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32章 坠魔

第32章 坠魔

许碧云脸上飞快的染上一层薄红,羞怯道:“我、我想请穆师兄帮我想办法把食盒送去思过崖,里面都是我亲手做的一些饭菜。”

她虽然没有明说是送给谁,但是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明白她的心思。

穆长亭笑了笑,道:“既是师妹的一片心意,为何不自己送上去?”

许碧云眸光黯淡下来,低声道:“我去不了,师父管束严格,他不会同意让我去的。穆师兄,能帮我这个忙吗?”

穆长亭这才想起许碧云拜在执戒长老门下,他严肃古板,什么事情都按规矩办事。就连穆长亭想去探望邢玉笙都耗费了许多功夫,更何况,许碧云还是个女弟子,男女授受不亲,执戒长老更不会同意让她去思过崖。

穆长亭正想应下,付息烽眸光微沉,忽然插嘴道:“让小师弟去吧,一来,你才从思过崖下来,执戒长老未必会同意再让你前去,二来你如今正病着,虽说现在没什么大碍,但还是不要到处走动为好。”

付息烽这样说,倒是让许碧云不好意思了,她连连道歉道:“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知道穆师兄你病了,还来叨扰。”

穆长亭安抚地笑了笑:“没事,师妹不必在意。你这点小请求算不了什么,迟点我会跟小师弟说的,若是他不得空,我会亲自前去,必不负所托,好么?”

许碧云感激地笑了笑:“多谢穆师兄!”

付息烽送许碧云离开,房门开到一半,她却似终于下定决心,忽然回过身来,红着脸坚定道:“烦请穆师兄转告邢师兄,我、我相信他没有杀人,这件事定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我等着他回来!”

说完,她就转身飞快地跑出去。

穆长亭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微微一笑,许碧云勇敢坚强,对待喜欢的人热情大胆,又全心信任,虽然偶尔做事有些莽撞,但难得是她脾气还算不错,其实细细想来,倒是跟邢玉笙颇为相配。

可惜的是,他这个师弟为人冷漠,不解风情,怕是要辜负她的一片痴情了。

穆长亭之后叫来周稚,把送饭这件事托付给他,周稚二话不说就应下来了,开心地笑道:“那我能在思过崖多待一会儿吗?”

穆长亭笑道:“思过崖上什么都没有,最多有个温泉给你泡一泡,我估计你最多待上半个时辰就坐不住了。”

周稚眼睛一亮:“那我可以泡温泉呀,还可以跟邢师兄说话!”

整个清心派,能跟邢玉笙稍微说上点话的也就只有穆长亭和周稚了,穆长亭是脸皮厚,周稚是孩子心性,单纯又话唠,就算邢玉笙不怎么吭声,只是偶尔“嗯”一下,他们也能把话题顺利进行下去。

穆长亭宠溺地摇了摇头,笑道:“好啦,执戒长老那边你二师兄已经过去打过招呼了,待会儿你去找云阳云师兄,他会带你上思过崖的。”

周稚提起食盒,高高兴兴地跑出去了。

夜空中乌云翻滚,电闪雷鸣,顷刻就落下了斗大的雨珠。

思过崖的山洞之中漆黑一片,邢玉笙盘腿静坐,冷汗渐渐渗透了整个脊背,只见他此刻脸色发白,双眉紧皱,原本只在眉心闪现的一道黑色魔气,此刻竟然分裂出好几条,在脸上时隐时现的窜动。

近来,这样的情况总是越来越频繁的出现。

昨日穆长亭来看过他之后,输送了不少灵力,极有效地抚平了他体内乱动的气息。

邢玉笙本来以为这种方法能起到暂时压制的作用,可怎么也没想到,今日魔气的反噬反而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来得更为凶猛,像是魔气将穆长亭输送进来的灵气吞噬殆尽,转化成了更强大的魔气存于体内。

周稚拎起食盒跑进山洞,拍了拍身上的雨水,大声叫道:“三师兄!我来看你啦!”

脚步声踩在地上发出细微的响声,闪电在身后的天空劈打。

周稚走到山洞尽头,一道漆黑的人影坐在地上,影影绰绰的缩成一团,看不清楚。

周稚先是被他吓了一跳,然后想明白这里只有邢玉笙之后,就放心地笑起来:“三师兄,你还在练功呢!快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是许师姐给你准备的哦……”

那道黑影在他话音落下之时,就猛地睁开了眼睛,一双浅色金瞳透出森冷的寒意。

周稚犹自不知,提着食盒朝他走去,念念叨叨地说:“外面下了好大的雨呢,你看我全身都湿透啦,师兄你怎么不烤火呢?不冷么?”

