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40章 窗户纸

第40章 窗户纸

穆长亭闭上眼,集中意念运足灵力,狠狠将人震开!

邢玉笙正是吻得专注之时,没有防备,一下子跌落在地,心口的伤似乎又撕裂了几分,他也不起来,就这么坐在地上,静静望着穆长亭。

月光从屋外温柔地透进来,空气里灼热的气息却仿佛从未消散。

穆长亭躺在床上,轻轻喘息着,察觉到邢玉笙的目光,他反而翻身以对,将被子往身上一盖,低声道:“滚出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紧跟着房门吱呀一声响了,邢玉笙脚步轻轻地走了出去。

穆长亭猛地从床上翻坐起来,双手狠狠扒拉自己的头发,瞬间烦躁得不行。

这么多年来,他从未喜欢过什么人,不明白邢玉笙为何会对他抱有这样的心思。

姑且不论他们两人都是男子,就光是邢玉笙坠魔之时做出的那等丧心病狂之事,他没有像以前一样见到他就恨得冲上去打打杀杀,已算是经历生死,看淡风云过后的一种进步。

唇上似乎还残留着那人狠狠亲吻的触感,穆长亭仰倒在床,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

翌日,穆长亭洗漱完毕,再次尝试着出门的时候,发现结界已经撤了。

莫离坐在他门前打盹,穆长亭看他睡得呼呼作响,不禁笑着摇摇头,伸手推了推他,笑道:“你为何在这里睡觉?要睡回房睡去。”

莫离揉揉眼睛,一边打呵欠,一边道:“不行的,魔尊让我照顾好您。”

穆长亭笑了笑:“我不需要人照顾,你赶紧回去。”

莫离还是摇头,有些忐忑地看着他,小声道:“该吃早饭了,您跟我过去吃早饭吧?好不好?”见穆长亭脸色微变,他想起魔尊的嘱咐,又飞快地补充道,“这么多年您都是跟我们一起吃早饭的呀……”

那叫吃早饭么?

穆长亭想起邢玉笙对待尸身关怀备至,俨然将他当成一个活人对待的态度,心里竟微微觉得有些酸涩复杂,他想了想,叹道:“走吧,一起去。”

莫离这才笑起来,手脚并用地爬起来跑到前面去了。

进门之时,邢玉笙正拿着碗筷,呆呆坐着,似乎并没有习惯身旁空无一人。

视线甫一交错,穆长亭先撇开了目光,邢玉笙却眸光微动,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

浅色金瞳褪去,邢玉笙刻意将眼睛的瞳色变幻成了从前墨黑如漆的样子,仿佛这样做就能离过去年少的样子近些,离穆长亭近些。

刑玉笙想着想着有些出神,下意识地伸筷子夹了一个包子放在穆长亭的碗里,做完这个动作,就连他自己也愣了愣,反应过来之后身体霎时有些僵硬。

穆长亭手上动作一顿,抬眸看了他一眼,低头默默吃起来。

邢玉笙松了口气,嘴角不自觉轻轻翘起,连目光也渐渐温柔下来。

莫离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忽然有种自己非常多余的感觉,胡乱扒了几口,他嘴里含着东西口齿不清地说道:“魔尊,穆掌门,我先去忙了。”

说完,也来不及看他们的反应,飞快跑了。

穆长亭见莫离跑远了,收回目光,将碗筷放下,低声道:“我有事问你。”

邢玉笙仿佛知道他想问什么,点点头,道:“你问吧。”

穆长亭皱了皱眉,道:“我尸体诈尸这件事,跟你的还魂之术是不是有关系?”

邢玉笙摇了摇头,沉吟道:“不清楚,此事我尚在调查。还魂之术……其实是我在残书古卷中推敲出来的一个秘法,这些年我施展多次,可没有一次成功。能够做到的极限,就是最近这一次将你的尸身召唤清醒,也不知其中到底出了什么差错,你的魂魄回来了,却没有归位,反而魂附到了别人身上。”

施展多次是因为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更让人心惊的是他居然是靠残卷自己推敲出来的法子,这要怎样疯狂的执念才能做到如此,穆长亭心头微颤,面上却装作没有听到,转而思索道:“这应该不是巧合,我的尸身似乎有被暗中操控着,那日幕后之人操控尸身刨坟之时,我见你收下了那枚玉佩,是有什么古怪之处吗?”

邢玉笙从怀中掏出那枚羊脂白玉佩,穆长亭接过来又细细翻看了一次,并没有看出什么特别之处。

刑玉笙道:“秦飞琼的名字我曾在一处魔窟中看到过,也许操控你的人只是想借你的手让我们知道秦飞琼此人,毕竟自从那次刨坟之后尸身就再无其他动作了。”

穆长亭遗憾道:“那我如今魂魄归位,岂不是与操控之人的联系断开了?”

