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一虐到底> 第28章 第二性格

第28章 第二性格

韩景宇不知道这层平静下藏着什么。

这次外语学院拿了第一,轰动了全校,而其中被人谈论最多的就是那天韩景宇一人替整个外院翻盘的事。韩景宇是什么样的人?很多人可能说不上来,只知道这个人是个坏学生,坏到校园斗殴,坏到无论做在荒唐的事,劝退这种事也没有发生在他身上过。所有人都知道他有了不得的人护着,却不知道是谁护着他。

韩景宇的身上似乎从来不缺话题,他被这些话题推到风口浪尖上,自己也是毫不在意的。

沈琛在上课,他带的都是外院的学生,那些女生大多不是为听他的课而来,而是为他那张脸。美貌的人似乎与生俱来就有比普通人更好的待遇。

坐在前排的两个女生旁若无人的聊天,沈琛在上面板书,他原本无意去听的,却因为那沾着韩景宇的名字,他就不自觉的侧耳听了听。

一个女生问,“你说韩景宇这次为什么要帮我们外院的?”

“也许是喜欢哪个女的吧。”窃窃的嗤笑,“我们外院都是女生诶。”

后面一道声音插了进来,“有可能啊,听说韩景宇刚跟那个徐瑶分手了,没准就是要找我们院系的女生谈。”

沈琛抓着粉笔,动作不自觉重了些,粉笔在黑板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但是没有人在意到了,她们都被那个女生勾起的话题吸引过去了。

“那天比赛的时候,我看到韩景宇站起来的时候在看周晓惠呢!”周晓惠,是那天比赛的一个女生,决赛那天,就是她带着外语学院拿了第一。

整个教室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周晓惠的身上,那个坐在中间的羞涩女生微微低下了头,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没有啦。”

“没有啦,肯定就是有嘛,不要不好意思!”一群女生开始起哄,带着羡慕的八卦着,“小惠,韩景宇从来不来上课的,这次居然会来我们的课上旁听诶,肯定是来看你的。”

“晓惠,晓惠,你跟我们讲讲嘛。”后面的女生都伸直了脖颈。

周晓惠头低到了胸口,“没有,真没有。”

女生这样的话,最让人遐想了。

沈琛就是在这个时候转过头来,脸色是这些女生都从未见到过的严肃,“你们还上不上课了?”

一群下位来围着周晓惠的女生看到沈琛的脸色都吓了一跳,连忙回到自己的位子坐正。

沈琛把粉笔放到桌子上,然后打开投影仪,“你们先看看PPT。”说完拿起自己的水杯就出了教室。

沈琛站在教室外,他嘴唇因为讲课有些干,抿了口水润了润嘴唇。

教室里安静了一会儿,已经又开始吵起来了。年轻的女孩们,总是那样的。

沈琛把水杯放在窗户旁,然后靠着墙伸手按了按自己的眉心。为什么他会这个样子,明明他是不该发怒了。他完全没有发怒的理由!但是他确实是在生气。

沈琛闭上了眼睛,他需要在这个时候冷静一下。

韩景宇是刚下了专业课,两个教室都在五楼,一个是在一栋一个是在四栋,刚好遥遥相对。韩景宇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思,往这边看了一眼,只一眼就看到了靠墙站着的沈琛,沈琛这个模样,看起来有些沮丧。完全没有任何犹豫,韩景宇穿过几个楼房相同的楼道走了过来。

沈琛还是闭着眼睛,原本按着眼角的手遮在了眼前。

“怎么站在外面?”韩景宇在他身边已经站了一会儿了,才冷不丁的突然开口。

沈琛受了惊吓一般把遮在眼前的手拿来,站直了身体看着韩景宇,“你怎么来了?”

他这个模样太不对劲,也太勉强,韩景宇皱了皱眉头,又听到从教室里传来的喧嚣声,绷紧的肩膀稍稍的放松了一下,露出那嫌恶的表情来,“连她们都管不到?”

沈琛一下子没理解这句话,“嗯?”

“真没用。”

这一句话中的讽刺味道沈琛可听得清清楚楚,他的脸色有些窘迫。

看到沈琛并没有什么事,韩景宇转头就要走,而沈琛却是开口叫住了他。

韩景宇眼底的笑意还没有来得及绽放,就因为沈琛的一句话而重新被冰层所冻结。

“你……和徐瑶分手了?”

韩景宇转过头来,他的眼睛是那种向上挑的,黑而长,他那样的眼睛总是显得很薄情,“沈琛,你什么时候想起管起我的私事了?”