那道黑影缓缓站起来,长剑在他手中幽幽泛着寒光。

周稚前进的步子猛地一顿,瞳孔微缩,心脏快速跳动着,他的手摸到腰间佩剑,下意识想要退到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

他才刚有所动作,那道黑影却一个闪身,犹如鬼魅一般瞬间逼近到眼前!

惊鲵剑重重劈下,周稚挥剑相当,食盒啪嗒落在地上,饭菜汤水倒了满地。

周稚惊道:“三师兄!我是周稚啊!”

邢玉笙充耳不闻,又重新挥剑刺去!

这跟平时比试不同,邢玉笙一招一式都带着强烈的杀气,刚开始周稚还是只是格挡自卫,到了后来,竟被逼得不得不用尽全力与他一战!

可饶是如此,他还是被邢玉笙打得节节败退。

周稚猛地被拍打出去,身体重重跌落在地,滑出一段距离。

心口一阵绞痛,周稚“哇”地一下吐出一口鲜血,他反应迅速地抓了一把地上的细沙,猝不及防地朝一步步向他走来的邢玉笙掷去!

细沙飞舞,邢玉笙侧头避开,再睁眼之时,只见周稚正跌跌撞撞朝洞外逃去。

魔气在少年俊美冰冷的脸上游走,他不急不缓地提起长剑,追了出去。

穆长亭睡了一天,身体大好,此刻正坐在桌边例行擦拭长生剑。

风雨摇曳,窗子被吹得哐当一下打开,颤颤摆动。

穆长亭停下手上的动作,走过去看了一眼屋外正在下着的瓢泼大雨,正准备把窗关上,一道惊慌失措地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大师兄!救我!快来救我!”

穆长亭猛地一愣,急忙传音周稚:“小师弟!出什么事了!你还在思过崖吗!”

没有人回应,穆长亭强自压抑住心慌,一把抓起长生剑,就往思过崖御剑飞去。

小师弟,你可千万千万不要出事啊……

周稚跌倒在地上,刚才交手他明显不敌,身上数十道伤口纵横交错,尤其是右脚伤得最重,鲜血止也止不住的正汩汩流着。

邢玉笙的脸在闪电之下清晰乍现,那样的异色双眸足以让人心惊,更别说他脸上汹涌窜动的魔气。

周稚在看清他的脸时,已心生绝望。

他毕竟还是个半大的少年,死亡的阴影笼罩在头顶,让他既害怕又悲伤。

灵力透支,他如今又身受重伤,再无余力与邢玉笙抗衡。

双手按在地上,周稚颤抖着撑着身体往后退去,叫道:“三师兄,我是周稚,你的小师弟啊,求你,求你不要杀我……”

邢玉笙面无表情,慢慢举起长剑,剑身忽然发出刺眼的白光,随着他手起刀落,锋利的剑光瞬间滑过周稚脆弱的脖颈!力道之大,让头身瞬间分离!

“……不!!!!!!”

一声悲痛的嘶叫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穆长亭从长生剑上跌落下来,整个人趴到透明的结界壁垒上用力捶打:“小师弟!!!”

眼泪汹涌流出,穆长亭跪倒在地,愤怒又悲痛地咆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头颅在地上来回滚动了几下,慢慢停下来,少年往日开朗爱笑的脸正对着穆长亭,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不可置信,又仿佛惊恐至极。

暴雨下得更大了,鲜血与雨水渐渐融合在一起,汇成一小股血色溪流往崖底流去。

穆长亭捡起长生剑,运足了全身的灵力用力朝结界壁垒劈去!

巨大的撞击声传来,结界壁垒裂出一道轻微的缝隙,穆长亭马不停蹄,又朝壁垒用力砍去,如此重复了三次!结界壁垒终于应声而破!

邢玉笙长剑调转,直指穆长亭,眼底冷光流转,杀气更盛。

愤怒让穆长亭失去理智,在邢玉笙逼近之时,他亦挥剑相抵,两人的身影不断交错,分开,泠泠杀气弥漫在空中,直教人胆寒。

结界的破裂引来了执戒长老与他的大弟子云阳,此时穆长亭已与邢玉笙交手良久,两人互有损伤,但穆长亭明显更严重些。

执戒长老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目露悲痛,纵身加入战局。

邢玉笙此时魔气暴涨,对付穆长亭还算绰绰有余,跟执戒长老交手就力不从心。

执戒长老避开他刺过的长剑,挥掌而出,精准地拍打在邢玉笙的心口!

邢玉笙飞落在地,喉间腥甜翻涌,吐出一口鲜血!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