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一虐到底> 第235章 真

第235章 真

韩景宇的婚没结成,乔靳难得的有些不满乔越。

乔越把沈琛安排好,就被乔靳喊去了书房。

乔靳是真的有些不满,邹霜好歹是杜家的种儿,现在乔越闹了这么一出,不说这请来的满堂宾客怎么看,单说那杜舒云那里就没法交代。

乔越何尝看不出乔靳的不满,他这几天也找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手上也捏着不少东西。

这些东西,按道理来说,他乔越是最最该当做秘密藏起来的,但他这样任性妄为的性子,谁又能管的了他要做什么。

乔靳是难得的拿正眼看一回乔越,事实上从乔越知事开始,父子两人就颇有些水火不容的阵势。

乔靳不说话,他等着乔越自己开口。

乔越确实是开口了,“我知道今天这事儿我做的不对。”

乔靳笑了一声,“哦,你还知道你做的不对。”

乔越也笑,头一次在乔靳面前,是乔靳先失态。

“乔家虽然也不算什么大户,但今天这事闹得也真真是荒唐。”乔靳说。

“你不一直知道会是这个结局吗?”乔越反问。他知道乔靳是知道这件事的,不可能当初在京城闹得满城风雨的事,乔靳一点风声都闻不到。

乔靳盯着乔越,好似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这个儿子。

乔越和乔靳长得不像,但年轻时候的脾性却是一模一样。

“今天这事闹出来的,我一个人担了,丢的人,也全算在我乔越头上,跟乔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乔越说。

乔靳冷眼看他,“你担的起吗?”

“今天这事,也没谁敢往外捅。”乔越说,“你大可以放心。”

乔靳还是冷笑。

乔越知道他老子的脾气,“你也别忙着生气,想着再一脚把我踹哪个地儿去。”当初他可不就是被他老子踹去武汉那么些年了吗,“我今天来找你,也就是知会你一件事。”

知会这两个字说的真不好听。

“你这是跟你老子说话的口气?”乔靳今天有些不满,现在看着乔越,自然就分为的不顺眼。

乔越还是笑。

“我是不是你儿子都还说不准。”

乔靳拧眉,“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乔越看到他这个反应,像是在意料之内,“没什么意思,就是知道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乔靳不知道乔越话中的意思,只觉得他说的话都奇怪的很。

乔越却好似以为乔靳是知道了,刻意做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来迷惑他。

乔靳还是望着乔越。

“我真的是你跟杜缨的儿子?”乔越忽然问出这么一句话,“不是哪里来的野种?”

话中好似猜到了什么禁忌,乔靳一下子勃然变色,看也不看的从桌上举起砚台,往乔越脸上砸去,“你这说的是什么混账话!”

乔越轻巧的躲开了。

砚台砸在他身后,居然没碎开,在地上滚了两下,将昂贵的地毯上都染了斑斑的墨迹。

“当初杜缨该死的时候没死,为什么却偏偏因为生了个儿子就忽然不见了?”乔越还在问。

乔靳从来不喜欢别人提起从前的事,尤其还是和杜久辞杜缨一类相关的事,那好似是一个不能触碰的禁忌。现在乔越就踩着这个禁忌肆无忌惮的模样叫乔靳一下子失了态。

乔越眨了眨眼睛,他要说出来的话对他极端的不利,但是他还是说出来了,“因为你儿子被她交给杜久辞了。”

乔靳还没说话,乔越就以一指掩唇,做出一个嘘声的模样,“你先别忙着生气。”

这大概真的是第一次,乔越在乔靳面前,最先失态的是乔靳。

乔越从怀里摸出几页白纸,那些纸被他折了好几下,放在怀里,现在他拿出来递给乔靳,“这是DNA鉴定书。”

乔靳没想到乔越会突然递出这么一个东西来,他愣了一下,将信将疑的接过来。

这鉴定书是很正式的,乔靳看的出来这东西基本不可能造假。

“我不是你儿子。”乔越说的时候还在笑。这个东西,他本来该藏着掖着,最好永远都不叫人看见,现在他偏偏自己拿出来给别人看,来证明自己是个野种。

多么可笑。

乔靳自然看到了鉴定书的结论,但是他此刻却意料之外的镇定,“你给我看这个,是想说什么。”

