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一虐到底> 第220章 浮生

第220章 浮生

贺未的暴食症越来越严重了,但是他整个人却瘦的快要脱相。

他以前是单薄,现在却是胸前的肋骨都根根可见。他又要动手术了,才得暴食症的时候,家里送他去动手术,切了他三分之一的胃,给他的胃上了一个医疗用具,说是限制他吃东西的数量。然而他现在已经不需要这些了。

作为一个暴食病患者,他的死因很可能是营养不良。这听起来的确讽刺的可以。

贺未在病床上等着进来通知手术时间的医生,贺青辰坐在他身边,给他削苹果。贺青辰手上都已经生了薄茧,他切苹果的姿势熟练且利落,这些都显示着他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孩子了。

贺未精神看起来也不好,坐在病床上,垂着头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像是病入膏肓。

贺青辰把切好的苹果放到贺未手里。贺未捧起来吃了一口,很小的一口。事实上,他已经吃不下那些东西了。

贺青辰把他手上的苹果拿下来,又分成了许多的小块儿,一块一块的喂给贺未吃。

贺未勉强又吃了几口,就摇了摇头,“不吃了。”

贺青辰听到他的话就不喂了,把苹果放到桌子上。

桌子上摆了一大束新鲜的百合花,这是贺青辰上午路过花店买的。听说生机勃勃的生物总是能让人燃起活下去的勇气,贺青辰当时就是这么想的。但是看来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贺未除了进门时赞叹了一声,后来就再也没有看过。

贺青辰有些失望。

门被推开了,医生过来跟贺青辰说手术的事情。

事实上贺青辰半点兴趣都没有。

医生说,这次手术之后,如果再没有好转,就可能要考虑一下后事了。

贺青辰裂唇笑了笑。医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笑,但是又不敢去问他。

贺青辰最后只说了一声,“尽快手术吧。”

反正就算拖着不手术,贺未也可能活不了多久了。家里人都知道贺未身体的状况,但是贺未真的病的太久了,除了贺青辰经常过来以外,很少再有人过来了。也不是贺家的人不关心这个儿子,实在是贺未不喜欢被那么多人围观着。

他一直喜欢安静。到病重的时刻,也不想太叨扰别人。

贺青辰跟他说不上很多话,贺未话少,贺青辰这几年也变的沉默了许多。贺未的脾气就是这样,对什么都是淡淡的,连自己的生死都不是多关心。

跟医生说完话,贺青辰在外面抽了一根烟,他早就会抽烟了,现在也没有人会管制着不让他抽烟了。

贺青辰抽完了烟就走了。他不想呆在医院里,因为这里总能看到一些让人不太舒服的生离死别。

出去的时候,他遇到了路寒祁,路寒祁这几年也继承了家里的事业,慢慢的把路家的实权握到了自己的手里。他也不再像当初那稚嫩的模样,可能是因为他现在要承担的太多,所以也成熟的飞快,明明年纪跟贺青辰相当,却老练的如同一个长者。他今天是跟他妈一起来的。

路寒祁的母亲跟路寒祁一点也不像,他母亲长得有些凶,年轻时貌美艳丽,如今这样的年纪,美貌褪去成了威仪的姿态。从前路寒祁很怕他的母亲,旁人都知道,路家是女人在管事儿,至于路寒祁那个不成器的老子,那是谁?

路寒祁现在却是不怕了,反而是他的母亲,有些低声下气的姿态,在跟他说话。

女人身边还有一个人,是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那个男人头发都掉光了,两颊瘪进去,眼珠子都是浑浊的,贺青辰却是认识。那是路寒祁的父亲,叫什么却是忘了。听说是中了风,被发现的时候还趴在女人赤裸的身体上。这事当时也闹的挺凶,现在却没有什么声息了。

贺青辰没想到能在这看到路寒祁一家,路寒祁好像还没有注意到他,兀自跟那个女人说着什么。

女人比起轮椅上的男人要年轻貌美的多,皮肤保养得当,气度雍容华贵,看着就叫人知道那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女人。

贺青辰本无意探听别人的家事,走过去却听到女人说了一句——

“他现在都病成这个样子,你还要我守着他做什么?”

女人的声音厌烦又冰冷,好似也是在嫌弃面前的男人是个拖累。

事实上这个男人确实是个拖累,路家算是唯一一个圈子里靠女人当家作主的家族了,倒不是那女人喜欢插手那些政务,实在是男的太不当用。就这么说,贺家十之有九件丢人的事,都是这男人办出来的。

贺青辰脚步放缓了一些,他听到路寒祁说——

“他也活不了多久,你就当给他送个终。”

这样冷酷的语气。

贺青辰倒并不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这男人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他的妻儿还能陪在他身边,给他守着这家产,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听到了这一句,贺青辰就没有再听下去的打算,他快步下了楼梯,走到路拐角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人一晃而过的侧脸,他觉得十分熟悉,就多看了一会儿。但是那张脸确实是陌生的,只是刚刚那一低头的神态和他记忆中的那人有些许像。

只是有些许像。

贺青辰自嘲的笑笑,上了车。

当初荒唐的岁月已经过去了,知事或不知事时候的轻狂也过去了,当时的人也都变了,只有曾经那一瞬间,怦然心动的感觉,一直保留到了现在。

贺青辰已经长大了,他曾经拼命想要长大,如今他已经自觉有了可以让人依靠的臂膀,可以疼惜爱护人的胸怀,只是那个叫他拼命长大的人只在他命运里倏忽而过了那一瞬间。

只有刘孜锦。

他好像还记着仇,贺青辰当时念念不忘的坚持,觉得羞辱万分的遭遇,咬牙切齿说要报复的话,也慢慢的随着他的长大全部淡去。而刘孜锦好像还停留在了那里。

事实上刘孜锦也应该长大了,听好多人都这么说。

只是刘孜锦还记着仇,每每遇到贺青辰都要针锋相对一番。当初两人为了韩景宇打架的事,好像在刘孜锦眼里还是昨天。

没有一个人能像刘孜锦这么对一个人念念不忘。

连贺青辰,都在这冗长的时间里,放下了许多东西。偏偏刘孜锦却死死的揪着不放。

贺青辰想笑,却笑不出来。

在某一个街角,或者某个地方,他看到和某个人相似的人的时候,都要停下来看上好久。

虽然那个人已经从他的生命里淡出去很久了。

但是他知道,有一种叫喜欢的东西,一直都还存在着。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