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3章 冰山脸

第3章 冰山脸

二十三年前。

穆长亭拜入清心派已有半个年头,彼时他刚过完十六岁的生辰。

清心派派大人多,初入派的弟子通常会被分派到神乐宫或胧月宫跟着教习师长学习门派基础的心法剑招。学成之后,通过一年一度的仙法试炼赛,再行正式拜师。

教习师长虽在清心派地位不高,连十二宫议事都不得参与,但由于很多弟子初入门派便由他们教导,算是第一任师父,故也颇受尊崇。

神乐宫有三位教习师长,负责教导他的这一位,姓林,单字一个“见”。

背地里,他们都叫他“林贱人”。

也不怪他们不尊师重道,实是这位教习师长一点儿也没有师长的样子。

拜入他门下的弟子显少能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日常除了要干砍柴烧水的粗活,还要替他老人家倒夜壶,打扫房间,鞍前马后地伺候着。长得漂亮点的女弟子,那就惨了,时常还要深更半夜被他叫到房里“单独指导”。

穆长亭叼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地躺在屋顶晒太阳。

清风微拂,春光正好,穆长亭哼着一曲不成调的歌儿,惬意得像只餍足的猫。

忽然,他鼻翼煽动,狠狠吸了口气,烤鸡的香味馋得他快流口水了!

他睁开眼,一把抓住眼前晃动的手腕,嗷呜一口咬住了最好吃的鸡腿肉。

付息烽嫌弃地把鸡腿扔给他,摇头叹道:“坐没坐相,吃没吃相!”

穆长亭翻身坐起,冲他扬起笑脸:“有咱们付大哥罩着,谁管得着我?”

他笑起来双眸弯弯,像月牙儿一样。

付息烽比他还小几个月,只是少年老成,向来古板严肃。他这么调侃付息烽,也是因为付息烽手段了得,算是最得林见青睐的弟子之一。

许多他们学不到的剑法招式,林见高兴了都会教给付息烽。

付息烽说:“对了,我新学了几招,待会儿教你。”

穆长亭啃鸡腿啃得挺开心,点头道:“好呀,还去后山那儿吧,还能顺便抓些河蟹回来炸着吃,哎哟,可香啦!”

付息烽不赞同地看着他:“大家都开始修习辟谷了,你怎么还整天想着吃。”

穆长亭舔舔手指,笑嘻嘻地说:“循序渐进懂不懂!我这吃惯了五谷杂粮的凡夫俗子一顿不吃饿得慌!你没瞧见,他们一个个饿得路都走不动了!”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穆长亭嘴贫,付息烽总是忍不住念叨他。

正辨得眉飞色舞,远远走来一个少年。

那少年五官精致,皮肤白皙,一双眼眸黢黑幽深,怎么瞧怎么是个美人。

穆长亭见了他,总是忍不住感叹,他仿佛天生就是造物主的宠儿,寥寥几笔就已将他的俊美勾画得世间少有。然而他紧紧抿着的薄唇,面无表情的脸却永远给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邢玉笙来这里三个月了,可是他连一个朋友也没交到,永远形单影只的独来独往。

对好看的人,穆长亭是很宽容的。

哪怕他的脾气看起来并不好,可穆长亭还是忍不住生出亲近之心。

穆长亭看见邢玉笙一个人独坐在溪边,眼睛都亮了,着急地伸手朝付息烽讨要:“还有吗还有吗?给我!”

付息烽皱眉:“你要做什么?”

穆长亭笑:“我知道你肯定藏着另外一只鸡腿给我当宵夜,快点给我呀。”

“……”付息烽无语,被他气得连脾气都没有了,掏出藏在衣袖里的食物递给他。

付息烽:“你别去惹他,这些天我老是看见林贱人单独叫他进屋,给了一堆剑法书籍给他,谁知道他们什么关系。”

“哎哟,酸溜溜!”穆长亭笑他,摇了摇鸡腿,“谢啦!”

