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21章 分水岭

第21章 分水岭

穆长亭愣了愣,很快笑起来:“前辈见谅,非是我不愿留下来,只是我一届凡人,吃喝拉撒睡样样脱不了凡根,待在这里,反而显得污秽了呢。”

火麒麟低沉的声音暗含笑意:“巧舌如簧。”

穆长亭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转,提出一个建议:“不若这样吧,我们比试比试,若是我们赢了,前辈就让我们取走惊鲵剑,如何?”

火麒麟嗤笑:“就你们?能打赢我?”

穆长亭连连摆手:“不不不,我们哪里敢跟您较量,我的意思是……我们换一种方法比试。您看这里这么多剑,不如我们试试看,谁先拔出最远处那把剑!”

他遥指孤零零插在谷缝之间那把长剑。

火麒麟觉得有意思,欣然同意:“规矩是你们定的,输了可不要说我欺负小辈。”

穆长亭笑:“自然,不过前辈,我们去拔剑不会又触动剑灵的回忆了吧?”

火麒麟抬起双脚,重重踩下,一道红光从它脚底震荡出去,蔓延了整座坑谷。

火麒麟道:“我已施法压制了它们,这回总可以了吧!”

穆长亭点了点头,道谢之后,又顺带厚着脸皮跟火麒麟打商量,想要跟邢玉笙组成一队,虽则两个对付一个确实不太好,但是火麒麟比他们强大许多,听了他的请求,连片刻犹豫都没有就答应了。

那是对自己有足够强大的自信心。

穆长亭也不慌,凑到邢玉笙耳边,低语两句。

邢玉笙面不改色点点头,火麒麟斜着眼睛瞥了他们一眼,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

穆长亭对火麒麟笑了笑:“前辈,我们先说好,拔剑必须爬上谷壁,以触碰到剑柄为取胜的前提,靠灵力可不算,您可有异议?”

火麒麟不耐烦地踩了踩地:“没有没有,废话真多,快开始。”

两人对视一眼,穆长亭冲邢玉笙点点头,接过邢玉笙手中的惊鲵剑,宣布开始那一刻,猛地朝剑池挥去!

灵力带动剑气闪出一道白光,竟在那一刹那将数十把剑掀起,不约而同地朝火麒麟身上扑去,火麒麟哪里惧怕他这些小把戏,直直就撞了过去,连避都不避。

穆长亭一计不成,片刻不停飞身跃至火麒麟身上,长剑一挽,挥剑就往它的脚底挑去,他那一剑使得非常刁钻。

脚板心恰恰是火麒麟全身上下除了眼睛,唯一没有覆盖鳞片的地方,火麒麟不得不避让两步,穆长亭一笑,出招越来越快。

火麒麟怒了,张口就朝他喷了一把火!

穆长亭早有准备,游刃有余地退得远远的,火麒麟抓紧时间朝谷壁跑去,穆长亭擦了把额头的汗,眼睛亮晶晶的,这下连追都不去追它。

火麒麟暗道奇怪,但它一心想取胜,也来不及细想。

快跑到谷壁的时候,它心头一喜,正要挥掌去抛,却眼睁睁地看着插在那里的长剑被一把拔了出来。

长剑凌空,一个人都没有。

火麒麟回头看着穆长亭:“不是说好了不使用灵力?!”

穆长亭安抚地笑了笑:“前辈,我们有没有用灵力,难道您感觉不出来么?”

这回倒是轮到火麒麟愣在那里,是了,空气中没有灵力波动,他们确实没用灵力。

火麒麟眼见那把剑就在自己眼前飞到穆长亭面前,瞪得眼睛都大了。

穆长亭对着空气一笑,赞道:“干得漂亮!我们赢了!”

火麒麟:“……”

邢玉笙不爱说话,火麒麟对他又不感兴趣,存在感自然很低。

比试之时,它全部的注意力都被穆长亭吸引住了,哪里还有空去注意邢玉笙在做什么?不曾想,他们竟利用了这点,使诈用了隐身符!

穆长亭刚才可不是闲得无聊在阻止它,怕是在给邢玉笙制造机会,争取足够多的时间去取剑。

火麒麟想着想着,心中愈加不平:“你犯规!不算!”

穆长亭拱了拱手,狡黠地笑道:“我只是小小的使了点小聪明,算不上犯规啊。我说不可以用灵力,可没说不准借用符具,之前说明规则的时候,明明问过前辈是否有异议的,您自己说没有的。”

火麒麟噎了噎,生气地跺了跺脚。

它一震怒,连坑谷都要抖三抖,两人被震得东倒西歪,站都站不稳,穆长亭连忙喊道:“前辈愿赌服输啊!您可不要欺了神兽之名!”