“没什么。”乔越摊了摊手,“只是告诉你,你儿子——”他压低了声音,眉目间那诡秘的神色有种蛊惑人的风情,“叫韩景宇。”

乔靳的脸色这下才变了颜色。

“你从前不是说我长得不像你么,那你天天看着杜家那几个人的相片,也应该看的出来,韩景宇到底像谁。”

乔靳从见韩景宇的第一面就觉得熟悉,但那熟悉却根本叫他想不起来是谁,现在一经乔越提点,他马上知道韩景宇和杜缨有些相似……而乔越……

乔靳今天这才真正的认真看了一回乔越。

“当初杜家的事,我也有所耳闻,也知道当时你交出去的那个大杜儿是假的。”乔越说。

这些事乔越知道了不稀奇。

当初大杜儿第一胎是个儿子,但是因为早产,身体不好,所以早早的就死了,正好杜家又撞上了那样的事,所以乔靳用大杜儿死掉的那个孩子,跟上面的交了差。他说大杜儿生孩子后就害了病,最后一起死了。当时乔靳那样的手腕,在这件事的处理上还是非常好的。

所以大杜儿并没有死,只是养在杜家建在山上的别墅里。乔越小时候还去见过几次。

大杜儿那个时候对他极好,见到他的时候,还会将他抱起来,亲他的脸颊。只是乔越那个时候还不记事,很多东西都忘记了。

听说是大杜儿在过了杜家的事过了一年多的时候才怀胎生了他,后来又过了几年,大杜儿又生了一个孩子,只是那个孩子乔靳一眼都没看到,大杜儿就带着孩子消失不见了。后来大杜儿故去之后,乔靳才去看到了坟冢。

乔靳看着鉴定表最后的结果出神。

“我是杜久辞跟杜缨的儿子。”乔越这么说着,他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世是多么的上不得台面。

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

杜久辞和杜缨的那一段往事,乔靳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他又不是傻子,他同杜缨结婚之后,杜缨心里想的,念的,他何尝看不出来?但是杜家的事,终究是他亏欠杜缨的。

乔靳看着面前的鉴定表许久,忽然开口,“……说下去。”

乔越知道的,远比他来得多……

“当初杜家出了事之后,杜缨以为是你害死了她第一个儿子。”乔越虽然忘了很多事,但他毕竟早慧,他还记得当时两人在别墅里的争执,杜缨始终觉得,是乔靳害死了她的第一个孩子,“所以杜久辞找到她的时候,杜缨作为报复,跟杜久辞生下了一个儿子。也就是我。”乔越好似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一般。

乔靳似是在沉吟。乔越知道他在回想当年的事。

“杜久辞把我留在乔家,大概是觉得,以后我能把这乔家改成杜姓吧。”乔越说到这都忍不住笑了笑,“后来杜缨生了第二个儿子,那个儿子是你的,但是因为第一个孩子死了的缘故,杜缨并不相信你,她把那个孩子交给了杜久辞。而当时正好,杜久辞跟杜云舒的孩子也出生了,也是个男孩,杜久辞大概觉得,像你乔靳这么聪明的人,终有一天会发现,我不是你的儿子,那那个时候会怎么追究他?所以他为了保存自己杜家的种,就将自己的孩子跟杜缨的孩子,一起带走了。”

乔越的每一句话,都踩在人的心尖儿上说的。虽然乔靳不愿意承认,但这确实是符合当初杜久辞和杜缨的心理。

“杜缨临死之前应该和你说过,叫你记住她,不要再娶的话了吧?”乔越确实是个玩弄心术的好手,他猜到一个人做什么,就能将一个人当时的心理都摸透,“她不是让你记住她,她只是想让你乔家,只留下我这个杜家的种。”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乔靳听完之后,问乔越,“是猜测?”

乔越摇头,“这可不是猜测,这是杜久辞,亲口说的。”虽然杜久辞说的没有那么多,但是他已经能凭借此猜的七七八八。

一提到杜久辞,乔靳的神色就变得更加难以揣测了。

“杜久辞终究舍不下他儿子。”乔越这么说,“所以才会叫我抓住马脚。”说着他便笑了,只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

世上确实是有诸多凑巧之事,如若不凑巧,乔越至死可能都不会发觉会有这么一桩隐秘。

这桩他本来应该隐瞒下去的隐秘,现在被他亲口证实出来。

乔靳半响没说话,而后才问,“他还活着?”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