穆长亭飞身跃下屋顶,朝邢玉笙走去。

穆长亭兴致盎然,故意放轻脚步,正要学付息烽将鸡腿偷偷递到少年眼前。

然而手尚未碰到邢玉笙的肩膀,对方白皙修长的手指忽然如铁钳一样伸出来扣住了他的手腕,穆长亭一下吃痛,手指脱力,香喷喷的鸡腿掉到溪边的石头上,再滚了几圈,最终“咕咚”一声,坠入湍急的溪流之中。

邢玉笙瞪过来的双眸似有水意浮现,他的眼眶泛红,情绪不稳。

穆长亭愣住了,邢玉笙看着落入水中的鸡腿也愣了愣。

邢玉笙松开手指,穆长亭吃痛得甩着手腕,说道:“哎哟,痛死我了,你手指力气怎么这么大!我没别的意思啊,只是想请你吃东西。”

邢玉笙抿紧薄唇,忽然站起来,还是冷冷淡淡的腔调:“我不喜欢别人碰到我,以后别在背后搞偷袭。”

付息烽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到了两人身后,邢玉笙与他对视一眼,转身快步走了。

穆长亭揉着发红的手腕,咂咂嘴:“可惜了我的鸡腿……”

付息烽收回方才眼中涌现的敌意,对穆长亭讥讽地扯一扯嘴角:“我刚刚说什么来着?看你还敢不敢再拿热脸贴冷屁股!”

穆长亭听见他嘴里蹦出“屁股”两个字,猛地爆笑出声:“哈哈哈哈哈你不是发誓不再说‘污言秽语、不雅之词’的嘛!屁股?嗯?哈哈哈哈哈!”

付息烽额头青筋跳动:“穆!长!亭!”

穆长亭猴子一样蹦起来满山跑:“嗳!说不过就动手还是君子嘛你!救命啊——付息烽杀人灭口啦——要死啦!!!!”

山中无岁月,日子过得飞快。

穆长亭、付息烽、邢玉笙在众多弟子中的表现始终是拔尖的,神乐宫弟子们比试,前三名总是轮流出现在三人之间。

付息烽会说话,能讨林见欢心,又能时不时照拂其他弟子,大家对他自然很服气。

穆长亭大大咧咧,性子开朗爽快,与付息烽关系又好,他们经常在一块切磋,学习进度快大家并不觉得可疑。

唯有邢玉笙,虽然资质出众,但为人孤僻,又总能使出些别人不曾见过的招式。

久而久之,大家难免疑心,林见是否当真待邢玉笙与众不同,这个“与众不同”多少带了些不为外人所道的“暧昧”色彩,一时间流言蜚语不断。

邢玉笙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不是吃不上饭,就是恶意被人捉弄,比如被褥里放老鼠啦、过冬的衣服不见啦、被人锁在柴房啦等等。

这日,穆长亭与付息烽练完剑回来,一边说话,一边往屋里走。

一堆少年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说着话,见他们俩回来了,都笑着与他们打招呼。

穆长亭抬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笑道:“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在说那个冰山脸,又被林贱人叫进房去了,这回去的可久啦!啧啧啧……”

“谁叫人家有姿色呢?兔儿爷的滋味想必也不差吧!”

“怎么?你想试试?”

越说越不像话,连穆长亭听了都忍不住皱眉,他上前两步,正要分辨两句,付息烽却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警告地盯着他,摇了摇头。

穆长亭转身就往外走,付息烽叫道:“长亭,你去何处?”

穆长亭气道:“我去看看林贱人到底找他干嘛!”

他走得飞快,付息烽怕他惹事,连忙跟了上去。

两人偷偷趴在窗户边,穆长亭往窗户纸上戳了个洞,小心翼翼地往里头看。

少年上半身衣衫已褪,正直挺挺地跪在地上,低着头不言不语。

林见一手撑着下巴,一手在桌上轻轻敲打,懒洋洋地说:“我叫你把裤子脱了,听到没有?”

少年垂在身侧的双手缓缓握捏成拳,全身不知因气愤还是羞耻细细在颤抖着。

林见最见不得他面无表情又分外隐忍的脸,越是神圣不可侵犯,越是能激起他心中隐秘的快感。

按理说,他确实只喜欢女人,可是少年人身体比寻常的男人要柔软些。

他以前只是喜欢逗弄下邢玉笙,摸摸那比女人还要滑的肌肤解解渴,从未想过要去尝尝他的味道。可前阵子到山脚镇子上的花娘处夜宿,听说他们也入了些小倌回来服侍客人。

好奇问了问,花娘笑得隐晦又暧昧,只在他耳边吹热气,娇声说:“您问这么多做什么呀,您要感兴趣尽管试一试,奴家担保您试过之后呀,绝对食髓知味!”

林见被勾得心动,这才忍不住叫了邢玉笙过来。

见少年毫无反应,脱了上衣就不肯再动。

林见忍不住用脚在少年赤裸的胸膛轻轻滑动,哑声道:“你乖一点,师父必会好好疼你,否则……你知道的,你爹娘的佩剑还在我这儿,若惹我不高兴了,难保我拿它们去换个酒钱……”

邢玉笙猛地抬头瞪他,绕是林见也被他杀人一般的眼神吓了一跳。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