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一虐到底> 第96章 打断

第96章 打断

韩景宇走了之后,韩母没有再追出来的意思,邹云开跟贺青辰两个还是有点懵,刚才韩景宇那些话叫他们有些接受不能。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从小就算他们闯了再大的祸,上头还有一个爹顶着天,就算他们做的事混账的要死,他们爹咬牙切齿的说不管他们,最后也还是会给他们擦屁股。无一例外。

所以他们对韩景宇刚才说的完全不能理解,更何况是听起来就叫人无法接受的事,韩景宇用这副冷淡的模样说出来,让他们好像在看一个劣质的悲剧一样。怎么看怎么失真,但是最后,韩景宇哭了。

哭着从两个人中间走过去,那模样就算是这两人都是才认识韩景宇,都觉得怪异的要死。

两个人走了出去,韩景宇就站在门口,那只蹲在门口没跟进去的狗一个劲儿的冲他在叫。

“没事吧?”贺青辰问道。

韩景宇站在那儿没说话。

两人对视一眼,走到韩景宇面前,韩景宇已经没有哭了,只是苍白的脸颊上还挂着泪,和他冰凉的神色相衬,不像是他的。

韩景宇杵在门口不动,只有那只狗一个劲儿的叫,叫的两个人心里发慌。

邹云开伸手揽住韩景宇的肩膀,韩景宇这次没有挣脱,他只是感觉到韩景宇整个人抖的不像话。

贺青辰往后看了一眼,怕那女人再追出来一样,向邹云开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的拉着韩景宇走了。韩景宇很顺从,一点挣扎都没有的跟着他们两个。

车就停在巷子口,贺青辰开了车门,扶着神色怔怔的韩景宇坐了进去,那只狗也一下子安分了,跟进去乖乖的蹲在韩景宇的脚边儿。伸出舌头舔着韩景宇的手,只是这一次韩景宇没有再去抚摸它后颈上的毛,任由它舔着。

两个人都坐到前面去了,他们感觉出韩景宇不对劲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开车一个随时注意的韩景宇的动作。

韩景宇不声不响的坐在后面,靠在座椅上,脸上的眼泪已经干了,只有几道指甲剜出来的血痕看了蛮吓人。

贺青辰已经饿的不行了,刚才他见到韩母做的那些东西是宁愿饿着也不愿意吃,但是现在韩景宇这个状态,他发牢骚的声音不由的就压了些,“出去找吃的去,老子要饿死了。”

邹云开也是饿得不行,听到邹云开的话,难得没有跟他呛声,倒了车往外面开。

这地方实在是偏的不行,倒个车都蹭了墙,两个邪乎东西也不知道爱护一下这豪车,硬生生的就把车这么给倒过去了。往外面开了一阵,还没出巷子,贺青辰嘴巴不干净的又骂了几句,他这几句让本来脾气就燥的邹云开跟着也骂了起来。

两人起先都压着声音,后来声音又不自觉的大了起来。

“开快点啊!老子他妈要饿死了!”贺青辰咬牙抱怨。

邹云开也烦躁的很,“老子也饿,再催你给老子滚出去走。”

“操!”贺青辰要抢方向盘,邹云开用手肘将他撞开,就在这一个空档,车又差点撞了墙。

“你他妈再闹一起死啊!”邹云开一踩刹车,就去瞪贺青辰。

贺青辰也知道这时候不该折腾,撇了撇嘴,抱胸坐了回去。

两人开着开着就会闹腾起来,关键是这一次还没有韩景宇帮他们开车,两个人坐在前头,车还没开到半个小时,就都是一肚子火。

车已经开到公路上去了,这地方实在是偏的很,他们开了快四十几分钟才从那地方出来,现在刚到大桥那边,这桥也长的很,贺青辰往外面看了一会,偶然一抬头见到了后视镜上的韩景宇,心里就跟着一哆嗦。

一点声音都没有,韩景宇就这么在哭。

要说哭的模样,贺青辰男男女女都看的不少,女的玩腻了,要分手的时候,就哭着找他要分手费,男的被他打的半死,再看他的时候,就哭的发抖,楚楚可怜的有,歇斯底里的也有,但这韩景宇哭起来的模样,就叫他心里不是个滋味了。

上车的时候还好好的,也没闹腾,他们都觉得没事儿的时候,韩景宇就在后面默不作声的哭。那眼泪流的太多,下巴上都还悬着一滴,贺青辰看着后视镜上那一滴泪掉下去。

贺青辰已经沉默半天了,他现在没说话,邹云开也没察觉出什么异样来。

贺青辰也懒得跟他说,扒着两个车座的空隙翻到后面去了,邹云开见到他这动作,转过头去看,他也看到了韩景宇脸上的眼泪,也没说话,回过头继续开车。

贺青辰嘴巴也坏,跟那邹云开一起,骂爹骂娘骂祖宗,再脏的话他都敢往外说,但是就是偏偏不会安慰人,以前那些被他甩掉的女人,他只要给点钱就不哭了,他从来没有安慰过人。但是他也不想看着韩景宇继续坐在后面默不作声的哭。

