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34章 生离死别

第34章 生离死别

也许是追杀邢玉笙的人实在太多了,他们一人一蛇不得不隐藏行踪。

穆长亭混入魔族深地,花了将近四个月的时间才找到一丝蛛丝马迹,辗转打听到邢玉笙目前所在。

没有了魔君统帅,如今的魔域四分五裂,各自为战,局势颇为复杂。

可以想象,邢玉笙一个少年人带着魔君麾下第一魔兽出现在此地,并且蛇瘿还认他为主,会引起怎样的轰动与戒备。

蛇瘿盘踞在洞内,闭着眼睛打盹,邢玉笙坐在一旁静心打坐,黑色的魔气如雾一般将他包裹在内,然而他面色沉静,似乎丝毫没有受此影响。

在蛇瘿的帮助下,邢玉笙在这段时间里潜心修炼,对如何控制魔气已有一些心得。只是他身上的魔气极不稳定,想要全部控制住,非一朝一夕能够做到。

魔要成仙,那要洗精伐髓苦修多年,仙要堕魔,却不过在一念之间。

仙魔一线之隔,往下就是万丈深渊,一旦坠入就再也无法回头。

邢玉笙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却无法抗拒,能操控魔气总是被魔气操控要来得更好,起码不会再伤及无辜的性命。

寂静之中,蛇瘿忽然抬起头来,一双浅色金瞳牢牢盯着洞外。

蛇瘿警戒道:“外面有人在靠近。”

邢玉笙缓缓睁开眼,声音低沉:“能看清是何人吗?”

浅色金瞳微微紧缩,蛇瘿忽然讽刺笑道:“是那日在虚天之境你不准我动他的人。”

邢玉笙猛地一愣,脸上的血色一褪而尽。

魔域荒芜之地大多荆棘丛生,野草虚长,穆长亭用长剑砍开杂草,一步一步走得甚是艰难。当长剑再次劈开半人高的荒草之时,巨蟒的蛇头猛地窜到眼前,冲他张大嘴巴展示血盆大口,并且不断发出警告的嘶嘶声。

穆长亭飞掠后退,长剑直指,冷冷道:“我要见邢玉笙,你让他出来!”

蛇瘿大半个身体悬空,蛇头微垂,将他盯得紧紧的。

巨蟒并不主动进攻,只是但凡穆长亭靠近,都要作势咬他,将他逼退。

穆长亭这才知道它堵在这里是什么意思,不再啰嗦,他直接挥剑而上。

他身轻体盈,飞转跳跃的时候专门找蛇瘿的死角下手,蛇瘿刚开始还是一味地躲避自保,终于在身中数剑之后,怒得一吼,把邢玉笙的嘱咐抛之脑后,卯足了劲儿要跟穆长亭干一场。

怎知才打了一个来回,邢玉笙忽然飞身而至,挡到了前面。

少年面色清冷,一双眼睛早已变成浅色金瞳,他浑身魔气四溢,哪怕还是那般俊逸的模样,却让人找不出他和以往有任何一点相似的地方。

不过数月未见,他就变成了完全不同的陌生人。

邢玉笙淡淡道:“若是来捉我问罪,那就不必了,凭你一人根本打不过我。”

邢玉笙吐字清晰,一点也不像神智不清,穆长亭连最后一丝期望都破灭了。

他静默半晌,闭了闭眼,低声道:“我来,是有一件事要问你。”

邢玉笙负手而立,声音清冷:“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你尽管问。”

穆长亭仔细去辨认他脸上的表情,声音细微的发抖:“杀害小师弟之时,你是清醒的,还是……还是神志不清,受人操控……”

穆长亭静静等待他的回复,诡异的沉默在彼此之间蔓延。

邢玉笙忽然短促地讽刺一笑:“师兄你千里奔波,难道就是来问这个无聊的问题?”他的眸光冰冷刺骨,像是千万根银针同时扎到穆长亭心上。

穆长亭忍不住瞪大眼睛看着他,恨声道:“无聊的问题?那是我们的小师弟!”

邢玉笙淡淡道:“那又如何,我初入魔道,总要找个人祭血,是他自己倒霉。”

穆长亭浑身巨震,忍不住冲口而出:“……畜生!!!”

邢玉笙的身体极细微的晃动了一下,然而他控制得极好,穆长亭又在盛怒之中,显然没有察觉异样。

穆长亭长剑一指,最终确认道:“我再问你一次,你这么说,就是承认自己未被魔气操控,当日是故意杀害小师弟的吗?”

