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2章 诈尸

第2章 诈尸

付息烽的手指在他的掌心轻轻勾滑,气氛暧昧又尴尬。

“多谢掌门仙尊为弟子疗伤,”穆长亭连忙把手抽回来,借着拉被子的动作掩饰不自然,“之前是弟子鲁莽了,以弟子的资质,实不敢奢求拜掌门仙尊为师。”

付息烽久久望着他没有说话,穆长亭垂着眼眸,心里直打鼓。

顾子澜什么样的性子,穆长亭约莫是猜到了,说任性嚣张都是轻的。以付息烽谨慎的性子,定然是要怀疑的。可如今旧瓶装新酒,两人性格差距如此之大,要让他模仿顾子澜平素的作为,却是万万做不到。

付息烽似乎是瞧出他的忐忑,点了点头,笑道:“出去历练一番,经过生死的较量,变得懂事许多。”他顿了顿,站起来漫不经心地说,“明日到寒室找我,你的手烫伤很严重,须得用千年寒冰泡一泡,再行上药。”

他一字不提为何穆长亭有意遮掩,只在医师长老处治了脚,却不治手的事。

穆长亭面不改色,恭谨道:“是,多谢掌门仙尊。”

付息烽深深看了一眼始终低着脑袋的少年,淡淡“嗯”了一声,转身走了。

穆长亭一下瘫软在床上,跟付息烽说话真是累!亏得他不是什么卧底细作,否则怎么被付息烽玩死的都不知道,腹黑啊腹黑!

“魂附”虽由来已久,但正统的仙家道派是看不上的。

本来嘛,人死魂消,天道使然,唯有勘不破的凡夫俗子才会放不下执念,变为厉鬼附身生人作祟。他堂堂清心派一代掌门,要是被人知道了他不仅“魂附”,还是被迫“魂附”,于清心派的门面是大大的有损!更别说,他这师弟平生最恨歪门邪道,穆长亭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跟他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的。

穆长亭摇头苦笑一声,还是洗洗睡吧,想那么多作甚。

想清楚了,穆长亭起身掬了一捧清水洗脸,水还是温热的,甚是舒服。

取了干净的棉布擦干脸上的水珠,穆长亭的动作却渐渐慢了下来。

水盆里清晰倒影着少年漂亮的脸蛋儿,眉如远黛,双眸含水,处处透着精致,不难想象再过几年会长成什么模样。穆长亭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这还是穆长亭头一次仔细端量这个倒霉孩子长什么模样,嚯!长得不错嘛!

可是这双眼睛,怎么看起来有些熟悉……

穆长亭对着水面扬起一个笑脸,少年漂亮的眼睛微微弯起,像月牙儿一样。

“……”穆长亭笑容僵硬,熟悉?当然熟悉!

这张脸跟年少时的他像足了五六分,尤其是这双眼睛,笑起来简直一模一样!

只是穆长亭没他长得这般女气,他的轮廓更硬朗一些。

要说他“魂附”是一场意外,鬼都不信!

寒室在首阳宫最北边,是历代先祖们闭关修炼的地方。

叫做寒室,其实就是一座由千年寒冰雕刻而成的冰窟,在里面练功日进千里。付息烽能把顾子澜叫到这里疗伤,可见对他的宠爱有多深。

穆长亭跟着首阳宫弟子走到寒室洞外,行了一礼,谦逊道:“多谢师兄引路。”

许是他经常出入首阳宫,那名弟子从头到尾波澜不惊,闻言只是点了点头,道:“掌门仙尊已在里面久候多时了,快进去罢。”

穆长亭熟门熟路地摸进去,寒室里头却空无一人。

因为修为低下,穆长亭此刻在冰窟里待得瑟瑟发抖,呵了口气搓手,他试探般的高声喊道:“掌门仙尊?弟子到了。”

“……”无人应答。

寒室中央摆着一个巨大的冰棺,穆长亭好奇得要死。

他走过去推开棺盖,踮起脚往冰棺里头看去,只见冰棺里放着一把剑,通身莹白,剑穗上的白金琉璃珠更是流光溢彩。

穆长亭眼前一亮,我的长生剑!

棺底吃位很深,他伸长了手去够,怎知手刚碰到剑身,长生剑忽然铮铮鸣动,似是察觉到主人的气息。

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穆长亭心头一跳,连忙示意它禁声:“嘘!”

长生剑倒是听话,一下安静下来。

付息烽进来之时,少年正摸着冰棺,冲他笑:“掌门仙尊,这里怎会有个冰棺?”

