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一虐到底> 第53章 所谓安抚

第53章 所谓安抚

钟源接到了当地政府的电话,说是有个通往上海的火车在这里出了故障,因为地理条件不好,站点根本没有可以提供维修的工人,火车上原本的维修工人是因为家里有点事告假了,短时间内赶不到这里来。

现在已经到了十月份,虽然还有老大的太阳,但是这边儿的地理位置都有问题,一到晚上这气温就猛的降下去了,冻的人直打哆嗦。当地政府考虑到这个问题,就叫这一站上算是靠的最近的军营里的军人过来帮忙。怎么帮忙人家也没说,估计也是不知道怎么安排,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除了联系他们过来以外没别的办法。

这是当地政府发的消息,钟源怎么可能不答应下来。

这些才入伍的新兵经过这四个多月的集训,勉强已经算合格了一半儿,钟源考虑到被困死的是一个火车上的人,就叫那兵营里的人都去了。

还是那绿皮子车,军营里有七八辆。上次只开那几辆接他们,摆在明面上的就是钟源在杀他们威风。

现在知道又能怎么样?

政府下的令,再任性也没敢在这个节骨眼上闹腾什么,一个个乖乖的爬上了车,跟着车队往车站那里走。

这个地方真真是荒凉,路上又颠簸,跟可以藏在这深山老林里一样,要不是有熟悉这里的老兵开车带着,凭着他们估计是打死也跑不出来。

在车上颠簸了近四个多小时,天都黑了,才见到车站门口那亮着的两个大瓦灯。

车站里站着一些从火车上下来的人,他们大都是嫌火车上的味道不舒服,想着一时半会又走不了,出来透个气。但那也毕竟是少数,还多是学生样的年轻男女,他们远远的看到绿皮子车来了,见到上面站着一排当兵的,一个个眼睛睁的浑圆。

好奇啊!这荒僻的地方还有当兵的!

等到绿皮子车开到近旁,那些个车上的年轻军人从车上面跳下来,那些个好奇的不行的女生一双眼都要黏上去了。

这兵哥哥怎么都长的这么帅?

韩景宇的皮肤终究是太白了一些,甚至都不像当兵的,虽然穿着一身的军装,剪着利落的头发,但乍一看还是觉得妖气的很。这妖气不是说举止,而是说长相,长的太俊秀了一些,站在一群多多少少都晒的黑了一些的年轻军人面前,就妖的有点慑人心魄了。

钟源从车上跳下来,喊了一声集合,那些个颠簸了一路的新兵站的就跟在营地上站的一样整齐。

想想啊,深夜的车站,昏黄的灯光,陡然来了这么一群模样个顶个儿俊朗的年轻居然,想不叫人想入非非都难!

钟源也知道他们都被那一路颠的有点受不了了,言语间就比平常操练的时候温和了一些,“一队一个车厢,安抚群众的情绪,给群众提供帮助,这就是今天的任务。听明白了没有!”

那些个年轻俊朗的新兵脚跺的都是一样的响,“是——!”

“不许和群众发生争执。”钟源知道他们都是些娇生惯养的太子爷,他虽然把他们的脾气磨了一些,但是难保不会故态复萌,就提前给了他们一个警告,“如果发生争执,无论对错,一律军法处置!听见了没有!”

还是整齐划一的跺脚,“听见了!”

“嗯,解散。”

得了命令的新兵呼啦一下子都散开了,就算他们内里再怎么不是个东西,在这样的时刻,大多心里都会升起一种使命感。这使命感无关人的好坏。

一共有十七节车厢,匍匐在车轨上,好像一条蛰伏的巨蟒。每一节车厢里都亮着灯,打着暖气,比他们营地的条件都好。当地政府打电话叫他们过来最多的意义,大概就是让他们安抚群众的情绪。

后面的三节车厢是软卧,往前就依次是硬卧和硬座,韩景宇是一个人,完全的落了单,看着别人都上了车厢,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进了十一号车厢。

钟源借空看了他一眼,见到韩景宇也进了车厢,就把视线移开了。

刘孜锦运气差的要死,他进的是一号车厢,车厢里是一群出来旅游的少女,那群女生大多都穿着时尚的长裙,画着精致的妆容,现在火车出了故障,不能动了,她们也不见有多急,坐在车厢里嗑瓜子,还一边闲聊着。门口的列车员跟他们说有当兵的过来,她们都不当回事,但是一个个都看得出来,不怎么乐意。她们这里都是女生,让当兵的男的进来,实在是有些不合适。

但是刘孜锦打头第一个进来的时候,她们就什么不合适都感觉不到了。

刘孜锦有点晕车,在路上是颠簸的胃都要吐出来了,现在是手脚发软,又吹了夜风,脸色就白了一点,更显得他面孔之俊秀,气质之温文。他一进来,车厢里那些个还在甜甜笑的女生一个两个都不说话了,一个个睁着眼睛看他。

刘孜锦是从外面进来了,突然闻到火车里的味道了,有点受不了,眉头就皱了一下。靠在门边的女生马上拉了他一下,“诶呀,兵哥哥啊!”

