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一虐到底> 第55章 折腾

第55章 折腾

韩景宇是个记仇的东西,平白被人扇了一巴掌,钟源拦着他不叫他还手,回了营地之后他也不说话,一下车就回了寝室。

别人都没觉出什么不对劲儿,但是跟那韩景宇一个寝室里,看到韩景宇回来了,一个个都不敢看他的脸,韩景宇这个样子太吓人了!

钟源也知道这次是让他吃了亏,一回来就去给韩景宇找药,跑到他寝室把药送过去,韩景宇当着他的面儿,呼啦一下子把钟源抱过来的东西全部推到地上了。

钟源是什么脾气的?他会放着韩景宇倔?捏着他的肩膀,“你脸上的伤不看啦?这么大个人了,还跟个娃子一样摆脸色,晓得丑吧?”

韩景宇从离开沈琛之后就没有叫自己在吃过亏,别人打他,他没有不还手的。这次钟源拉着他叫他根本没机会还手的,可以知道他现在是个什么脸色。

韩景宇坐在床上,手捏的紧紧的放在床边儿上,他这副神色隐隐的跟个孩子似的,钟源穿着军装站在床边看着他。

钟源看到他这副样子,也不指望他服点软,自己弯下腰把掉到地上的碘酒捡起来,往韩景宇手上塞,“脸都肿了,自己擦一下。”

韩景宇猛然一挥手,钟源手里捏着的那瓶碘酒一下子没抓住,撞在了墙上,砰的一声碎了满地。

要是别人在钟源面前摆着副脸,钟源早就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了,但是他见到韩景宇这副模样,一股子火气就跟浸了一盆冷水一样,蹲下身好声好气的跟韩景宇说,“这次知道你是受了委屈,那王八蛋不是个人,但是这不是能让你闹的时候啊——来,先擦个药。”

韩景宇眼眶发红,就这么直直的望过来,跟把刀似的,“滚!”

钟源拳头都攥起来了,旁边的人都觉得那钟源要打人的时候,那钟源就是一只腿压到床沿上,两只手跟铁钳子一样抓着韩景宇的胳膊,扯直了压到床头的铁栏上,那双眼也利的很。

韩景宇被他抓着胳膊,突然就跟爆发了一样,曲起腿就往钟源身上踹。

钟源肚子被踹了几脚,脸都痛白了都没松手,“我还制不了你了是吧!”

“滚!”韩景宇这下子也跟发了疯一样,他受了气,现在心里不舒服的要命。他忍了一路了,现在一下子爆发了。

一个寝室的几个男生见到两人这阵势,都不敢在床上呆下去了,爬起来就站到别的寝室去了,眼睛还一个劲儿往这边儿看。

钟源一只手捏着韩景宇两只胳膊,抬起的一条腿压着韩景宇,从床边的柜子上拿起一瓶云南白药,用牙直接把盖咬开,照着韩景宇肿掉的半边脸喷。韩景宇下意识的就把眼睛闭起来了,钟源手上的喷雾喷多了,把韩景宇整张脸都打湿了,眼角那边儿跟着还凝了一滴,韩景宇把眼睛一闭,那一滴凝成的乳白色药剂就颤颤的滑下来了。

这个时候韩景宇的模样就特别漂亮,特别招人怜。

钟源喉结上下滑动一下,放开韩景宇的手站起来了。

韩景宇趴在床头,低着头,脸上的药水一滴一滴的滑落下来。就跟在哭一样。

钟源心里有股难受劲儿,在这里站不下去了,“昨晚都累了,今天都好好在宿舍里休息。”

钟源说完了这一句,地上掉了一地的东西都没捡就出去了。

韩景宇维持了那个姿势很久才扶着床栏直起身来,脸上本来红肿的痕迹已经退了不少,露出本来就光洁的皮肤……

他们这边的动静,整个宿舍都听得到。路寒祁隔的最久,佯装接水从韩景宇旁边过的时候,见到他这个样子心里难受的要命。这难受就跟心里住了个猫,小利爪子就顺着心啊,肺啊的挠过去。

他怎么能是这个样子呢?路寒祁就记得韩景宇踩在他胸口,用枪指着他的时候,那一幕,哎哟,心肝都在颤。那才是韩景宇,而不是这个样子,整个人委屈的无法。路寒祁端着空盆子回寝室的时候,听到对面权匀他们寝室的在说梁耀在车站的事。

都是半大的孩子,跟他们讲不了是非,就知道梁耀被欺负了,他们这些个跟梁耀一个部队的就跟被别人扇了一巴掌一样。

权匀把头上戴着的帽子摘下来在手里转了玩儿,眼神散漫,偏偏嘴唇边儿上的笑意锐利,“虽然咱们都跟那梁耀没什么交情,但都是一个部队的,他被人扇巴掌这不是落我们的面子嘛。”

刘孜锦原本是准备自己搞的,没想到扯到权匀之后,权匀一下子又撺掇了不少人,搞得这件事都还闹大了。不过这事儿他也没什么意见,闹就闹吧呗,招了这一群阎王那男人能讨到什么好?