刑玉笙沉默半晌,低声道:“你不可能永远魂附在顾子澜身上,终有一日他的意识会归位,到时候你又该何去何从?”顿了顿,他看着穆长亭,目光灼热得快要把人烧起来,“不知道真相又如何?你能回来比什么都重要……”

穆长亭猛地站起来,抿紧嘴唇:“不要说了!我不想听!”

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僵冷,穆长亭深吸一口气,补充道:“我想去一趟你说的魔窟。”

邢玉笙低低“嗯”了一声:“我带你去。”

两人出了长思城,一路飞至北域的边缘。

那是一处极高的山崖,河水汇聚到一块,急速往下流动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瀑布。

魔窟就隐藏在瀑布的水帘之中,邢玉笙带着穆长亭御剑穿越屏障,顺利进入到了山体内部。

飞溅的水珠沾染得全身都是,穆长亭擦了擦脸,又拍了拍衣裳。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穆长亭正要催促邢玉笙带路,抬头之时却忽然发现邢玉笙正不错眼地盯着他看。人在黑暗之中,对视线的感知有时候反而更加敏锐,这是一种类似于野兽般的直觉。

穆长亭自然不会傻傻地出口询问,他为什么盯着自己看。

这层窗户纸虽然薄,但是捅破了,邢玉笙是乐见其成,进退两难的反倒成了他。

一口气硬生生憋进了心底,穆长亭握紧长生剑,转身率先走了进去。

也是他倒霉,当顾子澜一直当得好好的,谁叫他吃饱了没事干,为了留下来,居然主动提议假扮“穆长亭”给邢玉笙解围。

可话又说回来,谁曾想到长生剑那时也在魔宫,好心护主却又把主人给出卖了。

穆长亭越想越郁闷,恨不得扇自己这个蠢人一巴掌。

邢玉笙这个魔尊也不是盖的,两人一路进去,畅通无阻,寄居在魔窟的低价魔物们纷纷避让,一点儿也不敢造次。

他们走到魔窟深处,邢玉笙停下来,挥袖点燃了石壁上的火把。

石壁之上,是用剑深深凿刻的一个草书“恨”字,右下角则是“秦飞琼”三个字。

穆长亭细细摸着墙壁上的字,疑惑道:“这个秦飞琼究竟是什么人?既然他能在魔窟出现,是否意味着……他也是魔族中人?”

邢玉笙摇头道:“我没听说过魔界有这号人,之前我问过蛇瘿,它也说没印象。”

这就奇怪了,既然不是魔族中人,因何会在魔界出现,又为何会在这里刻上一个“恨”字,恨的人是谁呢?

又是谁在这个秦飞琼死后,将他草草埋藏?

穆长亭思索着往后退了几步,脚却忽然踩到一柄匕首。

这个匕首上镶嵌着几颗细碎的蓝色宝石,颜色纯净,光泽夺人,外壳更是用纯黄金打造的。更难得是,这个匕首刀片薄如蝉翼,看起来十分名贵。

穆长亭细细看了下,指着匕首上的细碎宝石,道:“你看,这个宝石组成的形状会不会有些眼熟?”

那是一个莲花的形状,邢玉笙微微皱起眉头:“我想起来了,有一个修仙世家也是姓秦,很久以前,当秦家还是个大世家的时候,在江湖上的名声其实不比清心派差,只是到了后来,不知为什么,他们秦家子弟不怎么在江湖上走动了。”

穆长亭缓缓道:“看来这个秦飞琼是我们目前解开谜题的唯一一个线索了。”

当夜,穆长亭就叫邢玉笙去查了一番秦家所有的资料。

果不其然,秦家的确有一个小少爷,名叫秦飞琼,只是秦家之人提起他,大多讳莫如深,穆长亭收到这个消息后,连夜想赶往秦家族地。

只是将要启程之时,他的头痛病又犯了,而且还十分严重。

邢玉笙给他梳理调气之后,见他脸色好了一些,就将他按在床上歇息,冷冷道:“不行,你现在的状况不适宜再奔波劳累,我看过了,你的脉象不稳,十有八九是还魂之术引发的后遗症。”

穆长亭按着脑袋,皱眉低喃道:“什么后遗症?我感觉我身体好像十分排斥我的灵魂重新进入体内。”

邢玉笙点了点头,低声道:“我所施行的还魂之术毕竟只是残卷,所以有排斥现象也是正常的,你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