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38章 怀疑

第38章 怀疑

三人在一处偏僻的小巷处落地。

邢玉笙伸手牵住“穆长亭”率先迈开步子往前走去,似乎并不关心身后的少年会不会跟上来。穆长亭默默跟在身后,仔细打量了下邢玉笙。

他今日将长发束起,眼睛变幻成黑色,没有穿那身火红如血的尊者袍,反而打扮得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只是他长得实在好看,一身白衣,面如冠玉,走在街上打眼得紧,不少妙龄少女回眸张望,红着脸低笑窃语。

行至一处宅院后门,他正要推门进去,忽然一顿,回头看了眼坠在不远处的少年,淡淡道:“你回清心派吧,若是再留下来,难保不会有性命之忧,本座不杀你,不代表其他人也会放过你。”

穆长亭皱眉道:“你不是让我帮忙照顾穆掌门么,为何这么快赶我走?其他人又是指谁?”他一连问了三个问题,满脸困惑与讶异。

邢玉笙看了他一眼,破天荒地解释道:“昨日本座叮嘱你留在后院照顾穆掌门不要出来,是因为三大域主前来拜见。本座料想,他们此番逗留,不过是想来打探长亭是否真的死而复生,同时,也看看本座如今的状态,估算一下有没有可乘之机。你的生死于本座来说,固然无关紧要,但本座不想让他们三人得逞,让你有机会成为他们计谋中的牺牲者。”

邢玉笙这话说得实在奇怪,他为何担心顾子澜会成为他们计谋中的人选?

除非这个人选在三大域主和邢玉笙的考量当中,是一个会让身为魔尊的邢玉笙都退让和相救的人。什么时候,顾子澜在他心目中也占了一点分量?

难道是因为他这张脸么……

穆长亭思索片刻,缓缓道:“可是如今穆掌门是什么样子,你我皆知,若是他们确定了穆掌门没有反击之力,想必魔尊您的处境也堪忧啊。”

还魂之术的施展必然对邢玉笙造成了影响,否则他不会将那三人看在眼里。

穆长亭忍不住猜测,或许……邢玉笙目前的状态,不过是外强中干,死撑罢了。

邢玉笙久久看着他的脸,眼眸深处掠过一道暗沉的光。

穆长亭被他看得有些紧张,生怕他看出端倪,连忙强自淡定道:“我虽然灵力低微,但是这张脸还是能够唬人的,不如由我假扮穆掌门,帮你撑过场子,怎么样?”

邢玉笙微微眯起眼睛,声音低沉悦耳:“这样做对你有何好处?”

穆长亭转开视线,笑道:“好处?当然有好处。我不想穆掌门的尸身受到损伤,作为弟子,没有本事将他带回去就算了,至少不能让他因为魔尊你而出事吧。”

他们二人正说着话,木门忽然飞快地从里面拉开。

一个半大的少年露出脸开,看见邢玉笙就笑了,高兴道:“邢大哥!你来啦!怎么光站在门口,不进来呢?”

邢玉笙的表情柔和下来,低声道:“小淮,生辰快乐。”

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递过去。

和淮笑着的时候露出一对可爱的小虎牙,欢喜地接过礼物,看见里头是一颗巴掌大的夜明珠,眼睛都亮了,赞叹道:“哇,好大呀!谢谢邢大哥!”

热络地说了两句话,和淮开心地招呼三人进来。

他们在花厅坐下喝茶,和淮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滴溜溜地在穆长亭与尸身之间打转,凑到邢玉笙身边,小声道:“邢大哥,这一位是你常提起的穆大哥吗?”

和淮看向“穆长亭”,又转头细看了下邢玉笙的脸色,肯定地笑起来:“那这一位呢?是不是穆大哥的弟弟呀?”

穆长亭差点一口茶喷了出来,被呛得连连咳嗽。

邢玉笙眉头微蹙,略带责备地低声道:“小淮,不要乱说话。”

和淮吐了吐舌头,俏皮地笑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看你们两个长得很像才这样说的。”他转头看着邢玉笙,又高兴地说道,“邢大哥!今年我让叔母准备了好多好多菜,就等你下厨啦,嘻嘻。”

每年生辰,邢玉笙都会亲自下厨为他做一桌子美食,随着邢玉笙厨艺的进步,和淮最期待的不是邢玉笙会跟他带什么生辰之礼,反而是今年吃什么比较好。

邢玉笙的双眸之中荡漾着浅浅的笑意:“好,我去看看你都准备了些什么。”

和淮笑道:“去吧去吧,我帮你招呼他们。”

邢玉笙起身往厨房去了,和淮见他走远了,才转过头来盯着目光呆滞的“穆长亭”看,轻声问道:“穆大哥怎么了?为何这副样子?”

