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一虐到底> 第130章 血虐

第130章 血虐

韩景宇原是准备自己回去的,走了几步,身后突然插来了一辆车,那车里探出一张脸,“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韩景宇身上的伤口都唬人的很,其实入骨的伤还真没几道,血流的多了,眼前都有些发黑,韩景宇望了那人一眼,开了车门坐进去了。

韩景宇闭着眼靠在坐垫上喘着气,他捂着脖子的手掌上全部都是血,被利爪划伤的,韩景宇从前受了伤,最先去的就是医院,而现在他受了这一身的伤,就想着赶回到沈琛的身边。他出来了这么久,沈琛会不会发觉他出来了?

仰着头躺在椅背上,韩景宇的手从脖子上拿下来,手上一片血迹已经干涸了,指尖一截却是白净的。

送韩景宇回来的是邬兆翎的司机,他一路上都没说话,韩景宇却比他更沉默一些,无意识的,那司机看了后视镜几眼,见到仰躺在后座位的韩景宇,轻轻的叹息一声,像是怜悯一般。

车开不进巷子里,韩景宇听到司机叫了他一声,睁开眼,扶着车门就出去了,司机从车窗里看着韩景宇走了进去。

韩景宇站在沈琛家门口,他眼前有点发黑,抬手敲门,回应他的也只有哐当的响声。

韩景宇整个手臂都是麻痹的,他抬手敲了几下,里面都不见有人回应。韩景宇看了一眼挂在天上明晃晃的太阳,才有些失望想到,沈琛现在还没下班吧?巷子里没有什么人,有的老房子因为老人的死去或被子女接去同住而空闲下来,只有门口上着重锁。

韩景宇靠着铁门站了一会儿,站不住了,双手抱膝蹲了下来。

关在阳台上的狗看到他了,一个劲儿的狂吠着,前肢扒着阳台,却被铁链子拴着,只有一双又光又亮的眼看着韩景宇。

等沈琛回来吧……他很快就会回来的……回来了,就能好好的在一起了。

韩景宇嘴唇弯了弯,他觉得有些开心了。

真傻。

韩景宇在门口蹲了太久了,双腿都蹲麻痹了,身上的血已经不往外流了,干涸的黏在他的伤口上,疼痛都麻痹了。

“景宇?”

韩景宇听到那一声,终于有了些力气,仰起头来看了一眼面前站着的人,特别狼狈的姿态,一张脸都被抓破了,血迹都没洗,眼睛的睫羽上都沾着一层,看起来可怜的很。

沈琛只是这一眼,就被摄住了!

沈琛在此之前,从没有觉得一个人特别漂亮特别触动人心过,连同韩景宇都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如此的戳到他心里去的。

韩景宇现在衣服都是破的,脖子上都还有个瘆人的抓痕,后背上交错了数十道血痕,浑身的血腥味有些冲人,他这样的模样,连邬兆翎都觉得凄惨,只是谁知道沈琛偏偏喜欢这个模样的呢!

沈琛的骨子里,大概是对这样近乎摧残的淋漓鲜血有这么一种病态的迷恋。

但是沈琛还是有几分神智的,虽然韩景宇身上的血腥味冲的他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但是他还是蹲下来,十分的怜惜和心疼,“怎么伤的这么厉害?”

韩景宇看着沈琛的模样,觉得连那痛楚都要模糊了。

沈琛看到韩景宇这个模样,没有再问下去,将韩景宇扶起来,开门将韩景宇带了进去。

韩景宇双腿都是麻痹的,站都有些站不稳,整个人都几乎是挂在沈琛身上的,沈琛一只手搂着他的腰,将他扶进了屋子里,韩景宇养的那只狗关在楼上的阳台上,现在那叫声才稍稍止息了一点,只是现在谁都没有功夫去理它。

沈琛扶着韩景宇坐在沙发上,韩景宇看着沙发上的布垫你,迟疑了一下,沈琛却已经按着他坐了下去。

“我去找药,你坐在这里等我。”沈琛声音都没有往日的沉静了,拧着眉看了一眼韩景宇,然后扭头往楼上去了。

沈琛是真的担心着韩景宇的,担心的很,跑到自己房间,翻箱倒柜的找药箱,和药箱放在一起的东西全部被他扯了出来,散了一地。

沈琛找到医药箱之后就匆匆的下楼了,韩景宇靠在沙发上,一双眼半眯着,看着沈琛走过来。

沈琛把医药箱放到韩景宇面前,当着他的面儿打开了医药箱,把里面的酒精瓶绷带卷一骨碌全部拿出来摆在桌子上。

韩景宇一只手按着脖子,他觉得那里疼的狠了,也不敢让沈琛看见。

沈琛用棉签蘸了酒精,单膝跪在沙发上,靠近了韩景宇才说了声,“把手放下来,我看看伤口。”

