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18章 难逃一劫

第18章 难逃一劫

之后的画面就转得非常快了,他们走过许多地方,看过许多风景,除过不少作祟的妖邪,日子虽然过得没有在邢家富裕,但看得出来他们是极为开心的。

惊鲵剑是邢玉笙父亲的佩剑,一直佩戴在身,而他的母亲,身上挂着的佩剑虽然也是把好剑,但明显更为轻薄,比较适合女子使用。

穆长亭跟着他们在溪边坐下,目光从他们放在身旁的佩剑上收回目光。

男人掬了一捧水喝,擦了擦嘴,转头对那母子俩说:“前面有间村子,今晚我们就到里面借宿一晚吧。”

穆长亭举目眺望了下,果然见到道路蜿蜒的尽头,有一个破败的村落隐隐约约闪现在薄雾之后。

村子十分贫穷,他们进去之后甚至不用费心找村民借宿,就找到一间废弃已久的房子。屋内蜘蛛网遍地,积尘甚厚。

他们一家子把房子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又生火简单煮了一些吃的,就在这里住下了。村子里的人见他们身上都背着剑,一开始对他们非常戒备,后来他们对村民们和善的解释了来意之后,他们才放下心来,知道他们会除妖,甚至是十分雀跃欢喜的。

邢父识文断字,偶尔会帮村子里的人写写书信,教小孩子读读书,赚上半个教书先生的钱,偶尔也带着邢玉笙出外斩杀妖物。邢母则是缝缝补补,将绣好的绣品攒着拿到镇上的集市贩卖。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他们在这里待的日子一天长过一天,也许久经漂泊,不由想找个地方安定下来。

村落远离喧嚣,山清水秀,他们就像寻常的一家三口,如果日子一直这样过下去,不难想象,邢玉笙会过得多么幸福开心。

穆长亭在这个幻境里所看到的少年,脸上露出的笑容可比他认识的那个多多了。

邢玉笙会对父母露出依恋与崇拜,会漫山遍野的追兔子,也会在猎杀妖物之后眼眸中渗出星星点点飞扬的笑意。

这些,都是他所不认识的邢玉笙,是曾经非常幸福、会露出少年心性一面的邢玉笙。但穆长亭知道,他的父母会死,他心里所害怕看到的一幕终会到来。

有一天,一个村民浑身是血,跌跌撞撞地跑进村里,目露惊恐地抓着邢父说:“有、有妖怪!会吃、吃人!它还在身后跟、跟着我!快救救我!”

村民围了一圈,见他惊叫过后就昏了过去,不由得慌乱起来。

邢父让他们镇静,吩咐他们把因失血过多已经昏迷过去的村民抬回家,处理一下伤口,转身就回房里找到邢母商量对策。

邢母听罢,神情一变,连忙从箱子里找到尘封已久的佩剑,两人对视一眼,就一同出门去了。穆长亭大多数的视角是跟着邢父而变幻,渐渐的,他也明白了,这个大概不是邢玉笙的记忆,而是惊鲵剑的。

剑有剑灵,剑灵认主,所以对主人所发生的一切感念深刻。

穆长亭跟着他们跑出去,一个皮肤灰黑、耳朵尖尖的妖物凌空站在村口,它上半身是人的形态,下半身是鱼尾。随手掷过来一具血肉已空,干瘪得只剩一层皮的尸体,幽绿的眼睛盯着他们,魔物勾唇笑起来:“哟,居然有道士在,今天真是赚到了。”长长的舌头飞快的在嘴唇扫了一圈,他露出看见猎物时的兴奋表情。

会说话的高阶魔物……

这个甚至比他们之前处理过的滑彘要厉害得多,穆长亭想起《广物志》上所描绘的图像,这个……这个难道是水鲅?

一种长年生活在深海的魔物,一生之中有大部分的时间在沉睡,每十年苏醒一次,每次苏醒却要大开杀戒,直到吃到的“食物”足够它慢慢消化。

很多修道之人,曾经想过在水鲅苏醒之前找到它,先下手为强。

可是水鲅非常善于隐匿踪迹,尤其是这个地方它还需要沉睡十年,选择的时候自然慎之又慎,故而至今还未见过,有谁能在水鲅未苏醒之前,先找到它的。

穆长亭看了一眼地上的血皮,不忍的将脸转开。

也不知这魔物一路吃了多少人,作了多少孽,才来到这个山中小村。

邢父冷着脸举起长剑:“你本事能抓到我,就算你厉害。”

水鲅露出轻蔑的笑容:“虚张声势的臭道士,本想看你长得俊俏的份上,手上留情,让你死得痛快些,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水鲅掌心一推,魔气拍出!朝邢父砸来!