穆长亭笑了笑:“他只是生病了,没什么大碍。”

和淮点点头,也不知信没信,只是笑起来:“子澜哥,你想不想在府中里面走走,这里可大了,平时就我和叔母一起住,邢大哥也只是偶尔过来小住,难得这次他带了朋友回来。”

穆长亭笑道:“好啊,劳烦你带我参观一下。”

和淮高高兴兴地带他们在宅院中走了一圈,一边走一边介绍。

穆长亭有心跟他搭话,和淮性子单纯,没有心机,一圈下来,穆长亭已大约知道他和邢玉笙之间的关系。

这个宅院是邢玉笙在人界的产业,和淮是一个孤儿,小时候被人收养,在一个较为贫穷的家庭里面长大,养父母有了自己孩子之后,家里情况更为艰难,他们为了生计不得不将他卖到大户人家里当奴仆。

是邢玉笙当日买下他,将他安置在这个宅院里,当弟弟一般养大。

宅院里头的叔母是一对和善的老夫妻,邢玉笙不在的时候,他们负责照顾和淮,是除了邢玉笙之外,他最亲的人。

和淮带着他们走进自己的房间,分别倒了一杯茶给他和“穆长亭”,笑道:“走累了吧,歇一会儿,待会儿还可以带你们去逛逛我们的花园。”

穆长亭对着和淮总是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他笑道:“这儿这么大,你会不会觉得生活在这里很寂寞?”

和淮喝了一口茶,摇头道:“不会呀,我有叔母陪着嘛,而且邢大哥总是嘱咐我要好好读书,所以我平时可忙了,要跟着夫子学习,背好多好多的书。”

穆长亭笑了笑,目光在他屋内转了一圈,最后停留在书桌上摆放着的一支玉笛上。

和淮走过去将玉笛拿过来,递给穆长亭看,笑道:“子澜哥,你也喜欢吹笛子吗?唔,不过我这个笛子不算最好的,你应该看看邢大哥身上的玉笛,那才是我见过最好的笛子。唉,邢大哥可宝贝了,平时连碰都不让碰,我听说它还有雅号,叫什么……什么来着……”

和淮挠了挠头,一时有些想不起来。

穆长亭自然而然地笑着接口道:“笙歌。”

和淮拍手叫道:“对!就是笙歌!子澜哥,你怎么知道的呀?”

穆长亭愣了愣,还未想好怎么回答,一道清冷的声音在房门口响起:“小淮,准备吃饭了。”

穆长亭心头一跳,转过头去,正好对上邢玉笙幽深的双眸。

和淮欢呼一声,跳起来,高高兴兴叫上他们,就往外头跑去。

穆长亭不知道这时解释两句,会不会显得更可疑,正在犹豫的当口,原本靠在房门口的邢玉笙却走了进来,面无表情的将“穆长亭”牵走,连一分的余光都没有落在他身上,穆长亭松了一口气,也许……也许他并没有听到。

就算、就算听到了又如何,知道一个玉笛的雅号而已,以前见过不行么?

他们陪和淮度过了一个热热闹闹的生辰,到了傍晚的时候,才从宅院离开。

回去的路上,邢玉笙一语不发,虽然他惯常都是沉默居多,但是穆长亭不知为何心里头竟有些不安,为什么不问呢?连给他辩解的机会都不给。

回到魔宫主苑,邢玉笙叫住他,从房间里找出一套衣服,淡淡道:“今晚本座要设宴款待三位域主,你既然愿意顶替长亭出席,就换上这身衣服,准备一下吧。”

那是一套月白的仙鹤长袍,历任清心派掌门都是着此掌门服,穆长亭自然再熟悉不过,默默接过,正不知说什么好,邢玉笙已转身离开。

晚宴设在魔宫大殿,邢玉笙高坐主位,穆长亭坐在下首第一位,正对着三位域主。

大殿中央美艳的舞姬随着丝乐轻歌曼舞。

穆长亭神色自然地喝下一杯酒,对面的萧运洋轻摇扇子,笑起来:“穆掌门,多年未见,今日竟能与您同坐在此,实乃萧某之幸。”

穆长亭笑道:“萧域主客气,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作古多年,有一日还能还魂于世。”

江雪影勾唇一笑,插嘴道:“可不是嘛,为了穆掌门,我们魔尊可是煞费苦心啊。”

穆长亭看着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之后,他们就天南海北的聊了一些话题,气氛看似轻松随意,实则波涛暗涌。

酒过三巡,宁钊站起来,向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