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5章 同住

第5章 同住

穆长亭的静闭没有关足三日就被放出来了,不是林见大发慈悲,而是神出鬼没的神乐宫宫主悬月尊沈宜忽然召集所有神乐宫弟子训话。

穆长亭拜入清风派日子也不短了,可见过沈宜的次数三根手指数得过来。

沈宜其人,很瘦,非常瘦,瘦得一阵子风刮过来都担心他可能站不稳。可用付息烽的话来说,就是——颇有仙风道骨之姿。

只是他不爱说话,也不爱管神乐宫内俗事,否则这里也不会让林见弄得乌烟瘴气。

此刻他手搭拂尘,垂着眼皮站在大殿中央,若不是他睫毛偶尔眨动一下,穆长亭都要怀疑他快睡过去了。

教习师长姜远勤高声说:“近来有多宗人口失踪案发生,在江湖上掀起了轩然大波,这些人或出门赶考或从商或投奔亲戚,要去的目的地都不同,可是他们无一例外都途径了丹枫镇。我们怀疑丹枫镇之中有阴邪之物作祟,掌门仙尊示下,由悬月尊与我们三位教习师长带领神乐宫弟子前去查探一番。”

此话一出,人群立马喧哗不安起来。

“我们是清心派入门弟子,到目前为止,只学习了基础的心法剑招,面对邪祟根本手无缚鸡之力,这么危险的事,为何不派高阶弟子前去?”

“没错!这样的大案子怎么能派我们去?”

“就是,低阶弟子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姜远勤皱眉道:“安静!”

他环视一周,待议论之声渐消,才继续说道:“大家放心!此次前去丹枫镇以自愿原则为主,不会有人逼迫你们。”

穆长亭出列,行了一礼,恭谨道:“悬月尊,三位师长,弟子穆长亭愿往。”

他才被林见抽得皮开肉绽,大大出了“风头”,许多人都认得他,场面一下又热闹起来。人潮之声还未褪去,人群之中又站出一人,向来与穆长亭形影不离的付息烽行礼,道:“弟子付息烽亦愿往。”

姜远勤认得他们,微笑颔首:“还有谁愿往?”

话音未落,邢玉笙默默站到了他们身边,道:“弟子邢玉笙愿往。”

穆长亭忍不住偷偷看他一眼,怎知看过去的时候,正好与邢玉笙黢黑的双眸对上。

穆长亭一点儿也没有被抓包的尴尬,眉眼一弯,开心地朝邢玉笙扬起一个笑脸。

邢玉笙的嘴唇不由自主动了动,随即似有些懊恼,猛地将头撇开,眉头微蹙,只留一个清冷的侧脸。

穆长亭纳闷地挠了挠脸颊,难道他不喜欢我对他笑?我笑得很讨厌吗?

有了他们三人作表率,平素在众弟子中表现出众的几人也接连站了出来。

姜远勤很满意,转头对沈宜说道:“启禀悬月尊,一共十二人。”

沈宜点点头,终于开腔道:“够了。”

毕竟也是一件危险的事,贵精不贵多。姜远勤再说了些注意的事宜与出发的时间,就让他们自行回去收拾行李。

随着人群往外走,穆长亭看着付息烽笑:“我没想到你也会去。”

付息烽看了他一眼,低声说道:“三个月之后就是仙法试炼赛,在这个节骨眼上,掌门仙尊特意示下,由十二宫之中最低位阶的神乐宫弟子前去,这些人可都是要参加仙法试炼赛的。”他哼笑一声,道,“清心派又不是没人了,何以只让低阶弟子前去?难道真的想让我们去送死?我这么说,你懂了吗?”

仙法试炼赛是试炼,这次又何尝不是一次试炼。

穆长亭听得目瞪口呆,摇头叹道:“你呀你,果然无利不起早,我还以为……”

付息烽替他补充道:“以为我跟你一样,满心侠义,古道热肠?”