贺青辰把口袋里都摸了一遍,关机的手机跟一张银行卡,然后什么就没了。韩景宇像是没看到他一样,眼泪还在往下掉。

“喂,别哭了啊。”贺青辰也没办法,用袖子擦了擦韩景宇脸上的眼泪,他这几天都没换衣服了,在车里到处滚,袖子口都是黑的,擦在韩景宇脸上,马上就抹了几道灰痕,他也不敢擦了,把手收了回来。邹云开通过后视镜看到了,嘴角往上掀了掀。

贺青辰实在是有些尴尬,他第一次遇到这种窘境。

前面的邹云开丢了一包纸过来,那是他们停车在加油站门口,发小广告的人塞进来的一包钉着宣传单的纸巾。

贺青辰把纸摸了过来,一打开就是劣质的香味,贺青辰皱了皱眉,还是拽了一张纸出来给韩景宇擦眼泪,韩景宇脸上还有血,他擦的是混合着血的泪。

一张纸很快就湿透了,韩景宇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然后睫羽一垂,眼泪就潸潸落了下来。

“别哭啊!”贺青辰又抽了一张纸出来给韩景宇擦脸上的眼泪,蹲在韩景宇脚边的那只狗也没有再冲他吠,乖巧的很了,“诶呀——你要是难受哭出声也好,别这样,怪吓人的。”

邹云开在前面听到这话有点想笑。

贺青辰手忙脚乱的,一包纸都扯完了,韩景宇脸都被他擦红了,眼泪也还在掉。

他这个模样显得特别可怜。

“你刚刚说的事都是真的啊?”贺青辰问了一声,韩景宇根本没有回答,“其实你也不用太伤心,没爹没妈挺好的。我爸也经常骂我,说早知道我这么不成器,就早在把我生出来的时候就掐死了,虽然他每次都这么说……”贺青辰越说越觉得不对劲儿,他爸每次说那么凶,最后他闯祸了还是屁颠屁颠的给他擦屁股。他想找点自己悲惨的事安慰一下韩景宇,但是他确实是说不出来,他所有自以为悲惨的事,好像都他是自找的,“那种妈不要就不要喏,哭什么,一个人也挺自在的……你说没朋友,以后跟我玩。”贺青辰马上又想起韩景宇说他帮一群富二代打架的事,虽然他当初拉拢韩景宇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这个时候这话打死他都说不出来,“我不让你帮我打架,咱俩当哥们呗。”

韩景宇抬眼望了他一眼,贺青辰看着韩景宇在他面前掉了一滴泪下来。心里滋味蛮奇怪,有点心疼的样子……

他以前惹是生非,跟那邹云开闹腾,胸前开了一道大口子,他爸来医院里看他,一边抄起拐杖打他一边红着眼眶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感觉。

“你哭点儿声音出来啊,知道你难受,哭出来就没事了。”贺青辰受了委屈就是拼命的哭,他一哭就有人来安慰他,那个时候他无论做错了什么,都不会有人怪他。只是现在长大了,知道哭的丑,就很少再哭了。

韩景宇定定的看着他,又仿佛没有看他似的,神魂都跟着飘离了身体,只剩下一个躯壳哭个不停。

贺青辰这个时候想起了他以前哭的这么凶的时候,他妈就这么抱着他,然后哭着哭着就没事儿了,他看着韩景宇,有些别扭的张开手,双手抱着他,用手安抚似的拍着韩景宇的背,“难受就哭出来,你一点声音都没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小畜生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叫邹云开听着都是一愣。他把他老妈都气哭了,都没这个模样过。

“我小时候跟你一样啊,受了委屈就哭,哭了我妈就抱着我哄,后来大哥有出息了,老爹就去盯着大哥,二哥身体不好,老妈就去哄着二哥,就我一个,也跟没爹妈的野种一样。”贺青辰说的自己鼻子都酸酸的,他是跟着韩景宇一路来的这武汉,路上他跟邹云开都挺敬重韩景宇的,觉得这男的真爷们,身手好,还照顾他们,相处了一路的,多多少少都有些亲近,现在见到韩景宇哭成这个模样,本来不该说的全往外倒了。这话他连他老子都没说过!“都多大点儿事。”

这哪能一样?有爹有妈的跟没爹没妈的能比吗!

贺青辰感觉到脖子一热,有温暖的液体顺着他脖子流进了衣领里。贺青辰又往前靠了一点,把韩景宇抱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