刘孜锦现在是真的不舒服,但还是憋着自己那满口的生殖器露出一个勉强算是温和的微笑,“我们是当地的军队,得到政府通知,过来问一下你们有没有需要什么帮助。”

帮助?有暖气有吃食,叫他们坐了四个小时的车过来帮助?

操!

那些女生七嘴八舌的开始问,“哥哥哪里人啊?”

“哥哥在这里当兵多久啦?”

……诸如此类的问题。

可是那刘孜锦是真的难受的很,车里的味道叫他有些想吐,但是被那些个女生拽着问,还不得不按照钟源的命令摆出一副温和的面孔。跟着刘孜锦进来的人见到刘孜锦被一群女生缠着,看刘孜锦的脸色就知道他现在心情蛮差,就走上前来给他解围。

他们长得都不差,马上就将那些女生的视线吸引过去了。

刘孜锦趁着这个空档一下子跨出了车厢,站在铁轨边儿上,按着胸口干呕。

刘孜锦开了那么多跑车都不知道自己居然晕车,操!

权匀在三号车厢,路寒祁在十号车厢,两人的遭遇也都好不到哪里去。三号车厢出奇了,坐的多数都是情侣,权匀进去的时候在门边儿就看到一男一女抱在一起亲,那男的长的一般,女的倒是漂亮的很,权匀没什么兴趣,象征性的问了一句,“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吗?”

那是权匀出来的时候跟他们交代的。一个一个,必须问清楚了,让群众感觉到政府对他们的重视,安抚他们的情绪!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人家根本不需要安抚!

权匀刚问了一句,那男人反身就冲着权匀一顿大骂,唾沫星子都溅到权匀脸上了,权匀忍的喉咙都肿了,拳头还是没挥下去。倒是那个漂亮的女人,见到权匀长得年轻帅气,一个劲儿的盯着他看,那男人看到这一幕更是气愤,指着权匀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们当兵的都什么素质啊!”

权匀额角青筋直跳。他哪里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过?就是翻遍北京城,能这么骂他的人也数不过两只手。

后面的人见到权匀脸色都变了,在他耳边说了一句,“钟源还在外面。”

权匀沉下气息,“我知道。”

权匀这也是刚进来就扭头出去了,那个男人还在后面叫骂,跟权匀一起进来的人都拦着那个男人,不叫他追出去继续骂。

路寒祁呢,进了一个车厢里,老年人和农民工居多,本来路寒祁就不怎么喜欢说话,那些个老人耳朵背,他一句话非要说上七八遍人家才能听得到,就是听到了也只是含糊的回答一些驴头不对马嘴的话,一次两次,路寒祁也耗光了所有的耐性。这是他的极限了,他本来就是冷淡的性子,遇上那些耳朵不好的老人简直要把折腾的疯魔。

韩景宇进的是一个卧铺的车厢,里面的人都躺在床上,各自都在着手忙自己的事,一个个都安静的很。

韩景宇身边儿一个人都没有,他往里面走了一步,门口就是一个卧铺,卧铺上躺着的一个男人喉咙似乎有些不舒服,一个劲儿的在那里清喉咙。

“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吗。”一句话愣是叫韩景宇说的没有半点情绪的起伏。

那个躺在床上的男人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看到韩景宇穿着军装就愣了一下,坐起来露出一个笑容来,“诶呀,小伙子当兵的啊。”

韩景宇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男人的体型有些臃肿,却很和善。他看到韩景宇不说话,就知道这是个不爱说话的军人,就没有为难他什么,挥了挥手,“我没什么事儿啊 ,你去问问别人嘞。”

韩景宇冲他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往车厢里面走去。

那男人坐在床上还在比划敬礼的姿势,眼睛盯着韩景宇的背影,“嘿!当兵的小伙子真是帅。”

并不是所有人脾气都好,韩景宇往里面走的时候,就撞到了一男一女在亲嘴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