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一虐到底> 第119章 善意

第119章 善意

沈琛坐在车里,车没有开出停车场里,停车场里没有开灯,入目都是压抑的叫人喘不过气来的黑暗。

沈琛点了一根烟,指间那一点橘色忽明忽灭。

他全身都好像没有一点力气,坐在驾驶座上,背靠在座椅上,烧到烟蒂的烟几乎要烫到他的手指。

他的手指在发抖,白色的烟草灰烬簌簌的往下落。

车窗紧闭着,在这样的黑暗中,他连自己的脸都看不清楚。方才的黑暗叫他窒息,现在的黑暗叫他安宁。

黑暗中的人是谁呢?他反复的思索着。事实上他自己已经揣测出一个人来了,但是他揣测出的那个人叫他心神不宁……

呼吸越来越沉浊,静静燃烧着的烟已经烧到了他夹着的两只手指,他还毫无所觉似的。

沈琛伸手去摸自己脖颈上的勒痕,那痕迹是确实存在的……

如果,如果真的是那个人,今晚他来这里,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黑暗里倏忽亮起一抹光亮,沈琛眯着眼睛划亮手机,他看了一眼时间,就又将手机丢开了。

就算,只是他的一个揣度,他都宁愿那个人是他……

日上三竿的时候,贺青辰才醒过来,他睡得太沉了,以至于毫无所觉。睡在旁边的人依旧闭着眼。

贺青辰下了床,轻手轻脚的带上门出去了。那只趴在床下的狗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就又把头耷拉下去了。

贺青辰在屋子外呆了一会,啃了一个苹果,还饿的要命。他有些焦躁的在屋子里踱步,韩景宇在睡觉,他连电视都不敢开。

韩景宇这一觉睡的太久了一些,贺青辰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就再也坐不下去了。他又轻手轻脚的开了房门,站在床边看到韩景宇的模样,就又不想再叫醒他了。昨晚反常成那个模样,今天的心情会不会好一些呢?

贺青辰在床边站了一会,终于决定去叫韩景宇起床。叫第一声的时候,韩景宇没反应,第二声的时候,韩景宇蹙了眉。贺青辰有点慌了,坐到床边去推韩景宇。

韩景宇本来就没穿衣服,他一碰,入掌心的都是滚烫的温度。

贺青辰被那温度吓了一跳,他推着韩景宇的肩膀,贴在他耳边叫他。韩景宇眉头皱了几下,终于把眼睛睁开了。

贺青辰看到他睁开眼,才勉强松了一口气似的。

韩景宇看了他一眼,神情还不清醒似的,闭眼就又要睡去。贺青辰连忙推他,“别睡了,起来。”

韩景宇脸色如常,只有体温高的吓人,贺青辰贴在他耳边,叫了两声韩景宇都没有反应。

这个时候贺青辰才真的是有点慌了,他看着韩景宇在他眼前闭上眼,那副倦怠的模样叫他的心都跟着一咯噔。

“别睡了!”贺青辰的声音一大,趴在床边的狗就在咬他的裤腿了。

贺青辰胆子也确实大了不少,这个时候被狗咬住裤腿,居然也不怕,他把被子掀开,将韩景宇扶的坐了起来。

韩景宇全身都软的没有骨头似的,贺青辰的手揽着他烫的吓人的肌肤,坐到床上看他。床边的狗还在叫。

“韩景宇,你怎么了?”贺青辰去摸韩景宇的额头,韩景宇的额头也烫的惊人,“你发烧了?”

贺青辰将韩景宇扶的坐起来之后,就一直在摸他的额头,韩景宇的额头跟他的身体一样的烫。

贺青辰就是再没有常识,也知道这是不能耽搁的,他从衣柜里翻出衣服开始往韩景宇身上套,叠好的衣服里夹着银行卡,他把银行卡塞进韩景宇的外套的口袋里,连同裤子一齐给韩景宇穿上。

贺青辰将韩景宇抱起来往外面走,他走的匆忙了,连门都来不及关。

贺青辰能抱动韩景宇那也只是一时,他走了几步,就有些力竭了,胸口都是一阵闷痛。但他还是撑着将韩景宇抱了出来,知道这条路的人,大抵都知道该怎么出来,但是这样的廉租房,坐落在几十栋相同的建筑物中,在其中找寻出路,对一个方向感薄弱的人来说,就不是一件易事了。

贺青辰头一回拉下脸皮问人家去路怎么走,这里的住户心地善良的很,见到贺青辰抱着一个昏迷的人来问路,一个个都为他指路。贺青辰就跟着那指的路走,竟是一条坦途出了深巷。这是最近的一条路,外面就是车水马龙,贺青辰这是这些天里头一回出来,乍一见到这样喧嚣的环境,第一反应竟是不适。

