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一虐到底> 第190章 赌约(五)

第190章 赌约(五)

韩景宇这样的脾气,注定讨不了什么好,刘爻将他带回来,却没有想过怎么安置他。他想肯定是要把韩景宇送回去的,但怎么送回去,怎么在合适的时机送回去,又是在他考虑的范畴里。

刘爻给韩景宇因为韩景宇挣扎太凶,准备给他打肌肉松弛剂,针头刚插进去,被人反剪着双臂的韩景宇拼命挣扎,插进去的针头一下子划伤了胳膊,往外流出血来。

因为刘爻收手的快,那被针头划伤的伤口倒也不太深。

“我就想让你安分一会,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刘爻口气里都带着无奈。

韩景宇也不跟他说话。

刘爻没了办法,就用了最简单的方法把韩景宇绑了起来,双手反绑在身后,刘爻怕他手上血流不畅,就把韩景宇趴着放在床上,替他盖上被子。

韩景宇不知道他的意图,就一直盯着他。

刘爻站在床边,弯腰还揉了揉他的头发。

“我现在想想怎么安置你。”刘爻是真不太想把韩景宇还回去,但现在他也确实没想到该怎么安置他,“你就安分一些,好不好?”

韩景宇把头往枕头里缩了缩,避开刘爻摸他头发的手,“钟源在哪?”

刘爻没想到韩景宇会提到钟源,“你都决定离开上海了,你还问他做什么。”

钟源这段时间一直跟刘爻在一起厮混,只不过最近钟源在外面逗留的时间更多,刘爻只当他去忙自己的事了。

刘爻见韩景宇不说话了,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倘若不是韩景宇被绑着双手,这画面要更显得和谐一些。

刘爻这边还在想怎么把韩景宇送回去,那边有人跟他打电话,说京城里来了个不得了的人物在砸场子,叫他过去处理。

这样的事,刘爻每天都要处理个十几件,但近几年他发展更快,一些不触及权贵的事都交予下面的人处理,只有在下面的人都处理不了的时候,才会劳烦他。

刘爻还在想是哪位人物一来就砸了他的场子,听对方提了个名字,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也不逗弄韩景宇了,拿了外套就要出去。但他走到门口,又想到什么的折返回来。他这地方混乱的很,韩景宇若是趁他不在大声呼喊,没准就有不识趣的人闯上来了,到时候出点什么变故就不是他希望的了。

刘爻拿了口塞往韩景宇嘴巴里塞,韩景宇闭着嘴,刘爻也不跟他耗,伸手捂着他的口鼻,到韩景宇实在忍耐不住张口的时候,他就把手上的东西塞了进去。

韩景宇被堵了嘴巴,一双眼里满是愤怒。

刘爻还是温温吞吞的模样,他也不跟韩景宇多说别的话,将那口塞上的绳子扣到了韩景宇脑袋后面。

“乖,等我回来。”刘爻像是安抚自己娇养的宠物一样。

韩景宇说不出话,呜呜的声音都是含糊的。

刘爻听着那声音,才放下心的走了。

那边刘爻才走没多久,钟源跟着就来了。就这短短的一段时间,钟源都变了个人似的,心头郁结太重,身上凛然的英气都散去了不少,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似的,走进来的时候有人同他打招呼,他也没回应。

现在是下午,这里人还不多,钟源一路上了三楼,他对这里的东西都没什么留恋的,就过来找刘爻。他现在心里乱的很。

刘爻不在,他在刘爻房间里没看到人,出来问人,那人说刘爻出去处理一些事了。钟源过来就是为了找刘爻,听闻他出去了,心里也没多想,就去了刘爻房里等着。

进去之后他这才看到刘爻床上鼓鼓囊囊的,像是躺着一个人,他走过去看那人是趴着的,看不清脸,看穿着像是那天夜里摸到他床上的人,也没询问的心思,就坐在床边的大沙发上等着。

韩景宇听到有人进来了,只当是刘爻去而复返。

钟源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他心烦意乱的很了,目光就又转到床上那个躺着的人身上。

钟源走到床边,将被子掀开了,看到了那人反绑的手。

刘爻丢了这么一个人在房里,还能有什么意思。

韩景宇身上的被子被掀开,身体都跟着紧绷了一下。

“这回是刘爻让你来的,还是你自己来的?”钟源只当是刘爻的把戏。

钟源这几天酒喝得太多,嗓子都坏了,说话的声音韩景宇一时都没有听出来。

韩景宇被绑着的双手又挣扎了一下。

钟源坐到了床边。

前几天这人躺在他床上,他把这人赶出去之后自己也跟着离开了,他真是乱的很了,被这少年一搅,只觉得自己更无法面对韩景宇了,甚至都动了把韩景宇送走的心思。但他又不舍。这次过来就是想叫刘爻帮他拿个主意,刘爻心思灵活,总能给他找出一个最恰当的办法。

