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10章 似真似假

第10章 似真似假

妖魅的指甲太过锐利,不多时,穆长亭修长脆弱的脖颈已有鲜血缓缓流下。

就像白玫瑰娇软柔嫩的花瓣被骤然溅红了一般,那颜色太过刺眼。

邢玉笙调转目光,断开传音阵法,嘴角勾起一个近乎冷漠的弧度:“我父母早就过世了,你以为在这世上还有谁是我真正在乎的吗?你要杀便杀吧,他于我不过是无关痛痒的存在。”

妖魅将信将疑地加重了手上的力度,穆长亭痛得眉头一皱,连呼吸都断断续续的。

邢玉笙冷漠依旧,眸光深处甚至泛出星星点点讥讽的笑意:“你若真的想帮我,倒不如将林见交与我,此人一直待我甚‘好’,我还未好好报答他的恩情。”那个“好”字被他说得咬牙切齿,颇有想将他碎尸万段的恨意在里头。

妖魅听出他语气的变化,忍不住奇道:“据我所知,林见乃是你的教习师长,对你有教导知遇之恩。虽则他的品行算不上是个好的,但你之前不是一直坚持自己与我不同?如今若是想要报仇,免不得成为一个欺师灭祖之人,你可想好了?”

林见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邢玉笙的目光犹如一把利剑狠狠戳在他身上。

“林师长自然与别个不同,自打拜入清心派,投身在他门下,他便一直欺我辱我,待我连猪狗都不如。纵然背个欺师灭祖的罪名我也认了!”邢玉笙冷冷道,“这个道貌岸然恬不知耻之徒硬抢了我父母的佩剑不说,甚至屡屡用此作为威胁筹码,像猥亵女人一样待我。更甚者,在知晓我家祖传秘术之后,就觊觎上其中的邢家禁法。日日逼我修炼,以供他在我身上吸取源源不断的灵力。”

妖魅冷冷笑道:“此人当真恶心至极,那你还等什么?”下巴冲林见的方向扬了扬,她诱惑一般低语道,“拿起你的剑,杀了他!”

穆长亭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暗忖,原来付息烽之前看见他从林贱人房间出来,捧着的那些剑法书籍不是林贱人真心给他修炼的,反而另有目的。一直被当做修炼的容器,却因父母的佩剑被夺取,不得反抗,也不敢反抗,内心该是多么的怨愤、痛苦。一时之间,穆长亭倒不知道此刻是希望邢玉笙杀了林见,还是放过他……

邢玉笙猛地拔出长剑,一步步朝林见走去。

他的双眸亮若星辰,寒意像是倒影在水面的影子,透过眼睛折射出强烈的杀意。

林见整个人都贴到墙壁上,鬼叫着挥手:“不要过来!不要杀我!”

他尝试着爬起来,可脚下打滑,爬起来又重重跌坐在地。他之前被妖魅吸光了所有的精气与灵力,此刻全身无力,因为极度的惧怕,甚至有些意识不清。他没有认出眼前少年是谁,只是下意识觉得害怕。

那是跟妖魅伸手欲挖他心脏时,一样的害怕。

林见转而向其他方向奋力爬行,恐惧令他全身颤抖不止,仿佛死神手举尖刀在身后如影相随。妖魅愉悦得轻笑起来,穆长亭只觉得寒意爬遍了整个脊背,那是他从没有见过的邢玉笙,一个仿佛来自修罗地狱的魔鬼。

邢玉笙挥剑轻刺,剑芒大盛,在空中划出莹亮的痕迹。

只听林见大声惨叫,鲜血喷涌而出,双脚脚筋竟被生生挑断!

紧接着,手筋、双眼、乃至身上的皮肤皆被割裂出一道道伤痕,有些甚至深可见骨,石室里很静,静得仿佛连呼吸声都像在耳边响起,静得仿佛只能听到林见嘶哑绝望的痛苦喊叫。

到了最后,他的身上几乎再没有一寸完整的肌肤,凌迟也不过如此。

爬行的轨迹在地上拖延出深深的血痕,空气里泛滥的浓郁血腥之气令人作呕。

王姨娘尖叫着捂住耳朵,颠三倒四地哭泣道:“不是我要吃的!不是我要吃你们的!不要来找我!”

林见趴在地上奄奄一息,嘴唇不住颤抖,却是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

长剑高悬在上空,诡谲的剑芒时时长时缩,正对着林见心脏的位置。

灵力在邢玉笙指尖汹涌流动,只要他轻轻一划,剑尖坠落,他所憎恨的人就可以马上丢掉性命。

穆长亭拼着被妖魅刺破喉咙的危险,艰难地吐字:“……邢、邢玉笙,你要在这里结果了他,清心派可就回不去了!他是败类死不足惜,可你尚年轻,一辈子背着弑杀师长的罪名,在世间将如何自处?”