医院就在对面,上面的红字大概是这一带最显眼的建筑了,贺青辰将韩景宇抱过去,医院的楼太高了,贺青辰抱着韩景宇上了几层楼梯就喘的不行,随着呼吸涌入肺部,那样剧烈的痛楚就愈加明显起来。他也痛,痛的狠。

贺青辰腿都在发软,韩景宇再轻,也是一个比他高大的人,他能抱着他走这么多的路,已经是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贺青辰咬着牙将韩景宇抱着又往前走了几步,就那几步,就叫他额上直冒汗了。楼梯毕竟比平地更耗力气一些,更何况他还抱着一个人。贺青辰自己都觉得胳膊已经没有什么知觉了,就在他准备迈下一级楼梯的时候,身后突然伸出了一双手。就这一双手,轻而易举的将贺青辰臂弯中的力量全部卸去。

贺青辰一惊之下转头望过去,见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头上戴着黄色的安全帽,吐了吧唧的模样,看穿着就知道应该是建筑地的工人。这一片都是开发区,有这样的工人不足为奇。

贺青辰还没说话,那人先冲他一笑,晒的发黑的面颊上竟还酿着笑涡,他说了几句话,不知道是哪个地方的方言,竟然叫贺青辰只能模模糊糊的猜测出几个字词的意思。那个人说完这一长串,就抱着韩景宇上去了。贺青辰约莫觉得那人是要帮他,他现在也很难再将韩景宇抱上去,得了人家帮助,心头便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三十多岁的男人真的是这一片的工人,裤腿上都是灰扑扑的,臂弯的衣服都破了几个洞,他的力气却远比贺青辰大的多,贺青辰一人竟还比不上他抱着一人的速度快。

那人似乎经常出入这个地方,抱着韩景宇,上来的时候还等了贺青辰一下,等到贺青辰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又张口蹦出一大段叫贺青辰头昏脑涨的话。

贺青辰身边的,大多都是操着一口京片子,再不济的,也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又哪里听过这样难辨识的土话?男人一张口,他就直接蒙在那里了。

那人见贺青辰一脸茫然的模样,大约也是知道贺青辰有些听不懂他的话。他就将说话的速度放迟缓下来,用一种乡土音很重的普通话,一字一顿的对着贺青辰说,“去——哪——里?”他把每个字都咬的很重,生怕贺青辰还听不懂一样。

贺青辰又不是傻,人家都这个模样了,他自然是听得懂的。但是他也不知道该送韩景宇去哪里,他每次去医院,都是别人送他去的,以至于他还摸不清医院的构造。贺青辰指着韩景宇,硬着头皮学着那男人的语气说,“他——发——烧——了。”

真真是滑稽!贺青辰说普通话也是习惯了,现在一急,竟然带出了几分京城的口音。

那人听到贺青辰这么说,抱着韩景宇就往右边拐去了。贺青辰在身后跟着他。

男人抱着韩景宇进了一个地方,韩景宇跟了进去,里面正有一个医生在接水,贺青辰立马就冲了上去,揪着那医生就往韩景宇身边带。韩景宇被那男人放到旁边的座位上,脸已经烧红了。

医生吓了一跳,见到抓他的不过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脸色又好了一点。

贺青辰根本都不等他说话,说话都带着慌,“他发烧了,你看下要怎么搞。”

医生见多了这样的病人,大多都是带着只剩下一口气的亲属奔赴医院,冲着医生歇斯底里的怒吼,这样的场面见太多,反而医生还因为那病人只不过发烧而怔愣。但是那医生又见到贺青辰的脸色,就什么都不说了,伸手去摸韩景宇的额头,对着对面的办公室叫了一声,“小李!”

对面办公室里马上来了一个年轻人,说他年轻,他也有二十七八了,戴着眼镜,听到医生的叫唤,就忙不迭的跑过来问,“怎么了,主任?”

被叫主任的医生一指韩景宇,“带他去输液室。”

贺青辰一下子就蛮急的模样,他以前有点风吹草动,那些医生什么样的都要给他检查一遍才肯给出治疗的方案,现在只是这么轻率的一探,就结束了?

“你再看看他!”贺青辰什么都不懂,就抓着医生的衣服不叫他走。

那被叫主任的医生反倒是诧异了,“是高烧啊。”

“你再看看,你就摸了一下,就说是高烧啊?”贺青辰总觉得不放心。

医生哑然失笑,“那还要怎么办?”

贺青辰还要再说话,旁边那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就十分轻蔑的打断了他的话,“何主任是我们医院资历最老的,什么样的病,他只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