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30章 横生变数

第30章 横生变数

三人躲在草丛中,远远望着亭内情景。

周稚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满脸好奇,穆长亭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在那两人抱在一块滚落在地的时候,就猛地伸手盖住周稚的眼睛。

周稚不开心了,要想挣扎,穆长亭小声道:“别看了,小心揍你。”

周稚嘟了嘟嘴:“大师兄你真讨厌!”

穆长亭笑了笑,转头看了一眼亭内的进展,又有些不自然地把目光转开。

春宫戏的主角是自己熟悉多年的人,还能更尴尬点么……

他刚转过头,就对上邢玉笙看过来的深邃双眸,像是在仔仔细细的看他的反应。

穆长亭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邢玉笙顿了顿,默默又将头转回去。

穆长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腹诽一声,莫名其妙,就保持着一会儿看亭内,一会儿仰头看天的动作。

亭内。

江姨娘面覆红潮,只见她急促喘息着,眸光微微闪动,因为情动而按耐不住仰头低叫的同时,身后忽然伸出九条长长的狐狸尾巴!

这哪里是妖魅,分明就是九尾妖狐!

妖气瞬间在空气中疯狂涌动,她笑了笑,用低到只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怎么?真想跟我双修?我倒是不介意,就怕你不喜欢。”

付息烽面沉似水,一点儿也没有被撩拨到情动的样子:“你若再不走,待会儿我就只能把你抓走剥皮吃肉了。”

九尾妖狐冷冷一笑,若不是主上吩咐配合他行事,哪里轮到这小子在她面前撒野?

假意跟付息烽对战几招,九尾妖狐一掌拍到他心口,飞快地翻身撤走。

穆长亭正要去追,付息烽却摇晃了两下,重重跌倒在地,脸色苍白。

穆长亭连忙扶住他,付息烽抿紧唇:“长亭,不用管我……”

话音落地,他却猛烈咳嗽起来,连声音都嘶哑起来。

他都这样了,穆长亭哪里能不管他,连忙吩咐邢玉笙和周稚追上去,他倒出一颗丹药给付息烽服下,皱眉道:“你怎么也不防着些,平时最谨慎聪明的不是你么?”

付息烽闭上眼睛,意有所指地低喃道:“聪明有什么用?有些人总是防不胜防。”

穆长亭没有去深究他话里的意思,待付息烽好些了,两人才重新沿着九尾妖狐逃走的方向追去。

邢玉笙跟周稚一路追到城里的一个路口,那九尾妖狐却狡猾地隐藏了身体,像是动用了隐身符一样,凭空消失在眼前。

没有办法,只能各自分开追一个方向。

邢玉笙叮嘱周稚:“小心点,有发现就大声叫我。”

周稚乖乖点头:“知道啦!”

邢玉笙沿着空无一人的街道追了一会儿,终于发现了九尾妖狐的身影。

此时她已取消了隐身,听见身后的动静,她甚至猛地停了下来,勾唇笑道:“想抓我么道长?那也要看看你是否有这个本事。”

她飞身而起,邢玉笙紧追而上。

两道身影在小镇屋顶上飞纵跳跃,前面那一道身影快似鬼魅,后面那一道身姿飘逸,几乎没看到他如何动,就能不徐不疾地保持着跟九尾妖狐一样的速度。

追着追着,九尾妖狐忽然回头看他一眼,纵身跳进王宅。

她这一跃如滴水入湖,无声无息,又瞬间不见了踪影。

邢玉笙落在庭院中央,只见周围竟然乌压压站了百来人,他们全都面无表情,眼神空洞,身上丝毫没有凡人的气息!浑似半人半尸的尸鬼!

妖气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显得这个空旷的庭院格外阴森。

一股若有似无的血腥之气萦绕在鼻尖,邢玉笙不是很舒服地闭了闭眼,心脏剧烈跳动着,身体里好像有一个巨兽在咆哮着苏醒。

黑色的魔气在眉心极速地窜动,似有取之不尽的力量涌遍全身,邢玉笙猛地睁开眼睛,黑眸尽褪,出现在眼前的赧然是一双浅色金瞳!

九尾妖狐凌空出现在上方,白色的尾巴在空中甩动,尖锐的黑色指甲微微曲起,朝人群中一吸,她猛地将被他吸食精气后半死不活的人扔到邢玉笙面前。

邢玉笙抽出惊鲵剑,毫不犹豫地刺进那人心口,动作又快又准!

