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一虐到底> 第80章 疯魔

第80章 疯魔

钟源和权维成两人同时回头,乔越已经从两人中一路走了过去。

乔越停在韩景宇的身后,他本身就长得贵气逼人,现在轻掀薄唇的模样,真真是帅气洒脱的叫人心尖儿都在发颤。

“乔少。”刘孜锦也觉得乔越这来的不善,扶着韩景宇胳膊的手臂都不自觉用力了些。

“韩景宇。”乔越这一声就仿佛贴在了韩景宇的耳畔。

韩景宇的嘴唇往下弯了弯。

刘孜锦站的这么近,所以连韩景宇脸上最细微的表情都尽收眼底。他确实的能感觉到韩景宇在畏惧。

“我也在想,这一年跑到哪儿去了。”乔越根本就不看刘孜锦一眼,只是盯着韩景宇的背影,眼前这个人和一年前相比,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啊,没想到,你是躲到西藏去了。”

刘孜锦眼睛一下子睁大。乔越认识这个人!

韩景宇转过头来,面对着乔越那身张扬的妖气,他一身的冰霜又凝固成坚不可摧的模样,“我没有躲。”

看到韩景宇那张脸,乔越觉得心里压抑的那股子兴奋劲儿更甚,引得他唇角邪肆。

“乔越!”刘孜锦错身站到了韩景宇面前,连他都觉得乔越这一身侵略的意味太甚。

乔越伸出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小锦啊,你现在不过是图个好玩儿,而我是没有玩够。”说着他不容抗拒的将面前的刘孜锦推开,“等我玩够了,就把他再送回来。”

刘孜锦第一次反抗乔越,他抓着乔越的手腕,从肩膀上狠狠的甩了下去。

“小锦。”乔越的目光终于因为刘孜锦的反抗落到了他的身上,“你什么意思。”

“是你什么意思!”刘孜锦目光凶狠,“乔越,我叫你一声乔少,是我把你当哥们,你他妈哥们说这样的JB话!”

刘孜锦这样的激愤,甚至不惜跟乔越撕破脸皮,都不抵乔越轻轻的两个字。

韩景宇看的分明,所以他在那一瞬间,全身都绷紧了。

乔越只是比出了两个字的唇形,就将韩景宇拿捏的动弹不得。

“跟我走。”乔越将手伸了过来,狭长的凤目中隐有隐晦的深沉。

刘孜锦一下子将他伸过来的手打开,“你他妈还真当我是怕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韩景宇就已经从他的身后走出来了,“我跟你走。”

没有人知道那四个字里压抑的是多么重的杀意。

“韩景宇……”刘孜锦第一次叫韩景宇的名字,是在韩景宇要离开他的时候。

乔越走在前面,韩景宇跟在他的身后,两个人一前一后,都是谁都没有看。

“今天是我生日,你别走……”

韩景宇连一眼都没有瞥过来。

刘孜锦光着上半身,站在大落地窗前,仰着头用手背按压了一下自己的眼角。

这是韩景宇的决定,他决定跟乔越离开,他无论再做什么,那个人都是不会开心的。

两人从权维成和钟源面前走过的时候,权维成的眼睛瞪大了。他实在无法把刚才那样一个艳丽的咄咄逼人的少女和面前这个一身肃杀气质的少年联系起来。

乔越带着韩景宇离开了宴会会场,两个人一同上了慕尚。

韩景宇没有任何表情,但是乔越知道他现在在生气。生气?哼。

乔越见到他这个模样……笑了,那笑又邪又坏。

怎么都过了一年了,这个人还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一个名字,都被他拿捏的死死的。

简直,和当初如出一辙的无趣!

乔越心里缠着一个疙瘩,那疙瘩把他的心肝肺,满脑子的思绪全部达成了结,命名为一种嫉妒?不甘?好像都不算。乔越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乔越自己都想笑。

“我们之间已经做了了断了。”他把那荒唐的岁月也一并还给乔越了。

车还在开,坐在驾驶座上的乔越突然转过头,看着韩景宇的侧脸直笑,“外面人都说我乔越会说话,三分人话,七分鬼话。你信嘛。”

韩景宇的眼还是黑沉沉的,嘴角突兀的扯了起来,更显出一种瘆人的冷意来。

乔越觉得这个模样讨厌极了,因为这不是为他的。

乔越突然放开方向盘,两手按住韩景宇的双肩,一张唇就对着韩景宇的嘴唇咬了过来。他咬的太重,一下子将韩景宇本来就有点破皮的唇角又咬出一道血口子来,那样艳丽的血,点缀着那样苍白的唇。在这个时候,韩景宇也只是抬起一只手,勒在了乔越的脖颈上。乔越仿佛根本感觉不到,伸手又开始扯韩景宇的衣服。

