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36章 相处

第36章 相处

自那以后,邢玉笙似乎默认了让“顾子澜”留下来。

穆长亭自然揣测不到他心里头在想着什么,不过对他来说总归是好事一件。

渐渐的,穆长亭发现,其实莫离在魔宫相当于管家一类的角色,宫内大小事务都由他一应打理。邢玉笙待他也算不错,让他跟着一同住在主院,俨然半个主人。

穆长亭之前会负责扫扫大院,打打水,诸如此类的杂活,住的地方自然也就是魔宫的下等房间。也不知是否是邢玉笙的吩咐,莫离居然让他也一同搬到主院来住。

若有可能,穆长亭其实不愿整天面对邢玉笙,可是他还有许多事情都未调查清楚,必须得从邢玉笙身上着手。

那么,首先他要先取得邢玉笙的信任。

莫离是个很好的切入点,这家伙看似做事一丝不苟,但是相处久了,就会发现他的脑子真是不大灵光。就拿他把穆长亭错认,还毫不怀疑地带进了魔宫的事,穆长亭就在想,这个笨蛋是不是这些年没少给邢玉笙惹麻烦啊……

穆长亭爱笑,跟谁都说得起话来,用不了两三天就把莫离哄得团团转,一心拿他当兄弟,时常还忍不住对他提议道:“做尸鬼有什么好的,一旦主人对你发出号令,你就是一个傀儡,哪一天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子澜,不如你去求求魔尊,看下他是否有方法帮你重新做回人类?”

这么匪夷所思的想法他究竟是怎么想到的,穆长亭无奈地笑起来:“你是不是觉得你家魔尊无所不能啊,他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逆转术法。”

莫离眼睛亮晶晶地说道:“魔尊就是很厉害啊,你看穆掌门之前还躺在冰棺里,现在都已经会动啦!”

穆长亭愣了愣,不确定地问道:“你是说……穆掌门是最近才诈尸的?”

莫离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是炸尸,魔尊说穆掌门之前只是在沉睡。”

穆长亭:“……”

沉睡十一年啊?这也就是骗骗你这个傻子。

穆长亭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莫离瞪大眼睛,气鼓鼓地说:“真的!魔尊从来不说谎!他以前每天都和冰棺一起待在地下室里,后来有一天,穆掌门就醒过来了!”

穆长亭灵机一动,故意嗤笑道:“我看你就是骗我的,地下室在哪儿,我怎么从来没见过,肯定是你怕说不过我就在那里瞎编。”

莫离气得一指邢玉笙的住处,说道:“我怎么会撒谎!就在魔尊书房里!你有本事让魔尊同意开给你看呀!”

穆长亭连忙讪笑道:“那我不敢。”

莫离哼哼道:“不敢就对了,看你还敢不敢说魔尊不厉害!”

穆长亭快被他一脸崇拜给闪瞎了,低头默默扫地。

莫离开心了,叽叽喳喳在他耳边说个不停,基本上全部都是夸赞邢玉笙的话。

比如说他们现在住的这个长思城,是邢玉笙模仿凡间的小镇建造的,现在在城里住着的魔物大多神智已开,它们善良温和,不会随意造成杀戮。

也正是因为如此,长思城里一派和平,与魔域其他域主统帅的地方差别很大。

之后莫离又乱七八糟地提了提其他三域与北域之间的关系,穆长亭对莫离说的话分析了一下,似乎可以简单的概括为——邢玉笙作为魔尊霸气威武,但也仅仅是表面上的,他收了一堆不爱杀戮,战斗力低下的魔物庇护在长思城,能坐稳如今这个位置,靠得不是追随者众,而是他实力碾压了其他三位域主,所以他们才不得不归顺。

平静的湖面之下波涛汹涌,看来魔域的局势经过多年的演变,非但没有变和缓,反而愈加紧绷,一触即发。

当年穆长亭执掌清心派之时,邢玉笙尚未一统魔域,成为魔尊。

传言中所说的,收伏了一众魔族,到底是让他们心悦诚服呢,还是单靠武力呢?

如今看来,还有待商榷。

到了晚饭的时间,莫言把他拉到主院正厅,侍女们鱼贯而入一一摆上精致的菜肴。

想想他穆长亭作古十一年,许久未吃到点像样的饭菜,如今忽然看到这么美食,如何能不心动,就连脚都迈不动了。

邢玉笙从门外走进来,手上牵着“穆长亭”,先是将人按在座位上安置好,他一边坐下来,一边对他们淡淡道:“吃饭吧。”

莫离这才扯着穆长亭在饭桌边坐下来,两人一魔一尸,诡异至极的搭配。

“穆长亭”就这么眼睛发直地看着前方,面无表情。

莫离吃得津津有味,邢玉笙也淡定无比,唯有穆长亭吃了几口,又看了眼自己的尸身,实在是吃不下去。

莫离笑眯眯地说:“魔尊的厨艺越来越好啦!这个烧鸡真好吃!”

