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13章 仙法试炼赛

第13章 仙法试炼赛

作为教习师长,姜远勤实在是比林见合格多了。

每日亲自督促指导他们练功不说,私下里对每一位弟子也甚为关爱,心血来潮之时还会亲自下厨给他们做上一顿好吃的慰劳慰劳。

姜远勤厨艺很好,虽然他做的菜都是素食,但难得每一样都精致美味。

穆长亭这段日子过得实在不错,口腹之欲大为满足,连做梦都在咂嘴回味。

姜远勤在修道之法上也颇有一番独特见解,穆长亭跟着他修习不过两个月,许多之前一知半解的东西被他一提点,有如醍醐灌顶,猛然醒悟。

穆长亭愈加一门心思钻研到剑法修道之上,时常天未亮就起床练剑,进步神速。

同门比武,穆长亭泰半的几率会打赢付息烽,可比起天赋过人的邢玉笙还是差了一截。邢玉笙不必再供养灵力予人吸食,于此道的天分就愈加明显了。

剑法之奥妙,灵力之精纯,就连姜远勤见了也赞叹不止。

那些关于他的流言蜚语,也随着林见的死,逐渐消弭。

时光飞逝,仙法试炼赛在众弟子兴奋又不安的翘首期盼中悄然而至。

仙法试炼赛历来是清心派不成文的“拜师”历练,若是能在比赛中脱颖而出,则意味着有较大的几率成为掌门关门弟子,或拜入其余十一宫门下。

这也算是清心派的盛事之一,全派上下都颇为重视。因而仙法试炼赛举办的地点通常都选在掌门所在的首阳宫正殿广场上。

仙法试炼赛当日,和风煦日,天清气朗。

神乐宫与胧月宫的弟子们恭敬地站在广场上,聆听掌门训示。一眼望去,乌压压的人头,穆长亭站得后,压根儿没瞧见掌门仙尊长什么模样。

只是远远望去,仙袍飘飘,身形高挑修长,有松鹤之姿,声音在威严之中带着春风拂面般的清朗温和。

好些弟子听了,都面带神往之色。

也就只有穆长亭听了开头几句,就站不住了,倒不是掌门仙尊说得无聊,实在是他但凡听这些之乎者也,就困得想睡觉。眼下唯一能吸引他注意力的,就是胧月宫的女弟子了。

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于修道之事上,清心派也贯彻得十分彻底。

因低阶弟子心性不坚,怕闹出些丑事来。于是,男女弟子初时入派便分开教授,男弟子住神乐宫,女弟子住胧月宫,两宫遥相对望,中间隔了万丈深渊,那叫离了一个十万八千里。

低阶弟子不如人啊,恐怕也只有正式拜师之后才能见到些“师姐师妹”了。

穆长亭忍不住伸长脖子偷偷去瞧,付息烽低咳一声,皱眉看向他,目露警告。

穆长亭对他弯唇一笑,比了一个五,一个二,意思是说第五排第二个长得好看,脸皮厚得简直让人手痒想抽他。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看白不看。

付息烽这样严肃、不晓风月的性格,居然还敢说他悟性太低?

掌门仙尊讲完话,一个鹤发银须的老头儿站了出来,据说是执戒长老,专门执管全派上下所有戒律惩罚,基本上所有人都怕他。

“仙法试炼赛乃是检验尔等近一年以来的修习成果,我希望你们都能严格遵守比赛规则,一切量力而为,不可贪功冒进,以安全为重!”他声如洪钟,震得人心头一颤,“下面,我将公布比赛规则,请仔细听清楚!”

穆长亭瞬间来了精神,竖起耳朵听他说。

仙法试炼赛是将参赛的弟子通过传送法阵传送到“猨翼山”,此山处于魔界与凡界交界处,常有妖魔鬼怪久居侵扰路人。清心派事先早已在猨翼山周围布上结界,确保除了猨翼山本身的妖魔,没有其余更高阶的魔物能够进入。

弟子们要在猨翼山待上两天一夜,在这段时间里,需尽自己所能去斩杀妖物,直到看见天空中出现由清心派在结界上方幻化出的七星连珠异相,证明传送法阵重新开启,才能找到传送法阵回到门派。

执戒长老道:“每人都会有一棵裹银树,我在上面施了法,你们若是身死或是弃权,属于你的裹银树会瞬间枯萎。”

他广袖一拂,所有弟子脚下忽然破土而出一棵矮小的青绿植物。

它的树干通体银白,华光在微微开裂的树皮间流转,显得异常炫目,葱绿的叶子抖了抖,微微舒展开,露出枝桠顶端长着的一颗可爱花苞。

“另外,此物还可用于计算你们斩杀妖物的情况。斩杀的数量越多,等级越高,难度越大,裹银树上开的花也相应越多。现在,你们每个人将灵力注入指尖,点在顶端的花苞上,让裹银树进行认主。”

穆长亭以前在《广物志》上见过这种植物,因它能够吸取主人斩杀邪物的精元,进而净化之后生长出纯白的灵花,修道之士吃了灵花能使灵力更为精纯,故而一般人主要借助此物来修炼。

可清心派居然用它来计算比赛结果!还每人一棵!