韩景宇总是习惯把最重的伤藏起来,但是他听到沈琛的话,把手放下来了,沈琛看了眼他脖子上的抓痕,用蘸了酒精的面前擦了上去,血痂被一块块的挑开,韩景宇双手攥着拳头放在大腿边儿,其实那痛对他来说都不算是痛,但他还总是要摆出这样一副随时承受痛楚的准备。

沈琛起先还是很专心的,但也许是两人离得太近,沈琛看见嫣红的血珠从伤口里渗出来,看着韩景宇颤抖的睫羽,心里猛然跳动了一下。

韩景宇没看到沈琛的目光,他大概也觉得自己这个模样太不堪入目,但是他受伤之后最想回来的就是这里,来了之后他又怕沈琛害怕他这副模样。

“疼吗?”沈琛看到了韩景宇嘴唇在发抖。

韩景宇眯起的眼睁开了一些,像是从前冲沈琛撒娇一样的应了一声,“疼。”

只是一声,沈琛的心又颤了一下。

那个字的语调仿佛化成了带血的丝线,缠绕住了他整颗心。

怎么会有人把这样淋漓的鲜血和伤口当做美呢?

韩景宇看得出韩景宇伤的实在是很了,将满脑子才兴起的旖念统统压了下去,替韩景宇处理着身上的伤口,韩景宇好像是这些年第一次在沈琛面前露出这副凄惨的模样,沈琛将他的衣服解开,看到他胸前的伤口,又转头用酒精帮他擦身上的伤口消毒。

“怎么回事?”沈琛问了一句。

韩景宇一直看着他的动作,他好像已经感觉不到痛楚了,还咧着嘴笑,“被疯狗抓的。”

沈琛也看得出来他身上的伤口都是爪子抓伤的,“哪家的狗?”

韩景宇不说话了。

沈琛知道韩景宇不想说,也就没问了,“你也是活该痛,这么大的人,跟只狗闹腾什么。”

韩景宇还是笑。

韩景宇的上衣已经完全敞开了,上面的血迹已经被白棉布擦干净了不少,团成团丢了一地,沈琛给韩景宇擦了酒精,转身一边在药箱里翻找一边说,“等下跟我出去打针……”沈琛的话还没说完,韩景宇的身体已经从身后拥了过来。沈琛还在倒酒精,看到眼前抱过来的胳膊,垂眼道,“怎么了?”

“我痛。”

“知道痛了还去招惹疯狗?”沈琛拿这句话噎他。

韩景宇靠在他背后,嘴唇几乎贴在沈琛的后脖子根上,“亲我。”

因为靠的太近,沈琛一下子没听清,“嗯?”

韩景宇一只手捏着沈琛的下巴,将他的头转过来,还沾着血腥味的嘴唇贴了上去。

沈琛回应了他。

韩景宇只有和沈琛的气息交融在了一起,才觉得安心了一些。

沈琛完全被那股血腥味吸引了过去,原本清朗的双目都有些熏然,浮现出那隐藏在眸光下的阴鸷的黑影来。

韩景宇亲沈琛的时候,沈琛的舌尖滑过韩景宇的嘴唇,韩景宇整个人都因为这一点回应而激动万分。两个人抱着亲了一会儿,韩景宇才喘息着退开。

韩景宇坐回了沙发上平复着喘息,沈琛却已经单膝跪在沙发上压了过来。

韩景宇睁开眼,怔怔的看着眼前的沈琛。

沈琛眼中的暗影和他此刻唇边的笑意相得益彰,低着头望着韩景宇,额发下的一双黑眸熠熠生辉,“做完吧。”

韩景宇眼睛睁大了,这个模样的沈琛……

沈琛主动的亲上了韩景宇的脸颊,那一下落在了韩景宇脸上的伤口上,甘冽的酒精味和血腥味一齐冲进了沈琛的鼻腔,让他眼底的暗影更深。

韩景宇怎么会抗拒沈琛?他只是怔愣了一下,而后就张开手臂搂住了沈琛的脖子。

沈琛的嘴唇从韩景宇的下巴一路亲了过去,柔软的嘴唇总是不小心擦过韩景宇的伤口,温热和痛楚交织成一种奇妙的感觉。

“沈琛……”韩景宇叫了一声。

“嗯?”沈琛的面颊上都还沾着韩景宇身上的血,“我在。”

韩景宇是被沈琛压在身下的,他这个模样有些弱态,和寻常一直占据着主动角色的模样截然相反。现在,好像是由沈琛主宰的。

韩景宇觉得沈琛的模样有些奇怪,那双眼太黑,太亮,里面映着血亮的光。

沈琛蹲在了韩景宇的双腿之间,韩景宇的腿很白,裤子褪下来之后,更显得长而笔直,沈琛手心上还沾着韩景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