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42章 逃跑

第42章 逃跑

“君哥”对此自然会有疑虑,他甚至敏感地追问道:“飞琼,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之前你说秦家家教甚严,所以我们只能以此种方式见面,我原也觉得没什么,可是这几日我听你的声音,好像十分虚弱,你到底怎么了?”

秦飞琼摸了摸石墙,浅浅一笑,半真半假地说道:“君哥果然聪明过人,什么都瞒不住你。其实我在秦家确实有自己的难处,我弟弟身子不好你也知道,为了治好他的病,义父花费了不少珍贵的药材来炼制丹药。虽说义父无子嗣,但我们毕竟不是他所出,他会心生不忿也是正常的。可他动辄打骂,弟弟在秦家的日子过得甚为艰难,所以我才想让你带他离开。”

秦飞琼没有将事实和盘托出,编出了这样的谎言,也许是怕“君哥”会因为他在做药人的事而冲动行事,也许只是单纯的不想让他所珍惜的这个朋友再过多的卷入到这场是非当中。

穆长亭不得不说,秦飞琼是他所见过的,同年龄的孩子当中最早熟、心思最聪慧敏捷的一个,说起谎来头头是道,让人看不出有丝毫破绽。

可是这样一个爱护弟弟,珍惜朋友的人,日后究竟经历过什么,才会让他在魔窟之中刻下了那样深的一个“恨”字……

时间的齿轮仿佛永不停歇,推着人义无反顾地跳入命运的洪流当中,连挣扎都来不及,就已溺身其中。

当夜,秦飞琼与“君哥”商量了下行动的计划,就满腹心事地回到了房间。

烛火噼啪摇曳,照得一切都格外温暖。

作为双生子,弟弟有着跟秦飞琼一模一样的容貌,但因为身体孱弱,又一直被保护得很好,所以尽管年龄差别不大,他看起来却远没有秦飞琼成熟懂事。

此时他整个人埋在绵软的被子当中,只露出半张脸,呼吸浅浅的,睡得十分安稳。那模样分外乖巧,如同小兔子一样玉雪可爱。

秦飞琼宠溺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出神地坐着,也不知想了些什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秦飞琼狠狠闭了闭眼睛,逼退有些泛红的眼眶,稍稍稳定了情绪,才轻轻将弟弟摇醒,笑道:“小仲,快起来,你看看哥给你带了什么?”

那个叫“小仲”的孩子在迷迷糊糊之中转醒,一边揉眼睛,一边坐起来,看到秦飞琼就笑了:“哥!你回来啦!咦,这本医书从哪里来的?”

他一脸惊喜的从秦飞琼手中接过那本叫《医经》的蓝皮书,十分珍惜地细细抚摸翻看着。秦飞琼笑道:“还能从哪里来?你哥凭本事得来的!”

得来的?怎么得来的?

在这个家能把医书光明正大送给秦飞琼的,除了秦轩再无第二人。

小仲手上的动作一顿,慢慢抬头看向秦飞琼,目露担忧,小声地嗫嚅道:“哥,我们离开这里吧,我不想治病了……”

也许是他以前提过太多次,秦飞琼都生气地喝止过他,所以他才如此没有底气。

然而这一次,秦飞琼目光微动,竟然点头道:“好,我们离开这里。”

小仲愣住了,从未想过秦飞琼居然会同意,可是他的样子十分认真,不像在说谎。

秦飞琼揉了揉弟弟的脑袋,笑道:“怎么傻了?以前我们留在这里,是因为你当时生命垂危,我们不得不留下来,现在你身体已好了许多,而且,我有这个!”

秦飞琼从身上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瓷瓶,压低声音,道:“你看,这是我从义父房间里偷出来的,我仔细辨认过了,这就是他平时给你吃的丹药。小仲,这药你要好好收好,若有机缘得到药方或是高人相助,自然是最好,若是没有也不打紧,你只要调养好身体,乖乖听君哥的话,应该也没什么大碍。”

双生子的心意相通,让小仲下意识地问道:“哥,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秦飞琼怔了怔,很快笑起来:“我当然会去找你呀,但是……但是不是现在,你跟君哥先走,我留下来断后,只有这样我们三个人才能全身而退,否则义父发现我们都不见了,一定会派人去追拿我们,到时候就谁都走不掉了。”

小仲不赞同地摇了摇头,正要说话,秦飞琼却一把按住他手,安抚道:“小仲,你放心,我已想好了脱身的法子,到时候我会去找你们的。你想啊,哥怎么舍得丢下你不管呢?”