穆长亭刨饭的手微微一顿,有些诧异地抬头看向邢玉笙,目光落在他修长白皙的双手上,实在想不出来他居然还会煮饭。

这么多年,他也就是在清心派替邢玉笙挨林见鞭子的时候,吃过他煮的一碗肉糜粥,然后就再没有见过他下厨。

邢玉笙往“穆长亭”面前的碗里夹了一堆吃的,尤其是他最爱的烧鸡。

……要不是邢玉笙还能正常说话做事,穆长亭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疯了?

用完饭,邢玉笙叫住他,淡淡道:“从明日起,你不用再去扫地了,就跟在穆掌门身边,替本座好好照顾他……”

眼皮微微抬起,一双浅色金瞳清晰倒影着穆长亭的脸。

邢玉笙蹙了蹙眉,犹疑道:“你之前说……你叫?”

穆长亭笑道:“顾子澜。”

邢玉笙看着他的脸,眉头皱得更紧:“不准笑!”

穆长亭笑脸一垮,腹诽道,什么毛病!笑都不准笑了?

邢玉笙将脸转开,声音清冷低沉:“顾子澜,本座再警告你一次,不要打什么歪主意,魔宫周围都设了结界,你根本无法将人带离这里一步。”

多年来,笑已经不知不觉成为穆长亭的伪装,他刚想扬起嘴角,忽然一僵,连忙收敛笑意,低声道:“魔尊放心,我哪敢在你眼皮子底下造反呀。”

邢玉笙轻轻握住“穆长亭”的一只手,拇指在掌心轻轻摩挲,淡淡“嗯”了一声,就叫他退下了。

这种眼睁睁看着别人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的憋屈感,让穆长亭恨得牙痒痒,瞪了邢玉笙的背影一眼,他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翌日,他早早就到邢玉笙房门拍打,喊道:“魔尊!我打了水,给你们洗脸!”

屋内静悄悄的,压根儿没人搭理他。

穆长亭深吸一口气,愈加用力拍打起来,嘴里面魔尊魔尊叫个不停。

忽然,房门猛地被拉开,邢玉笙脸色发黑地站在门口。

穆长亭厚着脸皮笑道:“给您打了热水洗脸,借过一下。”

他捧着盆子,侧身从邢玉笙身旁挤了进去,两人的衣袍整齐地叠放在一旁。

穆长亭伸长了脑袋往床里面瞧去,只见床上之人一头青丝略微凌乱地铺在床上,就这么穿着亵衣直挺挺地躺着,眼睛依旧睁着,空洞无光。

穆长亭先是松了一口气,目光却在掠过尸身脖子上一道浅浅的红印时猛地一顿,他刚想走近细看,邢玉笙瞬移到他面前,一下子将床上的风光遮挡得严严实实。

穆长亭道:“我给穆掌门擦脸梳洗。”

两人对视,僵持了一会儿,邢玉笙转身,将人从床上抱了起来,将他的亵衣整理了一下,才淡淡道:“过来吧,不准乱看。”

……我看我自己碍着你了?

穆长亭撇了撇嘴,走过去拧干帕子替自己仔仔细细把脸擦干净,他试着强迫尸身闭上眼睛,然而一点用处都没有。

其实想想,大晚上一个尸体睁大眼睛躺在你旁边,怪渗人的。

邢玉笙居然还睡得着……

莫离一早就起来打点魔宫内诸事,忙得不见人影,所以早餐就他们三个人一起吃。

严格来说,是他们两个人,外加一个尸体……

饭桌上很安静,只有吃东西的咀嚼声。

按理说,邢玉笙早已辟谷,哪怕坠魔,此时也不需再吃东西。

可是一日三餐,他比谁都准时,吃得很少,却一定会陪着“穆长亭”吃饭。

也是奇了怪了,穆长亭看他一眼,默默低头喝粥,喝得急了烫到舌头,他就微微张开嘴巴,伸出舌头晾了晾。

这像小狗一样的形态猛然被抬起头的邢玉笙看到,两个人都愣了愣。

穆长亭闭上嘴,往嘴里塞了一个包子,把眼睛撇开。

邢玉笙放下碗,替“穆长亭”整理了一下耳边的鬓发,说道:“顾子澜,本座今日要处理一些事情,你就带着穆掌门在后院玩耍,不要出来。”

穆长亭“哦”了一声,心里飞快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