钟源这几天都被自己的心思困扰着,每每脑海中出现韩景宇的模样就觉得自己心思肮脏龌龊,尤其是这种心思还被人戳破之后,那种自我厌弃感无限放大,到现在,都已经有些麻木了。

那夜里少年在他身上磨蹭的触感到现在又浮现出来了。

韩景宇听那人说了一句话,并没有什么动作,挣扎的力气就小了下来。

那夜里少年同他说喜欢他,在这样的场合喜欢值几个钱,钟源自己都懂,他也知道这少年是个什么角色,之所以会拒绝,只是源于心底那为数不多的羞耻感。

现在这人又出现在他面前……

韩景宇半天没听到声响,只当是那人走开了,紧绷的身体就又放松下来。

钟源一直坐在床边,他看着少年的背影,只觉得与韩景宇更是相像了。

……是不是可以稍稍替代一下韩景宇?叫他不至于日日夜夜都被那种罪恶感笼罩?

韩景宇感到一只手抓上了肩膀,他跟着又挣扎起来。

钟源根本不把他的挣扎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也许又是刘爻教授的。他心思虽然不如刘爻灵活,但也看得出,这少年越来越像韩景宇这一事,决计和刘爻脱不开关系,也许,连刘爻都已经知道他这心思了。

钟源只觉得嘲讽。他以为是秘密,却也许只有他一人觉得这还是秘密。

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连韩景宇都看的出来。

到那个时候,韩景宇怎么看待他……这件事钟源已经不敢再去想。

“别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钟源知道这少年是个什么样的身份,他心里轻视,但因为终归和韩景宇相似,态度就温和了许多。

韩景宇听着那人沙哑暗沉的声音,一点印象也无。那人这么安慰着他的同时,手也伸到了他身下,把他裤子扒了下来。

韩景宇用力挣扎,他挣扎的力气大了,捆着他手的绳子直接绞进了他的皮肤里,将整个手腕都磨的发红。

钟源不在乎他这无关痛痒的挣扎,还将他上衣掀起来,那天这少年蹭进他怀里的时候,他都没仔细的看过这具身体,现在仔细打量,只觉得皮肤紧致细腻,更和韩景宇相似非常。

钟源没有将他摆正,也只将上衣掀开了一点,看了他的腰窝。

钟源伸手去摸他的皮肤,少年的皮肤总是那样细致,他伸手去碰触的时候,还怕自己手上的薄茧将那皮肤划伤。

韩景宇忽然感觉到腰椎那里一阵温热,那人的手已经收回,取而代之覆盖在那里的是那人的唇舌,那人在吸吮他的腰部。韩景宇不顾一切的挣扎起来,他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意图,恐惧和羞辱感涌上心头,让他发疯一样的挣动想要避开对方。

刘爻的一句话说的很对,韩景宇总是喜欢徒劳的挣扎,在手脚都被绳子捆缚,力量被限制的时候,所有的挣扎都只是徒劳。

钟源见到对方叫腰身挺了起来,以为是在向他索取,笑了声,“别急。”

唇舌的触感从腰窝一直蔓延到耳畔,那人的双手握着他的腰,将他提起来,这个姿势叫他更难挣脱。

韩景宇不知道那人是谁,从前的记忆提示他刘爻并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所以刘爻接下来会做什么,都不是他可以预料的。这也许只是刘爻用来羞辱他的手段。

韩景宇在发抖,刘爻封住了他的口,叫他连告饶的机会都没有。

钟源很熟悉刘爻的房间,刘爻一些东西放在哪,他在清楚不过。这圈子里玩的花招太多,一些奇淫技巧的东西,钟源见识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好避讳的。

韩景宇动不了,因为那人提着他的腰,他整张脸都埋在枕头里,连头都抬不起来。

钟源从来就是个会玩乐的人,只不过真的是玩厌了,这才收的心,现在有一人自己送过来,那人还和他心心念念的人有几分相似,在最初的抗拒被混乱的思绪挤消掉之后,他就没有了拒绝的心。

反正这人只是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

钟源这么想着。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