付息烽看着他的笑容怔忪了一下,随即走过来将药膏递给他,说道:“这是前代掌门的冰棺,怎么?下了一趟山,连下山的缘由都忘了?”

穆长亭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确实是被那怪物吓到了,好多事情其实……其实都不大记得清了……”

付息烽细细瞧他表情,片刻后,颔首道:“嗯,我料想也是如此。”

“……”他这么说,穆长亭倒有些摸不准他的想法了,这是相信了?

付息烽一面指挥穆长亭将手放置在千年寒冰上,一面又说道:“前代掌门的尸身一直扣押在魔族深地,前几日我使了些法子,终于夺回来。不料,突生变数,前代掌门的冰棺放到寒室不足一日,尸身就不翼而飞。”

付息烽看了他一眼,缓缓道:“有弟子看见前代掌门在后山活动,只是目光呆滞,不似生人。我循着足迹追过去,人却不见了。这才派你们一同下山搜寻,可记起来了?”

穆长亭手一抖,付息烽说得隐晦,可这分明就在说他诈尸了嘛!

怪不得冰棺中无尸体,只有长生剑。

穆长亭从寒室中出来,脸色沉沉,眉头皱得能夹蚊子了。

他快步走回清和宫,刚好碰上要出门的明栎,穆长亭向他要了一把新的佩剑,又仗着他好说话,厚着脸皮搜刮了一些符啊追踪磷沙啊之类的零碎玩意儿。

明栎拉着他不放,担忧地问道:“师弟,你要去何处?”

穆长亭长叹一声,哄道:“我哪儿也不去,找你拿些东西傍身罢了。”

明栎显然不信,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穆长亭无奈道:“好,我说实话,我奉了掌门仙尊之命,去找前代掌门的尸身。”

明栎摇头,抿紧嘴唇:“不对,师叔不会派你独自一人下山,你可有奉令?”

穆长亭忍不住敲了下他脑袋,笑道:“木鱼脑袋!有也不给你看!”

明栎怔怔摸着额头,为何方才那一瞬竟觉得师弟的神情俏似师尊……

趁着明栎发呆的当口,穆长亭连忙跑远了。

御剑飞至遇险的那片森林,穆长亭取出装着追踪磷沙的锦袋放在掌心,念道:“生有所踪,死有追魂,去!”金色的细沙从锦袋中抽出,犹如闪烁繁星汇成的金溪之水朝黑暗的森林深处流去。

穆长亭收好空了的锦袋,跟着追踪磷沙往里走。

使用追踪磷沙需与被追踪之人有深刻羁绊方可生效,这羁绊或血缘或魂魄或情缘,受使用条件限制,此前明栎找他,追踪磷沙就派不上用场。

穆长亭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取出来用,竟没想到居然能奏效。

心情一时变得有些复杂,看来顾子澜被他魂附,当真不是一个巧合。

追踪磷沙行至溪水边,忽然与另一道金光相撞,兀的消散。

穆长亭抽出长剑,直指前方,喝道:“是何人在那里?出来!”

那人白皙修长的手指挑开遮挡的树枝,微微弯腰从黑暗中走出来。

他面色有些苍白,青发如瀑,一身火焰般的红衣锦袍衬得他的眉目分外冷艳,浅色金瞳淡淡一瞥,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傲气。

穆长亭忍不住后退一步,就连举剑的手都有些不稳。

“清心派的弟子,你用追踪磷沙追踪谁?”

邢玉笙的声音跟他的人一样,冷冷的,淡淡的,低沉嗓音吐露出的一字一句如玉珠落盘,清澈冷然,好听固然是好听,可被他强大的气场所震慑,多半的人都没有心思去细细辨别他的声音有多好听。

穆长亭正不知该如何答话,小溪对面的山上,忽然传来“沙沙”的声音。

穆长亭刚抬头,就见邢玉笙的身影如鬼魅一般朝声音传来之处掠去。

纵然不是很想面对他,穆长亭还是不得不跟上去瞧个究竟。

追踪磷沙跟到这里就与邢玉笙的追踪磷沙相撞,那就证明,他的尸身就在不远处了。看来邢玉笙也是来找“他”的……

好不容易爬上山丘,眼前的场景却让穆长亭呆了一呆。

诈尸的“穆长亭”双手并用,在刨一个坟地,他的脸上毫无表情,就连眼神也空洞无光,就如一个牵线木偶被人操控着。

邢玉笙负手站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刨坟。

穆长亭看不下去了,正要伸手去抓他,手腕一痛。

邢玉笙冰凉的手指看似没怎么用力,却牢牢地抓住了他,冷冷道:“你要做什么?”

穆长亭不耐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