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一虐到底> 第106章 心虚

第106章 心虚

贺青辰从KTV里跑出去之后就去宾馆里把银行卡拿了准备去取钱,都走到银行门口了又退了回来。他只要从卡里取一分钱出来,他老爹找他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他跟刘家的小太子才闹崩,还把人家伤成这个样子,他老爹抓他回去,少不了一顿臭骂。虽说贺青辰现在已经是皮糙肉厚了,但是听到自家老头子各种痛心疾首的叫骂,心里还是不舒服的很。

贺青辰拿着卡又退回来了,他这一退回来不要紧,主意可是又打到那辆威航上去了。威航这车不是他的,是邹云开的,车钥匙在他这里,牌照什么都还挂着北京的,贺青辰绕到车库里,开着车去找买主了。这地儿还真没多少人开威航,威航这车贵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就是太高调,这地儿有钱的多,人家不想高调,而想高调的,则是没那个本事弄到这车。邹云开就是喜欢这种车,贺青辰听说,邹云开弄这辆车还花了不少心思,要是这车是贺青辰自己的,卖的时候他还会迟疑下,但是这车是他死对头邹云开的,别说迟疑,就是要他拆了轮胎当成废铁卖他都愿意。

邹云开也没想到贺青辰这王八蛋安分了几天之后目光盯上他的车了。

贺青辰是要把这辆豪车卖了换钱的,就算这车不是他的,他心里也没‘王法’这两个字。这车是豪车,名跑,买这车的人首要条件就是有钱二字,有没有眼光什么的贺青辰还真的不在乎。反正这车又不是他的。

只能说贺青辰也是会玩的主,开着车绕着武汉转,还真的叫他找到了最‘妖孽群集’的玩乐场。这地方妖孽多,乔越都是从这里面玩出来的,这地方还藏着多少大妖小妖的,谁都说不清楚。

今儿个的贺青辰运气实在是好,真叫他找到了一个。

高级的玩乐场喜欢暗地里倒腾点什么东西,房产,女人,什么稀罕的物件都能拿出来几样,有时候就几句话东西就出手了,有心人喜欢在这里面投有意思的东西,有钱人喜欢在这里面淘好玩的东西。贺青辰除了女人没玩过,还真没有什么是没玩过的,玩乐场的方式大同小异,哪个地方的男人玩的都差不多一个样子,贺青辰是头一回来这个地方,却已经是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做中间的那个人。那人一般是不接这种生意的,但是他看得出贺青辰谈吐就是富贵的世家子弟,跟着他出去看了一趟,见到那辆停在外面还引得不少玩家子驻足细看的豪车时,又把贺青辰一瞥,就把这笔生意接下来了。

这豪车稀罕啊,这里有钱的人多了去了,却没有那个途径搞这车,搞到手卖出去肯定不愁。而且,再看贺青辰,肯定也是来头不小的富贵子弟,这样的人放个人情,只会说是有益无害。那人笑眯眯的应了下来,还将贺青辰迎进了三楼的单间儿里,茶水干果的伺候着。

这地方的玩乐方式和京城像的很,都是遮着一层纱似的,勾着你,引着你。

贺青辰坐在这儿等着,他在北京就是这副大爷样的捧着,习惯了的。只是等的有些烦躁,翘着腿,压在桌子上的指节一个劲儿的叩着。

那人就进了对面儿的一个房间里,那房间是个专门的麻将室,里面好些个人在搓麻将,要是叫一些有头脸的人物来看,定然会认出这里面的人,都是有钱有有权的,用不时髦一些的话说,就是些阔老爷阔太太,在这几桌搓的热火朝天的麻将室里,有一桌子格外的冷清,那桌子上就坐着一个人,他也不约人打麻将,自己就抓着麻将子玩,旁边的人看到他,上来打声招呼,也就完了,拉他入牌局的,还真是没有。谁不知道,这里的老板刘爻,他不招呼你,你找他他是绝对不理的。他是商,没权,但是谁也不敢招他,他认识的人多,保不齐就有一个压自己一头的人。对于这样的人,敬而远之,是最好的。

刘爻今天精神了一些,没有前些日子那副懒散的模样,接待了贺青辰的那个人进来了,也不跟那群人打招呼,走到刘爻面前,贴着他的耳朵把那事儿说了一下。在这里,他做不了主,做主的是刘爻。

刘爻听说有个人要卖威航,听报信的人的话,来历还不俗,也动了心思,起身去了。

贺青辰等的也是不耐烦的很了,他哪里有等过别人的经历,现在坐在这里,脸上的表情都阴沉的很。刘爻走进来,不傲慢也不谦卑,走到贺青辰旁边坐了下来。贺青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问,“车你收不收?”