原来那些身上死气浮现的人,却不知为何,在被邢玉笙所杀后,重新变回了人类。

九尾妖狐知道他此刻神智凌乱,忍不住笑起来,一股脑地将这些人推到他面前。

邢玉笙的脑中空白一片,只有一个声音在心里面回荡:“杀!杀!杀!”

九尾妖狐遥遥看了一眼远方,媚笑道:“妾身就不陪你了,慢慢玩。”

邢玉笙置若罔闻,温热的鲜血溅落在脸上,半人半尸的尸鬼不断往他身上扑。

手上的惊鲵剑发出刺目的白光,一扫而出时,方才形成小半圈包围而来的尸鬼瞬间被掀飞出去。

穆长亭他们赶来之时,少年站在一片尸山血海之中,面无表情地站着。

他执剑而立,浑身是血,整个人像散发出强烈的杀意。

穆长亭愣在当场,几乎难以相信眼前所见,他仔细去看邢玉笙的眼睛,预想中的浅色金瞳没有出现,少年双眸漆黑如墨,里面泛着冷冷的寒光。

付息烽戒备地将剑举起来:“小心点,他不对劲。”

穆长亭按住付息烽的剑,摇头道:“先不要伤他,我去看看他是怎么回事。”上回在虚天之境,他浅色金瞳尚且能认出他,这次他眸色未变,应该更有半点清晰的神识存在才对。

言毕,他就试探着慢慢靠近,少年双眸微转,瞬间锁定在他身上,惊鲵剑对准他。

穆长亭轻声道:“师弟,把剑放下,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越靠越近,猛地踏入邢玉笙脑海中下意识设定的安全范围,他猛地冲过去,挥剑刺去,劲风拂面,杀气泠然,生死一刻中任谁第一反应都是挥剑相挡,然而穆长亭却不闪不避,岿然不动。

邢玉笙的剑尖猛地停在穆长亭脖颈前,只要再进去一寸,就能置他于死地。

付息烽握紧佩剑,牙关咬得死紧,那一瞬间他甚至恨不得上去就将邢玉笙结果了。

然而那个男人的话声犹在耳:“等了这半年,不就是为了等魔血与邢玉笙更好的相融么?我不得不提醒你,再有恨也不能杀了他,他对我们尚有大用。”

两人双目久久凝视,穆长亭眸光微动,轻声道:“师弟,把剑给我。”

他小心翼翼伸出手,刑玉笙眼里闪现片刻迷茫,呆愣之间,居然乖乖让他将手中的长剑拿走了。

乌黑的睫羽缓缓扇动两下,眼底倒影着穆长亭清晰的身影,他闭上眼睛,忽然昏了过去。

时隔半年,刑玉笙再次被召进戒堂公审,这一次被问询了整整一夜,结果就是直接被关进了思过崖。

清心派历来被关进思过崖的,都是犯下大错,准备逐出门派的人。这个不成文的规定,几乎让全派上下都在猜测,这是打算长期囚禁刑玉笙,还是真的要将他驱逐出派。

谢应君回来,眉头皱成一个川字。穆长亭默默跟在他身后,一字未说。

师尊最是护短,若是连身为掌门仙尊的他都无法护下刑玉笙,那这一回刑玉笙的事必然是再无回旋的余地。

想来也是,王家一百三十口的性命,全数死在他剑下。

尸体上灵力留下的伤口,清晰可见。

人证物证俱在,刑玉笙又想不起来到底追踪九尾妖狐到王宅以后发生了什么,当真是百口莫辩,甚至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他可能真的错杀了那些无辜的性命。

这半年来,虽然因为虚天之境隔绝了他与蛇瘿的感应,但是时常会有魔气在体内游走,待他去探寻时,又捕捉不到。不是没有去藏书阁查找如何断开血契的方法,可翻阅的古书无一不在透露一个信息——除非主人身死魂消,否则血契无法强行断开。

谢应君神色凝重地坐下来,思索了许久,才对穆长亭说道:“外界要求处死笙儿,以证公法,你如何看?”

穆长亭道:“此事疑点重重,师弟不像滥杀无辜之人,弟子认为还需再进一步查探清楚。”

谢应君“唔”了一声,道:“可是他根本想不起来当时发生何事,说明他那时神智不清,那些人错手被他所杀也并非没有可能。”

穆长亭沉默了,他可以确认刑玉笙当时是有片刻的神识辨认出他的,可是那些无辜的王宅众人呢?在什么情况下,他会毫不犹豫的将什么斩杀。

穆长亭心头忽然掠过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奇异猜想:“有没有可能……他当时将他们错认为了邪祟之物?”

谢应君猛地抬眸看他,笃定道:“有。只不过他可能并非错认,而是他们确实是邪祟之物。”

穆长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