“没有,我就是问一问。”沈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个蠢透了的问题。

韩景宇和徐瑶分手,那么是不是就代表……他可以不用再被徐瑶威胁?他好像特别的畏惧,徐瑶把那件事告诉韩景宇,他在怕,却说不上来为什么怕。

韩景宇满身的刺又重新张开了,用一种伤人更上己的语调一字一顿的开口,“你以为你是我的谁?”

沈琛脸色有些白。

“我们以前一起长大是没错,可是那也是以前,你不会以为我现在给你好脸色就代表我们还可以当那个好朋友?”韩景宇只有在面对沈琛的时候,才会说那么多不想说却控制不住往外迸的话,“沈琛,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以为是了?”

沈琛亦是有自己的尊严,他以为他是真心待他就能得到回报,却没想到到最后自己的亲近在这人眼里就这么不值一钱,“是,我真的是自以为是了。”

韩景宇握的紧紧的手在发抖。

“你既然觉得我所作所为那么可笑,那么以后,我再也不那么自以为是的缠着你了。”

这明明是不会说出口的话,沈琛说出这句话,就觉得是自己拿了一把刀,当着自己的胸口狠狠的划下一刀。他一生有太多个朋友,也有太多个喜欢他的人,在国外,在国内,却只有韩景宇这一个人,叫他总是失了理智失了自持。所有人都夸赞他彬彬有礼,温柔可亲,他从来不与人争执,却只有在面对韩景宇的时候,才会言不由衷的说出那么多,他从来没有想过会说出口的话。

韩景宇被沈琛的话砸的整个人都懵了一瞬,然后就是压制不下的愤怒。这里没有一个可以让他挥拳的人,他只能拼命的拼命的把这种欲望压下去,而是用一种几乎是凶狠的眼神看着沈琛。到最后,他也是没有把拳头对着那张脸砸下去,而是掉头走开。

沈琛看着韩景宇的背影,两边的嘴角往下弯。喝了一口水,沈琛走进了教室。

他又是那个温和的老师了,仿佛什么事都不能惹怒他,仿佛刚才他和韩景宇的争执只是一个在不值得记挂的插曲。

他一进教室就有一个鲁莽的女生开口问他,“沈老师,刚刚韩景宇对你说了什么?”

那么兴致勃勃。

沈琛的微笑就如同画在脸上的一张面具,温和可亲的任谁也看不出端倪,他把自己满心的狂躁压下去,回以那个女生一个清淡的微笑,“他和我再说补学分的事,我说会帮他补齐的,所以以后他都不会再来和我们一起上课了。”

只是这一句话,打碎了多少女生心怀的侥幸与期待。

沈琛关掉投影仪,转过头去板书。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看见他的脸,所以就没有看到他垮下的唇角。韩景宇才不是因为你们,而是因为他需要过了他这一科。这才是事实!所以,你们就不要在怀抱那些可怜的奢望了。沈琛心里翻搅着那些纷乱的思绪,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

转过头,他俊美又温柔,那些女生因为韩景宇的出现而偏离的目光又落到了他的身上,那样不加掩饰。果然,比起坏学生,温柔的老师才是她们更容易追求的吧。

沈琛游刃有余的把一节课讲了下去,下课的时候,总有一些恋恋不舍的女生围绕在他的周围,脆嫩的声音天真又无辜,“沈老师再见。”

大胆一些的女生抱着书,大胆的邀请,“沈老师,下次请你吃饭好不好?”

面对这样言语的调戏,沈琛半点窘迫都没有,他只是笑的更让人动容,一个一个的应下。他的温柔叫一群女生心神迷醉。

最后一个抱着书的女生对他说完一句再见就离开了,沈琛一个人站在教室里,手上还在做出还在收捡教案的动作。明明只有几本书,怎么会收捡那么久?在所有人都离开之后,他一直压抑着的烦躁才终于爆发出来,桌子上的粉笔全部被他扫落在地上,沈琛一脚一脚的踩上去。

纯白的粉笔在他的脚下四分五裂,发出一阵又一阵类似骨骼断裂的声音。

他生气了,他居然生气了,这样病态的一面又再次出现了。明明已经很久都不曾出现的。

一盒粉笔都被他踩的几乎陷入地里,碎成的粉末黏在他的脚底,沈琛围绕着教室走了一遍,直到脚上没有那种白色的印记之后才抱着教案离开了。

要去学工处还教室钥匙,今天有几个女生都说了愿意代劳的,但是他都拒绝了。走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