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一虐到底> 第172章 误会(二)

第172章 误会(二)

钟源约的地方就是先前安置韩景宇的那一处,韩景宇到的时候大门紧闭,韩景宇这里有钥匙,开门进去的时候就怔了一下。玄关处连换下的鞋都没有,整个客厅里静悄悄的。

韩景宇走进去抬头往二楼看了一眼,楼上也不像有人的样子。

脚下逆光的影子晃动了一下,韩景宇扭头正要往后看,却被人从后面狠狠推搡了一下,整个人往前栽倒过去。

身后的暗影一下子消失了,整个客厅里的光线都黯了下来。

韩景宇这个时候觉出不对劲了,扶着桌子站稳就要回头看来的是谁,他也的确看到了,是一张十分年轻的脸却并不认识。那人也有点顾忌被韩景宇看到一样,侧头躲了一下,然后一个人从旁边跳过来去抓韩景宇的胳膊,韩景宇反推了一下,将那扑上来的人推开。

这个角度足以看清客厅里的人了,约莫七八个,都是陌生的面孔,有两个人手上还拿着绳子。

韩景宇对这些人真的没有一点印象,拧着眉问,“你们是谁?”

没人回答他。

那些人原本是忌惮被韩景宇看到的,没想到这下被他看了个全,一个个也不再顾忌闪躲,冲过来去绑韩景宇。

韩景宇有了防备,当然不是这么轻易就能被他们制住的,但对方占了人数的优势,又兼具室内狭窄,叫韩景宇有点施展不开,被逼的有点疲于应对。

门被关住了,韩景宇看了一眼就舍弃了那个往门口冲的打算,往后退着上了楼。

楼梯比客厅更要狭窄,韩景宇背对着往上退,有些不开眼的往上冲,被韩景宇几拳几脚的教训的滚下了楼。

韩景宇知道自己不好在这里纠缠,但他还记得钟源给他发的信息,心里还在疑惑着。但现在明显不是个求证的时机,韩景宇在这里住过,记得自己住的房间里有个窗子,那窗子上还有个阳台,可以经由那里跳下去,在退的空档韩景宇就已经想好了下一步脱身的步骤。

楼下的人估计也是有点心急,几个人一起往上面冲,韩景宇背着身开了房门,正要反身退进去,却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

那人力气大的出奇,箍着韩景宇的胳膊叫他一时挣脱不得,上了楼的几个人趁着这个空档一下子扑了上来,手上的绳子直接对着韩景宇的脖颈套了过来。

韩景宇用手肘反撞了一下身后那人的胸膛,得到暂时的自由之后还未来得及跑开一步,就被套到身上的绳子捆住了手脚。

韩景宇大概没想到房间里还会有人,方才是太仓促没来得及看,现在已经被人制服了才想到抬头去看。那人似乎也知道了韩景宇的意图,十分慌乱的往韩景宇眼睛上系了块方巾,韩景宇挣扎的时候,那人更是慌乱的不行,粗喘的声音就响在韩景宇的耳畔。

“钟源呢?”发消息的是钟源,现在为什么没有露面?

跟刚才一样,依旧没有人回答他。

那些人实在是被他方才震慑住了,现在好不容易制服他,那绳子捆的紧紧的,勒的韩景宇手臂发红。

韩景宇只觉得自己四周都是人,后背抵着一个人的胸膛,面前那个刚才从房间里窜出来的人拽着他往房间里走。

韩景宇眼睛被蒙着,只模模糊糊看得到一层影子,被身前的人拽着,被身后的人推着,就这么踉踉跄跄的进了房间。

进到房间之后,那些人将他绑到窗边的椅子上,又怕外面的人看到了似的,关了窗户又把窗帘拉上。

一下子眼前的视线更暗了。

将韩景宇绑了严实之后,那些人再没有别的动作,一下子都退出了房间。韩景宇一个人坐在房间里,侧耳听着那边的动静。

那些人原本说话的声音还叫韩景宇听得到,不知道是又被谁提醒了,一下子声音都压的极低,低到韩景宇都听不清。

那个从房间里出来的人自然是权匀,他没想到韩景宇会跑到楼上来,慌乱之下将他的眼睛蒙起来,生怕他知道是自己。但他蒙了韩景宇的眼睛之后,又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甚至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把韩景宇骗出来。

韩景宇就在房间里,他在门外,紧张的手都在发抖。

跟他一起来的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是权匀叫来的人,听从他的话在这把人逮住了,等着权匀下一句的吩咐。