邢玉笙冷冷讥讽道:“那是自然,否则我又如何记得当时发生的所有事。”

穆长亭眼眶泛红,就连执剑的手都颤抖起来。

这些年点滴相处,在穆长亭的印象中,邢玉笙虽然寡言少语,冰冷疏离,但是他从不曾做过伤天害理之事。每每联想到他凄苦的身世,穆长亭更是忍不住对他多加关心照拂,但是此时此刻,邢玉笙还是那个邢玉笙,却叫人看着恶心生厌。

穆长亭冷声道:“跟我回清心派受审!”

邢玉笙淡淡道:“笑话,我为何要跟你回去受审,如今我已不是清心派弟子,他们凭什么处罚我。若是没有其他事要询问,大师兄还请自行离开罢。”

穆长亭在身后怒吼:“邢!玉!笙!”

他想追,泥土之下却忽然冒出数十个白骨森森的枯手,牢牢将他扯住。

转身的刹那,邢玉笙的嘴角就忽然溢出一道血丝,眸光中有浓得化不开的悲痛。

即便走得远了,穆长亭充满恨意的声音却始终萦绕在耳边,如同一把尖刀插在邢玉笙的心头一点一点研磨。

蛇瘿安静地跟在他身边,一言不发。

过了很久很久,邢玉笙才嘶哑着声音,低声吩咐道:“蛇瘿,你去护送他出魔域,我要他毫发无损,安全回到清心派。”

……

自此,邢玉笙叛逃出派的事算是完全坐实。

在那之后的许多年里,不止清心派,就连许多其他正派仙家听到他的名头,都想除之而后快。有人说邢玉笙在魔域混得风生水起,收服了一众魔族声望颇高,有人说他天资卓绝,因缘际会之下魔功大成,还有人说他虽然年纪轻轻,但是修为高深,极有可能继魔君之后再次一统魔域。

而穆长亭,除了每年会下山找了一次师尊外,其余大多数的时间都会待在清心派上勤奋修习,刚开始付息烽看他没日没夜的练习还会劝导,到后来,见他似乎不发泄出多余的精力就会整夜整夜失眠,才由着他去。

在凡尘俗世中打滚,经历过生死离别,阴谋算计,人仿佛才能在一夜之间长大。

穆长亭还是爱笑,但是他的笑容里隐藏的东西太过多了,少了少年时的纯碎,多了身为大师兄的稳重世故。

自从确定掌门仙尊谢应君失踪之后,执戒长老就暂代了掌门之位。

他这个代掌门倒是对穆长亭颇为看重,隐隐有将他当成下一任接班人培养的意愿在里头,日常除了指点穆长亭修习,更多的会为他讲述清心派建派以来发生的种种,里面有一些枯燥乏味的历史事件,也有机密万分不可为外人道的事。

执戒长老常对着他说:“长亭,知门派兴衰,方能担门派荣辱。”

穆长亭谨记,也尝试着去帮执戒长老分担派中细务。

然而偶尔到夜樱宫找执戒长老汇报门中事宜之时,看见执戒长老的得意弟子云阳,还是忍不住心生疑惑,为何这么多优秀的师兄弟不选,反而选了他。

虽说历代掌门大多选自掌门的入室弟子,可如今执戒长老是代掌门,夜樱宫自然也能跟着水涨船高,有了入主清心派的可能。

执戒长老听了他的话,右手轻捋长长的胡须,脸上难得浮现一丝笑容:“你师尊尚在清心派之时,曾同我说过,在他所收的四个入室弟子中,你论天赋不及邢玉笙,论稳重不及付息烽,可是如果要从你们当中选择一人托付清心派,那个人必然是你。长亭,你有一颗善良、正直、包容的赤子之心,这是别人,包括云阳身上所没有的,我相信你能心念苍生,将清心派发扬光大。这是我对你的期望,更是你师尊对你的期望。”

很快的,执戒长老能再教他的东西越来越少,后来甚至会从谢应君的密室里挑选出几本书籍供他自行翻阅理解,那些古书大多晦涩难明,却又暗藏玄机。

穆长亭仔细琢磨,时常对灯久坐,将古书上的字一个一个嚼透了,再行修炼。

首阳宫没有师尊,没有小师弟,也没有那个冷冰冰的人,愈加显得孤寂冷清,穆长亭时常会觉得这里仿佛只剩下了他和付息烽两个人。

回想过去实在太过难受,他一门心思扎进了修仙之道上。

他的进步不可谓不神速,六年之后,他在派中已难逢敌手,年纪轻轻就有此等修为,直叫人惊叹。执戒长老也是这个时候开始退位让贤,全力支持他登上清心派掌门之位。

彼时,穆长亭二十五岁,举世哗然。

然而可笑的是,他是清心派史上最年轻就执掌一派的人,也是在位最短的一人。

执掌八年,猝然身死,亦是叫人扼腕叹息。

时人论功笔伐,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