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一虐到底> 第208章 花

第208章 花

乔越将韩景宇藏的紧紧的,生怕被人窥见。

北京觊觎韩景宇的人何其多,乔越那样玲珑的心思,又怎么不知道。他虽然有一半是为了韩景宇,想给他一些空间自愈伤口,却也有一半是为了自己的私心。把韩景宇藏起来,除了他谁都找不到,这游戏多好玩儿。

如果说起来,乔越对韩景宇的感情,远没有他的玩性大。哪怕他知道自己对韩景宇有一种微妙且模糊的情感,也不会自己表露出来。他更喜欢藏着韩景宇,叫所有人都知道却找不到。

钟源跟权维成的关系因为权匀的事情闹的有些僵,但两家的关系并不会因为两个后辈的矛盾而疏远。两家的长辈依旧来往,虽然没有从前的亲密,但也是在利益的纽带上绑的紧紧的。

权匀从上海回来之后就进了医院,后来家里让他出国了一段时间,最近几天回了北京。听一些权匀从前的玩伴说,权匀似乎是伤了脑子之后,整个人就变得不像从前了。

从前的权匀虽然沉稳,但毕竟年幼,争强好胜的心还是有的,现在整个人变得沉默寡言不说,连那份少年心智都没了。

权维成虽然不喜欢他的脾性,但他毕竟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了这事儿的,他把责任往自己身上归咎。权家的人,见着权匀的模样,也一个个后悔的不得了,怪钟家狠心的人,把权匀丢到上海去受了天大的委屈。

至于这天大的委屈是什么样的委屈,就没人说得上来了。

权匀在北京从来是一呼百应的权家二太子,从国外养了伤回来,同从前的狐朋狗友割断了关系不说,整个人都自闭了不少。

权维成不知道缘由,见他这不像病愈的模样也急得很,看权匀整个人变了个人似的,就给他找了心理方面的医生,医生也挺专业,看了几天,说权匀心里有个疙瘩,那疙瘩应该是一个人。

权维成想不到是谁,他看权匀这从上海受伤回来之后就变的模样,就只能想到是权匀曾经喜欢的那个女人。那女人已经结婚了,权维成硬着头皮又把人家找回来,找回来之后,塞给权匀,权匀所谓的心病也没有好转。

心理医生说,人不对。

权维成实在想不到还有谁将权匀的心搅和成这个样子,他也决计想不到这事会和韩景宇有什么牵连。

找不出心结,权维成也没有办法,他的事也多,权家上下都靠他一人照拂,现在他念着权匀年幼,就把他放养了。所谓放养,就是给权匀足够的空间,让他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

权匀有专门的家庭教师,他愿意听课的时候,就有人给他讲课,全按着他的喜好来。

权匀本来喜欢美术,他本人的绘画功底也非常好,有时候权匀不听课的时候,就躲在房间里画画,画了很多张画,权维成一张都没见到。权匀画的东西,大多都自己烧掉毁掉了。

权维成怎么不知道权匀有心结,他旁敲侧击的几次问他心里住着谁,权匀都不回答。权匀就在他身边画画,权维成讲的不耐烦过去看的时候,权匀就连忙将画收起来。有一次他收不及,权维成看到是一个人的轮廓。至于是谁,他就没看清了。

权家出了权匀的事,权维成自己的婚期就被自己顺延了,女方表示能理解之后,这一桩本来该成的婚事就耽搁到了现在。叫一些等着贴份子的人,等的脖子都长了。

权家的二少出了事,路家路寒祁也犯了抑郁症似的,因为他父亲本来就是公认的不成器的,路寒祁的母亲积劳成疾,路寒祁不得不过早的接手路家的家业。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路母卧病在床的时候,路寒祁的父亲被一众人推去照顾路母,后来听说国外又更好的环境,两人就去了国外。现在路家就由路寒祁跟他叔父管着。

这点也不说。再说那刘家的金贵少爷,刘家的少爷原本是个特别爱挑事儿的人,刘家那么大的后台,可不就是为刘孜锦撑腰吗。更何况刘母那是真的把刘孜锦当心肝儿一样的疼爱,刘母也见过刘孜锦带回来的女朋友,她虽然不知道身世,但也喜欢的很。后来见了一面之后,人不见了,刘孜锦哭了,哭的可伤心了,刘母千般万般的安慰,也没哄的刘孜锦再露出过笑颜。

刘孜锦也犯了病,刘孜锦喜欢穿女生的衣服了,他本来就长得漂亮,从前别人夸他漂亮,他听了就不开心,现在他穿女生的衣服,穿了站在镜子旁看一天,然后就哭。刘母被他这个模样吓坏了。