小仲听了这些话,心里才安心不少。

两人又细细说了一番明日的安排,小仲又是紧张又是期待。

秦飞琼好不容易才将弟弟哄睡着了,自己却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第二天,秦飞琼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他如同平时一样乖乖按照秦轩的要求进行练武和泡药水。药人炼制的进度十分顺利,秦轩对他很满意,再没有一个药人能像秦飞琼一样能够拥有如此坚韧的心性,每日在剧痛的折磨之下,还能做到乖巧听话,实在是上天赐给他最完美的炼药容器。

夜幕降临,秦飞琼躺在床上翻滚,冷汗直流的大喊肚子疼。

照顾他们的一个小厮,乃是秦轩的心腹,此时他紧皱着眉头站在床边,正不知要不要去通知主人,秦飞琼就一把将他抓住,虚弱地摇头道:“你可别、别告诉义父,到时候若是义父知道我因为乱吃东西生病了,明日不能继续药人的试炼,他一定会大发雷霆的,我会受罚,你也会被连累……”

那小厮忐忑不安地说道:“可是不告诉爷,到时候少爷你身子若是好不了,小的不一样吃不了兜着走。”

秦飞琼笃定道:“没事的,你去帮我找找有没有缓解疼痛的丹药,我吃点药就好了,这件事没人知道,我们就都不会受罚。”

小厮看着乖乖趴在秦飞琼身旁掉眼泪的小仲,还是有些犹豫。

秦轩是吩咐过他,要寸步不离地贴身照看小仲的……

作为秦轩的心腹,他自然明白秦轩看重秦飞琼,而秦飞琼的弱点和命脉都是他这个弟弟,若是小仲出了什么事,莫说秦飞琼,第一个不放过他的就是秦轩。

秦飞琼自然知道他心中的顾虑,连忙道:“快去吧,难道我还能害我弟弟不成?”

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将人支开,秦飞琼轻车熟路地避开侍卫,带着弟弟飞快地往平日他与“君哥”会面的地方赶去。

秦飞琼连敲了三次墙壁,顿了顿,又敲了两次。

外墙之人的声音立刻压低着传来:“飞琼,你来了!快出来吧!”

秦飞琼应了一声,连忙拨开那个隐藏在杂草当中的隐秘狗洞,带着弟弟先后从狗洞爬了出去。外墙之外的少年见到他们出现,连忙搭了一把手扶他们起来,笑道:“你们都能安全出来就好,你看,我之前向朋友借了一匹马,正好派上用场!”

少年的声音温润悦耳,穆长亭忍不住仔细打量了他几眼,这一看,就是一惊。

那眉眼虽然还未长开,但是俨然就是记忆中那人熟悉的模样。

穆长亭惊呼出声:“师尊!”

君哥,君哥,怪不得他们叫他君哥,师尊的名字可不是就叫谢应君么?

邢玉笙眯了眯眼,指着躲在秦飞琼身后的孩子,说道:“秦飞琼叫他小仲,难道……他就是医师长老芩书仲?”

穆长亭分外震惊,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居然是师尊和师叔以前的事。

时间紧迫,秦飞琼看了一眼不远处低头吃草的马儿,对谢应君说道:“君哥想得周到,这样更好,相信今晚你们就能离开秦家的势力范围。”

秦飞琼松开牵住弟弟的手,转身将人抱在怀里,低声道:“小仲,答应哥,要好好照顾自己,给你的药也要按时吃。”

还是孩子的芩书仲眼泪汪汪,紧拽住秦飞琼不放,不安道:“哥!你跟我们一起走!跟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秦飞琼揉了揉他的脑袋,笑道:“昨晚我们说得好好的,你不许不听话。来,抓紧时间,快跟君哥走吧。”

芩书仲还是不肯,秦飞琼没有办法,只好一掌劈向他的后颈,把人打晕在怀中。

芩书仲长长的眼睫挂着眼泪,那模样实在可怜,秦飞琼咬了咬牙,把人抱起来交给谢应君,道:“君哥,我弟弟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代为照顾,我……”

秦飞琼声音哽咽,谢应君连忙点头道:“你放心,我一定把小仲当成我亲弟弟一般看顾,只是,你什么时候能脱身来跟我们汇合?”

秦飞琼垂下眼眸,低声道:“我还需要一些时日。”

谢应君想了想,道:“嗯,也对,你之前说你义父对你还算不错,自然是要好好告别一番,说清楚让小仲离开的原因。”

秦飞琼摇头道:“我义父性格古怪,怕是不能理解我为何要让小仲离开,所以君哥,你们走后,一定要隐匿好行踪,不可让秦家的人发现了。”

谢应君正要应答,隐隐有火光及人声传来,两人均是脸色一变。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