果然是修仙第一派,如此的奢侈!以及……物尽其用……

穆长亭按他所说的方式,运足灵力点在花苞上,只见花苞竟然慢慢绽放,开出一朵洁白如玉的花儿来。

广场上此起彼伏的惊哗声接连响起,似乎都被这小小一棵裹银树所惊艳。

执戒长老高声道:“不许喧哗!禁声!”

人群瞬间安静下来,他扫视了一眼,又道:“好,既然都已认主。那我继续来讲讲规矩,若你们在比赛过程中遇到生命危险,可取出‘传阵符’回到门派!但与此同时,你的裹银树会枯萎,就此失去比赛资格。只有通过两天一夜的试炼,由传送法阵传送回来,才算试炼成功!”

“出发之前,我们为你们准备了六样符具,你们每人可以选择带走其中三样,这些符具或能助你保命,或能助你斩妖,端看你们自己的选择。”执戒长老话锋一转,严肃道,“最后,我还要再重申一遍!遇到危险切不可逞强!没有什么比性命与安全更为重要!”

这些话每年都会说,可总有些弟子得失之心太强,因此而丢掉性命。

执戒长老在心底长叹一声,交由教习师长分派符具给他们。

他所说的六样符具分别是冰凌镜、缚妖网、迷雾铃、隐身符、灵符、丹药。

冰凌镜:用于寻物以及查看裹银树的情况;

缚妖网:用于困住妖物,让其免于逃脱;

迷雾铃:用于制造迷雾,便于逃遁;

隐身符:用于隐身,时效半个时辰;

灵符与丹药自不必说,一个用来攻击,一个用来救命。

大多数弟子都选了灵符与丹药,剩下的那一个选择就多了,有些能力弱点的就选择了隐身符或者迷雾铃,能力强点的就选择了缚妖网。

穆长亭跟付息烽商量了一下,他选了灵符、缚妖网、隐身符,付息烽则选择了灵符、丹药、迷雾铃。基本上他们所选的东西除了重复灵符外,其余都是互补的。冰凌镜的效果太鸡肋,他们没有选,其它弟子也很少去选它。

偏偏邢玉笙是个特例,他拿了大多数人都没有选的冰凌镜。

穆长亭忍不住走过去提醒他:“这个……比赛里面也没有要寻物这个环节呀,其实你看不看裹银树有什么区别呢?倒不如换个实用的。”

邢玉笙看着他,点点头道:“我选的就是实用的。”表情一脸认真。

穆长亭:“……”

待到所有弟子都准备就绪,沈宜走过来,站到广场中央的太极八卦阵边上,运转灵力双掌一推,只见八卦阵飞速转动起来,不消片刻,就在中央开启了一个极大的传送口。

穆长亭跳下去的时候,大风呼呼铺面而来,吹得他连眼睛都睁不开。

身体一直在往下坠落,直到脚底踩到实心,他才有了比较真实的感觉。

冷月高悬,枯树成林,乌鸦立在枝头,嘶哑鸣叫。

在清心派的时候还是白天,跳下来居然就变成黑夜了,这破地方果然是阴深深的。

穆长亭在原地等了好半天,仍然不见付息烽。

……搞什么?他不是跟在我身后跳下来的么?

穆长亭朝天看了看,除了看见黑沉沉的天空,什么都没有。

难道传送法阵是随机传送到猨翼山的某一处?

穆长亭想了想,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高,否则这里怎么可能只有他一个人?

掌心一翻,用灵力燃起一簇小火苗,穆长亭随便找了一个方向往前走。

走着走着,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穆长亭回过头去,身后空无一人。

穆长亭心头一紧,伸手按住腰间佩剑。

就在这时,一只冰冷的手一下按在他的肩膀,久久没有动作,穆长亭极快地回身,猛地拔剑刺去!剑身铮鸣,气势如虹,发出嗡嗡的响声!出手却意外的没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