穆长亭见他打趣自己,瞪他一眼,付息烽掌不住先笑了,连眸光都温柔了下来。

可以在一个人面前做真正的自己,不用担心他会害怕你,厌弃你,其实是一种特别珍贵的幸福。

神乐宫的弟子灵力低微,尚不能御剑而行。

丹枫镇的位置又较为偏远,一行人策马跑了三天三夜才到达。

一路风尘仆仆,到达丹枫镇之时偏逢天公不作美,雷声轰鸣,闪电交加,顷刻下起了倾盆大雨。

镇上人烟寥寥,路人撑伞疾行。

他们把马匹栓好,在路边一处的茶棚处躲雨。

少年们三三两两坐着,对山下的一切新鲜事物都很好奇,正小声说着话。

穆长亭擦了擦脸上的水,脸色显得有些青白。

他的伤口还未好利索,又这样疲惫奔走,饶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住。付息烽扶他坐下,有些担忧地看着他,穆长亭冲他虚弱地笑一笑:“没事,休息会儿就好了。”

正在这时,随着微微凌乱的脚步声响起,两名女子踏了进来。

拍了拍身上的水珠,纤细莹白的手指一转,青纸伞后露出一张清丽的脸来。江南女子的温婉秀美在她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茶棚里一时寂静无声,林见失神地打翻了一杯热茶,慌得他咋咋呼呼地跳起来。

同行的小丫环许是见惯了这样的场景,不由得嗤笑一声。

小丫环转过身去,扶住女子的手臂,道:“少夫人,我们先进去坐坐,这是过云雨,下不了多久的。”

那女子颔首,声音温柔:“好,我们取来的药材没有打湿吧?”

小丫环笑道:“少夫人放心,奴婢好生看着呢。”

她们一走动,众人才发现那女子的脚一拐一拐的,似是不小心崴到了。

小丫欢皱眉道:“少夫人,还痛得紧吗?要不,奴婢待会儿去雇顶轿子?”

女子微笑着摇摇头:“不必了,我还能走,这里离家也不远了。”

茶棚里都坐满了,小丫环环视一周,走到沈宜面前,行了一礼,俏生生地说:“道长有礼,方便搭个桌吗?”

沈宜抬头淡淡看她们一眼,左手微抬,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小丫环欢喜地扶少妇坐下,女子对沈宜浅笑一下,柔声道:“多谢道长,叨扰了。”

沈宜悠然饮茶,淡淡道:“无碍。”

他抬眸看了姜远勤一眼,姜远勤会意,从包袱中取出一个青色药瓶放到她们面前,温声道:“两位施主,这是我们清心派独门自制的药酒,对治跌打损伤疗效很好。”

两人受宠若惊,客气了一番这才收下。

雨越下越大,女子忧愁地看了外头一会儿,犹豫片刻,对沈宜道:“看道长们面生,是第一次来我们丹枫镇吗?”

沈宜不语,姜远勤笑道:“是,我们途径此处,在这里歇歇脚。”

女子点了点头,微笑道:“那不知你们可找到落脚的住处了?”

姜远勤道:“未曾,刚到小镇就下起了雨,我们打算等雨势稍停,再行找客栈。”

小丫头噗嗤一声笑了,插嘴道:“道长有所不知,我们这儿啊,地势偏远,鲜少有人经过,镇子上的人觉得生意不好做,好多都搬走啦。唯一的一间客栈前两个月刚刚倒闭了呢!”

姜远勤皱了皱眉:“这……”

女子柔声道:“道长们若不嫌弃,不妨到我家中暂住。我婆母最是尊敬道长,若能请到道长到我家作客,婆母定不甚欢喜。再加上近来镇子上不太平,好多人都无端丧命,有道长们在,我们也能安心一些。”

沈宜不吭声,姜远勤自然不敢应下。

茶棚一下静下来,林见忍不住急道:“悬月尊,您看……既然女施主如此热心,我们何不暂且到她家中住下,这镇上没有客栈,眼看要入冬了,夜里寒凉,总不能叫弟子们露宿山林罢?”

他说得又急又快,跟吐豆子一样,沈宜皱了皱眉,道:“聒噪。”

林见愣了愣,脸猛地涨红。

穆长亭看他吃瘪乐得不得了,忍笑忍得辛苦。

姜远勤温声道:“林师弟莫急,悬月尊自有决断。”

沈宜静静看了女子片刻,道:“你方才说多人丧命,因何?”

女子垂眸柔声道:“这就不知了,我也是听镇上的人说的。”

姜远勤站起来对女子行了一礼:“多谢女施主,如此,我们一行人便多有叨扰了。”

女子浅浅一笑,柔声道:“道长客气。”

经过这个插曲,他们当日就住进了“范府”。

那女子的丈夫是个病秧子,虽也长得秀气俊朗,但多少给人弱不禁风之感。

听闻这范家祖上一直是在京经商的,只是家业传到他们这一代,子孙们不争气,没有经商的才能,这才落败至此,举家搬到了偏远的丹枫镇。

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范家如今依旧算得上是镇子上大户人家。

加上三位教习师长与沈宜,他们一行共十六人。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