红,一进来就坐在那选手椅子上直喘气。旁边的两个女生紧绷的脸色终于露出一点笑容,在和她说些什么。

经管是四个人,三男一女,他们比起外语学院连成员都没有到齐的狼狈就显得气定神闲多了,女生掩着嘴巴对后面的那个男生说话,轻蔑的眼神不时飘向那个才赶过来的女生身上。

韩景宇坐在最后一排,看也不看台上,反而看向主席台后面的那两个人。

抽签。外语学院A签,先手。

半决赛和才开始两场由易到难的题目不一样,一上来就是极其生僻的字,上台的就是那个才赶回来的女生,她一下子懵在了那里。还没等计时员举牌,她就自己流着眼泪下去了。对面那个女生笑的更是不加掩饰。

看到那个女生被淘汰下去,坐在台上的两个女生神色更加忐忑仓皇起来。

这种忐忑和仓皇在对面正确书写出那个汉字之后更是无限扩大。

第二轮,外语学院。点名的女生脸上都是局促,站在台上拿着笔的手都在发抖,眼睛还不自觉的往台下瞥,然后计时员举起牌子,旁边的主持宣告,考题作废。

下一个字简单一些,那个女生松了一口气,写出来了,对面的人也同样书写正确。第三轮,外语系淘汰了一个人,经管依旧满员。

只剩下一个在台上的女生一下子凭空受了许多压力,脸色都在发青,轮到她的那个字并不十分难,她却是愣在了那里,手上抓着笔像是没听到一样。计时员举牌,时间到,作答为空牌。韩景宇看着沈琛和那下台的两个女生站在墙角里,两个女生都在哭,哭的十分伤心,沈琛一直在那里安慰她们。

输了,会很难过吗?

主持人正要宣布结果,一直都默不作声的韩景宇突然站了起来。他谁也不看,昂着头一直走到台上。

主持人叫住他,“同学,现在还正在比赛……”

正在安慰那两个女生的沈琛转过头来,看到韩景宇正在往台上走,一下子就怔住了。

前面几个作为裁判的老师都是认识他的,现在看到是韩景宇上台,面面相觑一会,都没有说什么。

韩景宇径自坐到外语学院的第四个空位置上,把自己口袋里的手机丢在一旁的桌子上,昂起头来看着报听写的人,“继续。”

主持人的神色都有些尴尬了,却还是尽量的好声好气,“同学,你……”

韩景宇歪了歪头,脸上也不知是浮现出了个什么样的神情,一双眼就这么斜着对面的人,“四比三,不公平吧。”

“这……这是未到,视为自动弃权。”主持人说。

“哦。”韩景宇这个字刻意拉的很长,然后突然身子前倾,嘴角的弧度裂的更开,“那对方请大二的当外援呢?更何况还请的是人家大学生演讲团的团长,这么欺负大一的新生,好玩儿?”

坐在最前排的那个男生脸色有些不好了。

韩景宇说话都是挑刺人扎人的说,配上那一副轻蔑的神情,更叫人觉得嘲讽,“大二欺负大一的,呵。”

“同学,那你想怎么样呢?”对面的男人摆出一副好涵养的模样。

“学长就该有个学长的样子,掺和新生的比赛干什么?”韩景宇说话的咄咄逼人劲儿又出来了,“虽然比赛没有规定年级,但是参赛的都是大一的新生,你一个大二的凑上来,赢了这场比赛,也光彩不到哪里去。”

那个男人还是保持着微笑,只是那笑容中更多的是忿忿的味道。

韩景宇这才讲到重点,“外援,外语学院的也有。”

“谁?”

韩景宇指了指自己,“我。”

对面的男生一下子又想笑,“你?确定?”

韩景宇说,“是沈琛请的我,在那个女生赶不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是正式的候补了。”

大学生都是讲求面子的,更何况在同龄人中已经有自我优越感,觉得自己出挑的人,那男生明明可以以院系不同驳回的,但是此刻却咬着牙没说出来。

大二赢了大一,确实不光彩。

“还比不比了?”韩景宇声音凌厉。

那男生安抚好身边的三个人,抬手对韩景宇一笑,“……比。”自信满满。

这场比赛,在某些人眼里已经毫无悬念了。

沈琛看着台上的韩景宇,嘴巴张了张,没有说话。

准备离席的人对望一眼,又坐了下来。

报听写的人看到裁判席的三个辅导员没开口阻拦,就硬着头皮继续报了下来。

这一次是轮到对方的那个女生,写完之后等着裁判举牌判定正确才坐了回去。

韩景宇走上去的时候,下面观赛的人心里都是狠狠一跳。

韩景宇站上去,眼睛也不像那些比赛的人一样,盯着桌子上的手写板或者在台下乱瞟,他只看了一个人,然后就垂下了目光。他此刻的模样就跟在神游一般,报听写的人报完快三十秒他都没有任何动作,等到计时员都要举牌的时候,他才拿起笔寥寥画了两笔。

然后他将马克笔丢在桌子上,转头就坐了回来,好像他确信自己不会错一般。

手写板被举了起来。笔锋锐利,有现在很多人都没有的字体风韵。

正确。

就这么僵持了几轮,那个男生已经开始后悔了。韩景宇写的时候完全胸有成竹,每次抛笔的姿势都分外轻松,却在别人的心里压了数块重石。

僵局被打破,女生淘汰,外语学院的学生全部不负众望的送上了热烈的掌声,那女生下台的时候脸色青白,很是气愤的模样。

第一个淘汰,那么第二个也是迟早的事情。韩景宇好像没有停顿过一样,寥寥几笔,抛下笔,转头坐回座位。

等到场上只有两个人的时候,那个男生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这样的结局的确是叫人难看。

最后一轮,听写员都说了只有最后两个字,全对或者全错就是平手,韩景宇走上去,和前几次一样,他谁也没有看。听写员报了字,正在讲释义的时候,寂静如死的观众席下突然传来沈琛的声音。

“别哭啊,输了也还是季军啊。”

韩景宇反射性的就抬起了头,他看到沈琛蹲在地上,抓着那个外语学院这边最后离场的那个女生的手,手上还拿着纸巾在帮她擦眼泪。他在安慰这个哭的很可怜的少女,全然忘了现在所处的环境。

韩景宇看着他呆了一会儿,然后低下头匆匆画了两笔,转头又回了座位。

正确。

那个男生的脸色一下子难看极了,走上台拿起笔,最后一个字意外的简单,就在外语学院叹气要平手的时候,那个男生的脸上居然第一次露出十分窘迫的神色。然后,他没有动笔。

经管学院淘汰,外语学院半决赛获胜。

这充满戏剧性的一幕叫下面的人有些坐不住了,刚才那个经管这边下台的女生突然站了起来,在主持人宣布完结果的下一瞬间伸手指着台上的韩景宇,然后又冲过去拽了一个外语学院区域坐着的女生,拽着对方手中的本子举起来,“他作弊!上面那个作弊!”

被她抓住的那个女生一下子发起抖来,不是心虚而是全然莫名的愤怒。怎么能这么说?

那几个刚才忿忿下台的人立马开始起哄,从那个女生手上抓起本子,指着上面那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中的一个,“刚刚他抬头看了的!我看到这个女生把本子举起来了!”

整个会场乱作一团,外语学院和经管学院的学生都发了疯一样叫嚷着。

站在台上的韩景宇无趣的撇撇唇,从桌子上拿起自己的手机放回口袋。他是作弊了,他知道所有的考试题目。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