韩景宇的手刚一收紧,他就贴在韩景宇耳边念叨那仿佛魔咒一样的两个字。他感觉到了韩景宇那一瞬间身体的僵硬,伸出舌尖轻轻的舔吮了一下韩景宇的耳珠,没有人操控的车完全失了控,在这样本该是极度惶恐的时候,韩景宇就睁着眼睛看了车撞在路边的护栏上,半个车身都冲出了护栏悬挂在江水的上头,震碎的玻璃呼啦一下子对着车里的人割过来,乔越因为横在韩景宇的面前,他从韩景宇的眼睛里看着那些炸开的玻璃渣子,然后就是细细麻麻的痛。

韩景宇的眼睛里还是空落落的,这时候乔越才知道,韩景宇身上确实是又少了一样东西。

人气。

因为乔越俯首的姿势,所以脑袋后面的鲜血流到了脸上来,这殷红的色彩让他显得更是妖异。

乔越捏着韩景宇的肩膀,妄图从这双眼睛里找到昔日的那种轻蔑,不可一世——但是让他失望了,韩景宇眼中的这些都消失了,唯一留下的一点就还是那个名字所能带来的扭曲的压抑。

乔越的手几乎要刺穿韩景宇的肩胛了,他也是不甘又恼恨的失了他平日的仪态,“我倒要看看,你为了你那个小竹马,能忍到什么时候!”

他只是厌恶自己所看重的东西最重要的部位打上的是别人的印记。

乔越抓着韩景宇的手将他拉出了车里,他后脑上全部都是碎玻璃碴子戳伤的痕迹,但是他一点也不在乎似的,一只手抓着韩景宇的手腕,一只手拿着手机叫人。不到一刻钟,就有一个开迈巴赫的玩家子赶来了。乔越仿佛是在绑架一样将韩景宇塞进车后座,然后也不看那玩家子的脸色,坐在副驾驶座上报了一个玩乐场的名字。那个玩家子看着乔越满脸的血,一句话都不敢说。

车停在乔越报的那个玩乐场的外面,乔越把手上擦的一团血纸攥成团砸到地上,然后下车将后座的韩景宇拽了出来。

“忍住了。”他抓着韩景宇的手,被血迹晕染开的眼慑人的要命,偏偏他这个时候都还在笑,“千万别松口!”

那还在车里的玩家子哪里见到过乔越这样狰狞的模样,吓的脸色都是煞白!

乔越拽着韩景宇,一路横冲直撞的进去了那玩乐场,现在还不是玩的时候,里面却已经热火朝天,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浪竟生生要将人掀翻一样!乔越破开人群,一路走到舞台正中央,然后将手上拽着的韩景宇掼了上去。

韩景宇摔倒在舞台上,两个近乎赤裸的钢管辣妹一下子怔在了那里。

“都他妈给老子停!”乔越这一声的威慑,竟将全场撼动的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看到了突然闯过来的乔越,一时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只有五彩的霓虹灯还在这片群魔乱舞的地方晃来晃去,这里光怪陆离的和外面的世界脱了节。

被乔越摔上舞台的韩景宇撑着地站起来了。

全场鸦雀无声,都盯着他这一个突然被乔越这个阎王扔上来的少年。

乔越看着那两个方才还在热舞的钢管女郎,眼睛盯着她们,手却指到了韩景宇的身上,“把他给我扒光了。”然后他的目光又陡然转到韩景宇的脸上,他的额头上又有血掉下来,顺着他脸部的轮廓一直滑到下巴,然后凝成一滴,似坠非坠的模样,他还是那句话,“忍住了,别松口。”

旁边的人以为乔越又是下手要整人,一个个又从最开始突然的怔愣开始起哄起来。

韩景宇站在舞台上,那舞台的灯光靡丽,从地板上照耀出来。更照的他面孔清俊不沾人气。

他可知乔越最讨厌的就是他这个样子!

乔越下颚微扬,接住了旁人递过来的一张白纸巾,将下巴上的血迹擦了擦,目光却依旧胶在韩景宇的身上,“脱。”

两个钢管舞女郎本来就脱得半裸,曼妙的躯体勾引的整个大厅里都弥漫着荷尔蒙的味道,诱的沉沦在这黑梦乡里,再也不愿意出来。她们得了乔越的命令,就仿佛接了一旨圣旨,两人一前一后贴上了韩景宇的身体,开始用身体攀附他,用嘴唇引诱他,用手指撕开他。

刘孜锦为他穿上的衣服被女人的嘴唇咬着,最勾引人的姿态,然后牙齿咬住那颗扣子后面的线,咬下——

咔。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