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15章 缚魔

第15章 缚魔

许碧云的肩膀在搏斗中被魔物狠狠抓了一下,此时大半个身子都被鲜血染红,看着颇为骇人。能够遇到眼前这个高阶魔物实属难得,不到最后关头,她实在不愿轻易放弃。倒不是她无端托大,在胧月宫她的修为算是数一数二的,临行前,又偷偷取了师长的“锁妖链”带在身上。

她把同行的弟子推出去,一来是她留下确实帮不上忙,二来也是因为“锁妖链”万万不能被人发现。

灵力在掌心疯狂涌动,锁妖链越收越紧,几乎快要嵌入魔物的身体里!

她的额头不断淌下汗来,成败在此一举,魔物发出愤怒的咆哮,挣扎得愈加用力!她咬牙操控佩剑凌空悬起,剑芒骤涨,夹着凛冽之势猛地朝魔物的心口刺去!变故就在此时发生!那魔物赤眸一睁,仰天长啸,双臂剧烈抖动,洞内被它四溢的魔气震得乱石横飞!

锁妖链非但没有收伏它,反而令它狂化了!

咔咔。

锁妖链节节断裂,掉落在地,掀起了满地尘土。

许碧云暗道不好,正要撤手,魔物四肢撑地而起,一个纵身就已跳至她面前。魔物腥臭炽热的喘息喷在头顶,许碧云脸色惨白,巨掌携风呼呼而来,她指尖捻紧薄薄的“传阵符”,只需要轻轻一搓,她就能立刻脱离危险。

绝望又极度不甘心的感觉席卷而来,她略微迟疑,生死之刻,手臂被人狠狠一拉,整个人往另一侧歪去,鼻尖闻到若有似无的梅花冷香。

几乎是在同时,一个人影飞快地冲上去,蓄满灵力的剑光狠狠滑过魔物的手掌!

魔物吃痛,被迫连退两步,掌心滴滴答答淌下粘稠的血液。

穆长亭迎风而立,低喝道:“你先带她出去!”

邢玉笙冷冷看了一眼跌倒在地的少女,粗鲁地伸手拽住后领想要把人拎起来,可才提了一下,她就痛得大叫了一声。

邢玉笙不想再耽搁时间,长臂一捞,把人抱在怀里,就朝洞外掠去。

他的速度非常快,到了洞门口,就像扔烫手山芋一样,飞快地把人往地上一放。

“碧云!谢天谢地!还好你没事!呜呜呜呜!”女弟子扑上来。

邢玉笙完成任务,毫不犹豫掉头就走。他有比较严重的洁癖,不太喜欢碰触别人。

身后响起微若蚊呐的声音:“谢、谢谢!”

邢玉笙置若罔闻,身影飞快消失在洞口。

许碧云微微咬紧双唇,苍白的脸泛上了一丝红晕。

从小到大,她都是天之骄女,容貌、能力样样不输人,多得是人排在身后对她示好,可她从未把他们放在眼里。回想少年方才在魔物的掌心将她拉开的果决,那要怎样的反应与速度才能做到让两个人都完美避开攻击,毫发无伤。

而且顾忌着男女之别,他一开始并不想抱自己的吧……这样的品行,又有那般冷峻出色的相貌,刹那就让她莫名心悸。

洞内。

穆长亭一看便知,原来这高阶魔物是滑彘,一种残暴之物,生于最阴暗之地,专食人类,因此久而久之长相也俏似人脸。它身上长着野猪一样的鬣毛,站直了足有三人之高,说是庞然大物也不足为过。

此刻它正戒备地佝偻起背,尖锐的利爪在地上抓刨,发出警告与威胁。

穆长亭提剑退后几步,滑彘愤怒地呲牙,以为他要逃,瞬间弹跳而起,朝他疾冲过来!穆长亭眸光中闪现笑意,竟然不躲不避直直撞上去!

眼看滑彘的尖牙就要一口咬断他的脖子,穆长亭双腿微弯,半个身体朝后仰倒!借着冲势从滑彘身下滑过,长剑同时狠狠扎进滑彘的腹部!生生划出一道巨口!

滑彘痛吼!巨掌朝挂在肚子上的穆长亭拍来!

穆长亭躺倒在地,一招“掀地诀”从掌心翻出,金光大盛,一下将足有千斤之重的滑彘掀翻!它重重砸地,地面凹陷出一个深坑,整个山洞也被震得碎石滚动。

一刻未停,穆长亭跳到滑彘身上,趁它受伤,一把拔出长剑。

滑彘仿佛就在等此刻,眸中赤光猛盛,拍地而起!

穆长亭触不及防被劲风扫飞出去!身体重重撞上山壁再狠狠跌落在地!