刘爻身上还有一股子香气,当然,不是女人那种香水的香,而是一种烟草叶子的味道。那味道不是人吸的香烟,也不呛人,吸到鼻腔里,还要在肺叶子上打个转一样的悠长。

刘爻没开口,贺青辰眉头一蹙,“说话啊!”

就这一声,就输了气势。

刘爻坐在椅子上,手搭在椅背上,细长的眼带着三分笑,就这么斜睨过来,“收。”

贺青辰听到这一个字,表情就松动了一些,“行,我们谈个价。”

刘爻自己还没亲自看过,但听那通信的人说,自己心里基本上就已经有个数了,多少钱收回来,多少钱卖出去,既能盈利又能给面前这个八旗子弟留个不错的印象,他心里大致都有了一个数儿。

“说说你想出的价钱。”刘爻把这问题丢出去。

贺青辰对钱还真没多少正经概念,但他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蠢货,“三千万。”

邹云开入手的时候,这辆车四千三百万,开了还没一年,贺青辰转手卖出去,三千万。这加码要是识货的人肯定会拿下的,价钱不是问题啊,主要是这车不好搞到手啊!三千万听啦吓死人,其实在有钱人眼里,也只是咬个牙的事,或者连牙都不用咬。

刘爻心里的估价是两千八百万,他做生意的方式基本都是对半砍,他现在还不确定贺青辰的身份,反正是不差就对了。这样的人,给两千八百万,刘爻有十成十的信心对方会出手,看那表情都看的出来,但是出手之后,也别想跟这个人交好就是了。刘爻做生意的方式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刘爻给了一个‘认识价’是三千五百万,让贺青辰开价,只要在这个范围内,他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只是赚的多少的问题。

“可以。”刘爻说这句话,大概就是他已经想好了买主。

贺青辰原先以为刘爻会压一下价的,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爽快的应了下来。他看刘爻的目光都确实缓和了不少。

刘爻开支票给贺青辰的时候,贺青辰还说了一声,“牌子我摘了。”

刘爻正在签自己的名字,听到贺青辰这么说,笔下也没有停,最后一笔划下的时候,才回道,“我买的只是这辆车。”

贺青辰听这句话蛮喜欢,把手中的钥匙扔过去了,卖东西就要到这样的地方来,走正经途径的地方没个牌子都要唧唧歪歪半天。

贺青辰把邹云开的车卖了,三千万成交。原车主邹云开自己都还不知道!

贺青辰不方便自己开账户,就叫刘爻开了十张支票,三百万一张,共十张,刘爻也不嫌他烦,还真的开了十张给他。拿了钱的贺青辰扭头就走了,开来的车都归别人,他坐的的士走的。

贺青辰有钱了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银行兑现了一张支票,等了两个小时叫他心头冒火,最后钱是到手了,三百万,他也是胆子大的要破天了,自己拿不到那么多钱,用黑袋子一包,叫了一辆出租车,丢到人家后备箱里,那司机也是没想到那么大的一个背包里都是钱,还帮贺青辰把袋子扛到宾馆里去了。

贺青辰有钱啊,钱多了不敢往银行卡上存,丢到自己房间里恨不得要铺地了。但是你问贺青辰拿这么多钱干嘛?还不就是气韩景宇,他又不是没见过这么多钱的,一下子取这么多现钞在身上,不是煞笔就是脑癌。但是他银行卡不能动啊,三百万用袋子一扛带回来了,他这边儿闹这么大的动静,邹云开怎么会感觉不到?邹云开出门来看他,看到邹云开鬼祟的拖着个黑袋子往房里走,就觉得奇怪了。

这孙子站到这干嘛呢?

贺青辰也确实是个孙子,他把邹云开的车卖了,心虚的很,邹云开望着他他都不说别的话,眼睛也不瞥过去一下。邹云开会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人啊?他这种反应,邹云开马上就觉得他有鬼了!

“你拖的什么?”邹云开问。

贺青辰已经把袋子拖进去了,也不回答,反手把门关上了。

他这模样绝对有鬼!邹云开心里有点怪异,走到贺青辰的房门边儿上,贺青辰那小畜生正把那一袋子的钞票抖出来,三百万,刚从银行取出来的,新崭崭的钞票,都是垒着,根本没用绳子捆着,现在贺青辰一抖出来,这些张红票子就掉了一个房间。新钞票有多薄就不用说了,邹云开站在贺青辰门口,就看着房间里面滑了七八张红票子出来,邹云开一看这些钱,脸色就阴下去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