邢玉笙闻言,动作顿了顿,猛地抬头与他沉静清亮的双眼对视。

“你闭嘴!”妖魅恼怒地掐紧他的脖子,对邢玉笙催促道,“快杀了他!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反悔已经晚了!”

邢玉笙轻轻牵起嘴角,淡淡道:“你以为清心派对我来说,是什么稀罕的地方吗?”

他这句话像是在对妖魅,又像是在低声回应穆长亭。话音刚落,手指轻动,长剑急坠而下,猛地贯穿林见的胸膛!

穆长亭不忍地闭上眼睛,林见的呼吸声戛然而止。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身边熟悉的人死去,哪怕这个人再可恶,但直面死亡的震撼还是让穆长亭心里的情绪翻江倒海地折腾起来。

妖魅大笑起来:“快哉!快哉!杀得好!”

就在这时,邢玉笙忽然将长剑抬起,直指穆长亭,冷冷道:“接下来轮到他了。”

妖魅兴致勃勃地问:“怎么?你连他也想杀?”

邢玉笙淡淡道:“他亲眼看见我杀了林见,这个秘密不能宣扬出去,留他不得。”

妖魅反问道:“难道你还想回清心派?刚才还口口声声说不稀罕,现在反而害怕被人知道你杀人的秘密了?”

邢玉笙微微勾唇一笑:“因为我忽然改变主意了,你不觉得将第一修仙剑派搅得腥风血雨,要比惦念你这里的一亩三分地要好玩得多吗?”

妖魅听罢,果然拍手叫好,笑道:“好,待我帮你解决了他。”说着,她一下收紧了手指的力道,穆长亭甚至被她掐得整个人提了起来,脸色被窒得青紫,好像马上要背过气去一样。

“且慢!”邢玉笙单手负在身后,尚在滴血的剑尖极细微的抖动了一下。

妖魅轻瞥他一眼:“舍不得了?”

邢玉笙淡淡道:“我只是想自己动手。你说得没错,生而为异类,一生都会遭人白眼,被命运玩弄在指间。既然世人待我冷漠无情,我又为何要对他们心存希冀?倒不如跟随自己心意,快意潇洒过一生。”

邢玉笙顿了顿,又道:“如此说来,倒要多谢你,原来报仇的感觉是这样痛快!”

手指在背后重新结出一个传音阵法,只是这次的流向是往穆长亭而去。

邢玉笙对妖魅道:“不介意让我拿同门师兄弟的血再祭祭我的宝剑吧?”

妖魅分外喜欢看到他这副似魔非魔的模样,一心认为自己干了一回好事,若是早知命运如此,早早顺从,不去贪念人间温暖,就不会跟自己一样受伤了。

妖魅笑着放开穆长亭,将他往前一推,柔声道:“当然不介意,给你。”

穆长亭此刻还有些愣神,若不是刚才邢玉笙通过传音阵法在他脑海中说话,叫他配合行动,他甚至以为邢玉笙已被妖魅所惑,彻底背叛门派了。

不是他不愿意相信邢玉笙,实在是……实在是他的表情无一不真,恨意也无一不真,就连慢慢折磨林见至死的残忍手法也叫人想起来胆寒。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静静交汇,穆长亭抿紧嘴唇,脸色有些苍白。

邢玉笙清冷的声音响起:“比武场上,我们各有胜负,你猜猜,今日会是谁赢?”

穆长亭像是有些害怕一般退后一步,然而借着退后的动作,一直贴身带着的灵符从衣袖中哗哗掉落在手掌心。

与此同时,邢玉笙猛地飞身而至,眼看剑尖快要逼到穆长亭面门!

两人却忽然极有默契地调转方向,倏地往妖魅所在方向掠去!

灵符刷刷转动,随着剑气的指引,犹如锁链一般紧紧缠绕在妖魅身上!

妖魅未料到邢玉笙阵前反水,发愣片刻的功夫,居然就被他们偷袭成功!妖魅勃然大怒,想要挣破“符灵锁”,锁链却被越缠越紧。

这是修仙界最为常用的把戏,简单实用,广为流传,只是通常需要施咒的两人具有极高的默契度,哪一方出的晚了,这个符咒都不会成功。

穆长亭见一击即中,高兴得笑出来,连忙对邢玉笙道:“哎哟!居然成功了!赶紧溜!我们灵力有限,这玩意儿撑不了多久!”

邢玉笙又恢复了冷淡疏离的模样,点了点头,默默跟着穆长亭沿原路跑回去。

妖魅在身后咆哮:“你居然敢骗我!居然敢骗我!”

充满怒气的声音响彻这个暗室长廊。

穆长亭抹了一把脖颈上的血,一边顾着逃命,一边嘀咕道:“差点被她插破我的喉咙,真变态!”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