“可是现在咱们在这西藏啊,破JB地方,信号都没得,怎么搞啊。”有个盘腿坐在床上的男人说。

这也是棘手的一点,这破地方什么信号都没有,只有钟源那边有个能和外面通信的设备。就算他们现在跑到寄存的地方把手机顺出来,电话也打不到外面去,怎么搞?

刘孜锦说,“钟源那边有设备,我们找个时机往外面打个电话。”

能打电话就成,让他们联系到外面的人,就算他们在西藏,也能把那个男人连同埋在地里的祖宗都收拾一遍。

“可是那男人什么来历我们也不知道啊。”

这话一说就有几个人沉默了,权匀也就有那个时间把那个男人长相记一遍,要是在京城,记得到长相都有人帮他把人找出来,但这是千里之外的西藏,他说那男人长一个鼻子一个眼,谁能找的到?路寒祁走进来,现在权匀这个寝室里围了几十个人,本来就有点挤了,但是他一进来还是有人给他让路。

刘孜锦没跟他对盘过,现在斜挑着眼睛看着路寒祁,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意味的笑了一声,“诶哟,路少啊。”

路寒祁这次也不管刘孜锦话里是什么意思了,从军装的口袋里摸了一张纸出来,纸上面记着那个男人的名字,身份证前几位和后几位数,起始站和终点站,刘孜锦一看上面这记的东西就愣了一下。

路寒祁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来,“搞就搞大的。”

刘孜锦和权匀对视一眼,各自脸上的笑意都意味深长。

钟源比他们搞到的消息更多,连那个男人住在哪儿做什么的都搞到了,其实他们这营地后面有个信号塔,电话都能往外面打,只是这部队里安了不少屏蔽器,全部装在新兵宿舍了,他们在里面当然打不出去电话。

钟源能在这里管教一群北京城的阎王,背景能小到哪里去?只不过他势力都不在京城那边儿,像那个男人要去的上海浦东才是他的老巢。你也不想想,人家是去他老巢的,他得到的消息能慢吗?不过一晚上,就有人把那男人在浦东的房在哪儿,做什么生意,儿子在哪儿读书都给钟源查出来了。就一晚上。

上海又是一个另一个玩乐的天堂了,里面会玩儿的主多了去了,虽然权势不若最接近国家政治中心的京城,但那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了。钟源一边儿打电话一边儿抽烟,他都不知道多久没抽过了,昨晚抽了一根之后就停不下来了。他在这儿带这群太子爷,肯定亲自搞不了,他的身份也不适合,但是总有适合的。

在上海那个玩乐场的人没有不认识刘爻的,这个刘爻家里没什么政治背景,却在什么地方都混的多开,开了不少店,认识的权贵更是一抓一把。就这样的人,是他钟源的发小儿。钟源给刘爻打电话,还是跟以前一样,刘爻那妖孽一到白天都懒的没精神,就晚上能提点儿精神起来。

“刘爻,昨晚麻烦你了一件事,今天还要麻烦你。”钟源站在窗户旁边,手上夹着的烟也不抽了,按在玻璃上面,看着那烟灰簌簌的往下掉。

“嗯。”刘爻的声音懒的好像马上就要睡着了一样,“你说。”

“就昨晚让你查的那个男人,今儿到上海了,帮我好好招待他一下呗。”这个招待里的恶意就不言而喻了。

刘爻应了一声之后说,“你还在军营呆着呢?”

“嗯。”钟源跟刘爻说话的时候就不自觉的透露出痞气来,“怎么,想我啦?”

那边的刘爻轻轻笑了两声,“想你给我撑场子呢。都几年了,还不回来。”

“该回来的时候就回来了呗。”钟源应了声之后又绕到那件事上来了,“那男人你给我好好招待啊。”

刘爻嫌他烦了,“我办事,你放心。”

电话挂了。钟源转过去走到床边,把手机丢床上去了。

他又想起了刚才韩景宇那发疯的模样,心里又有点不舒服了,捡起丢在桌子上的一盒烟,捡了一根点燃塞嘴巴里叼着了。

这边儿还没过一会儿,外面有个人在敲门,钟源把抽了几口的烟又熄了,开门一看是权匀带着一帮子人站在门口。

“干什么你们。”钟源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李舒没回来。”权匀说。

钟源听清他说的话之后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