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一虐到底> 第138章 破茧

第138章 破茧

韩景宇醒来的时候,贺未还靠在沙发上看书,他这几天要准备考研了,要用的资料堆了一桌子,韩景宇赤着脚走出来,看到的就是探着身子去桌子上拿水杯的贺未,贺未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唇边还沾着饼干的残渣,他看到韩景宇干裂的嘴唇,伸手把桌子上的杯子端起来,向韩景宇递了一下,“要喝水吗?”

韩景宇目光还是混沌的,整个人像是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贺未就这么端着杯子望着他。

韩景宇真的是渴的狠了,犹豫了一会儿,走过来把贺未递过来的杯子接下来,抿了一口冰凉的水。

贺未转过身,从沙发旁边的大储物箱里拎出一罐子饼干来,掰开了盖子捧到韩景宇眼前,“你都饿了几天了,吃点东西。”

韩景宇已经记不得贺未了,他这几年见的人太多,好多从前的面孔都模糊不清了,不过贺未那纯粹是关怀的目光还是让他心里微微一动,但是他还是摇了摇头,声音还是虚弱的,“不吃。”

贺未确实是从来没有照顾过别人的,他只有一腔善意,却不知道怎么更好的表达,韩景宇大病初愈,他也只能是把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分他一半。

“那你还要不要喝水?”贺未看到韩景宇把那杯水喝完了。

韩景宇还是摇头,“不用。”

贺未也不看书了,韩景宇醒了,房子里也算是多了几分人气,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脚上也没有穿鞋,踩在地上那些被他掸落的饼干残渣,扎的他脚心一痛,韩景宇看到茶几前面有双被蹬开的拖鞋,左边一只,右边也有一只,他走过去将那一双拖鞋踢到贺未面前,贺未穿上鞋总算是站了起来。他手边还堆着几本厚厚的书籍,一站起来带倒了好几本书,夹在书里的一些写满小楷的信纸散落了一地。贺未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蹲下来去捡,信纸落了一地,有些还滑进了茶几下面,贺未一只手撑着沙发一只腿跪在地上,伸着手去茶几下面够。

韩景宇脚下都落了几张,贺未捡完那几张站起来的时候,正和韩景宇的脸对着,韩景宇脸上还没有什么表情,贺未眨了眨眼睛,黑色的羽睫扇动的弧度都是柔软的。

“你先坐一下吧。”贺未说。

沙发上一半摆着书,一半摆着拆开的零食,贺未扭过头把零食抱到茶几上,书收到一边,然后他又在找什么东西似的在四处翻找,贺未真是个没什么记性的人,他什么东西都老是忘记上一刻丢在了哪里。

韩景宇看见他翻找了半天,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在找什么?”

贺未刚放下阳台上的窗帘,听到韩景宇的问话,跟着回了一声,“在找手机。”

韩景宇不说话了。

贺未又前前后后的在屋子里找了一会儿,最后不知道是从哪个房间里把手机翻出来了,韩景宇就看着贺未拿着手机从走廊里走过来,低着头摆弄着手上的东西。

贺未给医生打了电话,韩景宇起先是不知道的,但是他听了几句,就发现是和自己有关的了。

贺未跟对方说了一下韩景宇的情况,然后停下来听对方说的话,韩景宇一直安静的很,贺未一只手抓着手机,转过头冲着韩景宇说,“医生问你手术的伤口愈合的怎么样。”

韩景宇没想到贺未突然这么来了一句,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没事。”

贺未把韩景宇的话转述过去,不知道医生又说了什么,贺未又跟韩景宇说,“你把衣服掀起来,我看看你的伤口。”

韩景宇都还不知道手术是怎么回事,贺未突然凑了过来,伸了手去掀韩景宇的衣服,韩景宇身上穿的是宽松的病服,贺未一掀开就看到了一条缝线的伤口,只有中指那么长,贺未认真看了看,才说,“没感染,伤口已经合上了。”

韩景宇没想到贺未会突然这样,他的手按在沙发边沿,身上的肌肉都绷紧了。

贺未真的是没什么恶意的,他看了伤口之后就把韩景宇的衣服放下来了,坐正了身子听医生的讲话,韩景宇看着贺未一直拧着眉的表情,觉得有些莫名,这人怎么这么担心他的伤?