邢家夫妻闪身避过,魔气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尘土飞扬。

邢家夫妻双剑合璧,从飞尘之中闪现,直直朝水鲅刺去!

三人在空中缠斗,魔气灵气交错撞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村民都躲在房内不敢出来,邢玉笙到集中上替邢母变卖绣品去了,一时还未回来。

这还是穆长亭第一次看到邢父用尽全力搏斗,空气中灵气剧烈激荡,就连天地也为之变色。云层剧烈的翻斗着,顷刻便黑压压滚滚而来。

邢母忽然被水鲅一尾扫中心口,只见她飞倒在地,“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邢父大叫了一声:“桐儿!”

水鲅冷笑一声:“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两人的身影快到只能看到残影翻飞,斗大的雨滴随着“轰隆”一声降落在地。

一人一魔也不知打了多久,他们实力相当,互不退让。

下一刻,只见空中剑芒大盛!水鲅被剑气所伤,横飞落地!

邢父退到邢母身边,站得笔直,一只手执剑,一手背在身后,冷冷道:“魔物,还要打么?邢某奉陪到底!”

水鲅阴狠地瞪了他一眼,飞身而走,森冷的声音回荡在空中:“你且等着!我还会回来的!下一次定要血洗此地!”

穆长亭站在邢父身后,正好看见他一直负在身后的手剧烈颤抖着,一道鲜血沿着手臂流下来,滴答,滴答,滴落在地。

魔物一走,他猛地跪倒在地,嘴角渗出鲜血。

他早已是强弩之末,刚才不过是在硬撑。邢母担忧地扶住他,两人对视,他却微微一笑,伸手覆在邢母的手上,安慰道:“没事,不要担心。”

邢玉笙回来的时候,看见父母都身受重伤,脸色剧变,愤怒得浑身都在颤抖。

他转身要走,邢父斥责道:“回来!有没有脑子!你以为就凭你现在的身手会是它的对手吗?哪怕它现在身受重伤,你去也只有送死的份!”

一席话斥得邢玉笙慢慢冷静下来,咬牙站了半晌,他低声道:“我去给你们熬药。”

穆长亭与邢父同时长叹一声,穆长亭愣了愣,抬头看向他,只见他微闭上眼,喃喃自语道:“笙儿还是不够成熟冷静,我真担心……”

担心什么?他却没有再说出口。

穆长亭听完,不知为什么心下一沉,像是坠着千金万物,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你在担心什么呢?担心他无法在你死后撑起这个家?照顾好他的娘亲么?

可是,也许你预料到了此番难逃一劫,但大概至死也没有想到,最后独留在世上的只有他一人而已。

邢父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就开始着手思考应对之策。

首先,他想到的自然是让村子里的人先搬走,可是魔物诡诈,逃走之时竟然暗自使了法术,画地为牢,将他们圈在村落里,谁也无法穿越法术屏障而出。

坐着等死的滋味并不好受,邢父或许能保全自己一家周全,可是满村村民何其无辜,以他的性格断不可能弃他们而去。

于是,他便想了一个大胆的法子。

他把村民召集到一起,劝说他们做最后的抗争。他会制作好符具,分发给所有村民,并利用三天的时间教大家摆出一个阵法。到时候,魔物来了,就由他将魔物引到阵法之中,大家只要齐心协力,一定可以把魔物捉拿下来!

哪怕还是有人质疑这个方法是否妥当,临时抱佛脚对他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真的有用么?可是总比等死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全村加起来有一百多人,当夜,邢家三口熬夜写好了摆阵需用的灵符。

从第二天开始,要教他们的就是摆阵的走位,灵符掷出的时机!教导他们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光练习走位就足足用了两天的才让所有人记住,并且毫无出错。

邢母有些惴惴不安:“此阵当真一点纰漏都不可出,否则让魔物逃掉倒还没什么,最怕的是,它会因此狂化,到时候就不是我们一己之力能够控制的了。”

邢父蹙紧眉头,颔首道:“不错,此阵法难就难在要让百余人相互配合方能奏效,不过桐儿也别太担心,若是魔物狂化,我会拼死牵制它!”

邢母惊得一下站起来:“夫君,你莫不是想要跟它同归于尽?”

邢父温柔的看着她,丝毫不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