火麒麟看上的是他的机灵,气的是他的狡猾,喷气道:“罢了,没得让人说我输不起,滚吧滚吧!”

它一甩尾巴,转身要走,大脑袋却垂得低低的,仿佛很失落。

穆长亭想了想,问邢玉笙:“你的冰凌镜还有用么?”

邢玉笙摇了摇头,随即好像知道他想干什么似的,立刻从怀中掏出来递给他。

“谢啦!”穆长亭笑了笑,飞过去,将冰凌镜送到火麒麟面前,“前辈,这个小玩意儿权当我们送给您的小礼物,就收下它当留个念想吧,如果前辈不介意,有空我们还会回来看您的!”

火麒麟看见冰凌镜眼睛亮了亮,它永世不能出剑冢之地,有了这个玩意儿好歹也能看看外面的世界。

它一脚踩住冰凌镜,傲娇地甩了甩尾巴,矜持地“嗯”了一声。

穆长亭一笑,又对它行了一礼,将方才从谷缝上取下的长剑放到它面前,说道:“多谢前辈对我们二人手下留情,就此拜别。”

他们沿着来时的路返回,火麒麟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喂,臭小子!接着!”

穆长亭回身,一把长剑朝他飞来,他下意识接住,傻傻抬头看向火麒麟。

火麒麟气道:“你能入剑冢之地也是机缘,这把长生剑送你了!”

穆长亭还想说话,火麒麟不耐地踩了踩地,红光震荡过来,瞬间将他们包围,火麒麟的声音渐渐消失在虚空中:“婆婆妈妈!快滚!”

付息烽站在首阳宫广场之上,脸色阴沉。

所有弟子都陆陆续续回来了,唯独穆长亭与邢玉笙缺席,传送法阵即将关闭,执戒长老摇头道:“可惜了,试炼赛即将结束,第一第二名原本非他们莫属,唉,我派弟子去把他们接回来吧。”

谢应君闭上眼睛,掐指算了算,脸上露出笑容:“不必,他们就快回来了。”

执戒长老喜道:“你算到他们在何处了?快说说。”

谢应君笑得高深莫测,就是一字也不肯吐露,那副样子直逼得老头儿吹胡子瞪眼。

芩书仲好看的桃花眼微微上挑,戏谑道:“师兄,你要是再不肯透露一两句,长老今夜怕是怄得都不能入睡了。”

谢应君笑着摇了摇头:“个人有个人的机缘,此乃天机。”

他们正说着话,只见两道光束落地,广场中央凭空出现两道身影。

恰在这时,传送法阵缓缓关闭。

广场上一下炸开了锅,穆长亭仰头看着巍峨的首阳宫,深吸一口气,转身对身旁的少年微微笑了。

那是劫后余生的笑,他眉眼弯弯,显得分外耀眼。

邢玉笙冷硬的棱角仿佛也随着穆长亭的一笑而微微柔和下来,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也悄无声息地浅浅弯起了嘴角。

付息烽想要迈前的步子一下顿住,目光落在中央并肩站在一块的两人身上,双手缓缓捏紧成拳,一股恨意从心里翻滚而出。

仙剑试炼赛圆满结束,排列在前的赧然是穆长亭、邢玉笙、付息烽、周稚,将要拜入掌门仙尊门下的人选不言而喻。

就连执剑长老也亲自叫了他们四人上前问话,说的东西倒是很平常,无非就是夸赞一番他们资质非凡,再叮嘱一番切不可骄傲自满,回去更要勤加练习,做全门派的榜样。最后一句就颇有深意了,做全门派的榜样?那要如何才能以这个为目标来规束自身?

除非,站在了全门派都瞩目的位置上了。

按照清心派以往的规矩,仙剑试炼赛结束后,弟子们的最终去处将在七日之内正式公布。在此之前,教习长老们会按照各宫的收徒意愿,跟门下弟子们深入交谈,结合两方的想法,正式拜师。若是有被十二宫之一看上,而自己又不想去的,可以跟教习长老提出来,再进行调整。

执戒长老亦会派门下弟子前来协助,一方面是起到监督的作用,一方面也是为了缓解神乐宫与胧月宫人手不足的情况。

这样的法子虽然用时过长,但一向被弟子们推崇,故而这么多年一直沿袭下来。

第二天一早,沈宜又把他们四人单独叫出来,这回说的话就很明确了。

掌门仙尊有意收他们四人为徒,问他们的意愿如何。

穆长亭、邢玉笙、付息烽都没有问题,唯独周稚似乎不是很愿意,沈宜问他为何,他嘟着嘴孩子气的说,拜掌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