“哦,饮食那方面要怎么注意?”贺未垮着肩膀坐在沙发上,背部有些微微佝偻,他接电话的时候是十分认真的样子,韩景宇就一直看着他的侧脸,贺未的表情突然又变动了,嘴唇抿的紧紧的,伸着手去够桌子上的纸笔,有些慌忙似的,“你慢点说,我记一下。”

韩景宇自己都是不甚明白的,他看着贺未的笔一直在动,他写的太快,字体都连在了一起,那字体却如同他的与他的人一般清秀。

贺未这个电话打的实在太久了,手边拿着的信纸翻了一页又一页,字迹满满的占据着整张信纸,韩景宇坐在他身边,却没看清他都写了些什么。

贺未挂了电话,把手机丢到面前的茶几上,他拿着自己刚才记的东西往前翻了翻,若有所思的模样。

然后他忽然站起来进了房间,从里面翻了一件衣服出来,那衣服看起来新的很,他把衣服递给韩景宇,“你换衣服,我出去一会。”

韩景宇犹豫了一阵才伸手把衣服接下来,他已经忘记贺未了,现在平白的受了这人的好,有些话他就说不出来了。

韩景宇在房间里换衣服的档,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再出来的时候,一直坐在沙发上的贺未就不见了。房间里的窗帘都拉的严严实实的,外面的光都透不进来,这样的光线看书是最好的,可是韩景宇却想见见外面的阳光,他走到阳台上,阳台上放着一个吊挂的藤椅,韩景宇坐在上面,他好像做了一场大梦似的,梦醒了只有脑子还是闷痛的,很多事情都交织在一起,千头万绪,一想就头疼的很。

韩景宇在阳台坐了一会,贺未就回来了,贺未应该是不常出门的,才出去了一会,整个人都是怏怏的,他手上拎着东西,站在玄关问韩景宇,“医生让你醒了吃点东西,喏——我从外面买了点。”

韩景宇以为贺未是去忙自己的事了,没想到是去给自己买东西。

贺未走到阳台来,搬了一张椅子,把拎着的东西摆在椅子上,就是一碗白粥和一碗桂圆花生,贺未把盖子揭开之后,扑鼻的都是食物的清香。

贺未蹲在椅子旁边,把筷子跟勺子一同递给韩景宇,他也不问他吃不吃了。

韩景宇也是饿得太久了,在床上又养了那么些天,胃口很差,但是贺未是帮他买的这些东西,他还是撑着吃了一两口。

贺未看韩景宇只吃了一点就放了筷子,也没什么,把东西收了之后又坐回到沙发上看书。

外面的阳光太强烈了一些,韩景宇看到贺未是偏着身子在看书的,就伸手把落地窗帘拉上,自己还是坐在的阳台上晒太阳。

意识都被阳光晒的昏昏沉沉的,韩景宇的头抵在藤椅上,他现在很多事都不想去想,静静的靠在藤椅上,平静的简直不像是一个被从生死线上抢救过来的人。他在藤椅上坐了一会儿,就又睡着了,手术后总是虚弱的,贺未还记得医生的嘱托,快一个小时的时候出去叫韩景宇,他没想到韩景宇已经睡着了,在他身边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去叫他。

韩景宇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但是他睡得太沉了,贺未叫了几声都没有把他叫醒。

最后是贺未把他抱回房间里的,韩景宇这几天又瘦了很多,连看起来羸弱的贺未都能将他抱起来。

房间里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的,再灿烂的阳光照射进来都是黯淡的,贺未把薄毯给韩景宇盖上,带上门出去了。

韩景宇这一觉是睡到了深夜,他醒来的时候看到门缝里透着灯光,韩景宇在床上躺了一会,开了床头的灯,坐起来的时候看到床下摆着一双棕色的棉拖,韩景宇穿了拖鞋,开了门走出去。客厅里的灯都亮着,贺未睡在沙发上,搭在身上的薄毯都滑到了地上,一双脚都露了出来,似乎是感觉到冷了,整个人都是缩在一起的。

韩景宇站在门口看了他一会,走过去把薄毯捡起来搭到了贺未的身上。

贺未醒了,一睁开眼就看到躬身给他搭毯子的韩景宇,眼睛眨了眨,扶着沙发坐了起来。

“你醒了?”

韩景宇也站直了身子,“嗯。”

“你要不要吃东西?”贺未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韩景宇先是摇了摇头,而后点头说,“好。”

贺未探身从旁边的储物箱里抱了一大堆东西出来,堆在沙发上,韩景宇坐在他旁边,贺未盘腿坐在沙发上,薄毯被他搭在肩膀上,他一袋一袋的把零食撕开,摆到两个人中间,现在正是凌晨四点左右的时候,外面的天都还是黑的,只有他们这一家的客厅里灯火通明。

贺未把那罐子饼干抱到韩景宇面前,“给你吃这个。”

韩景宇把手伸进罐子里,韩景宇的手很漂亮,抓着一块曲奇出来,张开嘴巴咬了一口。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