刘孜锦就抱着刘母,一边哭一边道歉,嘴巴里含含糊糊的说,“不喜欢就不要穿了,以后我穿给你看。”这样的话。

这样的癔症,后来过来一段时间就好了。刘孜锦不穿女装了,他好好的上课,就是和贺家的贺青辰不对盘,贺青辰伤了他,登门道歉被赶走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了,刘孜锦偏偏针对他,贺家虽然没有刘家那么大,但也并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服了几天软之后,就不同刘家往来了。还好贺家家业主不在北京这一块儿,关系闹僵之后,贺家虽然还在北京挂名营生,但大部分已经开始往国外转移经济了。

贺青辰离开了北京,跟贺未混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出国了,贺未因为暴食症的加重,被送回北京养病,刘孜锦没有闲心和一个病人计较,有一次见到贺未去医院动手术之后,就很少再找贺家的麻烦了。

乔越还是老样子,他过的好的很。依旧是北京玩的最开的那一个。尤其是在一群二世祖集体蛰伏的时候,这么一个我行我素的人格外引人眼目。

因为几个二世祖的集体低调,一些二三线的新贵开始冒头,只是知道这圈子的人,看着那些新贵都只是笑笑,并不太当回事。

北京这边风云变幻的厉害,那些风云一时的人物都渐渐销声匿迹,一些不知道圈子里水有多深的人开始四处蹦跶,乔越本来瞧的上眼的人就没几个,现在那一辈的二世祖都消停下来之后,乔越也一下子无聊了。他无聊之后,可不就跑到上海了吗。跑到上海,还找了个叫这些人心心念念的大宝贝儿回来。

乔越就是这北京的一股子妖风,他刮到哪儿,哪儿的人都得哆嗦两下。

北京现在说是乔越一头独大都不为过。但乔越毕竟也难遇什么对手,高调的事做出来也就那么一两件,比起那些天天折腾的新贵来说,乔越引起的动静确实不大。更何况,乔越也有心低调。

乔家跟权家,那就是北京最最不能招惹的两家,现在被新贵们风头一盖,做了好些年妖风气的乔越终于可以消停几天了。

乔越乐的清闲,也不跟那些大小魔头斗了,去该去的场合刷个脸,而后去忙他自己的事。他自己的事,自然就是跟韩景宇相关的事。

韩景宇在咖啡馆里工作,乔越虽然自己不露面,但是总会找人去捧捧场。

他找的人去了之后回来就跟他说韩景宇的情况,有时候韩景宇在店里工作,被有的女大学生缠着要电话号码,这一类的小事,乔越都要反反复复的问个三四遍,恨不得连那个过程都要知道。

然后他问,“他给了么?”

结局当然是没有。韩景宇的脾气,他再清楚不过。但是他偏偏想要再去求证一遍,让自己彻底安心。

而后乔越说,“那女生挺有意思的。”

他那话里的意思也值得琢磨。他那个有意思,直接叫那女大学生被一些麻烦烦的焦头烂额。

乔越这样的人,最喜欢玩这些小手段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乔越有时候会自己跑过去看韩景宇。他看韩景宇,看他养的这朵将要枯萎的花,在他提供的温床里又缓缓复苏。

韩景宇空荡荡的眼睛里开始亮了起来,他说话也不再是那种毫无感情,有时候女店主照看不过来,叫他去喂猫,韩景宇的神态还能看出少年的温和来。

咖啡馆里那些乱跑的猫开始亲昵韩景宇,韩景宇很少同来的客人说话,但对猫却好的很,有一次一只黄色的老猫犯了错,从柜子上跳下来的时候撞到了咖啡杯,桌子上正在看书的学生吓了一跳。那时候女店主正好不在。

客人很生气,只找到韩景宇同他理论。

平时女店主都是亲自认错,那些多是学生的客人看到是女孩子,心里总会软一些,加上女店主在自己的猫犯错之后会给别人免单,所以并没有多纠缠的人。

但韩景宇太木讷了,他不知道给客人免单,也不会说好听的话来哄客人,那犯了错的大猫也知道自己犯了错似的,一个劲儿的扒韩景宇的裤腿。

韩景宇看它这模样可怜又可爱,就把猫抱起来,大猫就缩在韩景宇的怀里。

那客人还在骂。

韩景宇静静的听着,不时揉一揉猫耳朵。大猫缩在他怀里,不时喵呜的叫两声。

最后店里又来了许多客人,那男学生觉得丢人就没有再吵下去了,韩景宇把大猫放回柜台后面的窝里,而后又去忙自己的事了。

乔越知道这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