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一虐到底> 第77章 一见销魂

第77章 一见销魂

刘家的宴会开在洲际酒店,刘孜锦开着车一路往那边去了,他嘴角都忍不住掀起了起来。

洲际酒店不在黄金地段,而是依山傍水的包下了方圆近千米的地域,即使不再寸土寸金的闹市地界儿,这样的手笔也是极为惊人的。远远的,看见了矗立在一片盎然绿意中的白色建筑,沿路千米,简直就像是名车集中展览,洲际酒店里有着最好素质的侍者站在门口,迎接着每一位到此的来宾。

早在半个小时以前,连身份比刘家还要高上一截的权家人都来了,今天刘家的正主还迟迟未到。

权维成带着钟源,两人都是高大挺拔,穿着正式的西装,权维成一来,就被不少想要巴结的人缠上了,钟源一个人站在窗户旁边,看着豢养在温室里的雏鸟在枝头跳跃。

就算他们是来的最晚的宾客,也在这里等了半小时有余,不少来的更早一些的人,都已经开始小声的议论了。

权维成终于打发走最后一个贴过来套近乎的人,看到钟源站在窗户旁边儿,走过去按着他的肩说了一声,“怎么,很无聊?”

钟源一个人落在这里也是挺悠闲的,看到权维成过来,只是牵唇一笑,“我只是想着,这刘家的小太子架子可真大。”

这话不是他说的,是那边的宾客传来的。

巴结刘家的,当然不会说些什么,但是那些地位和刘家平齐,甚至比刘家还要高上一截的宾客,可就不乐意了。不光是不乐意,还有意见了。

许安莹一个人撑着大局,刘家父子两个同时缺席。真是,再这样下啊去,如果这正主还不来,这里都快要变成一场闹剧了。

“行了,这回刘家的人脸可是掉大了,意思我也是尽到了。”权维成往站在门口的许安莹身上看了一眼,对钟源说,“走吧。”

钟源‘嗯’了一声,两人转头,并肩往门口走去。

权维成又不是闲着没事,刘家一个小太子过生,他过来恭贺,把他晾在这里半个多小时,就算他现在中途离席,也没有人会说些什么。

是这刘家失了礼节在先。

权维成跟许安莹说了一声,许安莹脸上有些尴尬,却也没说什么。权维成说完告辞的话,就跟钟源两个人往外面走去。

这里满堂的宾客都以为是这权家最大牌,但是在看到那车牌为874的慕尚之后,才恍惚的想到,原来还有一个乔家。乔家的乔越,可不就是请也请不到的人物嘛。

乔越来的是最晚的,权维成和钟源正在往外面走,他的慕尚一个摆尾插进了两辆豪车的间隙中,在权维成蓦地冷淡下来的目光中,乔越从车里走出来了。

这乔越还是那个吊儿郎当的模样,跟权维成的记忆里半点都没有变化,无法无天,惹人讨厌。这些年全国到处跑了玩,不知道被多少人说不得成器了,但就是这个不得成器的乔越,叫多少这一代的二世祖战战兢兢却又上赶着想进他的圈子。乔越不跟别的圈子的人玩,他自己带了一个圈子在玩儿。

乔越穿的简单,身上没一件名牌,刷高的袖子却露出了那价值不菲的腕表。他从车上下来,将车门关上之后,扭过头对着权维成牵唇一笑,“哟,权主任,好久不见。”

权维成这个时候大妖的风度就出来了,面对着这样妖气横生的乔越,也只是微微一挑眉,“乔少最近在哪儿潇洒呢。”

乔越向他走了过来。

钟源站在权维成身边,冷眼看着乔越走过来。

乔越走到近旁,站在权维成的身边,身子前倾的着好似要去看清权维成的眉眼,“潇洒算不上,鬼混吧。”乔越向着权维成伸出手,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落到钟源的身上。

权维成伸出手,两人指尖相触,然后滑开。

权维成在别人面前,都是这副喜怒不露形色的高深模样,乔越则无论在谁面前,都是张扬着一身的妖气,从两人相见的第一眼,直觉的就是互相讨厌。

谁会喜欢同类呢?

“有事在身,就先走一步了。”权维成和乔越对视着,两人的目光都是叫旁人不敢正视的,一咄咄逼人,一深沉内敛,“改日抽个时间聚聚,请乔少千万莅临。”

乔越退开一步,给权维成让出位子来,让人挑不出毛病的姿态。又矜贵又散漫。

权维成抬脚欲走,钟源紧随其后,乔越则背身往酒店里面走去。

在这样微妙的氛围中,一声锐利的刹车声突然凭空破开了空气。连同三人之间的微妙气氛,都一同破开。

唇红齿白的刘家小太子从车里下来,三人同时看向他,刘孜锦一无所觉,反而走到车的另一边,替那人拉开车门。

是谁,让刘家的小太子殷勤至此?