权匀自己也没个主意,他心里直发抖。

韩景宇一直在挣扎,那几人绑的太紧,叫他挣脱不得,只摇晃的椅子发出声响。权匀听到那声响,几次回头去看,十分紧张,像是怕被韩景宇挣脱一样。

那些人等着权匀拿主意。

权匀连说话都不敢,哪怕他知道自己压低声音韩景宇听不见,也不敢发出声音来。旁边有人小声的询问他接下来该怎么做,他都神经质的制止了那人接下来的话。

整个二楼的走廊静的叫人心慌。

权匀自己都听到了自己急促的心跳声。

静默了许久,权匀将那些人都打发走了,那些人陆陆续续的出去了,权匀站在二楼的走廊上,闭眼听着房里的动静。

韩景宇挣扎了一阵,后来发觉那挣扎是徒劳就再费力了,权匀鼓了半天的勇气进去,就看到坐着椅子上低着头的韩景宇。

一直没动的韩景宇听到那脚步声,抬头往门边看了一眼。

明知道韩景宇眼睛蒙着东西,权匀还是觉得心头一紧。

韩景宇只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一道影子,试探的问了一声,“你是谁?”

权匀抿了抿嘴唇,又往前走了几步。

韩景宇感觉到他走近了,仰着头继续问,“钟源呢?钟源叫你们这样的?”

权匀听到韩景宇提了钟源,脸色就沉了下来。

韩景宇半天没听到回应,就知道这些问题那人是不会回答的。

权匀也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就这么站在韩景宇面前,俯视着韩景宇的仰起的脸。

韩景宇也不再做声,两人就这样在这古怪的气氛里僵持着。

权匀站在韩景宇面前,用他从未有过的目光细致的将韩景宇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

韩景宇长得并没有他所见的那些男人所有的脂粉气,相反他还带着少年特有的英气,但是那英气多是来自于他的眉宇,现在将他的眼睛蒙上,看不见他那双锐利冰冷的眼睛,俊秀的五官就一下子凸显出来了。

他真的和钟源是……那样的关系?

权匀倾身审视着韩景宇的脸庞,然后伸手碰了一下韩景宇的眉宇。

被碰触到的韩景宇拧起了眉,侧头躲了一下。

权匀心里有些不舒服了。他还记得那天晚上,钟源为他搭衣服时候韩景宇那驯顺的姿态。

韩景宇真的是那样的人……吗?

权匀的手又碰了一下韩景宇的面颊,韩景宇又侧头躲开了。

这下子权匀没有在犹豫,他知道韩景宇现在闪躲不了,就这么弯着腰用手描摹着韩景宇的面颊跟嘴唇。

韩景宇也觉出了这动作的暧昧,被摸了几下之后也有些动了怒,“你到底想干什么!”

房间里太安静了,韩景宇的声音一下子就划破了这安静。

权匀知道韩景宇挣扎不了。他也愈发肆无忌惮起来。

反正……他也是那样的人。

反正……他也和钟源是那样的关系。

权匀是打心眼里鄙视这样的人的,但他对韩景宇的感情却有些奇怪,这鄙视和奇怪的恋慕感混杂在一起,叫他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了。

他想象不出韩景宇跟钟源在一起做那样的事情的模样。

但是他现在,看着韩景宇,却能想象出十分旖旎的东西。

韩景宇徒劳的挣扎太激烈,让他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权匀整颗心都紧绷着,但他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叫他整个人的思维都混乱到了极致。

韩景宇那样厌烦的闪躲叫他有了一种奇怪的冲动。

反正……他也看不到。

韩景宇看不见他,所以做什么都是可以的。权匀这么安慰着自己。

韩景宇还要闪躲,权匀看他的嘴唇入了神,一下子抓住他的下颌亲了过去。

韩景宇没想到他会突然亲过来,整个人的反抗都剧烈起来。但是那根本没什么用处。

反正韩景宇不知道是他……

“呜——”韩景宇被蒙住的眼睛瞪大,但他依旧看不清面前的人。

权匀被韩景宇咬破了嘴唇,却又被自己满口的血腥气撩起了奇怪的冲动,就着那满口的血腥味,舔舐着韩景宇的唇和咬伤他的牙齿。

韩景宇挣扎的动作太大,被反剪着绑在椅子上的手臂都被勒红了。

权匀觉得这个时候的韩景宇才是最叫人爱怜的。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