口中泛出腥甜,五脏六腑绞痛着,然而穆长亭眉头都不皱一下,拇指轻蹭嘴角,缓缓擦掉血迹,他一瞬不瞬地紧盯着魔物。

那魔物双眸中的赤红之色越来越明显,全身上下泛着诡异的红光。

片刻,身上受伤的地方,居然奇迹般的慢慢愈合了!

滑彘目露轻蔑之色,仿佛在嘲笑他们以蚍蜉之姿撼摇大树!巨掌携风,朝躺倒在地穆长亭砸来!

隐身咒!

穆长亭往右瞬移,双指捻住呼呼燃烧的黄符,直至它化为灰烬。

预想中的肉泥没有出现,滑彘掌下空空,碎石遍地!它有些焦躁地在洞内翻找,身上总是被灵力幻变而成的风刃砍出一道道伤痕。

邢玉笙就是在这个时候冲进来的,环视一周,没有看到穆长亭,他呼吸一窒,脸色瞬间阴沉得有些吓人。

邢玉笙抽出惊鲵剑,剑光泠然,映照在他的眼底泛出森冷的寒光。

杀意乍泄,气势逼人!竟让滑彘下意识兽毛倒竖,喉咙里发出时断时续低喝。

邢玉笙这样还挺能唬人,穆长亭嘴角微翘,看够了那魔物的丑态,才轻移到邢玉笙身后,在他耳边低声道:“我没事,用了隐身符,它暂时看不到我而已。”

温热的呼吸吹拂在冰凉的耳垂,邢玉笙忍住了想要转头的冲动,手猛地收紧。

穆长亭又道:“小心些,这魔物受伤会自愈,我们先把它引出去,外头宽阔。”

邢玉笙“嗯”了一声,提醒道:“会自愈是因为眼睛。”摆出剑式,气势凌人。

他好像总是知道许多自己不知道的东西,穆长亭笑了下,掌心一吸,孤零零躺在地上,被主人遗忘多时的长剑一下飞到他手中。

两人起剑的姿势一模一样,一招“天裂”顺势而走!

这招诀窍在于“快”,剑快,人更快!两人掠过之处只能看见残影翻飞!剑意破风而来!落下之时,魔物的双眼齐齐被戳瞎!

穆长亭用了隐身符,滑彘能感知的气息只有邢玉笙,咆哮着伸手去抓他。

邢玉笙早已翻身一跃,稳稳站落在地。

穆长亭退开,飞身往洞口掠去!

怒气与疼痛让滑彘丧失了一切理智,它仅仅凭着对气息的感知,一步步追着邢玉笙往洞口而去!怎知才出了洞口,缚妖网兜头罩下!

普通的缚妖网自然困不住它,可这个缚妖网是被穆长亭贴满了灵符的。

双层效力叠加之下,滑彘被烫得全身冒烟,挣扎的动作也更加猛烈。

穆长亭控制得很辛苦,灵力波动极大,牵制的双手都在剧烈颤抖。

邢玉笙看了穆长亭一眼,心念一变,但求速战速决。食指与中指并拢,两手结阵,灵力涌动,随着他手腕每一次的翻转,空气中出现逐一出现“千”、“影”、“列”、“阵”四个金字。

唰唰唰。

邢玉笙无数影分身围作一圈,将滑彘牢牢困死。

影分身动作一致地将双手分开高举,长剑凌空而起,全无二致地对准滑彘!

邢玉笙猛地将手挥下,无数的长剑倾落,直直刺入魔物的身体!

滑彘嘶哑痛叫,已瞎的双眼流下赤红的血泪,只听“砰”的一声,滑彘全身炸裂,魂飞魄散,最终化作一团黑气消失在暗夜里!

穆长亭筋疲力尽,一下跌坐在地,吁出一口气,笑道:“还是你厉害。”

邢玉笙脸色苍白,为了使用千影列阵,他必须高度集中念力与精神。越级而动术,遭受的反噬可是很严重的。

眼前的景物叠影重重,邢玉笙摇摇晃晃往穆长亭的方向走了两步,轰然倒地。

穆长亭惊道:“邢玉笙!”

再次醒来之时,他看见穆长亭背对着他,正坐在不远处的火堆处,不知在烤着什么。肉香飘散在空气之中,引得人食指大动。

此处是滑彘的洞穴,如今却被他们二人雀占鸟巢了。

邢玉笙动了动,穆长亭头也不回地冲他摆了摆手,说:“哎哎,别起来,快躺着。”

邢玉笙坐高了一些,倚靠在石壁,静静看着穆长亭的背影。

穆长亭似乎轻笑了一下,摇头叹道:“我也是服了你,哪有这么不要命的打法。还好当初你选符具的时候知道选丹药,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手上的食物烤好啦,穆长亭笑吟吟举着它转过来:“可以吃东西啦!饿了吗?”

……被他架起来烤的居然是一条蛇!

邢玉笙嘴角抽了抽,淡淡道:“不饿。”

穆长亭极力推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