三人的心中同时有此疑问。

最会猜心的乔越一猜便猜在了女人身上。也只有把刘家这无法无天的小太子用感情套住了,才会引得这小太子露出这副表情来。

权维成擅用权术,比那乔越猜心的功夫弱上一线,在他的猜测成形之前,车里的人就自己走出来了。

韩景宇身上没有任何女气的首饰,连耳边都只是点着一点眉心红。狭长的眼,玫红的唇,精致的面庞,细致的脖颈。

他穿着女人的衣服。

白色衬衫,黑色长裤,外面罩着一件掐腰的小西服。这样的装束放在男人身上都没有不妥,却因为一条挂在脖颈的银色绞红链而平添了几分女人的柔美。就是你知道他是一个男生,现在这样的装扮站在你的面前,你也会迟疑他的性别。因为这个时候你才会发现,他的面孔精致到把性别都模糊了。

分明的棱角被高光和暗影所削弱,让一样一个清俊的少年变成了一个冷艳的少女。

权维成见到他,呆了。想着,这刘家小太子的眼光真不错,这样的女人,翻遍整个北京城都未必找的出来第二个。

钟源见到他,呆了。想着,他怎么会这样的装扮呆在刘孜锦身边?

连那气定神闲,妖气横生的乔越,见着这走出车里的韩景宇,也是呆了。想着,自己找了这么久的人,居然会在这里看见。

韩景宇比刘孜锦还要高上一些,两人一个唇红齿白,清俊如玉一样,一个冷艳慑人,一眼便要叫人失魂落魄。

但是刘孜锦的手随即牵上了韩景宇的手。

三人的目光,同时都是幽深。

刘孜锦这才看到面前站着的三个人,他看到钟源时,眉宇就是一蹙,然后下意识的就用自己的身子将韩景宇挡了挡,“乔少——”

这么甜的嘴。好像是故意忽视另外两个人似的。

乔越笑了笑,目光却只落在韩景宇的身上。

韩景宇见到他的时候,目光就是一晃,然后下意识的就要往后退,刘孜锦以为他是在惧怕钟源,就更用力的将那只冰凉的手捉住,还按了按韩景宇的手心,他想要告诉韩景宇,不要怕,他会保护他的。

韩景宇的心思他揣测不到,乔越的心思就更不是他能揣测到的。

刘孜锦看到乔越盯着他身后的人看,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乔少,这可是我女朋友——兄弟妻不可欺啊。”这样开玩笑一样的警告。

乔越的薄唇划开一道弧度,似笑非笑,睫毛闪动便叫他的目光如同蝴蝶一样扇落到刘孜锦的身上,“小锦的女朋友可真是漂亮,我这些年都没找着第二个。”

他这话说的有歧义。

刘孜锦皱眉了,他觉得乔越在夸赞韩景宇的美貌,只是这夸赞里面还带着掠夺的味道。

韩景宇皱眉了,他听出了乔越是还不想放过他。

为什么不放过他?

刘孜锦牵着韩景宇的手,错开了话题,“今天可是我生日,你们站在外面干嘛?”

“刚到而已,遇上了正准备走的权主任。”乔越说。

权维成还未张口,他身边的钟源已经抢先一步开口,“只是出来透个气,毕竟正主迟迟未到。”

“那进去吧。”刘孜锦牵着韩景宇的手,往大门那边走去了。

落下的三人对视一眼,跟着走了回去。

许安莹看到刘孜锦来了,眼睛都是一亮,但她是为了保持仪态,也没跑下来,看着几个人在外面说了一会儿话,然后方才告辞的权维成又回来了。

刘孜锦手上牵着韩景宇走了上来,许安莹才得以看清刘孜锦手上牵着的人。

第一眼就是艳,第二眼就是冷。面前这个人太与众不同了,许安莹这么些年都没有见到过这样艳的锐利的女生。只是……

刘孜锦走了过来,脸上露出了许久都没有露出的笑颜,“妈!”

“你还知道来。”许安莹嘴上的责怪都不敢太大声,他嘴上虽然在责怪刘孜锦,目光却不住的往他牵着的人身上瞥。

刘孜锦开心极了,许安莹自己都还没有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